第80章狠厉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17
  •     等侍者走到面前,嘉渝指了指站在自己桌旁,义愤填膺的两人,语气平淡的开口:“他们打扰到我用餐了,你们餐厅管不管的?”

        她是不知道裴宜水从哪里来的立场问候她的家教,不过裴家的家教也就这样。

        如果裴家的继承人是这样不知分寸的人,那裴家大概也就这样了。

        裴宜水瞪向嘉渝,她这若无其事的态度,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就是个跳梁小丑,这种感觉很强烈,也让他很不悦。

        就要开口说什么,就看到嘉渝平静无波的视线扫过他,在接触到他的眼神时,对方竟然露出了一个不屑的表情。

        “嘉渝,你别以为有嘉家就能任你为所欲为,我看嘉家能护你到几时。”

        裴宜水放下话,眼中的狠厉一闪而过。

        见嘉渝依旧云淡风轻的模样,裴宜水牵着嘉沐,转身离开。

        嘉家,看嘉家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小年轻看完全程,莫名的觉得那两人就想嘉小姐说的,有病。

        嘉小姐一直坐在这里没动,这两人突然跑过来说道歉,却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气死个人。

        不过说起来,嘉小姐真是淡定。

        要是他,在那两人装模作样瞎逼逼的时候就争论了起来,依着他的暴脾气,说不定还会抡起椅子就是砸。

        “来,我们谈一下下一个合作。”嘉渝见小年轻呆在位置上,打破了沉默。

        “好的,嘉小姐请说。”

        两人边说边吃,就像是普通朋友一起吃一顿饭一样。

        嘉渝吃完,裴宜水和嘉沐已经不见了踪影。

        跟小年轻侦探分开,嘉渝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叫了份下午茶,拿着小侦探收集回来的资料看了起来。

        嘉沐的一生没什么异常,跟个普通的小子一样。

        她是跟母亲姓苏,资料上没有嘉沐父亲的消息,苏母也没结过婚,苏母对外说,嘉沐是领养的孩子。

        但其实,嘉沐是苏母生下来的,巧合的是,苏母选择的那家医院,跟原主家选的是一样的,而且嘉沐是不足月生产。

        嘉沐生下来之后身体不好,苏母操碎了心。可三岁之后,嘉沐就像个正常孩子一样了。

        嘉渝看到这里,莫名的就觉得有问题。

        身体不好?怎么个不好法?

        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苏母是有心脏病的。

        可惜苏母在嘉沐十岁的时候去世了,留下嘉沐和她奶奶相依为命。

        转折点是三岁的时候,原主也是三岁的时候被检测出有心脏病的。

        所以是有人将嘉沐身上的病症转移到她的身上了吗?

        这么一想,嘉渝就觉得有些惊恐了,这么个看起来平和的世界,竟然有能换体质的人存在,想想就觉得可怕。

        好一会儿,嘉渝才冷静下来。她这么大大咧咧的查嘉沐,会不会让那人察觉到?

        一想到对方能察觉到,嘉渝额角便冒出了不少冷汗,那对方会怎么对付自己?

        什么都不会的自己怎么可能是那人的对手?而且很有可能会牵连嘉家。

        嘉渝揉了揉额头,这事还是给嘉家人提个醒吧。

        虽然只是猜测,可嘉渝却觉得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

        若是平常人,估计根本就不会觉得这份资料能有什么作用,可她之前查过原主,知道嘉沐跟嘉家的关系,才能将一切联系起来。

        回到家里,嘉渝认真看了眼嘉父,见他正跟嘉母夹菜,嘉渝也笑意吟吟的帮嘉父夹菜,两人看起来很恩爱。

        原主的哥哥姐姐们很团结友善,彼此之间相处的氛围全是轻松写意。

        这么一看,嘉渝就迟疑了,她手上的东西一拿出来,那这温馨的一幕都将会成为过去。

        用完晚餐,嘉渝回到房间,看着手中的资料沉默不语。

        “宝宝睡了吗?”房门被敲响,下一刻嘉帆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嘉渝动作一顿,眼神有些晦涩,随后朝着门外说了一声:“没有。”

        “那哥哥进来咯。”

        话音刚落,嘉渝便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嘉渝回头,惊讶的张大了嘴。

        原本以为只有嘉帆一个人,却没想到其他两个哥哥以及原主姐姐一起走了进来。

        “宝宝晚上吃饭的时候心不在焉的,是有什么事情吗?”

        嘉帆首先开口,一副好奇的模样。随后身子一僵,瞳孔微微睁大。

        “这是……”

        上面的是亲子鉴定,上面的名字是他们老爸的。

        嘉帆深深的看了眼嘉渝,将书桌上的纸张拿了起来。

        “宝宝怎么会想到要做这样的鉴定?”

        “什么?”其他三人发现嘉帆的语气有些不对,便走了过来,看到嘉帆手里的东西,也不由得诧异的看向嘉渝。

        “宝宝,能告诉姐姐为什么吗?”

        夏妤认真的看着嘉渝,不解的询问。

        “因为就我一个人有病。”嘉渝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没什么不能说的。

        原主一大家子人,就原主这个小可怜有病,她就有些怀疑了。

        夏妤抿唇,心底微微一痛,她之前真的没有想到,看着云淡风轻的宝宝会有这样的想法。

        “宝宝是姐姐的妹妹,一直都是。”

        夏妤抱着嘉渝,小丫头也不知道在心底瞒了他们多久,犹豫了多久,才做了这个鉴定。

        “嗯。”

        嘉渝见夏妤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微愣,然后抬手将人抱住。身体自发浮现了一点点委屈,眼眶有些热。

        其他三人看着抱在一起的两姐妹,心底复杂,却也没有出声打扰两人。

        嘉帆却眼尖的看到了桌上的另外一份资料,放下手中的两张鉴定,嘉帆将那份资料拿了起来。

        上面熟悉的名字让嘉帆愣了一下,原本以为这是自己给她的那一份,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这不是他调查出来的那一份。

        里面的东西很全,包括嘉沐的家庭。

        三个哥哥凑在一起看,直到最后,那两张亲子鉴定表,三人瞳孔猛的一缩,相似的脸庞上带着明显的不可置信。

        “怎么了?”嘉妤安抚好嘉渝,见三人的脸色不好,便想一起看看宝宝到底调查到了什么。

        “没什么。”三人动作一致的阻止了嘉妤的动作,将资料收了起来。

        “现在很晚了,宝宝你先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嘉乘率先开口阻止了嘉妤继续问下去,而是直接跟嘉渝说了一声,便从嘉帆手上拿过资料出了门。

        另外两位也尴笑了一会儿,从嘉渝房间离开。一出门三人的表情便变了。

        尤其是嘉乘,他手中的资料都被他给捏的变了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