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穿书之女配我不想干了》-> 第69章不可能一次就成功
第69章不可能一次就成功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14
  •     回来之后,他问了自己的父亲,为什么嘉家村是那样的?

        但是父亲说他暂时不知道,等他知道了再跟他说。

        余祉等了几天,昨天父亲便跟他说,进日会叫人来家里,你可以跟人家一起讨论。

        余祉留在了家里,当了一回陪客,期间好几次偷偷看向嘉渝,想要开口,都不知道该如何说。

        中间好不容易跟嘉渝的眼神对上,说上了话,不过小姐姐显然没有交谈的意思,两个便打发了她。

        “敢想敢做。”

        有些东西,你要敢想,然后为心中的那个想法付诸行动才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当然也不可能一次就成功,但是不踏出第一步,你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是成功或者失败。

        这个时代,典型的士农工商,民虽然在士之后,但地位也不过如此。

        而且农民种地,基本上都是种植稻米,其他的菜都是在自家周围刨一块土种上吃用的菜。

        没想过多种一些,大面积种植,以此来换取银钱。

        余祉噎了一下,他也想过的。

        这回答太过简洁,他有些不明所以,现在的小村姑都这么厉害的吗?

        余祉看向自己父亲,父亲知道吗?要不要他接着问,可是接着问的话,会不会让人觉得自己蠢?

        余褚倒是眯了眯眼睛,敢想敢做吗?

        这四个字倒是总结的精辟,由此看来,对方并不是不明白自己之前的话,只是志不在此。

        “如今战乱初歇,很多地方的人吃不饱穿不暖,不知姑娘可以法子帮一帮那些受苦受难的人。”

        “我只是个小村姑,哪有什么法子?”

        嘉渝立即惶恐的说道,眼底却极为平静,身份决定责任,她只是个小村姑,只想当咸鱼,不想惹那么多事。

        余褚也被噎到了,她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倒是不错。

        “姑娘……”

        嘉渝:……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见余褚一副不打算放过她的模样,村长也示意了她,嘉渝哭唧唧。

        “大人,框架摆在那里,你可以按着框架做。”

        嘉渝委婉的提了一下,她不想去操心家国大事,那不是她能决定的。

        余褚眉眼微弯,就知道小丫头看起来坚定不移,其实经不住人念叨。

        框架?倒是可以借来用用。

        见她实在不想为他分忧,余褚有些无奈,便随意的聊了聊其他的琐事,才让两人离开。

        路上,村长还是一脸茫然,“你为什么不答应呢?”

        “为什么要答应?吃饱了没事做吗?”

        嘉渝古怪的看了村长一眼,她在嘉家村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她是嘉家村的人。

        村里的人看到他们家过上了好日子,所以想要从她这里得到方法。

        而之后她给出了方法,跟他们家做的差不多,村里的人自然对她的法子信以为真,风风火火的弄了起来。

        而其他的地方,突然要他们做框架之外的事情,他们不见得会乐意。

        说不定阴暗一点的,还会觉得她是诓骗钱财的骗子呢。

        所以说除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嘉渝并不想多事,毕竟有时候吃力不讨好。

        嘉渝等人离开之后,余褚跟余祉交流了一下,两人的各执己见,知道县令夫人叫人吃饭才停下来。

        “你们讨论得如何了?”

        余夫人见两人脸上满是挫败,完全没有体贴人的意思,直言不讳的询问。

        “这里的小村姑好厉害。”余祉放下碗感叹了一句,然后又端起碗海吃,刚刚争论许久,饿了。

        余夫人:……什么意思?

        斜眼看向余褚,余褚身子一正,将他们跟那小丫头的对话说了一遍,最后叹息一声,本也想感叹,可想到之前自己儿子的感叹,之后憋着什么话也没有说。

        “娘怎么跟你说的,待人接物要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待人要谦虚,不能骄傲自满。”

        余祉愣了一下,连忙放下碗站在一旁,回想自己之前说的话。

        “知道哪里错了吗?”余夫人同样放下碗,直视着自己儿子。

        “孩儿不该称呼嘉姑娘为小村姑。”

        余祉思来想去,他全程没什么不好的地方,也只有这一点小失误了。

        “对。”余夫人点了点头,“听你们刚才所言,这嘉姑娘是有本事的,她要是气性大一点,只怕会将你拒之门外。”

        “娘不希望你做个表里如一的人,但是在人前你要做好,让人挑不出毛病,称呼这样的小失误也不能有。”

        余夫人教导着自己儿子,两年后是要回京的,那时候才教他与人相处之道就晚了。

        他要是出了差错,那谁保得下他?

        娘家和夫家那也是别人家,真有什么事那是靠不住的。

        “孩儿知道,之后一定慎言慎行。”

        余祉知道余夫人是为自己好,所以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吃吧,这饭菜可是孙家酒楼买回来的,送了一盘零嘴,等会儿你们两吃。”

        余夫人厨艺也就一般,吃了一次孙家酒楼的东西再吃自己便有些无奈了。

        之后酒楼里又推出一些她没见过的糕点,看起来很好吃,可人家不单独卖,一定要买了饭菜才会卖一份,这也就使得要吃这些零嘴也只能从他们家买饭吃了。

        “真的吗?娘亲真好。”余祉惊呼一声,坐回去飞快的开始吃饭。

        “这小镇上的厨师厨艺倒是不必京里的差。”

        余褚感慨,手上的动作也不慢。

        一开始到这里的时候,他真的是吃不下这里的饭菜,隐隐还有水土不服的征兆。

        最后还是看自己夫人洗手作羹汤,为了不让自己夫人的心意流失,才强迫自己吃下去。

        直到孙家酒楼出现,完全是拯救他们与水火之中。

        “确实。”

        余夫人点了点头,不仅厨艺不差,而且花样还多呢。

        同时还会做生意,他们酒楼里的零嘴也挺好吃,有时候她都忍不住想要多吃两块。

        而此时的嘉渝,端着手里鲜羊奶,期盼的看着嘉水。

        牛奶暂时没有,羊奶也不错啊。

        “我试试呀。”嘉水接过那碗羊奶,用嘉渝告诉她的方法去掉腥味,然后加糖做奶块,有的还加了其他的东西。

        每出来一样,嘉渝就吃一块,全当自己在试吃。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