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没点数吗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13
  •     而且酒楼这边又出问题,客流损失很大,因为孙家酒楼。

        毕竟她一开始是说过让他们成为镇上独一无二的酒楼的,现在孙家酒楼崛起,自然死不可能成为独一无二的了。

        尤其是学院里的那些学子,因为孙家酒楼的菜更好吃,价格也公道,都喜欢去孙家酒楼,他们这边虽然有,但是生意总是被影响了的。

        “嘉渝,听说你被退亲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嘉莲嫉恨嘉渝,她觉得自己和这个女人似乎天生不对付,所以想着法子让对方不好过。

        “你都能跟人偷偷摸摸的跑到山上去谈事情,我就是退个亲,有什么问题吗?”

        这女人还想败坏她名声呢,她也会呀,且她说得是事实呀,还是亲眼所见呢。

        嘉莲:……

        该死的女人!

        被人退亲和与人有染那个更劲爆孰轻孰重没点13数吗?

        嘉渝无语,她怎么就揪着自己不放?她看起来软弱可欺?

        她本意是不想打量这种可能是任务世界主要任人物,前两个世界她也尽量避开了那些故事里的主角。

        谁曾想这小丫头片子耐不住寂寞找她茬呀,她也不好不奉陪不是,不然多不礼貌。

        嘉莲嘴角抽搐,脸上的表情很僵硬,放在身侧的手死死的抓着裙摆,看着一脸毫无畏惧的嘉渝,恨不得冲上去撕了她的嘴。

        但是周围这么多人,嘉莲不敢冲上去,她不能落人话柄。

        “你就算是被退亲了心情不好也不应该这么污蔑我。”

        经过片刻的气愤,嘉莲便一脸错愕加坚强、以及以你为耻的表情看着嘉渝,将嘉渝的话曲解了。

        旁边的人听到嘉渝的话,想了想也是,这估计是被退亲了,所以逮谁咬谁。这个姑娘看着就比她要好,真是用心险恶。

        “有没有污蔑你你自己知道,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反正又不是我家的事。”

        嘉渝也只是拿着攻讦她一下,让她心里不爽,毕竟她也知道嘉莲死不承认的话,她也不能死按着嘉莲承认。

        真要是承认了,她估计还会觉得这人脑子不正常。

        再加上嘉莲的脸皮也不差,要她是根本就当没有听到别人的议论,别人也奈何不得她。

        “嘉姑娘,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孙临从书院回来,便看到自家的酒楼门口围了不少人,心底诧异,连忙走了上去。

        刚好听到嘉渝最后的那句话,孙临也就招呼了一声。

        嘉渝完全没搭理孙临,视线瞥了眼他的身后,连晋赫然在其中。

        “喏,你的连公子来了。”

        众人听见另一位主角出现,连忙朝着嘉渝示意的方向看了过去,等看到那一群的学子时,还有些懵逼,这哪个是那姑娘说的连公子。

        嘉莲脸色不好,连晋看到嘉莲倒是眼中闪过欣喜,脚下不自觉的上前。

        正欲开口就听到嘉莲尖锐的声音。

        “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连公子,嘉渝你不要血口喷人,你污蔑我也要有一个度,别以为我不跟你计较。”

        “你小小年纪,又是这个歹毒的性子,难怪嘉屠夫也看不上你。”

        连晋的脚步闻言停下,视线朝着嘉渝看了过来,眼底则满是凶光。

        “啧,这么凶狠的看着我做什么?”嘉渝见连晋的那表情心底很不爽,便恶意满满的开口。

        这群人脑子简直有病,她在这个地方待久了,感觉自己都要有病了。

        连晋以为只是个小姑娘,被自己脸上凶狠的表情一吓,估计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但是对方显然跟他想的不一样,竟然这么大大咧咧的说了出来。

        也是因为这么一愣神,所以脸上的表情没来得及收起来,被众人看了个正着。

        孙临皱了皱,这连晋平时学习不错,对人也是恭敬有礼的,怎么对着嘉姑娘露出这样的表情?

        “这事应该是有什么误会?嘉夫人你说话也别这么咄咄逼人,你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说人家姑娘被退亲,你这做法也太让人……”

        后面的话孙临没有说出来,他是没好意思说了,毕竟他是一个大男人,跟一个女子计较真的有失脸面。

        孙临这话说得合情合理,被人退亲已经是不幸的事情了,这女子还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这不是故意让那姑娘难堪吗?

        “孙公子,你这么帮着她说话,你们是什么关系?”

        嘉莲气炸了,这些土著竟然敢说她,说话也想孙临说的,咄咄逼人了起来。

        “孙兄,你怎么能参与两个女子之间的事呢?再说那姑娘被人退亲也是事实,难不成还不让人说不成。”

        事情到这个地步,已经没人关注之前是怎么一回事了,嘉莲和连晋只想抓着嘉渝被退亲的事实抹黑嘉渝的名声。

        现在看到孙临帮嘉渝说话,加上酒楼的事情让他们生意受损,便也就直接将他拉下了水。

        孙临脸色一变,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这连晋只怕是真的跟那个女人有什么,不然怎么会在明显是那女人的过错时还要往嘉姑娘的身上泼脏水呢?

        “连兄,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孙某真是看错人了。”

        孙临一脸失望的摇头,像是被人骗了身心一般。

        下一刻,孙临画风突变,对跟着他们回来聚餐的人说道:“今日孙某还有事,就不再宴请诸位了。”

        众学子:……

        心里有句脏话想横亘在脸上送给你!

        所以他们是白白跑了一趟吗?

        不过孙临也不可能真的让他们白跑一趟,吩咐厨房里的人做些饭菜让他们带回去,然后一副不想见到他们的模样。

        嘉渝在一旁看得咋舌,这人临场应变能力很强。

        嘉渝自己个渣渣,对孙临投以无限崇敬的目光。

        “我也不想跟你们说什么了,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嘉渝见孙临头也不回的进了酒楼,便也不打算跟着两人多做纠缠。

        “还是个读书人呢,啧啧。”

        经过那群书院学子的时候,嘉渝忍不住吐槽。

        她这话说得那些人的脸色很不好看,看向连晋的眼神也带上了不屑,毕竟是他连累了他们的名声。

        嘉渝回去,就找了村长,想要将他们家后山给买下了,东西嘛,还是握在自己手里比较好。

        村长诧异嘉渝的选择,现在不都是想着购田置地吗?她怎么想要一座山?

        嘉水跟在嘉渝身边,也不是很懂自己姐姐的想法。

        嘉渝拿到地契之后,便回去跟家里的三个长辈商量了一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