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把酒话桑麻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13
  •     被认为是拖累的嘉老大和嘉母脸色不好,但是也没法反驳,谁叫当初他们可劲儿的生呢,现在好了。

        “不分,除非哪天我去了。”

        嘉奶奶见二房和三房还在戳自己心窝子,梗着脖子说道。

        虽然说的比唱的好听,但这个家要是在她手里就这么散了,那她以后下去了哪来的脸见自己老伴?

        “娘!”二房跟三房的人脸色也难看起来,这么僵持着没什么意思。

        “都滚回去。”嘉奶奶被气得面红耳赤,看着家里的几个大人脸上更是气愤,他们怎么就那么不孝。

        “今天必须讨论个结果来,娘你说我们不孝也好,反正最先不孝的是大哥家的大丫头,我们以后再向你赔罪。”

        反正这事本来就是嘉渝牵引起的,一个小丫头还想当家,想让他们赚钱养着他们家,那是不可能的。

        突然被点名的嘉渝:……

        “随你们怎么说,反正我是要当家的,你们分就分,我没什么意见。”

        本来还有些愁这么一大家子,该用什么方法养活,现在突然有一半的人不想让她养,她都要欢呼雀跃的飞起了好吗?

        嘉奶奶瞪向嘉渝,嘉渝手中的可树枝挽了漂亮圆弧。

        嘉奶奶:……

        嘉渝发现大房的人很佛系,只有嘉母脸上略带有些焦虑,其他人一副你吵你闹我自岿然不动的姿态。

        这心态,真是绝了。

        二房和三房的人缠着嘉奶奶,话里话外都是要分家,分家,不分家不是人!

        嘉奶奶被他们吵得脑门突突的疼,眼前这些人的嘴脸也开始恍惚了起来。

        嘉渝见嘉奶奶不对劲,连忙过去,将人给打开了,这要是真出什么事,得花更多的精力护着她。

        “他们要分你就给他们分,这么僵着做什么?”

        嘉渝是想不通嘉奶奶为什么这么坚持的。

        “就算是分家了,那他们也是你的儿子,也是要养你的,难不成你还担心他们不养你?那村里的人唾沫星子都得噎死他们。”

        “还不都是你这个扫把星害得,要不是你他们会说这些话?”

        嘉奶奶坐在板凳上,抚着自己突突抽痛的额头。

        得,是我多事!

        嘉渝甩袖离开。

        没了嘉渝这个暴力,二房和三房的人又围了上去。

        “大姐,我们以后能吃上饭吗?”嘉水心有戚戚,压低了声音问嘉渝。

        说起来,她也不喜欢奶奶,经常不让他们吃饭,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他们做不了事,赚不到钱。

        也不知道这个大姐有没有办法,要是可以吃上饭,那谁当家他们还是没有意见的。

        要是一开始,嘉水估计还会声嘉渝的气,但是之前抓到的野鸡给了她希望,之后嘉渝在镇上还能住到酒楼里,那肯定有本事,所以她不想和嘉渝对着干。

        “饿不着你。”

        旁边的嘉老大听到自己女儿这么自信的话,眸子转了转,突然觉得分家也好。

        说起来他们家,有了他们夫妻俩,加上嘉渝,还有嘉水这半个劳动力,劳动力也不算少了,养三个小兔崽子还是可以的,这样算下来,他们还是占优势的。

        这也是他压着嘉母的原因,现在听到嘉渝这么肯定的回答,更加安稳。

        饿不着嘉水那肯定也饿不着他这个爹!

        那边扯皮扯了许久,眼看嘉奶奶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嘉渝便上去将人揍一顿,给嘉奶奶缓气的空间,然后又走。

        然而嘉渝这样的行为,让二房和三房的大人更加不满了,她一个晚辈,还对他们动手,有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便更加要嘉奶奶同意了。

        嘉奶奶到最后,是希望嘉渝将这群没有眼力劲的人给抽死的,没看见她都要晕过去了吗?

        可偏偏要晕的时候,嘉渝就过来了,如此反复,心累。

        一句话听的多了,脑海中就就产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对的,这是对的,然后就会下意识的往那个方向想,也就是偷工减料的洗脑。

        现在嘉奶奶就是这个样子。

        嘉渝看着,嘉奶奶的态度要软下来了忍不住微微摇了摇头。

        人多是非多,而且嘉三婶之前还跟嘉莲有联系,她是不想带着她的。

        谁知道她什么时候坑自己一把,她也不可能日日防着她。

        “好了,明天叫村长来给你们分。”嘉奶奶最后实在受不了,大吼了一声。

        这话一说,那些人也就不缠着嘉奶奶了,纷纷退回原位。

        嘉奶奶愤恨的视线扫过所有人,心底难受极了。

        第二天果然找来了村长,简单的将家给分了,房子是留给大房的,毕竟他们要照顾嘉奶奶。

        二房三房虽然不愿意,毕竟这样一来他们就没地方住,但是转念一想,老太太跟着大房也好,他们只要顾着自己的小家就可以了。

        家里的东西本就没多少,不过他们却没想到嘉奶奶手里还有些存钱。

        不多加起来也就四十两的样子,分成四份一家给了十两。

        田地就更少了,才两亩,同样分成四分,嘉奶奶跟大房得一亩,剩下的一亩他们一家一半。

        至于家里的锅碗瓢盆,因为嘉奶奶还在,也就留下了,却一家给了一两银子补贴。

        同时嘉奶奶也同意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起房子,等他们房子弄好了,再搬走。

        这样下来,那两家才没有闹,在村长的见证下,一大家子就这么散了。

        大房的钱,嘉渝也没要,只是到饭点的时候,自己动手做饭,生怕他们舍不得煮自己到时候又没饭吃。

        看到嘉渝那一大锅米饭,嘉奶奶强忍着才没有破口大骂。

        简单弄了四个蔬菜,嘉渝吃完饭就往外走,后面跟着嘉渝,她想知道她家大姐怎么解决吃饭的事情。

        嘉渝也看了,这个嘉家村的田地不多,能种植的东西同样也不多,难怪生活这么艰难。

        想了想,嘉渝转头看向后面的大山,说是山也不对,准确的说是丘陵。

        她记得山里好些东西是可以食用的,而且还可以将边缘的地方开出来种地。

        嘉水跟着嘉渝走了一天,累得够呛,但是在看到桌上那一桌美味佳肴时差点就哭出来。

        嘉渝才懒得理会她的小情绪呢,动作飞快的夹着碟子里的菜。

        等嘉水发现的时候,桌上的菜几乎少了一半!

        嘉水惊恐,这么能吃的吗?

        嘉莲看到嘉渝带着嘉水走出孙家酒楼的时候脸色很难看,她心中的计划才刚刚开始就直接破产,真是气死她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