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退亲就退亲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13
  •     嘉莲只顾着压自己心底的戾气,没顾得上嘉渝,便就这么让嘉渝进去了。

        回到家里,连忙进了空间,舀了灵泉水开始喝。

        嘉渝在家里也不再做事,反而每天往镇上跑,孙家酒楼已经准备重新开店了,有了新培训出来的厨子,声音渐渐地火了起来。

        看到嘉渝每天过得那么有滋有味,让嘉家其他勒紧裤腰带生活的人很是恼火。

        偏偏这个时候,嘉屠夫家来把亲事退了,并且还要他们交出礼钱。

        嘉家人自然拿不出,早就吃了。

        嘉屠夫家人便不依不饶了起来,找来村长评理。

        嘉屠夫看到嘉渝回来,瞳孔就是一缩,这女人太吓人了。

        嘉屠夫娘看到嘉渝,也是一愣,不过她还好,没有经历过嘉屠夫那被人往死里揍的机会。

        “亲事既然不成,那你们就该把礼钱还给人家……”

        “没有,已经用了,嘉渝在这里,你们带回去吧。”嘉奶奶怎么可能将钱吐出来。

        别说没有,就是有,也不会为嘉渝掏钱。

        “那用他们家的地换。”嘉屠夫娘想了想,还以为嘉家是真的拿不出钱,便想了个法子。

        “好你个贱「人」,原来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告诉你,钱没有,地也不会给你。之前是谁这么上赶着来下聘的,现在你说退亲就退亲,门都没有。”

        嘉屠夫母亲似乎很理解嘉奶奶,闻言脸上表情都没带变化的。

        嘉奶奶这样,也让嘉屠夫母亲为难了起来,谁家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当初的礼钱给的可不少。

        现在嘉奶奶又一副赖上他们的模样,那还不如将嘉渝给领回去。

        “娘,算了吧。”嘉屠夫意见他娘那模样,汗毛都竖了起来,急切的阻止了她可怕的想法。

        真的够了,他宁愿不要那些钱。

        “……”嘉屠夫母亲也无奈了起来,也弄不明白自己儿子这是怎么了。

        不过既然他说算了,那就算了吧。

        “礼钱我们也不要了,这亲事就这么作罢吧。”说起来现在不娶这样人家的女儿也好,免得被他们缠上。

        嘉渝听到这里,满意的点点头,这人还是可以挽救的。

        嘉奶奶眸子转了转,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脸皮已经撕破了。

        她既保住了礼钱又保住了田地,不过是一门亲事而已,没了就没了吧,说不定以后还可以收一份钱呢。

        “行,有村长作证,我们两家以后就没关系了。”

        嘉屠夫跟其母亲飞快的离开了这个地方,嘉渝看着两人的背影。

        走了好远,她都仿佛还能听到嘉屠夫跟他母亲保证以后一定好好赚钱,将礼钱给赚回来。

        嘉渝:……这么怕的吗?

        她之前是不是下手太重了?

        不过这事一解决,嘉渝便没什么好怕的了。

        “哧,某些人哦,连个男的都管不住,好好的亲事就这么让人退了,我们嘉家的脸真是被丢尽了。”

        见亲事就这么退了,嘉家的人虽然没吃亏,但是总归是要被人指指点点的,嘉二婶和嘉三婶就逮着机会了,一个劲儿的在家里念叨。

        尤其是嘉三婶,嘉莲可是跟她保证过,这事要是成了,还会给她二两银子。

        二两银子!

        他们一家可以用好久了!

        现在好了,就这么没了!

        嘉奶奶本来因为保住礼钱而愉悦的心情,渐渐也开始有些不喜起来。

        看着嘉渝的眼神,就像她欠他们七八十两银子一样。

        嘉渝:……

        这嘉家人真是够了。

        她倒是想走,可又替原主不值得。

        这些人苛待原主的仇她还没算,可真要她想法子对付原主的家人,她又有点不知道从何下手,毕竟都是长辈。

        “你今晚不用吃饭了。”

        嘉奶奶冷冷的开口,这退了亲的女人,或多或少是会影响家里的人的。

        嘉渝冷眼瞧过去,在看到嘉奶奶的不悦的脸庞时,收回了视线。

        原本嘉渝是不准备欺负老人的,但是来到这个世界,动不动就挨打,动不动就没饭吃,这些家人还想着从她身上压榨出油水来呢。

        “那奶奶还不如将我赶出家去的好,不然这嘉家饿死个人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村长关起来。”

        嘉渝嘴角噙着笑,眼里也带上了厌恶,怎么会有这样的家人?

        心底已经产生了离意,这破家谁想待谁待去吧反正她是不想待了。

        嘉奶奶一听,顿时就瞪圆了双眼,然后转头之后家伙,看到角落里的锄头,飞快的跑了过去。

        “你个小兔崽子还知道威胁老娘了,谁给你的胆子?”嘉奶奶拎着锄头就朝着呼了过去,边呼边骂。

        嘉渝起身避开,嘉奶奶一时没有收住力,整个人被锄头拉着扭了一下「身」子。

        等她站直,嘉渝手上已经捡了跟细小的枯树枝,啪的打在了嘉奶奶的手上。

        而家里其他的人,在看到嘉奶奶对嘉渝动手的时候,已经全部站到了门口,一边看好戏一边帮嘉奶奶挡住门,不让嘉渝跑了出去。

        看到嘉渝敢还手,众人诧异,不过很快就回过了神,随后叽叽喳喳的议论开来。

        嘉奶奶是最怒不可遏的,毕竟这树枝打在她的身上,疼的是她。

        每当她对着嘉渝抡一锄头,嘉渝就在她身上肉多的地方招呼一下,偏偏她一直没打到人,全程挨打。

        嘉渝用了巧劲,保证让嘉奶奶次次都钻心的疼。

        同时,嘉渝心底却隐隐带着喜悦,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愉悦。

        这不是她的情绪,嘉渝眸子一眯。

        打嘉奶奶,她虽然会觉得出了口恶气,但也不会表现得很在意,毕竟打老人是不对的。

        长者为尊,长辈做的不好的时候可以劝说,却不能动手。

        所以说她这么做是对的吗?

        嘉渝有些黑线,停下了手。

        这妹纸估计被压制的太狠了,见自己长辈被欺负,潜意识里还会觉得有些开心。

        “嘉渝你敢打我,真是反了天了。”嘉奶奶现在浑身上下都疼,咬牙切齿的看着嘉渝,一副恨不得喝她血、啃她骨头一样。

        嘉渝扬起手中的树枝,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作势要打人。

        嘉奶奶下意识往后缩,她打人是真的疼。

        那么小的树枝,受力点小,就更疼了。

        “嘉渝你竟然敢打长辈!”嘉二婶扯着尖锐的嗓音,指责嘉渝。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