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开始掉眼泪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10
  •     “嘉渝,你是姐姐,怎么还打弟弟?有没有做姐姐的样子?你今天什么事情也没做,这会儿还以大欺小,我们平时是怎么教你的?”

        周氏见打自己的是嘉渝这个小丫头片子,指着嘉渝的脑袋便嚷开了。

        以大欺小?

        平时怎么教她的?

        嘉渝眼皮微垂,将眼底的冷意收起。“我打他自然是他该打,我一个做姐姐的,教训一下不听话的弟弟没毛病吧。”

        眼神如箭,刺向那个熊孩子,熊孩子叫嘉鼓是二房最小的儿子,平时她二叔二婶可宝贝他了。

        嘉鼓被嘉渝的眼神下意料,扁着嘴便开始掉眼泪。

        “什么叫该打?我家儿子也是你这种人能打的?”周氏声音尖锐,看着嘉渝的眼神很是气愤。

        她家儿子可是宝贝疙瘩,能是她这种人打的吗?

        “那我就打了,把手里的杏子拿出来。”嘉渝用周氏的表情无所畏惧的说了一句,然后指着嘉鼓手中的杏子,让他放回来。

        嘉鼓鼓着腮帮子,啊呜一声将性子送嘴里咬了一口,然后得意忘形的看着嘉渝。

        就是不给,能奈何?

        “就拿了你两个杏子,你这么做什么,带回来的东西不是给他们吃的吗?”

        周氏早就看见了那盆里的杏子,这会儿见嘉渝扯到这个上面,自己也飞快的伸出了手。

        对小孩子嘉渝还留了点力道,可是对于周氏这个虎口夺食的大人,嘉渝可就非常的不客气了,重重的拍了一巴掌。

        周氏疼的尖叫了一声,差点将怀里的嘉鼓给扔出去。

        “你个小贱蹄子,竟然敢打我。”说着周氏便挽起了袖子,想要教训嘉渝。

        嘉渝抓着地上的石头就朝着周氏的脚边砸了过去,眼中带着凶恶,以及深不见底的黑暗。

        周氏见那石头砸过来,立马跳开了,可石头四分五裂还是吓了她一跳,傻愣愣的抬头看向嘉渝,却不想对上嘉渝那仿若要吃人的视线,寒气从脚底冒起,直冲脑门。

        空气突然凝滞起来,周围的人一声不敢吭。

        周氏气虚的指着嘉渝,想要开口臭骂嘉渝一顿,到嘴边的话也只嗫嚅了一番,被吞了下去。

        嘉渝垂眸,将视线收回,她知道自己的情绪不稳定,所以之前一直压制着,可刚刚……

        就知道要出事。

        嘉渝在心底唏嘘了一下,也没想要改变。

        她做不到在这些人凶神恶煞对着自己的时候还笑脸相迎,更何况他们还动手,所以还手是迟早的事情。

        这样正好,对方也不是好人,自己也不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你们过来。”嘉渝指了指自家的几个小崽子,将盆里的杏子给对方分了。

        然后似笑非笑的看向周氏,没有说话,转身走进了房间。

        家里几个小崽子很快跟在她的身后走进屋,手里还捧着她给的杏子。

        “大姐,谢谢你。”说话的人是嘉水,原主的妹妹。

        “没什么。”嘉渝一开始并没有想给他们,不过周氏跳出来,她一只手也护不住,还不如给这几个小崽子。

        嘉水没有再开口,坐在炕上咬着杏子。

        其他四个也是一样,那四人分别是嘉石、嘉树、嘉雨和嘉天。

        名字很随便,不过想着这小乡村,有个像样的名字已经算好了。

        瞧瞧隔壁家里的二狗子,小花儿,嘉家这些名字绝对正常一百倍。

        “大姐,这是在哪儿摘的呀。”

        嘉雨好奇的看着这个大姐,平时大姐一副暮气沉沉的模样,吓死个人,他们实在是不想跟她多说话,现在好像变了。

        “山上。”

        嘉渝头都没抬,脸上的表情还是那样。

        嘉雨有些遗憾的收回自己的视线,山上危险,爹娘不让他们进去。

        一时间,几人也找不到话,便各自吃着自己手里的东西。

        周氏很不甘心,想到自己东西没吃到,还被人打了一下,这气怎么顺不过去。

        只是之前嘉渝的那个眼神又让她心底发毛,不敢对上嘉渝,便跑到三房。

        说嘉渝也是自私,那么多的杏子就紧着他们大房,也不知道匀出几个给其他人。

        声音很大,像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一般,嘉渝没理会,想了想出门去了厨房。

        她现在还没吃晚饭呢。

        嘉奶奶这会儿刚把嘉渝带回来的野鸡收拾了一只,放锅里煮了起来。

        见到嘉渝进来,嘉奶奶也只看了一样,什么也没说。

        突然嘉奶奶的猛地转头,看向嘉渝的手臂,那上面缠着藤蔓和树枝,心底闪过一个不好的预感,想到早上的事情。

        心底微微一沉,不会是残废了吧。

        这么想着,嘉奶奶多打量了嘉渝两眼,见她盯着锅里的野鸡,脸上表情严肃。

        将心中那个想法赶出去,要是真的残废了,她估计也不会这么镇定。

        “另外那只也宰了吧。”嘉渝见嘉奶奶只杀了一只,有些皱眉,一只怎么够吃?就是小崽子就有这么多,何况还有大人。

        “吃吃吃,就知道吃,一只还不够你们吃的吗?”嘉奶奶一听嘉渝的话,脸直接就黑了。

        “不够。”嘉渝一本正经的回答。

        一只鸡也没多大,不说旁人,估计她一个人就可以解决掉一只。

        “留着明天吃。”嘉奶奶自然不同意,就两只鸡,今天全吃完了,那明天怎么办?

        平时随便两个马铃薯就能解决了的事情,根本就需要用到两只鸡,有一只鸡已经算不错了。

        还想吃两只,他们怎么不上天呢?

        “那你把鸡给我,我自己杀了吃。”嘉渝说着起身往角落那只鸡走去,动作行云流水,毫不做作。

        嘉奶奶:……

        “你给死丫头懂什么,这是你能……这是能随便吃的吗?”

        嘉渝不听,脚下路线笔直且不带丝毫停顿。

        嘉奶奶生怕嘉渝想不开,真的将鸡拿过去自己吃了,这样的话,还不如她煮了大家一起吃呢。

        毕竟大家一起吃的话,她还能吃到,倒是被这死丫头拿走了,她估计连鸡屁股都得不到。

        大房那么多人了解下。

        于是,跑过去在嘉渝动手的时候抢先一步掐住了鸡脖子。

        “好了好了,我来,你个什么也不懂的小丫头净捣乱,给我出去。”

        嘉奶奶不耐烦的挥手,嘉渝坐回位置上,也没听话的出门,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手中的野鸡。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