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凶狠的光芒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10
  •     嘉奶奶是庄稼人,她手脚上的力道不是一个小丫头可以承受的。

        嘉渝身子骨本来就刚刚遭受巨击,疼得就差在地上打滚了,这还是她担心手上断裂的骨头会移位,才死死忍着。

        这会儿被嘉奶奶这么踹来踹去的,再也忍不住闷哼了起来,浑身上下开始冒冷汗。

        这要是在她手臂受伤之前,她怕是抡起板凳就挥过去了。

        可现在……嘉渝举起自己未受伤的手抱住自己的头蜷缩起来,唇瓣被咬得鲜血淋漓,眼底却浮现一抹亮光,凶狠的光芒。

        给老娘等着。

        嘉渝在心底暗恨,随后合上眼睑,将满身的愤怒敛下,感受着身上各处传来的疼痛,喘着粗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嘉奶奶似乎打累了,放过了嘉渝,心疼的看向锅里。

        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捞出来?

        只得好好拾掇一番,早上给家里人吃白米饭。

        嘉渝在看到嘉奶奶没有招呼她的时候,爬到了一边,冷冷的瞧了对方一样,便收回了视线,盯着自己的手出神。

        早饭自然又没有嘉渝的份,家里其他人吃完就出门去了,连家里的孩子都是,没有一个人问一问嘉渝的情况。

        嘉渝不觉得他们是不知道,嘉奶奶揍人的动静那么大,部门不知道才怪,他们只是不在意罢了。

        估计还在心里乐呵呢,毕竟一般情况下早上要吃上白米饭基本不可能,好不容易有得吃,他们当然开心。

        别人也就算了,可原身的父母和弟、妹也没一个关心原主,这让嘉渝有些心寒。

        嘉渝在厨房地上坐了许久,才爬起来出门,往后院走去。

        之前她看到后院似乎种着蔬菜,她现在这样不吃点东西怎么成?

        可让她失望了,后院虽然种着蔬菜可没有一样是现在可以吃的。估计能吃的已经被嘉奶奶扒拉光了。

        回到厨房,嘉渝煮了点米饭,光吃米饭吃得肚子开始抗议才停下来。

        之前饿得狠了,一次性不能吃那么多,再吃下去估计就要被撑死了。

        她的手需要整理一下,不然以后可就用不了了。

        嘉渝想了想,嘉家村并没有大夫,就是赤脚大夫也没有,所以她的手该怎么办?

        虽然不知道怎么办,可嘉渝也没想留在家徒四壁的嘉家,这地方并不能帮到她。

        走出家门,嘉渝并没有看到什么人,现在正是春季播种的时候,村里人估计都下地去了。

        看了看四周,嘉渝抬脚往山里走去,她要找东西固定一下她的手臂,然后可以的话,希望在山里找点吃的。

        “夏豆,那不是你家大姐吗?她去山里做什么?走,我们悄悄去。”

        嘉渝耳尖,听到这声音,回头看了一眼。

        村里比较大的孩子聚在一起,这会儿正朝着她的方向走过来。

        嘉渝眯了眯眼,原主不经常出门,但是一出门就会被这群孩子追着逗弄一番,其中夏豆是主导者。

        而夏豆,则是她家二叔的宝贝大儿子。

        嘉渝转身,动作灵敏的上了山。

        身后跟嘉渝的小子们有些傻眼,他们动作不慢,可眨眼的功夫,对方就不见了这让他们吃惊。

        “嗨,还知道跑了?”

        嘉渝将人甩了,找了些藤蔓跟树枝,靠在树干上将自己的手臂固定了一下,然后在山上转悠了起来。

        吃的,吃的,回去估计又吃不到东西,所以她需要自己在外面解决。

        而且嘉奶奶要是发现她动了她的大米,估计能追她整个村子,所以嘉渝不打算回去,要回去也要等嘉奶奶气消的时候。

        不过动了她的粮食,犹如动了她的性命,这气估计是不会轻易消失。

        她不出现估计还好,要是出现对方绝对会一弗升天。

        想想,嘉渝就有点头疼。

        越走,山里的树木就越茂盛,嘉渝看着,终究是不敢继续往前,而是换了个方向。

        从半山腰翻过,嘉渝便看到不远处有一颗杏子树。

        看到那一树杏子,嘉渝顿时就激动了,动作飞快的朝着那树靠近。

        等嘉渝跑到树下,才发现她够不着。

        为了吃,小小的高度问题难不倒她,嘉渝开始环顾周围,什么也没看到,只得举着手里当拐杖的棍子去敲树上的果子。

        还别说,真让她敲下来几个,嘉渝捡了果子,在身上擦了擦直接开吃。

        另外一边,没有追上嘉渝的几个小鬼头,在边缘找了一番,便无奈的走了回去。

        “夏豆,你大姐怎么回事?”有人不悦的看向夏豆,这嘉渝让他们白跑了一趟。

        “被打傻了吧。”夏豆耸了耸肩膀,不怎么在意的说了一句。

        早上的事情他自然是听到了的,还在心底暗自叫了声好,毕竟能吃上米饭,这当然好了,反正挨打的又不是他。

        “哧,打了那么多年也不见傻,怎么今天就傻了?”有人不信,好笑的看向夏豆。

        夏豆没有开口,毕竟他也只是随口编排一声,是不是真的傻了,他也不知道啊。

        中午一家子人回到家里,家里冷冷清清的,并没有烟火气,这让家里大人都有些愣。

        “不会是没做饭吧?”女人看着冷冰冰的厨房,埋怨的开口,同时视线看向大房门口。

        嘉渝那死丫头窝在家里不做饭是想找打吗?

        嘉奶奶阴沉着脸,朝着大房那边叫了一声:“嘉渝!”

        没有听到人应声,二房和三房的人好笑的看着自家大哥大嫂,不过也没看多久,便直接回了自己房里找吃的,上午累了一天,现在正饿着呢。

        嘉父和嘉母也脸色难看,先后走进了房,却发现并没有人,不由得有些诧异。

        “娘,嘉渝不在。”嘉老大皱着眉头出来,像是有些着急。

        当然他也不是因为嘉渝不见了而急,他是因为没饭吃有些急。

        “不在?她反了天不成,还能跑哪儿去?”嘉奶奶抓着手里的树枝,叱问。

        “娘,我们找找。”嘉母出来,见自己娘那模样也有些怂,便连忙开口。

        也不等嘉奶奶反应,便假装找人去了。

        等嘉奶奶反应过来,嘉母已经出去了。

        看着一家子人等着吃,嘉奶奶气呼呼的将手中的树枝挥了几下。

        “娘,这大丫头怎么还没洗衣服?”这是二房的女主人拿着衣服出来,脸上带着不耐烦。

        他们在外面拼死拼活的赚钱养家,这衣服还要他们自己洗吗?

        “念什么念,没洗就没洗,还不去煮饭?”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