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乖乖听话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10
  •     父母对于嘉奶奶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候还会帮着原主奶奶教训原主。

        说原主是个没用的丫头,就该乖乖听话,不然就滚出去。

        外面战乱刚定,可很多地方还是很危险的,再者这是原主家,落叶生根的地方,原主自然怕自己被赶出去。

        在这个家里,原主就像是他们所有人的小丫鬟,每天要洗衣做饭、扫地喂猪,一天不做就不给吃的,让她站在屋外看着一大家子人吃。

        这要真是个下人也没什么,这年代,谁家下人买回来不是拿来使唤和压榨的?

        可原主并不是,她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她才十四岁,还是个孩子。

        说到孩子,就更要提了。

        这个家,原主家里,还有五个弟弟妹妹。

        加上原主父亲还有两个兄弟,两兄弟都成了家并且目前还住在一起,一家三四个孩子。

        家里小萝卜头加起来就可以凑个上场足联还有剩。

        厉不厉害?厉不厉害!?

        人家全国各地的找人才能凑一个足联,他们一家就可以搞定。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家徒四壁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么多张嘴要吃饭,家里劳动力就这么多,大人都出去做事了,家里事情成堆谁做?

        原主首当其冲!

        这些只是铺垫,之后的记忆就让嘉渝有些无语了。

        家里家务没做好,她的问题,不准吃饭;家里熊孩子不听话,闯祸了,她的锅,她是姐姐甩不掉,同样不准吃饭。

        一家子人变着法儿克扣原主的饭菜,还要原主劳心劳肺的伺候他们。

        原主打不还口骂不还口,生生被家里整成了个怯懦的性子。

        偏偏家里人还觉得不得劲,早早的给她寻了门亲事,同村的嘉屠夫。

        人姑且不说,原主嫁过去没多久,这人就外出吃酒摔死了。

        原本以为脱离家里火坑的原主就被嘉屠夫家里人怨恨上了,说她克夫,人好好的那么多年没出事的,她嫁过去就摔死了,这是有多倒霉。

        不是她克的那是谁?

        没人待见,原主也只咬碎牙往肚里吞,暗道自己命不好。

        可一次出门,被她得知,嘉屠夫的死并不是意外,而是人为的,原主听到那些话吓傻了,暴露了自己。

        就在这里,原主被玷污,之后那人警告原主不准将这些说出去,不然就宣扬她偷人。

        原主心中恨,可她瘦小力道不足,不是男人的对手。有胆小怯懦被男人恐吓一番,回到嘉屠夫家里,心死如灰。

        可此后没多久就有流言传遍整个村子,说她和人私通,说的有模有样的,仿佛被人亲眼看见了一般。

        嘉屠夫家里的人本就对原主有意见,听到这流言,二话不说就信了。

        并且绑了原主去找村长,让村长主持公道。

        原主在人群中听到一个声音,那声音之前跟那个玷污她的男人起过争执,原主看过去,只听到她对旁边的人一脸感叹,说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

        然后那人就对上了她的视线,对方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僵硬,避开了和她对视。

        嘉渝张口就想说那女人跟人害死嘉屠夫的事,那个女人似乎知道她想说什么,让嘉屠夫家人堵了她的嘴。

        之后原主被关起来,没两天就被沉了塘。

        嘉渝:……

        好一套杯具!

        “所以这个任务是要获得谁的感谢值?”

        整个记忆里,嘉渝就没有发现值得原主去感恩的人。

        “任务:请获得嘉渝的感谢值。”

        就在嘉渝说完之后,系统在她的脑海中叮了一声,回答了她的问题。

        嘉渝?

        那不就是原主吗?

        “还可以从原身身上获得感谢值啊!”

        嘉渝诧异,之前都是从别人身上获取的,这还是第一次从原主身上获取。

        死去的人还可以感谢别人?

        系统:……这身体一生这么悲惨,就没有一个人给过她希望,它能怎么办?

        知道了任务,嘉渝立马就跳出了厕所,味道实在是太冲了,她被熏得有的喘不过气。

        回到前院,嘉渝便看到西厢有火光,嘉渝脚下不变,直直的朝着厨房走去。

        一到厨房,就看到女人坐在板凳上摘青菜。

        灶台上有一个锅,此时正冒着气儿。

        “去做饭。”女人头也没抬,朝着灶台抬了抬下巴,就宝贝似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青菜。

        这个国家刚刚经历过战乱,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任何东西都弥足珍贵,更不用说吃的了。

        各个地方的人对于吃的都格外的珍视,女人这样的行为也说得过去。

        哦,女人是这家里的当家人,原身的奶奶。

        嘉渝打量了片刻,脸上无肉,两腮内陷,额头上皱纹横生,下巴尖细典型的尖酸刻薄之相。

        收回视线看着锅里的清水,嘉渝眨了眨眼,朝着角落的米缸看去。

        “你个赔钱货,让你做饭,你浪费米做什么?”

        嘉渝刚刚将米冲洗放进锅里,背后就响起嘉奶奶那尖锐的叫声。

        嘉渝回头,就看到对方高举板凳凶神恶煞的朝着她跑了过来。

        瞧对方怒不可遏的模样,显然没有发现手上的力道有什么不对。

        这要是打在身上,她不死也得残。

        嘉渝心底一跳,眼前突然晃过一个画面,那是原主挨打的画面,跟眼前的情况差不多。

        因为这个突然出现的画面,嘉渝动作一顿,也就给了女人机会,那板凳直截拍在身上,嘉渝仿佛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口中有腥甜,嘉渝不停的倒吸冷气来缓解身上传来的剧痛,这简直就是酷刑。

        可身上的疼是真的疼,她眼角忍不住流出了泪水,身体也颤抖着。

        嘉渝闭上眼睛,死咬着嘴唇,咬破了皮还不自知,放在身下的手抓着裤腿,真TM疼。

        “你个狗养的,谁让你这么浪费粮食的?啊?啊!”

        女人看着锅里白花花的大米,心疼的无法呼吸。

        这么多大米,够他们一家吃上好几餐了啊,这个赔钱货,真是气死她了。

        这么想着,女人在原地重重的拍了两下大腿,仇恨的看着地上的嘉渝,似是不解气,抬脚就踹,力道极重。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