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称呼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10
  •     其中嘉默跟另外两位他都见过,最后一位听说姓迟,就叫迟澄星。

        其中嘉默跟迟澄星跟他出自一个高中,明酒是知道的。

        可高中时候,他跟两人的关系可以说的上毫无交集。

        所以对迟澄星的映像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这么说的话,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向迟澄星。

        回想刚刚周依雪的称呼,迟澄星?她也认识?

        “叫你噢。”嘉默撑着车门,一脸嬉皮笑脸的看向嘉渝。

        这周姓美女记他家迟哥记了这么多年,可真不容易。

        嘉渝冷眼看向周依雪,眼底毫无波动,见对方只是恨恨的盯着自己不说话,嘉渝便收回了视线。

        “周美女,你找我家迟哥有什么事?”说到这里,嘉默的眼神一变,脸上却依旧带着笑。“又要大声说一句‘我恨你!’吗?”

        这明显讽刺的话气得周依雪浑身发抖,可她除了放这样的狠话,根本就毫无办法。

        “啧。”嘉默见此,耸了耸肩膀,然后坐进了车内。

        可刚刚坐好,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见上面的名字,嘉默眼睛一亮,忙不矢接通了。

        电话刚一接通,就听到对面有人咆哮。

        “嘉默,你能耐了,还调戏其他女人,回去给老娘交十万字的检讨,跟跪键盘两小时的视频。”

        嘉默瞪眼,不明白又哪里惹到这姑奶奶,开口抗议。“我没有,你别污蔑我。”

        嘉渝移开视线,看向窗外,假装自己没有听到他在打电话。

        “你做了还不承认!”对面的女子显然被气到了,呼吸声加大,牙齿格格作响。

        “别气别气,我写,回去我就给你发视频。”听那边的声音不对劲,嘉默连忙狗腿子似的说道。

        他怎么就找了这么爱作孽的小妖精,好气哦。

        哄着小祖宗挂掉电话,嘉默才发觉不对劲,他跟那丫头隔了十万八千里,她怎么会说他调戏了女的?

        嘉默茫然的盯着自己的手机,百思不得其解。

        “我刚刚跟倪菡说你调戏女人。”嘉渝抬着下巴,一本正经的跟嘉默解惑,好不得意的模样。

        “你……你说你给我家那丫头说了什么?”嘉默掏了掏耳朵,有点没听明白嘉渝的话。

        嘉默收回视线,不想跟蠢货多说话。

        “我什么时候调戏别的女人了,啊!”嘉默哀嚎声音,然后拿起手机给他家丫头解释。

        “解释就是掩饰。”

        他发了一大堆,对方就给了他六个字。嘉默生无可恋。

        “我要被你害死了,她不会放过我的。”嘉默叹气,哀怨的指责嘉渝不厚道。

        回到家里,迎接两人的是兴奋异常的两家长辈。

        两家人一起在外面吃了一顿,便分开了。

        嘉渝看着因为开心而喝得醉醺醺的迟父,嗯,他们这么开心,应该很感激她的吧。

        接下来准备过年,迟妈妈老喜欢拉着嘉渝出门,一跟别人说话,便会不动声色扯到自己的身上,嘉渝尴笑得脸都疼了。

        过完年之后,嘉渝便死活不跟着迟妈妈出去了。

        这天,高中时候的班长突然联系他,说是组织了一次班级聚会,大家好不容易有时间可以一起聚一聚,让她跟嘉默也去。

        “我……”我准备回学校啊喂。

        哪有时间去参加这种无聊的聚会。

        “不会这么点时间都没有吧?还是发达了就瞧不上我们这些老同学了。”

        嘉渝拒绝的话都还没开始说,对方似乎就知道她想说什么似得,直接将她的话堵了回去。

        “那就这么说定了,这么多年过去,是该好好的聚一聚了,晚上六点在新大桥那家酒楼吃饭,然后去K歌。”

        嘉渝跟嘉默两人的成就简直乐死了他们高中学校的老师,也闪瞎了他们一众同学。

        现在有机会,他们自然是希望跟嘉渝两人攀点交情,让他们别忘了还有这么些同学。

        嘉渝看着挂掉的电话,拿着零食继续吃,在软件上问了嘉默一句,听嘉默说想去瞧瞧,嘉渝觉得去看看也好。

        “你不知道,我妈这几天时多么疯狂,她拿着我的手机跟那丫头聊得比我还要勤快。”

        想想,嘉默便打了哆嗦。

        总觉得他找的不是女朋友,而是他老妈的女儿。

        嘉渝想到自己被迟妈妈拖着明里暗里相亲的事情,深呼吸了一口气,槽点太多。

        两人一大早便借着聚会出了门,生怕被家里母上大人抓住。

        时间还早,两人想了想,打算去学校看看。

        却不想在校门口看到了两个同样回学校的明酒跟陶思。

        明酒看到两人,想了想带着陶思上前。“没想到你们也今天来学校,是来看老师的吗?”

        嘉默点点头,“回来看下。”

        “真是巧了。”

        确实很巧。嘉默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人突然上前打招呼是想做什么?

        想到他跟周依雪的关系,嘉默心底便有些警惕。

        当然,他心底暗戳戳的觉得有点爽歪歪。

        当初明酒是学校的学霸型人物,如今?好像也不过如此。

        嘉渝看到两人,才记起原身曾经的结局。

        整个故事中,只有番外有个名字的原身,曾经是需要仰望这两人的存在,现在看到两人,嘉渝抿了抿唇。

        明酒见两人没有交流的意向,便得体的带着陶思离开了。

        “啧,真是想不到。”嘉默这话说得突兀,视线盯着远去的两人,满脸感慨。

        嘉渝却知道嘉默想要说的是什么。

        曾经的他们跟明酒陶思两人仿若云泥之别,明酒和陶思是天别的霞云,而她和嘉默则是地上的稀泥。

        如今,明酒和陶思反而要拍马才能追上他们,位置仿佛颠倒了一般。

        “别飘了,还进去吗?”嘉渝提醒一声,对她完全没有嘉默这么多感慨。

        “进,来都来了,为什么不进?”嘉默大声说了一句,然后走了进去。

        在学校遇见曾经的班主任是他们没有想到的,不过老师看到他们很是惊喜,拉着两人便不停的说话,因此两人只好陪着老师在操场上转了一圈又一圈。

        最后还跟明酒等人组了队。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