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稀奇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05
  •     “怎么了?你喜欢?”路子零出现在门口,也顺着嘉渝目光望向那盆花朵,“这是之前一次出海在一个荒岛上发现的,觉得挺好看我就带回了了,大陆上还没有见过这种花呢。”

        “哦,那就是零并不喜欢它,只是因为它稀奇才带回来的了?”

        “喜欢?”路子零明显因为这个问题愣了一下,“第一眼看到就觉得想带回来了。”

        嘉渝轻轻应了一声,能看出来,这盆花被主人照顾得很好,泥土都是新鲜的黑泥,叶子是青翠的绿色,花也开得正艳丽。

        “零,蓝琦他们被长老们抓到了么?”嘉渝突然凑到路子零身边问道,脸上是直白的担忧和关心。

        回头微笑着看了嘉渝一眼,路子零凑近道,“那阿渝先偷偷告诉我,人鱼真的可以长生么?”

        他的眼神很透彻,直直的看着嘉渝,其中有些东西意味不明,嘉渝看不清。

        “也不是的,就是我们体质好,能活久点,但是并不是不会死的。”比如自己现在就只剩下二十天了,嘉渝蛋蛋的忧桑。

        “他们被我保护得很好呢,但是阿渝这么关心那条人鱼?”路子零抬手拽拽花叶,有些漫不经心。

        嘉渝忽然就觉得路子零这个人她看不懂,平日里看着很宠爱自己,实际上却是将自己当做外人,甚至是有些怀疑自己的。

        但是很多时候,他望向自己的眼神,都会让嘉渝恍然觉得像白月曦那种表情一样,难以察觉,但其实早有决断。

        所以,路子零的决断会是什么?嘉渝不敢深想,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根本是她预料不到的,这种感觉,比当任务者还让她有些慌。

        因为当任务者是有无限轮回的,你来这个世界就是为了这个人这个事,目的很纯粹,也不用害怕死亡,所以可以义无反顾一往直前。

        要不是明确自己是维护剧情的任务者,嘉渝甚至觉得自己做的明明该是攻略类任务。

        “他们救了我,我也知道他们相爱了,我只是,只是想帮助他们。”嘉渝抬手抓住路子零的衣袖,着急的解释道。

        “所以,其实阿渝跟在我身边和他们有关系对吧,难怪会费尽心思的救我呢!”路子零看着拽着自己的手,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变得阴暗,语气带着恶劣的调笑意味,听起来却好像在问今天的糕点好吃么。

        嘉渝着急解释的表情绷不住了,后背开始有点发寒,事实就是路子零说的这样的,单纯的,嘉渝是为了任务才会接近他,而已。

        “真的是好难过啊,原来我在阿渝这里竟然还比不上他们两个,”路子零酒红色的卷发下精致的眉蹙得紧紧的,一只手轻轻按住心口,貌似怨念的控诉了一句,下一秒却又笑出了声,“所以,怎么办,一点儿也不想再见到他们了。”

        “你别伤害他们,我,我真的没有因为他们来接近你的。”毕竟一开始嘉渝和路子零牵扯不大,或者说要不是因为这个任务,他们甚至不会遇见的。

        路子零抬起手拉着嘴角,冲着嘉渝比划出一个笑容,就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嘉渝从来没有怀疑过路子零的狠,这个人确实是有点变态因子的。

        所以路子零才离开,嘉渝就火急火燎的询问系统可不可以监视一下路子零,以便找到男女主。

        然后等嘉渝寻过去的时候,系统已经像疯了在自己脑袋里尖叫,“警报警报!男主即将死亡,任务失败率百分之六十!”

        这段话一直在循环,嘉渝已经面无表情的赶去了,此时的她正坐在轮椅上,尾巴上盖着湿润的毯子。

        “快一点,”路子零看着监控里越来越靠近的人鱼少女,脸上罕见的有了一些急促。

        “警报警报!男主生命值60!”

        “男主生命值40!”

        “男主生命值25!”

        “……”

        嘉渝眼睛都红了,等自己赶到,恐怕看到的就只是一具尸体了。

        干脆的停了下来,嘉渝抬头望着角落里的监控器,直接从椅子上摔在地上,然后开始对着监控道:“路子零,你再不停止,在蓝琦死的时候,我也就会死的,我不管你为什么这么做,但是你先停下,让我和你说清楚。”

        这时候的嘉渝没有生气没有紧张,只是平淡的在陈述一个事实,她就是在赌,赌路子零会因为她放弃,虽然自认胜算不大。

        冰冷的地板让嘉渝有种自己的身体也随着变得僵硬起来了似的,走廊远处迎面走来的人逆着光。

        “真是没有办法,突然对你的讲清楚就很感兴趣,如果是他死你也会死的话。”说话的人顺手抱起了地上的嘉渝,转身离开了这里。

        “我,你知道蓝琦不是一般人鱼对吧,他是我们人鱼族的未来,我们的寿命与他的存亡息息相关,他死了我们也不能活,如果你想要长生,一个人的长生意义又何在呢?全世界都会忘记你。”嘉渝东一句西一句的解释道。

        路子零就这么低头瞧着嘉渝脸上的表情,好像在思考她话里的真假,片刻后才道,“对,一个人的长生没有意义,”

        嘉渝松了一口气,系统果然没有再响起警报声,这让自己至少能确定男主性命无忧。

        “蓝琦死了你也会死,真是奇怪的设定呢。”路子零眼神温柔的注视着嘉渝,可是话里却显然不信。

        之后几天,路子零没有再出现在嘉渝面前,他好像一直很忙,却派了很多人来保护嘉渝,嘉渝猜测可能是因为上次的谋杀事件触到了路子零的底线。

        瞧着现在这局势紧张的样子,或者帝国最近很不太平,而主导者正是路子零。

        直到九天后的下午,嘉渝再一次见到了他。

        起因是那天下午下人去池子里给嘉渝送吃的时候,发现嘉渝沉在池子底一动不动,而且也叫不醒。

        知道这事的路子零是马不停蹄的赶回来的,到的时候正好医生正在给嘉渝做检查。

        “这位人鱼小姐体内器官像树木离开了土壤一样的开始衰竭,这种情况在帝国里是首例,而且这种衰竭似乎无法阻止,就像人类变老一样,只不过这个过程在人鱼小姐这里加速了。”

        路子零坐在水床边回忆着医生的话,已经药石无医了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