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您更厉害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05
  •     嘉渝才被抬进去,就看到坐在主座上悠闲的喝着咖啡的路子零,一身浅蓝色的军装,腰板笔挺,双腿优雅的搭在一边,在着群环绕着海盗的大厅里十分的耀眼。

        才看了一眼,嘉渝就默默的低下了头,结果那个络腮胡子却不放过她,哈哈一笑问道:“美人,和路执行官比起来,我如何啊?”

        嘉渝被迫仰起头望着路子零,声音欢快道:“当然……是大人您更厉害。”

        路子零无视她可怜巴巴,仿佛在控诉被抛弃的眼神,反而是看向络腮胡子:“赛卡,我们还需要谈正事,这些小问题你还是回屋去问吧。”

        络腮胡子点点头,立刻派人将嘉渝送进了身后的宾馆里。

        前面半个小时还很正常,只能待在水箱里的嘉渝很烦躁,自己大概是第一条最惨的人鱼了,天天被关在水箱里,现在也不能了解络腮胡子的行动。

        房间外面响起了细密的脚步声,透过玻璃窗,嘉渝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许多穿着粗俗的人缓缓的往前厅走去。

        不多时,房间外面就响起了枪声,夹杂着混乱的脚步声,嘉渝知道这是开始了,还不知道结果,但是她不能坐以待毙了。

        这水箱质量很好,撞破它,嘉渝是没有想过的,不过好在没盖盖子,大概是络腮胡子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威胁吧,毕竟离开了水自己活不了多久。

        最后嘉渝是双手撑着边缘跃出来的,因为力道太猛,尾巴还被水箱狠狠的刮了一下,鱼鳞都掉了不少,鲜血随着她砸在地上小小的飞溅了出来,痛得嘉渝差点当场昏过去。

        走廊里没有人,声音还在大厅,嘉渝一路艰难的往那个方向赶去,该庆幸这里直接通向大厅而没有楼梯,不然嘉渝觉得自己可能会放弃这个自虐的计划。

        局势很乱,路子的是带了几个人的,不过其中一个好像反水了,路子零腰伤好像钟姐一枪,一个手下已身亡。

        并且这个大厅被海盗包围了,路子零几个手下掩护着他再宾馆里乱窜的时候。

        无数的人冒出来阻击,嘉渝躲在角落里,尾巴已经被她扯了个床单来擦干了血。

        枪声越来越急促,嘉渝寻着声音到处跑,终于和路子零迎面撞上了,这时的他身上染满了鲜血,身旁没有一个手下了。

        嘉渝回头,背后跟过来了一批人,而路子零背后是络腮胡子带着人追来,现在已经堵住了出口,并且对方身后几个手下手里整拖着几具尸体,赫然就是路子零的手下。

        路子零这会儿反而安静了下来,无所谓的笑了笑,直视这那个反水的手下,“一群莽汉海盗,怎么可能有这么精密的计划,不光设计了这出谋杀,还将我所以手下的枪都给换过了,甚至还给他们下了药,我猜猜看,是杰伦大长老,还是珈罗长老,又或者是他们合作的?”

        “哼,这些你没必要知道了,执行官大人才上任不过两年,所作所为都是不被容忍的,所以你不会活着离开的。”那个手下面色不变,也没有想要回答他的问题,话落就直接对身边的人挥挥爪示意他们动手。

        “那个人鱼?”络腮胡子犹豫的开口道,因为他看到了路子零不远处一直身为背景板的嘉渝。

        难得还有人记得她,突然就想泪目。

        “哟,那就让她陪着执行官大人吧,大事要紧,除非你想死。”手下开始还语气调侃,最后却是冷冰冰的直视着络腮胡子说出想死这两个字。

        就在所有的枪口直视着路子零的那一刻,嘉渝也动了,冲到路子零身边的她直接一把搂住对方往宾馆玻璃窗户那里冲去。

        路子零也十分配合的对着窗户砰砰砰开了几枪,只是毕竟不能让玻璃全部碎落。

        因此嘉渝是尽力将他护在怀里冲出去的,身后的子弹,是落在了嘉渝身上,玻璃渣子也全都扎在她身上。

        这一瞬间她就成了一个血葫芦,顺便将身下路子零蓝色军装全部染成了暗色。

        宾馆外面是个斜坡,沿着往下是断崖,然后就是大海,几乎没有阻拦的,一人一人鱼就这么落到了海里。

        这时候的嘉渝已经昏迷不醒了,掉进水里就直接要往下沉。

        明明知道嘉渝即便沉进水底也不会有事,路子零还是伸手将她给揽住,然后开始努力的往外游去。

        虽然自己有船,但是想必现在已经被海盗收起来了,而且海盗随时可能追过来。

        海上的这个夜晚,星光璀璨,白玉盘一般的圆月仿佛一伸手就能够到一般,小荒岛上的一点火光显得格外的孤寂。

        嘉渝趴在沙滩上,尾巴被不时袭来的海浪抚摸着。

        醒来的第一感觉就是痛,浑身都痛,尤其是自己那条大大的尾巴,不用想,现在肯定是千疮百孔的模样就。

        嘉渝甚至动都不敢动,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又血崩。

        “要吃么?”眼前突然递过来一只烤得金黄的螃蟹,视线再往上是洁白修长的手指。

        艰难的抬头望向对方的脸,一瞬间,嘉渝眼泪就像开了闸的涌出眼眶。

        艹!伤口撕裂了,疼疼疼!!

        路子零见嘉渝望着自己的眼神,脸上的表情僵了僵,看着嘉渝泪水汪汪的眼,片刻后才声音淡淡道,“不喜欢吃?”

        嘉渝急了,从到这个世界来到现在为止,自己还没吃过熟食,过的一直是原始人的生活,毕竟你不能指望海里的鱼去陆地上生火烧饭不是。

        但是身上不是枪伤,就是被玻璃划得全是口子,手也动不了,嘉渝只好伸长脖子一口咬住那个螃蟹,一边泪流不止一边咔嚓咔嚓的咀嚼了起来,有得吃总比吃不到好。

        执行官大人看着嘉渝都动作,突然心里就有些心疼和难以言说的内疚。

        然后就很乖巧的给嘉渝动手剥螃蟹,嘉渝吃了十几个才满足的打了个嗝,舒服的眯着眼继续趴着。

        身上很痛,但是并没有到要挂的地步,人鱼体质确实很强悍,要是一个正常人类经历过嘉渝这样的伤,不死,估计也是离死不远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