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不是坏人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04
  •     不再去看泫然欲泣的路黎,蓝琦的手再度下滑,就听到路黎的抽泣渐渐变成了喘息。

        “如果我说我想要,你愿意给我么?”蓝琦问了出来,只是语气里的柔情路黎没有听出来。

        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态度变了质,可是蓝琦却没有办法去控制了。

        路黎身子抖得更厉害了,脸上有些委屈,顺从的靠在蓝琦怀里,“我们,我们相处了那么久,我知道,蓝琦不是坏人。”

        听到这里的蓝琦有些失望,又有些庆幸,如果路黎对自己只是单纯的愧疚,那自己还是和嘉渝一起离开吧。

        只是在他回神的时候,路黎已经小心翼翼的吻住了他。

        第二天路黎来给嘉渝投喂的时候,嘉渝一眼就看出了对方行走之间的别扭。

        怕不是昨天玩得太嗨?

        瞧见嘉渝疑惑的眼神,路黎脸上不由自主的红了红,“那,那个,过两天你就可以回海里了,还要先委屈你在这里待着。”

        抛开人鱼和人类的仇恨来讲,路黎这个女孩子确实很好,很善良,不是那种圣母的善良,她在遇见蓝琦之前,也一直致力于动物保护,对于帝国里的底层人民也很关怀,在帝国里十分受帝国人民的崇敬和爱戴。

        若不是有个优秀的首席执行官路子零,说不定她就是女皇了。

        ……

        还没有等到路黎说的送嘉渝离开的时间,路黎的别墅就被帝国的军队给包围了。

        路黎慌慌张张的打算带着嘉渝和蓝琦逃出去,但是嘉渝觉得既然对方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来围住这里,根本就不可能给他们逃出去的机会。

        “路黎,你把蓝琦藏好就行了,相信我不会出事的。”因为路黎还打算带着自己逃,嘉渝也算觉得路黎没有原身记忆里的那么坏。

        左右这一劫都要来,再加上自己还要去小路西那个人渣,要是逃了指不定什么时候被抓到折磨得更惨。

        还不如趁现在有点主动权的时候,自己先去路西身边。

        “不行,你根本不知道执行官路子零他有多可怕,”路黎瞪大眼,在提道那个名字的时候,身体都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

        反正自己不是人鱼少主,顶多被抓去检查一下,然后就可以去路西那里了。

        “那你以为这样我们能逃出去,你都说了那个路子零很可怕,逃了再被抓住可能会更惨,而且我有事情要办,不能离开,我自己也会保护好自己。”嘉渝望着蓝琦,“既然是少主,希望你能振兴人鱼族,还有路小姐,也请你尽量找回我的同类把他们送回海里。”

        毕竟是男女主,说不定还真能救出更多幸存的人鱼。

        最终在嘉渝的坚持下,将蓝琦藏起来后,一人一人鱼又回了房间和泳池,等着路子零到来。

        也不过是傍晚,路黎正拿东西给嘉渝吃的时候,对方就过来,不过那个举报路黎的路西倒是不在。

        只是让嘉渝没有想到的是,所谓的首席执行官竟然是那天再拍卖场泳池里被自己喷了一脸的那个男人。

        “……”总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我是不是要栽?

        “路黎表妹,”路子零今天没有穿西装,而是一套银白色的军服,脚上蹬着同色的军靴。裁剪得当的军服穿在他的身上,带着禁欲的感觉,比之穿着西装的优雅华丽,此刻的他身周更多了一丝冷冽肃杀的氛围。

        “听说你这里有一条人鱼,”路子零眼睛一扫而过,就看到正在表演生吞活鱼的嘉渝。

        这会儿的嘉渝小嘴咬着鱼肚子,从鱼身上淌出来的鲜血顺着嘴角一路往下,那条鱼的尾巴还在不停的扭动着。

        路子零的眼神顺着鲜血往下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你也知道帝国里现在在搜捕一条美人鱼的,她,我就先带走了。”

        嘉渝被路子零亲自抱出去的时候,路黎是惊讶的,嘉渝是惊恐的。

        “亲爱的人鱼小姐,我们又见面了。”路子零弯腰凑到嘉渝耳边低声道,脸上挂着一贯的略带嘲讽的笑容。

        对方的气息拂过嘉渝的脖子,让她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总觉得这个人内里阴森森的,索性闭着眼装死不理会对方。

        嘉渝直接被带回了路子零的住所,也就是中央城那栋最高的形似蛇头的建筑里。

        事情的发展和嘉渝意料的偏差了十万八千里,对方把嘉渝放在泳池里就独自离开了,根本就没有提检测的事情。

        等到路子零回来的时候,嘉渝已经快要饿昏了,都怪路黎天天给自己喂吃的。

        “人鱼小姐,”路黎随手脱下自己的外套,将嘉渝给捞了出来,“我很高兴能够拥有你,我们去你的房间看看。”

        一个小时后,嘉渝靠在一边的桌腿边,脖子上是一个银色的项圈,紧紧的贴着皮肤,却没有让她觉得难受。

        项圈前端是一根细细的锁链,一直延伸到坐在真皮沙发上的路子零手里。

        “路子零走近嘉渝,“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人鱼小姐,我就觉得特别的熟悉,所以,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嘉渝就这么被他拽着链子给拖着从地板上往前去,“这个房间别人都没有用过,还是干干净净的。”

        因为离开水的时间过久,极度缺氧的嘉渝尾巴不由自主的拍打着地面,发出啪啪啪的响声。

        而路子零却是好整以暇的欣赏着嘉渝挣扎的样子,“你看,我想要你死很容易。”

        “你毕竟是我什么代价都没有付出就得来的玩物,玩物,就应该有玩物的自觉性,这是对你上次敢戏弄我的惩罚,我讨厌不听话的玩物。”

        他突然靠近嘉渝,“听路西说,他发现的那条人鱼是蓝色的,长老院那帮老家伙都很想要关于长生和控制水的秘密,知道了么?”

        “知道了,”嘉渝泪眼汪汪的应了一句。

        “要叫主人。”路子零拽了拽链子,让嘉渝一个踉跄,扑倒在他脚边。

        “是,主人。”艹!这个变态。

        路子零差强人意的点点头,终于让嘉渝回了泳池里,只是脖子上的链条还在。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