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举国皆哀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04
  •     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自己要死了,于是说完这句话后就安静了下来。

        “吾皇……”白月曦身体顿了一下,怀里温热的躯体已经没有了生命,他能感觉到。

        数分钟后,林子里安静了下来,微风吹不散浓重的血腥味。

        到处都是残肢断臂,白月曦身上的衣服变得猩红,都是鲜血染红的,这血有他自己的,有嘉渝的,也有那六人的。

        凤鸣国的女皇遭遇刺杀去世了,举国皆哀。

        御书房里。

        白月曦拿着圣旨和玉玺出神,有很多刻意被忽视的疑惑涌上心头。

        所以这份圣旨是早就备好了,所以她那天会那样说,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她早就知道自己会死了?

        “陛下,您已经可以选妃了,您看看这些递上来的画册?”白月曦手捧着几册厚厚的画册,恭敬又不失气度的望向王位上的女孩,仔细瞧去,女孩眉眼之间依稀还有几分嘉渝的模样。

        十一年过去了,他还是这样的俊美,还是这样的淡漠,但是不可否认,十一年了,他将自己培养成为了一个出色的帝王,也将凤鸣国打理得很好。

        凤轻鸾把玩着手里的玉佩,她知道,一直都知道,白月曦心里有个人,自己能够成为他的苦心培养的选择,不仅仅是因为自己足够优秀,还是因为自己和那个逝去前任女皇凤嘉渝有些相似。

        可就算是这样吧,这十一年自己从一个六岁的孩童长成少女,这个人也从来没有多看过自己一样,哪怕是自己再如何努力,哪怕自己有些像那个凤嘉渝。

        十一年了,从这个人第一次将她从凤氏宗族里带出来的那一刻,她凤轻鸾的心就已经为他迷失了。

        这个男人啊,一直身居高位,哪怕自己已经是个合格的帝王了,有时候还是被他的气势所压迫。

        这样一个男人,最能引起人的征服欲,尤其是能够让他雌伏在自己身下迷乱求饶。

        握着玉佩的手渐渐收紧,凤轻鸾却是面色不变的道:“还是先不忙,阁主,等过了灯节朕再选妃。”

        他开始不停的逼迫自己选妃了,凤轻鸾忍不住了,也不想再忍了,这个灯节,他就会是自己的人了。

        看向白月曦离去的背影,凤轻鸾痴痴的笑了笑。

        灯节,是凤鸣国最隆重的节日之一,这样的节日宫里定然是要大肆操办的。

        皇宫里灯火通明到午夜,看着白月曦脚步匆匆的回了宝月阁,凤轻鸾神色痴迷的嗅了嗅手里的酒杯。

        迷情这种药,可是凤鸣国最烈的,最主要的是中了这药以后,无论谁靠近,中药的人都会不由自主把对方看成自己心上人的模样。

        手段是卑鄙了一些,但是凤轻鸾无所谓,结果才是最重要的,凤嘉渝,你没有做到的事,朕今夜就来替你完成。

        宝月阁里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第三层昏暗的夜明珠的光辉里,有细细密密又急促的喘息声。

        白月曦双手死死的攥着胸前的衣襟,白玉般的脸上此刻布满了欲色的潮红,眼神迷离的望着帐顶失神。

        “吱呀”一声,房门从外面被推开了。

        一个身影缓缓的靠近了在床上的白月曦。

        这是凤轻鸾,穿着暗红色的常服,这一件衣服是以前凤嘉渝穿得最多的,凤轻鸾瞥了一眼衣服嗤笑一声。

        试探性的伸出手轻轻触碰到白月曦的肩膀,对方立刻扭头看过来。

        “吾皇?”白月曦轻唤一声,语气是如此的魅惑柔情。这是他对嘉渝的独称,从来没有这样叫过凤轻鸾。

        “是我,”凤轻鸾的呼吸紧了紧,那只手又移动到了对方的腰带上。

        “吾皇……”白月曦没有反抗,身体甚至还配合的向着凤轻鸾的手移动过去。

        凤轻鸾俯下身,近距离的欣赏着那让她着迷了十一年的脸。

        真美!

        心中感叹一声,她开始有些肆无忌惮了,整个人都压了上去,双手拉扯着白月曦的腰带。

        “月曦,阁主,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凤轻鸾喃喃自语,凑过去吻了吻对方的耳垂,甚至恶劣的撕咬了一下。

        这动作令白月曦浑身一僵,下一秒在凤轻鸾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白月曦一掌打在了地上,嘴角溢出一丝鲜红。

        “凤轻鸾。”支起身子,白月曦叫出了地上之人的名字,哪怕他依然脸色潮红呼吸急促,语气里却是透着森冷。

        “呵,月曦醒了,这样更有意思一些,”凤轻鸾伸出舌头舔舐下着嘴角的鲜血,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然而刚说完,令她意想不到的是,白月曦竟然能够站了起来。

        没有给凤轻鸾反抗的机会,白月曦就这么一下来到她的正面,一手掐着她的脖子开始使力。

        骨头里传来咯吱咯吱的响声,凤轻鸾瞪大眼,两只手徒劳的想要掰开那只扼住脖子的手。

        他是真的想要自己死!

        意识到这一点的凤轻鸾心里慌了,也不挣扎了,反而是冷笑着开口:“白月曦……咳咳……你忘了……忘了答应嘉渝女皇的……要守护凤鸣国……培养帝王了么……咳,我死了……你……呵呵……”

        白月曦的动作轻了一些,突然又收紧,喘息着靠近凤轻鸾,冷声道,“就算你死了又怎样?”

        凤轻鸾剧烈的挣扎起来,白月曦却又猛的将她甩在地上,“滚!”

        地上的凤轻鸾脸色涨红,急促的咳嗽了几声,听到白月曦的话,没有犹豫的转身离开。

        她是真的怕了,刚刚真的差点死了,比起一个男人,还是这皇位,这至高无上的权利更让人欢喜。

        站在原地,脊背崩的直直的白月曦终于又软倒在了床上。

        夜,依旧深沉,他没有咬牙紧忍,反而是任由自己低吟出声。

        只是这声音却没有了丝毫的欢乐,反而似丧偶的孤兽的悲鸣,压抑,又带着绝望。

        中央城本身的构造,四面都能让人清晰的认出,它就像是一条庞大的盘绕着的巨蛇,正中央高高昂起的蛇头,正是这座城里权利的最高象征的皇室宫殿所在。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