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默契无比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04
  •     萧齐越安抚好了虞竹就去找了嘉渝,如果能成功,也是好的。

        如果不成功,萧齐越眉头紧皱,想着母亲递来的回信,那么自己只能那么做了。

        “陛下,”萧齐越到嘉渝所在的御书房的时候发现白月曦也在,而且还是坐在嘉渝不远处的小椅子上。

        “怎么,萧贵君有什么事要说?”嘉渝正想伸手端起茶杯润润嘴,白月曦立刻倒了一杯递过来,默契无比。

        萧齐越有些为难的看了白月曦一眼,嘉渝直接道:“但说无妨。”

        “昨日陛下也在那里,我和虞竹,陛下想要如何处置我们?”萧齐越再三斟酌后直接开口询问。

        “什么怎么处理?”对方模模糊糊的话语让嘉渝有些迷惑的样子。

        “我,我和虞竹是真心的喜欢彼此,陛下,可否放过我们?”

        嘉渝笑了笑,神色没有因为他的话有任何改变,“朕为什么要放过你们?”

        萧齐越猛的抬头,藏在袖里的手悄然握紧,“陛下之意?”

        “最近蓝月国蠢蠢欲动,如果你和你母亲能够成功防守,并且重创敌国,你所求,也不是并没有可能,”毕竟没有些军功,不好震住那些嘴碎的人,因为也并不是所以人都能接受断袖之癖的,“至于虞竹你不用担心,朕可以给他一道圣旨,包他到你回来都是完完整整的,如何?”

        “陛下确定不会对虞竹做什么?”

        “你凭什么不相信我,除了相信我你还能有什么办法?说得难听点,用一个男人换来边境的和平,朕何乐而不为呢?”

        听到嘉渝这话的萧齐越却是松了一口气,若是嘉渝莫名其妙的答应放过虞竹和自己,他定然心里还是怀疑。

        但是嘉渝提出来条件,那就代表自己对她有价值,并且这个价值还足以护萧齐越和虞竹无忧,想明白后便开口道谢,“谢陛下,齐越告退。”

        “吾皇,待会儿要不要去宝月阁用膳?”瞧着萧齐越走了,白月曦上前来为嘉渝磨墨。

        “嗯?嗯嗯嗯,去去去。”嘉渝满口答应,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吾皇喜欢孩子么?”

        “嗯?嗯嗯嗯,喜欢喜欢喜欢。”咦?不对,他问自己喜不喜欢孩子做什么?

        诧异的回头看了白月曦一眼,就看见白月曦也正在望着自己,“难道吾皇拒绝臣,是因为臣生不了孩子?”

        什么神奇逻辑!“没有啊,孩子什么的我无所谓,”反正我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有一个孩子。

        白月曦若有所思,突然又问道,“吾皇到底是谁?”

        这话看似问得毫无厘头,可是嘉渝心里却突的一跳,“朕,当然是朕啊!怎么突然这么问?”

        “只是觉得吾皇突然很不一样了。”但是具体又说不上来,毕竟对方身上的图腾还在,这说明真的是女皇,之前一个人会突然转性么?

        “大概是变得更加优秀了,”嘉渝顾左右而言他。

        “也许,”白月曦勾了勾嘴角,竟然弯腰拉住嘉渝的一只手,“那我们现在去用膳。”

        嘉渝:放肆!这个男人真是恃宠而骄,越来越大胆了,都这么明目张胆的触碰朕的凰体了。

        “吾皇不用害羞,到了外面臣会放开的,”白月曦轻轻捏了捏手里那只手。

        我是害羞了么?我这明明是尴尬,还有不知道怎么拒绝这纯纯的桃花运的无措。

        不过嘉渝也没有拒绝他的动作就是了,虽然前面放狠话的白月曦是很霸气侧漏的,但是后面和嘉渝的接触里的亲近都不会让她觉得反感。

        “白月曦,”这是嘉渝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叫他。

        “嗯?怎么了?”

        “如果,我有很重要的很重要的事需要你替我去办的时候,希望你不要拒绝并且能尽力帮我,”自己可能说不定什么时候任务就完成了,然后就突然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并不是命令你,而是请求你。”

        “吾皇可以陪着臣完成。”白月曦握紧嘉渝的手,并且示意性的扬了扬,“臣是不会放手的。”

        这家伙!

        嘉渝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刚刚不是说到了外面就会放开么?”

        “吾皇知道臣说的不是一个意思。”白月曦毫不犹豫的驳回了嘉渝的话。

        “臣会等吾皇明白的那一刻,在此之前是不会放手的。”

        时间一晃而过,嘉渝看着窗外的落叶有些恍然,自己刚来的时候才不过是六月份,现在竟然到了秋天。

        “吾皇,怎么了?”一边的说话声唤醒了嘉渝。

        说话的人正是白月曦,他一直都是陪在嘉渝身边的,“没什么,秋猎要开始了吧?真不知道这种活动有什么意义,一大帮子人,不光人多,带的东西还繁重,主要是就是去林子里转两圈,朕觉得还不如各种去外面玩呢。”

        听着嘉渝这有些白目的抱怨话语,白月曦唇角弯了弯,“这毕竟是传统,再加上也可以检验一下武将或者青年俊才们,而且吾皇也不用担心无聊,臣也会去的。”

        什么叫你也会去的,不用担心无聊?已经被白月曦随时随地都可以冒出来的情话给听到麻木的嘉渝:“……”

        而且对方每次说这样的话时,脸上从来都是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嘉渝都不好意思怀疑他是在暗中撩自己。

        因为,他是明着来的!

        ……

        秋猎——

        嘉渝坐在豪华马车里,舒服的眯着眼睛休息,白月曦骑着马守护在马车外面。

        到达地方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正是秋老虎猛烈时,阳光将带着枯黄的猎场照得明艳。

        热浪滚滚,这是嘉渝从马车里出来时的第一感觉,这种天气就应该宅在家里乘凉啊!

        帐篷很快就搭建好了,嘉渝钻进去的时候没有感觉到热量稍降,只觉得更加闷热了。

        恰逢这时,白月曦走了进来,让望见他的嘉渝眼前一亮,这一袭白衣,再加上自身带的冷清气压,还有手里那碗冰镇酸梅汤。

        都让嘉渝满心欢喜,于是也就放任了对方很自觉的坐在自己身边的行为。

        “你要不要来一口?”看着白月曦目光就没从自己身上离开,嘉渝后知后觉的问了一句。

        结果,对方却就着嘉渝刚举着勺子的动作一口含住了勺子,退离勺子咀嚼片刻后才道,“谢吾皇。”

        嘉渝:是谁给你的胆量!又是恃宠而骄么?朕要杀它的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