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下棋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04
  •     又没有让萧齐越成为帝王,因此自己死了整个凤鸣国差不多就要垮了一半,自己的时间也不够生个孩子或者是培养一个孩子了。

        所以,白月曦不能动,不管是为他将来的处境着想,还是为凤鸣国的未来着想,这个人都是不能动的。

        现在嘉渝没有那么潇洒了,因为上朝白月曦在,回去的时候在路上等着嘉渝,直到嘉渝去了御书房,他也因为这样那样的事要禀报就一直和她待到休息的时候。

        直到后来,演变成了嘉渝想方设法的躲着他,并且能忽视就忽视。

        例如这一天,一回宫嘉渝就将一位男妃召来了寝宫——下棋。

        不信这样白月曦这样还敢进来,这可是女皇在召寝的时候。

        只是嘉渝没想到,这位男妃心里得意洋洋的来,在和嘉渝下棋下到了天黑以后,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到了晚膳,男妃巧笑嫣然的凑过来嘉渝身旁,正站起来要给她倒酒。

        然后就这么踩到衣角向着桌子扑过来。

        如果这一下真着了,大概不光菜没有,这位美男也要毁容了。

        于是嘉渝表面淡定的伸手一捞,就把人捞进了怀里,只是对方的冲力过大,嘉渝有些稳不住的往后仰了仰。

        再然后,那个男妃就顺着嘉渝身体往下滑,脑袋就靠在了自己的腹部。

        “陛下~”美男声音羞涩,甚至还贴近了几分。

        “快起来,看看伤到了没有。”你这样我很尴尬的。

        “不嘛陛下,妾想要服侍您。”

        嘉渝伸手,想要将男妃拉起来,就看到了不远处静静看来的白月曦。

        “哒哒哒”的脚步声很急促,白月曦三步并作两步就来到嘉渝对面,“吾皇,臣有要事禀报。”

        白月曦像个冷气制造机一般站在那儿,冷冷的望了那个男妃一眼。

        男妃求救似的抬头望着嘉渝,嘉渝像是没看到一样,心里巴不得这人赶紧离开。

        对方瑟缩了一下,立刻乖乖的起身告退,毕竟这位大人,说起来掌握着后宫生杀大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目光看到男妃离开了,白月曦这才道,“吾皇在避着臣?”

        “嗯?什么避着,阁主多想了,或许朕之前无意冒犯了你,朕……朕……”白月曦直白的目光叫嘉渝有些扯不下去了。

        白月曦很不同。

        为什么会这样说呢?哪怕她知道这是任务世界,可是这里面的也都是活生生的人。

        尤其是,白月曦不是男女主,不在任务之内,而且,他喜欢上了自己。

        那自己呢?嘉渝脑袋里掠过谢逸轩的脸,又想到现在的白月曦。

        “吾皇,逃避解决不了问题,臣总是会在那里,或许你逃开了一时却逃不开一世,逃开了一世,臣会在轮回里找到你的,”白月曦一步步靠近嘉渝,“臣知道,吾皇不喜欢臣,那又如何,至少吾皇也没有喜欢任何人,臣总是有机会的,总会有叫你喜欢上臣的那一日。”

        “臣,谨遵教诲,从不曾有丝毫逾越,但是,是吾皇将臣带出禁锢的,臣愿为吾皇,亲自打破枷锁,山不就我,我来就山。”

        嘉渝眼神躲闪,不知道该说什么,还好白月曦说完就出去了。

        事实确实好像如他所说,但不管动不动心,自己什么也给不了他,嘉渝抛开脑海里的杂念。

        这晚膳也无心再吃下去了,望着外面天色才刚刚黑暗,嘉渝突然就真的有些无所事事。

        宫里这会儿应该已经是宫禁了,晚上一般不允许后妃或者宫人游荡的。

        不过这个规矩在嘉渝这里形同虚设,所以她毫无顾忌四处游荡着。

        走着走着,嘉渝她,就迷了路。

        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四周树木高大,长势繁茂,但是显然很久没有人修整了。

        四周是一片宽阔的草坪,有一条小径,一直延伸到一座残破的宫殿,但是它的体积以及材料无一是在显示着它曾经的辉煌。

        走到了里面,才发现这是一间寺庙,虽然破旧,却也是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嘉渝好整以暇的四处打量着,只是才走到正中央又听到了脚步声往这里靠近,并且还不止一个人。

        下意识的一个闪身躲到雕像背后,等等,自己是女皇,整个凤鸣国都是自己的,自己躲什么?

        意识到这一点的嘉渝想要出来,就听到了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擦的声和说话声,可不就是我们的男主攻萧齐越么。

        不用想,另外一个人就是虞竹了,只是,这大半夜两个人跑到这里,听声音还在脱衣服。

        嘉渝:我怕不是进了个r文本?

        她不想听墙角,而且还怕长针眼啊。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嘉渝腿都有些僵硬了,外面两人还没进入主题。

        这时门外又响起脚步声,甚至还有许多的火光,这就刺激了!

        嘉渝听到两人慌乱穿衣服,脚步匆匆的想要藏起来的声音。

        “吾皇可在里面?”外面带头的人竟然是白月曦!

        听着那脚步越来越近,已经靠近了门,这要是让白月曦带着身后那一大帮人进来了,萧齐越他们就暴露了。

        “朕在,”嘉渝从暗处走了出来,感觉到暗处两人紧张得都抽了一口气,大概是没想到自己也在。

        没等白月曦他们进来,嘉渝就自己先出去了。

        “吾皇,夜已经深了,”白月曦靠近嘉渝,给她披上外衣,“要注意休息,不然臣会担忧。”

        “……”

        嘉渝匆忙的点了点头,视线飘忽不定。

        “陛下发现了!”虞竹慌乱的看向萧齐越。

        “若是真的有这样的意外……她想要伤害小竹你,我是不会顾忌她的身份的。”萧齐越目光沉沉,他喜欢虞竹,但是他也知道两人的关系不为世人所容,尤其两人都还在女皇后宫,要是不提前谋划一下,后果一定是难以想象的。

        “萧郎,我不想这样,我们远离这里,找个环境好的地方隐居,不好么?”

        “我也想,可是女皇……她会怎么对待我们?我没有十足的把握,不想拿我们的未来冒险。”萧齐越开口,他也不想冒险去对抗女皇,只是必要的时候也只能不得已而为之。

        “我觉得她应该不会的,毕竟我们……”早就被她看到了不是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