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手把手的照顾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04
  •     然后嘉渝直起身就推门进去了,进去的时候萧齐越的手还放在虞竹脸上。

        嘉渝一脸意味深长的望着萧齐越缩回手,虞竹脸色惨白。

        “参见陛下。”两人慌乱过后又齐齐行礼。

        “萧贵君对这虞侍君真是尽心尽力,啊?”嘉渝慢悠悠的走近,脸上的表情有些深沉,叫萧齐越也有些不理解。

        “陛下这话是在怪罪齐越?齐越只是在按照陛下吩咐照顾虞侍君。”又是直男一枚的回答。

        我是叫你照顾,可没叫你手把手,嘴对嘴的照顾啊。

        “是么?你可要知道,霍乱后宫,那可是要处以火刑的,”嘉渝漫不经心的放下刚刚拿起来把玩的茶杯,顿了一下又道,“不过,朕是个开明人,若是直接来和朕说明,那朕也不是不留情面,若是故意隐瞒……”

        说啊,快说出来,朕帮你们解决所以后顾之忧啊。

        “陛下多心了,齐越和虞侍君,清清白白。”萧齐越嘴硬道,内心却不知道如何想的。

        “你们可要想清楚了。”嘉渝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就转身离开了。

        “萧郎?”面色寡白都虞竹担忧的望向萧齐越。

        “没事的,”萧齐越握住他的手,“只要有我在,就算女皇也不能伤害你,哪怕……需要母亲的帮助。”

        虞竹显然没有听懂萧齐越话里的深意,萧齐越也没有打算解释。

        从萧齐越寝宫出来的嘉渝本来打算回御书房,忽然又想到了白月曦,就折身去了宝月阁,毕竟这个地方很重要,白月曦也很重要。

        宝月阁里向来都是静悄悄的,这种寂静或许是常人难以忍受的,不过嘉渝在自己原本里的世界也经常一个人,也是习惯了的。

        门没锁,也没有人,大概只有白月曦一个人在上面?

        沿着楼梯走上二楼,果然就看到坐在案几前忙碌的白月曦。

        依旧是冷冷清清的气质,笔挺着腰在写着些什么。

        听到脚步声的白月曦抬头望过来,看到嘉渝后沉默片刻才起身,“参见吾皇。”

        嘉渝的目光又落在桌上的花盆上,“这是什么花?”

        “蓝凤,”白月曦还是这种高冷风。

        原来这个世界也有蓝色鸢尾,还改了名字叫蓝凤。

        嘉渝已经想起来在第一个世界的时候谢逸轩也曾经送给过自己这么一盆花来着。

        也没有多想,嘉渝岔开了话题,“这些天你都一直在宝月阁里?别老是闷屋子里,容易伤到身体。”

        “谢吾皇,臣正好有事上报,”白月曦来到嘉渝身旁,眼神里似乎做了某种很郑重的决定,“吾皇可否三楼稍等片刻?”

        “自然可以。”嘉渝也很好奇他要说什么,顺从的看着对方下了一楼,然后自己才去了三楼。

        白月曦的卧室很清冷,就是简洁的覆着琉璃帐的雕花木床坐落在房间一角,中央放着桌椅,一边是衣柜,一边是屏风遮挡着的小隔间。

        嘉渝隐约觉得时间久了,她在椅子上都坐了好久。

        正这么想着,白月曦就推门进来了,还是往日一样的装扮,可嘉渝心里却掠过一丝异样。

        然后,白月曦就这么靠近嘉渝一步,身上的衣物就往下掉落一件,脱衣服都脱得这么仙气飘飘。

        嘉渝:!?

        “你这是做什么?”我嘞个去,一来就给我个这么刺激的?嘉渝觉得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吾皇不是想要臣么?”白月曦步步紧逼,这会儿已经只剩下一条中裤了,“臣今日就将自己献给吾皇。”

        这样你就不会再日日避开我了吧?

        哦豁!嘉渝觉得这话听着,怎么像自己是个恶霸,并且还是个正在逼良为娼的恶霸呢?

        “什么想要?阁主还是不要这样,这个……”嘉渝有些尴尬。

        还有几步之遥的白月曦却是没有回答,竟然就直接上前轻轻抱住了嘉渝,“臣是自愿的,不计后果。”

        “你先把衣服穿上,我们再好好说,”

        白月曦一动不动,许久之后,似乎知道嘉渝真的什么也不会做,只能默默捡回衣服穿上。

        “吾皇这几日,比较喜欢流连后宫?”白月曦自始自终都是一个表情,冷静,平淡。

        嘉渝摸摸鼻子,“也没怎么流连,朕就是去下下棋什么的,晚上都回寝宫休息的。”

        “吾皇喜欢臣么……”白月曦就这么直接问了出来。

        嘉渝难免又是一脸震惊,高冷男神实在太纯洁太直男。

        没有得到嘉渝回答的白月曦抿了抿唇,“若是不喜欢,吾皇中药的时候为什么会来宝月阁?为什么要亲吻臣?为什么会和臣说想要臣?”

        一连串的为什么把嘉渝问懵了,我有说过这些话?做过这些事?

        “朕……”没有,没字还没吐出来,就被白月曦强吻了的嘉渝,心跳加速了怎么办?

        大概白月曦所以的动作经验都从师于嘉渝上次的无理行为,在嘴唇相触后,就一味的轻轻舔舐。

        嘉渝闭着嘴,舌头顶了顶上颚,有这么一瞬间是失神的,白月曦的感情,太纯粹了,纯粹到她有些惶恐。

        所以嘉渝选择了推开他,就像之前拒绝谢逸轩一样。

        “朕觉得阁主需要冷静一下,”比如泡个凉水澡什么的。

        白月曦眨眨眼,突然就这么笑了,“是吾皇,先招惹臣的,”

        冷冰冰的他笑起来却是很纯粹,像是不谙世事的少年,他本来也不过二十。

        “现在这里,全都是吾皇,”又抬手抚上心脏的位置,“吾皇觉得臣该怎么办?”

        就这么被白月曦没有任何参杂的双眼望着,嘉渝有些无地自容。

        “朕觉得……阁主确实需要冷静一下。”这么说完,嘉渝真的就逃一般的离开了。

        白月曦也没有追,今天只是把心里想说的说了出来,自己的心本来已经乱了,再不说出来,他怕自己会变得更不正常。

        只是没想到嘉渝会是这个态度,毕竟她之前的举动都仿佛在给着白月曦某种暗示一般。

        嘉渝心里是真的慌,有些后悔自己去招惹白月曦了,因为是后来才想到,任务完成自己就得“死”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