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赚了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04
  •     “啊?没事,刚刚看到脚边有石头。”回过神的嘉渝敷衍道,说完就快步向前了,希望白月曦跟着自己的脚步离开,不会去看那根本不存在石头的地板。

        嘉渝的敷衍让白月曦心里闪过不爽,却没办法去计较。

        两人才转了一会儿,一个不经意就看到了萧齐越和虞竹两人招摇过市。

        白月曦扭头看了嘉渝一眼,只是嘉渝刚刚匆匆一瞥,就又往四周的小摊子看去了。

        “嗨呀,你看这个簪子真好看,”嘉渝突然停在一个摊子面前嚷嚷,还一边伸手呼唤着白月曦。

        白月曦点点头,“确实。”

        他这副冷淡的模样让摊子前的小贩心里一慌,这两人的穿着一看就是有钱人,说不定一决定要买了就直接扔给自己一锭金子,自己可就赚了,毕竟皇城脚下多得是这种一掷千金为博美人一笑的富人。

        这么想着,小贩立马笑得脸都皱成了菊花,“哎呀,这位妻主真是疼爱夫君,这根簪子乃是蓝月国最出名的蓝玉雕刻而成,通体碧蓝,您仔细瞧,簪子里还隐隐有蓝色光滑流转,而且这雕工精致细腻,只要十两银子,别的地方您可不一定买得到啊,而且,特衬您夫君的气质。”

        此时的白月曦在失神,嘉渝在沉思。

        白月曦失神是因为小贩一句“疼爱夫君”,嘉渝沉思是因为一句“衬白月曦的气质”而已,不管这是不是蓝玉,雕刻的造型和这颜色确实挺衬白月曦的。

        最终嘉渝大手一挥——默默打开钱袋子数了十两银子给小贩。

        小贩眼角抽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清新脱俗的有钱人,早知道自己就再提个几两银子的价格了。

        望着嘉渝的动作,白月曦心里差点失笑,要是知情的人看到坐拥天下最大的宝库的凤鸣国女皇为了十两银子和小贩较劲,也不知是会哭还是会笑。

        一离开了小摊子,嘉渝就把簪子递给了白月曦。

        “给臣的?”白月曦横再身前拿这簪子的手愣住。

        “对啊,毕竟让你陪着朕出宫一趟,这个就是回礼了,虽然不值钱,但是礼轻情意重嘛。”嘉渝往对方手里一塞,又继续道:“我们去酒楼吃东西吧,我都饿了。”

        回到宫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嘉渝和白月曦也就直接分别回了各自的住处。

        午夜——

        白月曦迷迷糊糊的,就发现自己竟然在御书房里,抬头一看,嘉渝竟然还在案几上写写画画。

        自己是什么时候到御书房的?自己来干嘛的?

        白月曦还没想明白,椅子上的嘉渝就笑眯眯的抬头直视着他,深情温柔的唤道:“月曦,快来看看我画得怎么样?”

        闻言白月曦立刻走了过去,一瞧那桌上的画纸里,画的赫然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眉眼之间四分像嘉渝,六分像自己。

        “若是个男孩,就叫凤思曦,若是女孩就叫凤渝白,朕把他们的衣服都先备好了,你……”嘉渝还在絮絮叨叨。

        白月曦感觉有什么东西卡在了喉头,好半天才嗫嚅着吐出几个字,“臣,没办法给吾皇孩子。”

        “什么?”嘉渝惊呼一声,直接就打翻了手边的砚台,那个粉雕玉琢的孩子立马就变成了一团黑墨。

        白月曦心口窒息一般的抽疼了一下,这突如其来的感觉让他有些难以呼吸,猛的闭上眼,再一睁开,眼前是自己的琉璃帐顶,哪里来的御书房和嘉渝,不过都是梦罢了。

        怔怔的抚上还有些隐隐作痛的心脏,白月曦就这么睁着眼望着帐顶失神,直到天明才悄然睡着。

        嘉渝仅剩的一点良知觉醒了,心里在庆幸自己没有把白月曦给扑倒了,不然他这个身份得该有多难堪,更何况自己还需要他帮忙。

        于是,嘉渝一点不慌的——今日去这个妃子这里喝喝茶,明日去那个侍君那里下下棋。当然,没有去那个给自己下药的美人那里。

        嘉渝:离开了白月曦这棵树,我的后宫还有一片森林,我想怎么享受就怎么享受。

        白月曦好几日都没有瞧见嘉渝了,今天先是去她的寝宫,下人说她去了玉妃宫里,明天在她下朝回宫的必经之路上,下人说她折身去了江侍君的小殿。

        无名的怒火就这么日积月累,终于要爆发了。

        今日听着下人说嘉渝去了御花园,白月曦心里隐隐松了一口气。

        直到近了,才隐隐约约听到连绵的笑声,并且很清晰的察觉出,其中一道声音的主人名叫凤嘉渝。

        那里有一堆美男,捶腿的捶腿,捏肩的捏肩,两个在翩翩起舞,有一个还在剥着葡萄往嘉渝嘴里递,白月曦甚至看着那两根莹白的手指都快要探到嘉渝嘴里了。

        白月曦胸膛急促的起伏了几下,脚都已经向前了好几步又猛然停下,而后一手拔下头顶青丝里唯一的饰品——一根碧蓝的簪子,紧紧握在手里。

        一头黑发散落下来,白月曦步伐急促的回了宝月阁。

        ……

        大半个月过去了,白月曦突然变得安安静静起来,甚至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嘉渝有心想要去看望一下,这时候虞竹病了。

        艾玛,这病来得也太及时了。

        因为萧齐越是后宫最大嘛,嘉渝就直接给他说,应该照顾其他后妃,然后就下令把虞竹给搬到了萧齐越的侧宫,名正言顺的让他们培养感情。

        一日,嘉渝来到萧齐越宫里探望虞竹,在阻止了下人通报,并且还让他们退下后,嘉渝就正大光明(贼眉鼠眼)的向着虞竹所在的偏殿靠近。

        偏殿里安安静静的,嘉渝轻手轻脚的从半掩的窗户里望去。

        萧齐越正在喂虞美男吃药,嘉渝转播一下,情况大概是这样——萧齐越端着药碗,猛的就自己灌了一口,然后在虞美男躲闪且羞涩的目光下就嘴对嘴给对方喂药,并且,整个动作大概持续了五分钟不止。

        嘉渝:我感觉我像个傻子一样的,躲在暗处,看着两个美男嘴对嘴了五分钟!

        突然就想冲出去问一句:你们不会缺氧么?

        这边两人刚刚分开,萧齐越抬手替虞竹擦拭了一下嘴角。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