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冰冰凉凉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04
  •     望着对方那淡定的模样,嘉渝本就烧得难受的身体里瞬间就又冒起一股邪火,将她剩余的理智给烧得一干二净。

        脸颊讨好的蹭蹭对方的脖子,冰冰凉凉的,又那么滑腻,嘉渝瞬间就舒服的低低喟叹一声。

        身体更加急切的蹭着对方,脑袋还埋在白月曦脖子里的嘉渝又凑过去亲亲。

        “吾皇……”白月曦才吐出两个字,声音依旧清冷。

        两个字才说出口,嘉渝的唇就凑到他的耳边嘶哑道,“月曦,想要,想要你。”

        白月曦剩下的话卡在了喉咙里,身体猛的就这么僵住了,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就放下了那正欲推开嘉渝的手。

        身体似乎感受到对方放弃挣扎,嘉渝双手搂着白月曦的腰,越来越紧,就好像这样就能让对方永远与自己融为一体一般。

        嘉渝嘴唇触碰着那白玉一般修长美好的脖颈,压着对方的身体不安分的磨蹭。

        手指带着肉眼几不可见的颤抖,白月曦轻轻掀开对方胸前的衣领。

        在瞧见那象征着凤鸣国女皇的金凰图腾以后,白月曦呼吸恢复正常。

        正打算把躁动不安的嘉渝给拉开扶起来时,白月曦身体又僵住了,这一次和之前不同,因为连着心跳也不正常了,白月曦瞪大了眼。

        感受着那贴在唇瓣上的嘴,正用舌头颇为急切又美滋滋舔着的动作,白月曦胸膛立刻不安的上下起伏。

        嘉渝一边动作不停的品尝着,一边含糊道,“喜欢……叫吾皇……”

        白月曦接着就直接翻身扔开了对方,脚步紊乱的去了二层。

        因为刚刚白月曦动作磕到脑袋的嘉渝意识开始清醒了几分,望着已经转身去二层那个只剩一片衣角的背影。

        唉,你说,要是趁着刚刚没意识把人家给吃了,那自己没爽到,要是现在又来一次,自己又十分尴尬。

        于是嘉渝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立马怂怂的爬起来就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嘉渝:我已经不期望回寝宫找太医了,我只想马上看到个凉水池子就跳下去,内流满面!

        不幸跌倒再一边的草地里的嘉渝又开始迷迷糊糊了,说实话她能忍到现在还没有自撕衣服来一番***胡了,她自己都很佩服自己了。

        身后又响起了脚步声嘉渝也没有感觉到。

        白月曦衣服上的褶皱都已经没有了,面色也恢复了正常,仿佛刚刚宝月阁里的一切都是梦境一般。

        在看到躺在草地上扭动的嘉渝时,他上前几步,在嘉渝又想伸出手抓自己的时候,就眼疾手快的塞了一枚解毒丹到对方嘴里。

        不过他快嘉渝嘴却更快,直接将对方那两根手指给顺带含了进去。

        白月曦:!?

        就像是被火烫到一样,白月曦猛的缩回了手,火急火燎的往宝月阁的方向走去,甚至都没管还倒在草丛里意识不清的嘉渝。

        嘉渝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虽然天气不错,但是大半夜的躺在外面的草地里也是会冷的好吧,所以她是冷醒的。

        身体已经恢复了正常,模糊的记忆里只有之前在宝月阁扑倒白月曦的这个记忆。

        “什么感觉都没有嘛,除了脑袋痛,”嘉渝摸摸磕到的脑袋,隐隐作痛。

        急匆匆的回了寝宫让宫女给脑袋上了药,嘉渝就没心没肺的去自己的大床上休息了,有什么都放到明天吧,被折腾了这么一会儿她是真累了。

        第二日又早起上完朝的嘉渝还有些懵,脑袋里都是“臣附议”“臣禀报”等等词汇,连早起的怒火都被懵没了。

        想着男男主都出宫去浪了,自己还要在这里磋磨自己,嘉渝立马就决定今天也要出宫。

        很不巧的是,出宫要从宝月阁附近经过。

        脚步匆匆的嘉渝不经意间就看到了一株花树下望着自己手指发呆的白月曦。

        手指?这中间有什么故事么?丝毫不记得自己对白月曦的手指做了什么的嘉渝又蠢蠢欲动的,厚皮实脸的凑了过去。

        反正宝月阁事件那会儿,我意识不清,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一点儿也不尴尬,嘉渝否认三连。

        “阁主在看什么?”还隔着些许距离,嘉渝就拔高了声音问道。

        听到声音的白月曦那只手唰的一下就下意识藏到身后,反应过来这样不妥后,又缓缓的放回身侧,只不过先放回了袖子里藏起来了而已。

        嗯?有问题!嘉渝偏头侧脑的想要探究真相,“诶诶?阁主手里是什么?刚刚见阁主瞧得那么出神?”

        视线不经意的从对方还在巴拉巴拉的小嘴上移开,袖子里的手指突然就很烫,跟昨天不小心被对方含住时一个感觉。

        “吾皇……要去哪里?”刚开口说出吾皇两个字,正低垂着眉眼掩饰的白月曦又是停顿了一下,突然就想到昨天对方说的话,“喜欢……叫吾皇……”

        白月曦觉得自己很不正常,又想不出来哪里不正常,甚至连自己问的那句话此时也突然觉得很别扭。

        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女皇的日常了?

        还没察觉自己改变的白月曦眼里带着茫然,下一秒又被他忽视了。

        嘉渝也没有深究,反而顺着对方的话道,“哦,朕出宫逛逛,要一起么?”

        白月曦下意识顺着心里的想法点点头,点完头后眼里又是一阵茫然。

        只是嘉渝没给他思考清楚的机会,“那好啊,那就走吧,咱们就走着去吧,光坐马车上多没意思。”

        被嘉渝一阵抢白的白月曦直到出宫才清醒几分,只是此时再提出回去又有些不妥了。

        因为白月曦在旁边,嘉渝难得没有放飞自我胡吃海喝到处逗留。

        只不过!作为一个正常世界里的正常女性,从来没见过男人怀孕生孩子的嘉渝,一路上遇见怀孕的男子时,都忍不住悄悄去瞅两眼。

        白月曦落后嘉渝一步,自然将嘉渝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

        她喜欢孩子?白月曦一瞬间就悄然看了自己腹部一眼,好像,自己是不能生孩子的吧?

        暂时还没有想到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样想的白月曦面色已经因为这个问题有些难看了。

        嗯?有杀气!感觉到身边的低气压后,嘉渝身体快过大脑的远离了白月曦两步。

        “吾皇……这是怎么了?”低沉的男声在耳边幽幽响起。

        因为平时音色冰冷的男人第一次声音低沉的说话,这一声吾皇,嘉渝愣是听出来三分缠绵悱恻,七分幽怨的感觉。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