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入住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04
  •     二层是宝月阁阁主的办公室,三层是他的休息室,也因此宝月阁里只有一个侍童负责日常的扫洒工作。

        嘉渝:我刚成为女皇时,我以为我是整个凤鸣国住处最豪华的人,现在我可以和白月曦换么?

        白月曦带着嘉渝参观了一层,因为以前的女皇和白月曦彼此都是冷冷淡淡,公事公办的,自从白月曦入住,她也没有来过这里。

        白月曦看着女皇纤细的背影若有所思,刚才女皇竟然很客气的询问可以进来逛逛么?先不说宝月阁是女皇的,其次自己也是女皇的暗卫,她想要来是随时可以来的。

        女皇好像有点不一样了,白月曦沉思。

        又来到二层里,看到白月曦豪华宽敞的办公室,嘉渝内心瞬间又泪流满面了,我怀疑我当了个假皇帝啊摔。

        目光在掠过案几上那盆蓝色的花时,嘉渝脑海里隐隐有些熟悉感,不过也只是一闪而过,她也并没有多想,目光就转向了别处。

        直到停在三层的楼梯处,嘉渝抬起一只脚踏了上去,眼角观察着白月曦的反应。

        没料到白月曦也是很直白的对上嘉渝的目光:“吾皇请。”

        “……”

        你可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欲哭无泪。

        掩饰性的咳嗽了一声,嘉渝道,“朕只是刚刚走神了而已,现在阁主还不休息么?”

        “还有公务处理。”白月曦又是简短直白的回了一句。

        嘉渝:感觉这衬托得我无所事事一样。

        这样子的高冷直男,怎么撩都是一副不解风情的模样。

        “行吧,那你忙,朕就先回去了。”嘉渝点点头,收回了脚。

        ……

        萧齐越的母亲不日将要到达京都,嘉渝的要求是得好好摆个宴席款待将士的。

        而刚下朝的嘉渝正好听到自己派去虞竹家里的暗卫来报:“虞侍君的父亲病情加重,虞母根本不在乎。”

        虞竹的父亲是个病美人,天生的体弱多病,进了宫的虞竹根本没有办法回去见他。

        虽然有了萧齐越以后,萧齐越会吩咐自己的人尽量帮衬这一些,但是毕竟不敢太直白。

        嘉渝心里早已经有了计划,对自己身边的大宫女低声吩咐几声,嘉渝就乐悠悠的去吃午膳去了。

        晚上的接风宴很隆重,嘉渝后宫的二十几位后妃都来了,还有各位大臣都各自带着亲眷到来。

        嘉渝美滋滋:不会都是想来钓我这个金龟婿吧?

        萧齐越母亲不过三十几岁,身高一米八左右,放在现代也是个英姿飒爽的成熟美女。

        此时她正微笑着抱拳向嘉渝道谢,一面又出声向爱子萧齐越问好。

        虞竹这边,他望着萧齐越开心的模样也很是高兴。

        身后的小侍童忍不住低声道:“侍君,要是竹侍夫在就更好了。”

        竹侍夫正是虞竹的生父,宫宴虽然不是非常的正式,但是以侍夫的位分是不能来的。

        听到这话虞竹明显的皱起了秀眉,“也不知道父亲怎么样里,我在皇宫出不去,不知道他的身体好些了没有。”

        小侍童立刻又道:“今日不是大人和主夫来了么,奴从那边的侍童那里打听来,竹侍夫病情又严重了。”

        “啊?又严重了,肯定是主夫……”虞竹的话顿了一下,“那这可如何是好,我无法离开……”

        “今天是个高兴日子,奴瞧着陛下心情也很不错,待会儿侍君可以去向陛下求一份出宫令,又加上又萧贵君的再一旁帮衬着,陛下定然是会应下的。”显然这样小侍童是虞竹的心腹,也知道虞侍与萧齐越的关系。

        正是舞者退下的时候,虞竹果真上了前。

        看见这一幕的嘉渝嘴角微微翘起,就听到虞竹道:“陛下圣安,妾虞竹见今日众宾皆欢,心中也喜不自胜,只是想念家中父亲,想要向陛下求一份出宫令,以求探望父亲。”

        这话说得体面,听来让人觉得十分舒服,嘉渝眯了眯眼还没回话,那边的萧齐越就开了口:“想来虞侍君也是重孝之人,思父心切,陛下应了也无妨。”

        “嗯,允了,明日你可自行去外务府领。”嘉渝很愉悦,距离任务完成又进了一步。

        按现代的时间来算,宴会大概进行到了晚上十点就结束了。

        临走时嘉渝十分贴心的对萧母说萧齐越肯定也是想念亲人了,于是让他第二天同虞竹一起出宫。

        瞧啊,我这个助攻小能手多么贴心。

        嘉渝挥散身周的下人,总觉得身体里有些燥热,而且这熟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刚这么想着,就看到不远处一个宫妃走了过来,瞧着面容是当初一位权臣为了拍凤嘉渝的马屁送来的美人。

        “陛下,”美人行了礼,声音柔柔的唤了嘉渝一声,同时目光盈盈如秋水的望着嘉渝眨巴。

        问题是,小老弟,你这副画着浓妆,满面春风的娘娘腔模样,真的不是我心水的那一款。

        嘉渝:我要是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皇帝也就没必要当了。

        问:我的后宫男人饥渴如狼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

        两个世界连着中了***嘉渝也很无奈啊,不行,下次必须要提前向系统购买一个万能解毒丸再说。

        “宴会结束了还不回宫,等着幽会谁呢?”嘉渝身上的气压很低,显然是很不爽自己被算计。

        “陛下~”美人娇嗔道。

        “还不滚回去,要朕送你么?”熟悉的燥热让嘉渝有些难以忍受,想着赶紧赶走这个妃子就回寝宫让宫女请太医。

        挥退了那个宫妃,昏昏沉沉的嘉渝脚步错乱的往前走去。

        直到靠在宝月阁的门外,嘉渝内心默然,真的不是我的问题,是我的脚想来的,我管不住它了。

        刚想着转身离开,大门就从里打开了,本来就贴着门的嘉渝立马就跌了进去。

        意想中的疼痛感没有袭来,嘉渝眯着眼有些茫然的低头想瞧瞧自己身下的垫子是什么材料,软软凉凉的还挺舒服,回去要叫宫女给自己常备一个。

        这一低头,就对上了面色冷淡的白月曦的平静目光,宝月阁里的烛火都已经灭了,只有四周的夜明珠散发着微弱的光,照得白月曦的脸庞更加洁白如玉。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