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女皇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04
  •     这话一说完,嘉渝就看到萧齐越的瞳孔缩了一下,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嘉渝还是清晰的瞧见了萧齐越那挖坑自跳的无语,外加一份紧张。

        紧张?总不会是因为自己吧,这可是耽本的男主攻啊喂?

        不动声色的侧了侧身子,隐晦的顺着萧齐越视线粗粗瞥了一眼,就看到一旁一棵树下的一角浅蓝色宫装,好像是侍君品阶特有的服装,所以这是男主受也在?

        原来刚刚***萧齐越的不止自己一个人啊,不不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之前暗卫回复的都是萧齐越舞完剑都会自己在御花园散步。

        而今天大概两人正好约了一起,看来挖坑跳的是自己?我怎么能够破坏这么美好的培养男男主感情的时刻,“啊,那个朕有些饿了,还是先回寝宫去了,就不和萧贵君一起了。”虽然还挺想看他们在暗卫口里的不雅之举。

        嘤嘤嘤,好羞耻,暴露了。

        萧齐越求之不得的送走了嘉渝。

        才刚刚移步回了御书房的嘉渝就听到了下人来报,“陛下,白公子求见。”

        白公子?嘉渝在脑袋里搜索了半天,才想起这个白公子是谁。

        白月曦,宝月阁的阁主。这个宝月阁是个很特殊的存在,据说第一任女皇的时候就有了。

        第一任女皇是个风流潇洒的,尤其喜欢微服私访这类出宫去民间的活动,因此遇见并且爱上了自己后来的十三位妃子。

        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其中一个最后却并没有封为后妃,女皇为了挽留那位妃子,为他修建了宝月阁。

        那位妃子住在宝月阁里,可以随时去后宫,也可以去朝堂。

        虽然女皇的十三位妃子都有这个权利,但是那个妃子是特别的,因为他除了是男儿身,简直是为了朝堂而生。

        也因此女皇的后宫只有他一人热衷于朝堂,女皇也乐得他的辅佐,两人也就这么不清不楚的纠缠到离世。

        随着时间流逝,宝月阁的性质却不一样了。

        每一届的暗卫里,都会选出最为优秀的男子成为宝月阁阁主,这个男子从进入宝月阁就服食了绝子汤,哪怕宝月阁本身就是要求这男子不能破身的。

        而这一届的阁主,正是下人口里所谓的白公子,白月曦。

        身为宝月阁阁主,要替女皇管控着后宫,也可以去朝堂里高谈阔论,私下里也可以向女皇觐见的。

        所以,这么牛批的一个身份,为什么女皇的记忆里只有不爱言谈,高高在上,这么几个字来概括他,对方在女皇这里真的是镜率极低的存在。

        嘉渝点点头,示意下人将白月曦引进来。

        “参见吾皇。”对方的声音似乎都像他这人的性格一样,天生的冰冷淡漠,就好像,就好像没有生命一样的平静淡漠。

        高岭之花啊,嘉渝蠢蠢欲动,这种撩起来难度最大了,自己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性格的人。

        不过这一句参见吾皇听着——嘉渝:可爱,想硬。

        俯视着白月曦乌黑亮丽的青丝,嘉渝轻轻应了一声,又道,“阁主有什么事么?”

        一袭白衣清霜傲雪的白月曦挺直着腰,“关于皇贵君萧齐越和侍君一事上报,请吾皇决断。”

        原主记忆里好像也又这么一幕,当时原主是怎么回答来着?好像是直接命令白月曦将虞竹带走给囚禁了起来。

        这好像是男主攻萧齐越爆发的导火索。

        “嗯,这件事你先不用管,萧贵君母亲即将回京都,因此这代表不管是他还是虞竹,朕暂时都不能动。”萧母回朝这事是对方从边关递了折子回来报告的。

        “对了,你来看看这幅画如何?”嘉渝随手抽出了一幅画,其实画什么的都是借口,难得不用维持爱男主人设,我想自由恋爱。

        白月曦优雅的踱着步子走上台阶,来到嘉渝身旁。

        近了,更近了,嘉渝凝视对方的脸颊,真白真玉,皮肤真好,这不公平啊。

        白月曦顺着嘉渝的手望去,又看了嘉渝一眼,片刻之后继续面无表情道:“甚美,吾皇喜欢臣可以去寻来。”

        嘉渝:??

        嗯?为什么我觉得这个人刚刚看我那一眼仿佛在看智障?错觉么?

        嘉渝低头看向手底下的画,是一幅半遮半掩,欲拒还羞的美男出浴图。

        鬼知道,看起来正儿八经的女皇御书房里竟然会有这种东西?

        撩人失败的嘉渝面色沉痛(其实内里尴尬),挥挥手道,“退下吧退下吧。”

        望着嘉渝颇为苦恼的低着头,白月曦眼里带着些许沉思,而后不动声色的退了出去。

        白月曦这个人确实是存在感低,除了那天来询问了一下嘉渝萧齐越两人的事,后面嘉渝也没见着过他。

        嘉渝觉得这可不行,于是立马决定主动出击,趁着现在月黑风高。

        侍从:望天……没啊,现在也就天刚黑。

        嘉渝独自一人溜达到了宝月阁门口。

        不得不说这宝月阁一看,就让人心疼:这得花多大的财力,才能修得这么低调奢华,又透着仙气。第一任女皇是真有钱真任性。

        “吾皇有什么吩咐么?”嘉渝回过神来的时候,白月曦已经打开了门迎了出来,想来是刚刚嘉渝在门口发呆的时候,已经有宝月阁的下人去通报了。

        “没什么,我可以进去逛逛么?”嘉渝指了指白月曦身后的宝月阁。

        白月曦走了过来,嘉渝有些茫然,可不可以你倒是说一声啊,怎么跑到我旁边来了?

        在距离嘉渝一步的距离时,白月曦微微站到嘉渝身后,这才开口道:“吾皇请进。”

        宝月阁形似塔状,有三层高,外表十分低调,内部却是精致细腻。

        一层里有八个房间,分别是后宫各位后妃的资料存放室、历代宝月阁阁主的资料室、历代皇室各个主脉分支的记录卷轴室、凤鸣国的国史室、皇室的宝库、还有一个暗卫资料室,凤鸣国最齐全的图书室,最后是宝月阁阁主练功房。

        嘉渝:为什么我觉得宝月阁阁主才是凤鸣国的国主?一代女皇你到底是有多宠那个男妃啊?把你曾曾曾孙的宝藏现在都交给了白月曦掌管,我现在讨好大佬还来得及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