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穿书之女配我不想干了》-> 第8章哪里来的凭什么
第8章哪里来的凭什么 作者:珊妹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04
  •     车里很黑,只能看见香烟时不时燃起来的星火。

        “别人都不理解,但是我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做。嘉渝,你变了。”陆谨开口,声音低沉磁性,像是优雅的大提琴被奏响。

        “我变了,是啊,我变了。可是,你不是知道是为什么的么,”嘉渝自嘲的笑了笑,“你就那么喜欢木薇?”

        “她是我的太阳,所以,你伤害了我的人,你……”

        还没说完,嘉渝就尖叫着:“凭什么?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是我,一直喜欢你的也是我,她凭什么从我身边抢走你。”

        嘉渝不管不顾的扑到陆谨身上,吻住了他,眼泪滴落在陆谨脸上。

        “啪”的一声,陆谨收回手,抽出手帕不停的擦拭自己的嘴唇。

        黑暗里恢复了安静,嘉渝的抽噎停止了,连呼吸都变得轻不可闻。

        “哪里来的凭什么,我又为什么要为你的一厢情愿负责。”陆谨不留情面的冷笑一声,“喜欢你?你配么?”

        嘉渝是被特助连拉带拽的拖下车的,看着车子远去,嘉渝疯了一样往前追去,“陆谨!陆谨你回来,回来啊!我错了,你要我怎样都可以,只要你回来……”

        车子渐行渐远,嘉渝的声音弱了下来,整个人也像失去了支撑一样跌坐在地上。

        直到载着陆谨的车消失在视线里,一直坐在地上的嘉渝才慢悠悠站了起来,好整以暇的整理了有些褶皱的衣服,那还挂着泪珠的脸上却是面无表情。

        嘉渝内心:“耶,我这个演技我给自己满分。”

        一回头却瞥见站在角落里安安静静的谢逸轩,路灯在他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他也正一动不动的向嘉渝望过来。

        只一眼,嘉渝就别过了头,向着酒店走去,她现在浑身狼狈,鞋子跑掉了一只,头发也乱了,是没办法回去聚餐了。

        身后是哒哒哒的急促脚步声,谢逸轩突然拦在嘉渝面前,接着就蹲了下去,手里拿着一只鞋子探向嘉渝光着的脚。

        鞋子正是嘉渝刚刚跑掉的那只,嘉渝抬脚,想要躲开谢逸轩的动作,“你……”

        “你是傻瓜么?”谢逸轩突然气急败坏的吼了出来,空着的手猛的抓住了嘉渝想要躲开的脚,又低低的道:“不穿鞋的话,脚容易受伤,待会儿我送你回去吧。”

        “谢谢,”嘉渝不再乱动,任由对方给自己穿上了鞋,“我自己会回去,嗯,还需要麻烦逸轩你帮我给导演说一声呢。”

        谢逸轩终于没有反驳,站起身来就直接离开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活了二十一年,他是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

        他也是才喜欢一个人除了心跳加速,心还会难受,尤其是嘉渝刚刚那卑微的样子,让他又气又酸。

        木薇的伤虽然说不轻,但是也不是很严重,才一个月就出院了,她回剧组的时候,嘉渝早已经收拾东西回自己的别墅小窝。

        “叮咚叮咚~”

        在门铃响了数声后,嘉渝不得不认命的起来开门,门外的谢逸轩一手抱着一盆花,一手提着一袋子菜,眼神乖巧呆萌的盯着打开门直视自己的嘉渝。

        嘉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一言不发的让开了道让谢逸轩进来。

        自从嘉渝回到别墅,她所有已经接的活都黄了,现在也没有任何活可以接了,甚至江姐也被调走了,她当时知道这一切自然都是陆谨的手笔。

        不过嘉渝根本不在乎,能宅在豪华别墅里吃好喝好它不香么?

        只不过也有一个意外,嘉渝看了一眼走去厨房的谢逸轩又是叹了一口气。

        自己也没有去招惹他吧?结果呢,刚回别墅第一天,谢逸轩又上门了。

        第一天是说来探望她,第二天又说东西落这里了,第三天又……嘉渝劝说无效后是直接不打算开门的,结果谢逸轩倒是直接离去了,之后每天又是准时准点的来。

        最后嘉渝是一脸麻木的每天给谢逸轩开门。

        嘉渝:那个门铃它到底是做错了什么?要每天被你戳,都要戳爆了。

        “嘉渝姐,你要是觉得每天给我开门麻烦,可以直接给我一把备用钥匙啊,”饭桌上,谢逸轩开口。

        沉默片刻之后,嘉渝道:“就算你天天来也没有结果的。”

        “啪,”谢逸轩将手里的筷子重重放下,“为什么,是因为陆谨么?他哪里比得过我,我比他好看,我比他年轻,我比他会照顾你,我比他体力好,我……”

        嘉渝:!!

        这孩子,都口不择言了,什么体力不体力的,大白天的说这种话。

        “你还小,现在你的喜欢只是单纯的有好感,时间久了就会过去的。我们是没有可能的,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

        “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谢逸轩眼神委屈巴巴的也,莫名的像家养的某种讨食的小宠物.

        回答他的是嘉渝的沉默,最后谢逸轩败下阵来,耷拉着脑袋离开了别墅,嘉渝自始自终都没有动一下。

        嘉渝嗤笑一声,人类的喜欢多数时候是一种太廉价的东西,可能现在我觉得你好看就喜欢你,后来我觉得他有气质就喜欢他。

        因此,谢逸轩现在的举动,在嘉渝眼里看来不过是年少冲动,要是自己时间多说不定愿意陪他玩玩,可惜,自己只是这个世界的过客而已。

        别墅很大,但是因为只有嘉渝一个人,所以显得十分的安静。

        此时的嘉渝正坐在客厅里看着八点整的肥皂剧,被扔在一边的手机微信提示音不停的响,都是谢逸轩发来的消息。

        谢逸轩:嘉渝姐,今天是我冲动了,你可别生我气。

        谢逸轩:我说的那些都是开玩笑的,你别介意。

        谢逸轩:对了,今天那盆蓝色鸢尾是送给你的,我放在客厅里了。

        谢逸轩:那我明天还过来。

        嘉渝:嗯,花看到了。谢谢。

        嘉渝:不用来了,毕竟你也有工作要忙。

        回复了两句,嘉渝就把手机给调了静音扔到了一边。

        目光略过还放在茶几上的花盆,还是第一次见到讨女孩子欢心送这种东西的,至少在嘉渝的经历里是第一次。

        谢逸轩果然没有来了,嘉渝又过起了躺尸的生活,也难得系统没有来摧自己,她乐得清闲。

        ……

        “嘉渝姐,我现在刚刚从外地飞回来,现在来找你怎么样?”电话那头的谢逸轩声音清脆,带着独特的韵味。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