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抱抱我飘散时空的夫君》-> 还魂替 特·南北旧闻·侯府
还魂替 特·南北旧闻·侯府 作者:浮步花生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18
  •     (怕被和谐,请读者自行脑补部分内容)

        今天开心,提前放送,补齐前文

        ------------------------------------

        南祁的酒喝的有些多了。

        他架手卧在酒席桌上,驱散身旁的莺莺燕燕,不再搭理那些皇亲国戚。

        他有些累了。

        -

        一渚每日在府上闲逛。

        他走到哪,都是那个女人的挥之不去痕迹。

        自把一渚带回侯府后,南祁明显

        堂堂大将军竟在许多细枝末节的小问题上出错,还被君王勒令修养一段时间。

        在南祁看来,高铭就是失去了一渚,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心意。

        他冷笑一声,歪过头看着眼前逢场作戏相互敬酒的官员。

        可笑至极。

        这个点,一渚通常会去到花园的亭子那散步。

        他上月送去给一渚的布料,被一渚嫌弃了,可千万别忘了明日再差人送新的布料过去。

        这么长日子里,一渚也会来与自己说说话,一起参谋下朝堂局势。

        有时候,一渚也会无聊的带着三一一起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学一些北齐的文化典籍。

        嘴唇轻轻一抿,南祁又斟起一杯酒,一口闷下。

        高铭那难得消停了,他也可以好好休息一晚。

        就一晚,足够了。

        南祁沉醉在自己的酒席上,同宴的官员面面相觑,无人敢差歌舞伎上前。

        那些侍酒歌舞的女子,惦记着承慕侯南祁那俊朗风韵的英姿,却只能眼巴巴偷偷多看几眼,不敢上前去伺候。

        这侯爷,从前那也是齐国响当当的才子一人。

        当年受封承慕侯,便是因为边疆战事上,南祁一人领军,死守困局三个月,用计生擒敌军公主,最后还全屠敌军。

        君王担心他功高盖主,这才免了他的军权,赐了侯位,让他安心呆着。

        承慕,承慕,这是君王告诫他,莫忘自己为臣。

        而比起这承慕侯说话尖利带刺,冷漠逼人,高铭将军当真是温柔和蔼,心思细腻。

        这两人,着实叫人羡慕渴望又遥不可及。

        --

        “侯爷,到了。”

        南祁就那么一杯又一杯,最后醉倒在桌上,被阿信拖着上了回府的马车。

        “送我……回……回房……”

        南祁一只手臂架在阿信肩膀上,酒气弥散,步伐发软,隐隐约约瞟到承慕侯府的牌匾。

        天晓得阿信废了多大力气才把南祁搬回房内。

        期间一渚偶然路过,还好奇的来望了眼醉酒的南祁。

        亥时过半,南祁终于歇下。

        ---

        离丑时约一刻之时。

        屋外的雨下了许久。

        南祁被雨点的击打声吵醒。

        他似乎看见了当年战场上敌军的战鼓。

        似乎看到了那个可笑的承慕侯侯位。

        ……

        南祁的身子燥热的难受,松开了些里衫的绳结。

        他脑袋昏昏沉沉,双眼通红,神志迷惑不清,呆呆愣愣傻坐在床榻上。

        热的厉害。

        脑子里忽的闪过一个人影。

        冷艳无比的女人,搅扰他烦乱的很。

        “咳……”

        他起身,披上深蓝裘衣,望屋外走去。

        大雨瓢泼,冲洗着他舒服了些。

        ---

        “谁!”

        守园的侍卫提起武器就冲进雨中。

        “走!”

        南祁低着嗓音吼了一句。

        “你们所有人,后面的,全都走,别跟着我。”

        南祁的浑身浸满了雨水,发丝睡前散了下来,现在在雨中冲刷,竟有些面目狰狞之感。

        那些个侍卫互相对视,瞧见侯爷愠怒的模样,互相招呼着赶快离开。

        谁都清楚这院子里住的是何人,他们实相的很。

        南祁见他们都走了,才舒心下来,直直踏进院子。

        这是一渚的院子。

        主卧的烛火亮了起来。

        橘黄的烛火,映着人影,南祁看的有些迷了眼。

        南祁走上前去,迎面的是刚刚察觉声响,打开门查看的一渚。

        屋内的暖流缓缓沁入南祁的身子。

        一渚睡眼朦胧,衣衫凌乱,长发散乱在肩头,被突然出现在门缝中间高大且散着寒气的南祁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了?”

        她看着南祁这副模样,当真颠覆了自己对他的印象。

        南祁双手撑住门,施力强行推开一渚的屋门。

        “你怎么……”面对上前来的南祁,一渚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南祁想要抱她。

        可他提了提自己的手,冰凉彻骨,忽然意识到自己浑身湿透。

        忍一下吧……不能沾湿了一渚的身子。

        他神志恢复了些,头还是晕乎的厉害。

        -

        -

        一渚四下望了眼,侍卫都被驱散了。

        南祁今日参加宴席,看样子是喝醉了,竟醉的如此严重。

        她决定先送南祁回房,再做打算。

        她视线浏览。

        院子里好像没有准备雨具……

        罢了罢了……

        “我送你回去。”

        一渚披了件外衣,推着南祁的手臂,向屋外深夜的大雨中走去。

        南祁的身子如今软的很,直接粘在一渚身上一般。

        一渚的手有时能触碰到他的胸膛。

        除去裘衣,她与南祁的身子只隔了件薄薄的里衫,还被南祁敞开了许多。

        一渚的手在雨中冷的很,触碰到南祁的身子,当真感到火热的温暖。

        不想撒手的那种。

        ---

        丑时近半。

        一渚拖着南祁回到了他的屋子。

        阿信听到侍卫的讯息,已经热好了浴池的水。

        由着南祁的指令,现在屋子内只有南祁与一渚。

        一渚将南祁的裘衣脱下,半推着他进了冒着热气的水中。

        唉……

        一渚锤了锤有些酸痛的手臂。

        她此刻也浑身湿透。

        瞧了眼南祁,她还是决定先解决这侯府的侯爷,再处理自己的事。

        只是这……

        “南祁,我是为了你好,迫不得已的……”

        她从里屋取了南祁干爽的衬衣,小心翼翼替池子里的人解开衣绳。

        衣衫轻薄,浸在池水中,南祁的身体显露无疑。

        这是一渚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异性,不由得面上通红。

        “一渚……”

        南祁叫唤。

        他看的清楚,浑身湿透的一渚俯身替自己宽衣解带。

        小手轻轻蹭着他的腰腹,酥酥痒痒的不行。

        南祁乖乖的由着一渚解开他的衣服,烘搅***的发丝。

        一渚替南祁擦身,再努力帮他换上衣物。

        “你自己去卧房休息,别闹了。”

        一渚冷的很,湿凉的衣物贴在身体上,粘腻至极。

        她又叫唤了几声。

        南祁似乎在浴池边的榻上睡着了。

        “太累了吗……”

        一渚见南祁眼睛闭的紧,看着睡的安详,心中想道。

        那就这样吧……湿身的她无法送南祁回去,反正南祁睡下了,榻子与浴池有屏风隔着,如今也瞧不见自己……

        一渚打算等弄干了自己,在南祁这找把伞回去就好。

        她靠近炭火,抖动衣物,搅着发丝,知道自己身上也干爽下来。

        望了眼南祁,很好,还睡着。

        她思索了下。

        里衫单薄,还是把被褥替他盖上比较好。

        一渚回到南祁榻子那,抱上了南祁柔软的被褥,轻手轻脚回到浴池,替他掖好被角。

        南祁睡的安稳,嘴角上扬,比平日里多了丝青年才俊的明朗。

        一渚收拾完,终于是准备离开了。

        她方从榻子上起身,转身,却感到后颈生风,方才那被褥全部包裹在了自己身上。

        隔着被褥,一双手紧紧搂抱着她。

        “阿渚……”

        南祁的脸凑过来,顶在一渚肩上。

        一渚不敢动弹。

        “阿渚……”

        南祁的气息停留了一会。

        一渚感到身后的男人起了身,舒展了下醉酒后麻痹的四肢关节。

        她微微转了下头,咬紧牙关偷偷看向南祁,热流攀上脸颊。

        南祁只见面前裹在被褥中的女子,面容娇羞,艳丽妩媚,躲闪自己的目光,轻笑出了声。

        他俯身,一把横抱起一渚。

        “南祁……你……你干嘛……”一渚被横腰抱起,有些慌了阵脚。

        失重感下,她下意识就将双臂挽上南祁的脖颈。

        “嘘……”南祁出声。

        二人发丝交融,南祁往寝屋里走去。

        -

        南祁早就发现了一渚的不一般。

        自将军府那夜开始,一渚的身影就时常浮现在他脑海中。

        那日带走一渚,是他这一生最为庆幸的决定。

        如今,他手上抱着的,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女人,他梦寐以求的女子。

        一渚的脑袋羞怯的窝在他胸口,不敢抬起来。

        -

        床幔倾散,帐中温软。

        -

        一渚醒来之时,脑袋枕在南祁身上,手中还紧紧攥着搭在自己腰间的衬衣。

        看那大小,似乎是南祁的……

        昨夜竟不知怎的如此疯狂,她现在还有种浑身脱力的感觉。

        南祁坐在床榻之上,今日无需上朝,他也才醒来不久,一只手梳理着一渚的发丝。

        他非常满意,一渚与高铭,还什么都未发生。

        一渚动了动身子,酸疼无比,难以动弹,抬眼,正对上南祁笑盈盈的目光。

        她尴尬的闪开眼神,忍着酸痛抽过被褥,把脑袋从他身上挪开,用被褥遮住自己发红的脸。

        她竟然和南祁……

        嘶……

        “给你新做了衣裙,你看下,可还满意?”南祁轻扯开了蒙头的被褥,低头细声言语。

        一渚缓缓探头,眨巴着眼往床榻外望了眼。

        果真有一套衣裙支在架子上,通身淡蓝,带着银丝刺绣。

        与她从前穿着的样式有些相似,是她喜欢的样子。

        比上次那些布料的配色好了不知多少。

        “今日便换上吧。”南祁见一渚没有嫌弃,而是注视许久,心中暗暗欢呼。

        一渚没有动,她疼。

        南祁见着一渚这副样子,想到那些个同僚们同自己说过,女子第一夜过后的模样,了解了她此刻身心的疲惫。

        “我先行处理公务了,你若有事,来找我就好。”

        南祁开口,试图留给一渚缓和的空间。

        他捡过一渚撒手在床沿的里衫,撇开被褥站在床榻旁,低头穿上衣物。

        “啊……哦……”

        一渚卷起被褥,只留了一条小缝,让自己可以看到屋子里的情形。

        南祁快速穿好衣服,将那新衣裙取下叠好,放在床尾,方便一渚取用,才离开了屋子。

        听到那屋门重重关闭的声音,一渚才松了口气,放开了遮面的被褥。

        她摸索了下自己的里衫,应当能够遮掩昨夜身上留下的那些唇齿的痕迹。

        趁着没人了,她才尽情舒展自己酸痛的四肢,准备更衣。

        起身时,她差一些摔倒在地上。

        当真整个人发软无力,明明南祁都还稳稳当当。

        自己还真的是被吃的干干净净。

        拾起衣裳,一渚努力支撑着自己。

        这身衣服量体而裁,清薄舒适,做工精细,看得出用心之深。

        她系上衣带,偷偷从后门溜走,尽量避开人流,回到自己的院子。

        -

        南祁约了朋友,酒楼一叙。

        那人妻妾无数,却是仗义睿智之人,向来洒脱不羁。

        “依我看,就是不妥。”

        “你把人家不明不白养着,叫外人怎么看待?”

        “何况你这还要了人家的身子?”

        “心意有什么用,不能叫人不明不白,这名分,再危险也要给。”

        南祁沉默了。

        高铭处的威胁没有完全清除,此时若与一渚……

        这就是不顾安危,以身试险。

        -

        “姑娘,您这……”

        迎面而来的是三一。

        三一昨夜见到一渚送侯爷回房,便替一渚热好了水,却不料一渚一夜未归。

        她心里清楚得很,那屋子里发生了什么。

        瞧这一渚现在这筋疲力竭的模样,她忍不住多看几眼。

        “三一……”一渚手搀上三一的肩膀。

        “今日我就不出门了,若有人来,你替我挡掉吧。”

        一渚言毕,往院子书房的方向迈步。

        -

        三一自然听从一渚的话。

        只是侯爷来的时候,她还是放了侯爷进去。

        一渚那时正心不在焉的为前些日子的书画填色,忽然感到背后空气不畅,一双手环上自己的腰。

        她的脸倏一下便红了,偏头,头顶贴上了南祁的下巴。

        “我想过了……”

        南祁的唇贴向一渚的耳朵,压低声音。

        “我选个好日子,我们成婚吧。”

        “我娶你为妻。”

        耳畔的风有微醺,时光揉搓着二人心绪交融。

        ……

        “夫人,可好?”

        (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