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追踪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0-27
  •     慕青把事情前因后果都一一说了。

        老爷子叹了口气:“华儿,我曾经说过你迟早要毁在女人身上,我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调查结果迟早要传扬出去,我该如何跟祁家交代。华儿啊,你是不是要毁了我们万德才甘心!就不懂收敛一点吗?你结婚时我提醒过你不要再行荒唐事,怎么从来就当耳边风?”

        “我对不起珊珊,对不起爹娘,对不起周家,这次全是我的错,我不会再逃避了,爹。”悦华心情难抑一下子跪倒在爹的面前。

        “晚了!即便你这次真能痛改前非回头是岸,也来不及!祁家一个好好的姑娘交到我们手上,我们没有尽到保护她的职责,养不教父之过,是我的错!”老爷子头痛,以手抚额。

        “爹,不全是大哥的责任,也怪我,如果没有我在金凤楼找大哥时暴露了他的身份,也许能避免这场悲剧,大嫂就不会白白牺牲了。”慕青亦扑通跪下,“请爹责罚我,无论爹对我做出什么惩罚,我全部接受。”

        “青儿你起来,此事与你无关,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既然赵二起意报复,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出,归根究底都是他做错了事情。”老爷子道。

        “我愿意为珊珊守灵,等葬礼结束,我就搬到乡下祖宅去住。”悦华痛悔流泪道,“我再也不能让爹为我收拾残局了,是我的责任我愿意承担。当时在岚妹妹骂得对,我确实总让爹为我收拾残局,是我错了。”

        这话他说得诚心诚意,慕青多

        “早该如此,就这样吧,如此对祁家也有个交代。”老爷子之所以同意这样的处理办法,除了可以让悦华反省自己所为,还可以让他躲开是非的漩涡,到底是自己的亲儿子,他希望悦华能从这件事的影响中早日解脱出来。

        老爷子思忖,当年自己忙着花花世界奔前程,年轻气盛时对小小年纪的悦华疏于管教和照顾,随着年岁增长,老爷子越发感到对悦华当年有亏欠,总想尽力弥补他,所以明知慕青强过悦华太多,也不愿意开口让慕青独自继承万德商行,大抵也出于一个父亲的爱子之心。

        无论如何也要给悦华留一条后路,仁敏一直偏心,对慕青和之岚不好,青儿一旦上位会不会把对她的怨气发泄在华儿身上,老爷子不敢揣测也不想揣测,手心手背都是肉,打到哪一边都痛彻心扉。

        “对了,这会叫你们来,还有一件事让你们分析分析。”

        “爹,还有什么事?”

        “刚刚你们回来前,舞狮队里有个人上门找了我,他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老爷子想了想说道, “那人说在他们舞狮队出发前,曾有个男人给他们指了方向,所以他们才走了万德银楼的门口。”

        “您的意思是舞狮队的事情绝对不是巧合?会不会是赵二找了他们先布好局,然后再趁机动手呢?爹你有没有问他那个人样貌如何?”慕青问道。

        “我问了,他说那男人穿着很朴实就像一般人一样没什么特点,只不过戴一顶草帽,帽檐压得很低,模样没有看清。对了,我还记下了舞狮队这个人的地址,具体的你可以去问问他,毕竟我没有见过赵二,你还是上门再仔细打听打听。”说着,老爷子把一张纸递给了慕青。

        慕青接过纸条,径直到门房里取了外套,坐车出去。

        祁玫的心为慕青在医院里扶她的举动悸动不已,她一腔柔情盼着慕青回新房里,让彩萍打听,说是在老爷的书房里。她亲自去迎他,出房门时正看到慕青的背影,本想喊他一声,可想到最近他定然忙得焦头烂额,把话头生生咽了下去。

        “少奶奶,二少爷也是太忙了,家里里里外外都要操心,您得多体谅。”彩萍给她端上一杯茶,安慰祁玫道。

        “我明白。”祁玫深情的眼神飘向门外,听到门外汽车启动的轰鸣声,轻启朱唇。她爱的就是这样的慕青。

        有了地址,慕青按图索骥很快就找到了报信人的家里。

        一番问询下来,他又得到了新的线索:那天的指路人个子也不高,撇脚的江城口音,最关键的是那个人穿了一双有花纹的布鞋非常特别。

        报信人道:“他的鞋面花纹样式很不同,布鞋鞋帮要稍稍高一点,那个花纹我还记得,甚至可以画下来。”

        于是慕青劳驾他画了下来,画完了他把纸折起小心地揣着口袋里。

        “其实我也不是有意要盯着他的鞋子看的,我在队长的旁边,他同队长指路,我无聊就往脚下看了看,偏巧就觉得他鞋面花纹好看,暗暗留了心。”

        “你这个线索很重要,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些。”

        “其实我也私下很感激你们万德银楼,若不是你们,我老婆都难讨到呢。”报信人道。

        “为啥呢?”慕青来了兴趣。

        “我结婚时家里正遇上难处,我娘当时给了我一枚金戒指,打算给我老婆做结婚戒指。我老婆不喜欢那个样子,问了多个银楼都不给改,我老婆性格犟的很,非要我找到改戒指的地方,说是找不到就不和我结婚了。后来我们坐船过江慕名去了你们万德银楼,没想到你们银楼伙计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所以这次听说你们遭遇不幸,还是我们舞狮队造成的,不把情况告诉给你周二少爷,我心里不安。”

        “谢谢你。”慕青没想到自己的便民举措,自己也得到了回报。

        他起身主动握住了报信人的手,对方反而局促不安起来:“不不不,这是我该做的。”

        从报信人家里出来,慕青顺便去了新开张不久的万德银楼江南分店,王掌柜见他来了,忙出来迎接。

        “王掌柜,这次我们家逢此劫难,爹为了大嫂被害的事情,无心打理这边新开张的分店经营,这里全仰仗王先生您撑着,确实难为您了。”慕青对王掌柜很是感激。

        “否极泰来,这事一定会有个结论的,这些困难都是暂时的,一切好起来的。”王掌柜反而宽慰他道,“我知道老爷少爷们心中难过,我是受过你爹恩惠的老人了。你爹当年创造万德品牌很不容易,我能担待的就多担待点。给我带话给你大哥,我们毕竟共事一场,让他节哀顺变,早日振作起来。”

        “谢谢您,我会的。”

        “按二少爷您的吩咐,郭师傅也到这边分店来了。”

        慕青去探望郭师傅,两个人寒暄一阵。

        “这里的业务还是得靠您把关了。”慕青笑道,“您别客气,有什么需要,有什么不习惯的尽管跟我说,您的能力我是知道的,区区一个分店拿下完全没问题。”

        职员给他端来一杯茶,只喝了一口,许是太着急了。

        “咳咳咳……”他猛烈的咳嗽着,难受得捂住了胸口。

        “慢点慢点。”郭师傅起身忙过来给他拍背。

        “没事了。”一会儿慕青笑道,他去掏口袋里的手帕,不知不觉把报信人给他画的图掉在了地上。

        他还浑然不觉擦着身上的水渍,郭师傅俯身捡起来,打开纸看了一眼。

        这一看不打紧,看到这个花纹他不由大声惊呼:“这...这...这...不是李奕的鞋子花纹吗?”

        “李奕的?”

        “是的,他这双鞋子很特别,他常常穿,我曾经觉得他的鞋子花纹不同,不过我没有告诉过他,也许他自己还不知道这一点。”郭师傅回忆道。

        “是他?”慕青从郭师傅这里得知答案,不免心里有了着落。是他就对了,他曾被自己逐出去,失去了他棋子的作用,想必李绍文也不会待见。他如何不想报复呢?

        看来就是他幕后主使,定然他结识了赵二怂恿他下手,不过怪就怪在,他恨的人应该是自己,怎的目标变成了大哥?

        会不会是赵二事到临头违背了李奕的意愿,或者中间出了什么岔子?

        第二天他去了致和商行。

        致和最有名气的是它大厅里悬挂着本城最大最豪华的水晶吊灯。当初这灯从沪上走水路运来,彼时刚刚到岸就引起围观,直至安装到致和商行的大厅里第一次对公众亮相时,更是吸引无数市民前来到致和商行开眼界。

        李绍文从楼上走下来,老远就望着慕青在大厅里赏那巨型吊灯。

        “二哥,真是我的贵客哪。你我在这里见面倒没几次。记得上次你来时我不在,招待不周,这次我一定好好尽地主之谊。”李绍文从楼上下来,率先向他伸出了手。

        秋意凉了,李绍文今天一袭黑色长风衣,里面是一套毛呢洋装,领带打得笔挺,显得精神又潇洒。

        “好说好说,我是专程来的。”慕青淡淡一笑,顺他的方向迎了上去。

        两双手紧握在一起。

        李绍文同样打量着周慕青,他一袭灰色淡雅长袍,举手投足彰显儒雅。

        这是很有看头的会面。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