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遇刺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24
  •     “悦华小心!”站在侧面的祁珊瞥见危险袭来,奋不顾身使出毕生气力扑向周悦华,她把他护在自己身后!

        刺客速度极快,已经来不及收住手,就这么一刀生生地扎进了祁珊的后背,血咕咕地涌出来,染红了她雪白的衣裙!

        “珊珊!”悦华撕心裂肺地呼喊。

        刺客一击不中,慌忙逃走。

        场面顿时鸦雀无声,谁也想不到突然发生的意外。

        “快抓住他!抓住他我重重有赏!”慕青稍稍指着逃走的刺客身影大声喊道。

        有人如梦初醒赶着去追,有人提议去警察局报案,有人高喊“救人要紧,快送医院”!七嘴八舌众说纷纭。

        “先送医院!”老爷子让职员们一起扶着祁珊绵软的身子,悦华奋力背起祁珊。

        祁玫急了:“我知道这街上有个天主教医院,快!我带路。”

        人们自动地让出一条路来让背着祁珊的悦华他们先离开。

        “爹,您和娘留在这儿,这里还需要人主持局面。我们去医院。”慕青迅速冷静地指挥道,“周管家你带人在这里好好照顾老爷,不能再出事了,有什么事派人随时来医院告知我。”

        “是。”周管家佩服慕青临危不乱的气魄。

        老爷子这次真的被吓到了,他不能不服老,人老多情,再看到这种血腥场景,既痛苦又震惊,胃里一阵阵翻涌不适,手脚轻轻颤抖。大太太亲自搬了椅子扶他坐下来,老爷子轻轻感叹了一句什么,她没听见,再问时他摇摇头不说了。

        祁珊送进急救室,悦华等家属在外等着消息。

        祁玫双手合十,纵是她没有教派信仰的人这时都在祈求奇迹到来,她情不自禁流泪,慕青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悦华在门外急得踱步,时不时叹口气。

        “她不行了,你们家属见见她的最后一面。”医生出来通报,一脸遗憾的表情。

        “什么?”祁玫急着一把抓住他的手,“求求你们救救她吧!”

        “我们都尽力了,她伤口太深,又是关键部位,血止不住,对不起。”

        悦华疯了一般跑进去,握住了祁珊的手,她手已然冰凉。

        “珊珊,你不要吓我,我们还约好了要去吃姚记烧卖。你快点好起来,想吃多少我买多少。”悦华催折心肝痛哭着。

        “别哭......”祁珊手指动了动,艰难地说道,“我喜欢...你笑的样子...…笑笑…...”

        悦华艰难地挤出一丝笑。

        “我忽然觉得...…好幸福.….”祁珊惨淡的脸漂浮着笑,就好像那天她出嫁的样子,脸上浮起红晕,“爷爷...…是你来接我了......”

        “不要离开我!.…..珊珊,你醒醒!我还没给你说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珊珊对不起!别离开我……”

        祁玫转身捂着脸不忍看祁珊被血染红的腥红衣裙,她遏制不住眼泪簌簌落下来。慕青带着她关门出来,房里只留下悦华夫妇。

        须臾听见房里一阵痛彻心扉的呼喊:“不要啊!珊珊你回来啊!!珊珊!!”

        祁玫伤心至极地靠着医院的墙壁,不住流泪,她有些站不住了。慕青强忍悲痛,看着祁玫惨痛面无血色的样子,忽然同情上前扶她坐在长椅上。几个在门外陪同的丫鬟仆人无不垂泪,虽然祁珊进门时间短,但她性格和顺,待人温柔,上上下下人缘都好。

        不知过了多久,周管家派人到了医院。

        “二少爷,周管家派我告诉您一声,已经把老爷太太安顿好了。警察也到银楼去过了。大少奶奶她……”仆人住了嘴,眼前的情形凶多吉少,他不需要多问,只需听慕青吩咐即可。

        “派人去通知祁家了吗?”

        “已经去了。”

        慕青在门玻璃外看着悦华抱着祁珊痴痴傻傻地坐着,他是指望不上了。他叹口气强打精神,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自己处理,祁玫亦擦干眼泪站到他身边:“一会我爹和四娘他们来了,我来跟他们说吧。”

        “好。”慕青点点头。

        祁老爷带着几位夫人急匆匆赶来。

        “娘。”祁玫赶忙迎上去,慕青跟在后面。不待多言,祁老爷风风火火推开急救室的门,冲了进去,玉春在后跟随着。

        祁老爷望见周悦华呆若木鸡紧紧抱着断气的祁珊不放手,他的心凉了半截。一路上他还抱着希望不断地安慰玉春,如今亲眼见到这一幕,那点可怜的希望如泡沫一般破灭了,他瘫坐在旁边的病床上。玉春越发抑制不住,冲到病床前,抖抖嗖嗖摸了摸祁珊冰凉的身体,失态地大哭起来。

        碧春拉着祁玫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早上好好的出来,怎就这样了?”

        “娘,我们都在参加新店开业的庆典,不知道哪里来个舞狮队,现场一片混乱,没想到有人冲出来用刀刺向周悦华,珊妹妹为了保护他就......”祁玫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还在后怕,说起祁珊之死更是言辞哽咽。

        “啪。”祁老爷闻言,一巴掌打向傻坐着的悦华,怒道,“一定是你在外面做了什么缺德事,连累了我的珊珊?我就知道让珊珊嫁给你是个错误,上天这么快就惩罚我了。”

        他一眼望见哭得就剩一口气的玉春,接着怒吼道:“都是你这个女人!我当初就是不同意珊珊嫁给这个混蛋,都是你非要顺着那孩子,现在她被害得连命都没了,你心满意足了是吧?你就是个祸害!”

        “老爷,三思啊!周家小辈都在这里,你不能口不择言乱说,妹妹她丧女也够痛苦了。”碧春劝道。

        一巴掌刺激了悦华,他放下祁珊,“扑通”跪倒在祁老爷面前,疯了一般扇自己耳光道:“爹你说得对,是我不是人,是我害了珊珊,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玉春愈发难过,瞥过头去不愿意看,暗暗抹泪。

        瑶春看到这里,想起跟着唐荣生死不明的祁瑛,感同身受悲从中来,不禁在一旁啜泣。碧春心里明白她是触景生情,心里喟叹江城祁家不知祖辈做了什么孽,不仅求男丁不得,反而子嗣单薄,余下的这几个女儿中祁珊是个短命的,祁瑛下落不明,只剩祁玫这个独苗。

        慕青想去扶起悦华,祁玫拉了拉他,小声道:“别去,大哥也是发泄心中痛苦,随他吧。”

        “悦华你起来!”门口传来老爷子威严的声音,“今天的事情纯属意外,并不是你的错,你不要都揽在身上。我已经派人以青儿的名义把这件事告知给张长官。城里出现如此命案,张长官很是重视,答应一定会让凶手绳之以法。”

        “爹你怎么来了?”慕青问道。

        “我不来怎么行?青儿,可惜那个贼人跑得快,还没抓到。”老爷子朗声答道,快步走到悦华身边扶他起来,一边对祁家人说道,“珊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不想的。请祁老兄尽管放心,我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哼!算你说得有点良心,可我在你这平白折了一个女儿,你总要有点动作吧!”

        “该尽到的责任该有的礼数我们都会办到,珊珊她嫁进我周家,就是我周家的人,我和内人都当女儿看待的。”

        “这种场面话就不要说了。我和阿玉养大珊珊不容易,如今她死得这么凄惨,纵然另有歹人,你们周家也有个照顾不周的责任。况且阿玉她身子一直就弱,遭受今次打击恐怕……”祁老爷完全冷静下来,坐在病床边不紧不慢道。

        慕青心道祁老爷果然是商人本色,还能就眼前局面同爹谈“生意”。

        “你别说了,我家愿意赔偿你们损失,不知这个数你们满意吗?”老爷子心里有数,举起五个指头晃了晃。

        “老爷,我们怎么能跟亲家要钱呢?你把珊珊当成了什么?”玉春擦了擦泪,拒绝道,“这钱绝不能要!要了,珊珊走得也不会安心的!绝对不行!”

        “男人说话,你个妇人插什么嘴?闭嘴!我也是为珊珊好,这是他们周家该我们的。”祁老爷喝止了玉春,“珊珊有今天,也有你这个做母亲的责任,你也是害了她的元凶之一,有什么资格这里啰嗦!”

        玉春被他说中软肋,听了此言没再言语。事到如今人已不在,说再多要再多也等不回祁珊唤她一声“娘”,怎么料理后事无非是给祁家一个面子,于己又有何干?那种失子之痛唯有自己才能独自吞咽,她看得开。

        “那怎么行?起码得这个数。”祁老爷用手比划了一个“八”。

        ”好!“周老爷一口答应,八万银洋不是一个小数目,可爹眼都不眨应了下来。慕青万没料到祁老爷这种境况下还记得要钱,不由替祁珊寒心。

        慕青想起,忙问道:“爹,那个舞狮队,是什么来头?”

        “舞狮队我们拦是拦下来了,问起他们却说是去附近一个住家。我们去查问了,他们只不过是路过我们银楼,那家正巧乔迁,请的舞狮队热闹一番而已,与此事无关。”

        “难道?”慕青开口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