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端倪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24
  •     车尾的烟尘里,有个人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那车越走越远。

        车里两个人沉默一阵,悦华试探性地问道:“珊珊她知道了吗?”他问这话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不过确认而已。

        慕青叹了口气:“现在才想起大嫂,你回去好好同她解释解释吧!我想她心情不会太好。”

        悦华急了:“我说周慕青,你就是有预谋的。你要算计我尽管朝我来,你伤害珊珊干什么?”

        “是我伤害大嫂还是你伤害了她?你不要把她当傻瓜,她早就察觉你不对了,她只是麻痹自己。我不能理解,大哥你也是成了亲的人,为什么又要在外面寻花问柳呢?”

        “说了你也不懂。”悦华一脸沉醉道,“这是男人的刺激。长期和一个女人朝夕相处,就算这鲜花再香,你闻着闻着也会腻不是?突然有机会你来到花园瞧瞧姿态各异,摇曳生姿的花,就算只闻闻香气会让你的鼻子好受些,嗳...…要多舒服有多舒服。”

        慕青从没有想过这些问题,除了工作忙,他心里大部分依然是被之岚占据,也许他刚刚意识到自己娶亲了,还有位夫人。

        到家了,慕青下车时对悦华道:“你回房好好劝劝大嫂,对她赔个不是。”

        悦华答应了,两个人进了门。

        祁玫早在家里等着消息,听彩萍来报慕青回来,不由快步下楼,在厅里看着一旁心虚的悦华,有意虎着脸道:“大哥,你要我说什么好,如果不是慕青劝着我,你这么欺负我妹妹,我定然饶不了你。”

        “祁玫,怎么跟大哥说话呢!”慕青皱着眉。

        “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

        “别说了。”慕青制止道,“这件事让大嫂处理吧。”

        悦华垂头丧气神情落寞地上楼去了。悦华进屋,祁珊什么也没问,依旧从书里抬起头来,只说了一句:“你回来了?”

        “嗯。”

        她哪里读的进去书,只不过像这样夫妻的状态不知从哪天开始就如此这般。

        悦华没有言语,开始自己换上睡衣。刚换完,燕儿在门外敲门送上水盆。

        “进来。”两个人同时喊道,祁珊对望了悦华一眼,悦华不好意思地对她笑笑。

        燕儿端了水进屋,悦华净了手,燕儿递来的毛巾,被祁珊接过去,如以前一样仔细给他擦了手。悦华莫名有点感动,任她擦拭着,以前她仔细些他还会嫌烦。

        待燕儿把水盆端走,悦华柔声对祁珊说道:“十天后,我们万德银楼江南片分店开业,你和我同去参加庆典,庆典结束后我们早一点去逛逛街,你不是一直想吃长街有名的姚记烧卖吗?我带你去。”

        “你这是补偿我吗?”祁珊一语中的,她柔情似水的眼睛盯着悦华,看得他心里发毛。

        悦华平素喜欢她忽闪忽闪纯真的一对大眼睛,真实无辜的眼神望着自己。今天她的眼神似乎看透了他的灵魂,映照着自己的种种不是,拷问着他的良心。他突然不安起来,仿佛有种不详的预感,却又说不出来。

        “他们会和好吗?”慕青问祁玫,他不确定。

        “会的,我了解我妹妹,她性情温和,是个传统不能再传统的女人,只要大哥好好待她,她就不会有别的想法,真希望周悦华能从此后真心待她。”

        “我也希望如此。”慕青道。

        “你会真心对我吗?”祁玫望着他,话题忽然转变。

        慕青把头侧向飘着窗帘的窗口,他说:“起风了。”

        明天就是万德银楼分店开张的日子,慕青激动得久久难以入眠,甚而话也多了几句。

        睡到半梦半醒之间,忽然他前所未有地思念之岚,分店开张离他掌控万德商行的目标可谓又进了一步。他多想和之岚分享这般喜悦,倘若她在身边,定能拿出更多更精妙的设计图稿,他们会更加愉悦,他怀念他们一起研究凤穿牡丹的那段岁月,契合得如此合拍,甚至不用说下句对方都能心有灵犀。

        他去了自己的房间,拿出明珠之戒对着月光翻来覆去地观察着,眼前幻起当时向之岚求婚的场景。

        “岚儿,明天你能来吗?”他自语。回答他的只有虚空,他只得收拾思绪藏起明珠之戒。

        第二天,周家人起了大早,每个人都打扮得喜气洋洋,大太太近来常和祁珊逛街,衣服样式大变,颜色更是明亮洋气起来,再不是一水的暗色淡色,整个人面貌焕然一新。

        祁玫今天一袭粉粉嫩嫩白碎花的旗袍,悦华和慕青并周老爷都是锦缎长袍,颜色不同。只有祁珊依然穿着一身她最爱的白色衣裙。

        “颜色太素静了。”悦华皱眉。

        “我最喜欢这身素白色,很衬我。”祁珊笑道。

        “只要你喜欢,我也喜欢。”悦华笑道,今天他们还有场难得的约会,千金难买她喜欢,随她吧,况且这身白穿在别人身上,绝对没有她那种清纯脱俗的气质,确实很衬她。远远看着她,周悦华想起在梨园阁第一次见她的样子,音容笑貌宛在如初。

        周家人坐汽车到码头,又转客船到对岸。

        老爷子遗憾地望向人声鼎沸船来船往的码头,叹道:“可惜...”

        “幸好祁老爷算给我们低了二十个点。”慕青低低道。

        “人有我无,迟早都是隐患。”周老爷背着双手,瞥见船上站着大太太祁家姐妹几人,接着道:“如今两位祁家姑娘进了我周家的门,你们要好好对待自己的媳妇儿,我眼里揉不进沙子,要是被我发现你们婚姻出了什么问题,别怪你爹我不留情面。”

        老爷子的话让悦华闹了个红脸,他低着头应一句,慕青迟疑一会也同样答应。

        女眷们在一旁看风景。随行的燕儿和彩萍都是第一次坐船过江,看着江心偶尔开过的货船兴奋不已,叽叽喳喳议论纷纷。祁珊虽然也新奇,到底是大家闺秀,文文静静地坐在靠边的位置,若有所思望着船行翻涌的浪涛。

        新店的位置正是江南片最繁华的长街上,周末休息正逢开业庆典,可谓观者如潮。

        两位少爷各自挽着夫人,老爷子带着大太太,后面的周管家领着仆人们,个个脸上喜气洋洋。

        鞭炮声过后,主持人开场白:“今日秋高气爽,本城又见盛况,江北名号万德银楼终于开启江南分店,见证新的辉煌......”接下来是周老爷致辞,致辞完毕,由老爷子揭幕。

        他拉着红绳用力扯下,只见蒙着店名的红绸随之落下,“万德银楼江南分店”几个大字露了出来。

        众人鼓掌叫好,安排好的鞭炮齐鸣,之后拿上来一条大红绸带,由周家三位男士剪彩。

        周老爷站在中间,慕青悦华分站两旁,三人手持剪刀一刀而下,他们相视而笑,这是难得和谐的一幕。

        远远的来了支舞狮队,锣鼓喧天,舞狮队由远及近慢慢舞来,大家纷纷挤作一团看热闹,后面的凑过来,前面的被推挤。

        “大家不要挤不要乱...”老爷子在话筒前大声疾呼。可惜没有用,舞狮队越来越近,围观人们被挤得左冲右突,一时间乱作一团。

        周家人紧急退在万德银楼的台阶处。周老爷对慕青道:“怎么回事?这个舞狮子是谁请来的?”

        慕青摇摇头:“不知道,今天并没有安排舞狮队,这里场地不大,我怎么会请来这个呢?”

        “是不是别家向我们祝贺请来的?”悦华道。

        “有可能,等会等他们舞完了,请他们过来领赏,我们问一问。”慕青担忧道。

        四散混乱的时候,没人注意到有人偷偷绕到周家众人背后,趁着周家仆人们瞧热闹、周老爷几人说话没防备,他摸出把刀极速刺向周悦华。

        “悦华小心!”站在侧面的祁珊瞥见危险袭来,奋不顾身使出毕生气力扑向周悦华,她把他护在自己身后!

        刺客速度极快,已经来不及收住手,就这么一刀生生地扎进了祁珊的后背,血咕咕地涌出来,染红了她雪白的衣裙!

        “珊珊!”悦华撕心裂肺地呼喊。

        刺客一击不中,慌忙逃走。

        场面顿时鸦雀无声,谁也想不到突然发生的意外。

        “快抓住他!抓住他我万德重重有赏!”慕青稍稍指着逃走的刺客身影大声喊道。

        有人如梦初醒赶着去追,有人提议去警察局报案,有人高喊“救人要紧,快送医院”!七嘴八舌众说纷纭。

        “先送医院!”老爷子让职员们一起扶着祁珊绵软的身子,悦华奋力背起祁珊。

        祁玫急了:“我知道这街上有个天主教医院,快快快!我带路。”

        人们自动地让出一条路来让背着祁珊的悦华他们先离开。

        “爹,您和娘留在这儿,这里还需要人主持局面。我们去医院。”慕青迅速冷静地指挥道,“周管家你带人在这里好好照顾老爷,不能再出事了,有什么事你派人随时来医院告知我。”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