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搅局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24
  •     李绍文又是很晚才回来,最近他工作结束后,常常去见嫣影,单纯去听听曲也好。

        “你去哪里了,这么晚?”李老爷在客厅里等着他。

        “我有应酬。”绍文寥寥几句,打算回书房去睡。

        “你到底和你媳妇怎么了?才结婚多久,就闹成如此?”李老爷认为有必要劝劝儿子,“当初是你开口,非要娶之岚进门,我还想着你和她是新式自由恋爱,有感情基础会好些,从来你都是一律拒绝别人说媒介绍,一定要自己找。你看中的人,我满足你的心愿,就是不想让你重蹈我们这辈人包办婚姻的复辙,现在为什么和她闹得这么僵?”

        “爹,我的事,我心里明白,您不明白,您别多管闲事。”李绍文听着提起他和之岚的婚姻,就觉得心里烦乱得很。

        “前阵子你娘病着,我不便说什么,虽然你媳妇也有不对的地方,毕竟她嫁到李家初来乍到,我们能包容多包容些。这些天我看着眼里,如果是因为你娘对她的偏见,影响了你们夫妻感情,这就没有必要了,毕竟今后的日子,是你们夫妻二人自己过,我们的意见不应该左右你们。”

        “我知道了爹。”

        “你媳妇病了,最近你多陪陪她。”李老爷走过来拍拍他的肩。

        “她病了?”李绍文惊讶道。

        “是啊,今天她在客厅晕倒了,请来医生看过了,说是营养不良诱发的低血糖病。”

        “她?营养不良?”

        “听伺候她的丫鬟说,媳妇自从和你闹矛盾之后,每天就没吃什么东西,长此以往就营养不良了。”

        李绍文听后有点愧疚,现在他不知不觉间沉醉于四娘的茶舍那个嫣影姑娘的温柔乡里,对之岚确实没有以往的上心,这倒是自己的不是了。

        “你不要再去书房睡了,无论你们闹什么矛盾,作为一个男人,先给自己的夫人低个头也不算得什么。”

        “好,我这就去看看她。”李绍文听从了爹的话,吩咐人把铺盖从书房收回到房间里。

        “对不起岚儿,最近我工作忙,忽略你了。”李绍文望着躺在床榻上的之岚,才发现她真的比以前瘦弱多了,爱怜之心顿起,坐下来轻柔道,“你身体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之岚冷淡地答道,她只要一看见他,就记起慕青的事,难免怨懑。

        “我知道你为你哥怨恨我。我开诚布公地说,我也有立场,我所做都是为了致和。周慕青是我的劲敌,我们之间难免一斗, 倘若时光倒流再来一遍,我也仍然会这么做。”李绍文毫不讳言,“就算我没有娶你,只要有合适的机会,我就会对万德下手,其实你也明了的。”

        立场不同这是她和李绍文之间矛盾的根源,她没有再言语。

        “不过你哥已然是本城新贵,又娶了祁家大小姐,我都要仰他鼻息过日子喽。”提起慕青,李绍文叹了口气。

        说起亲事,之岚越发难受,她不想听,反正自己病了,不如就以病为借口不去慕青的婚礼。

        “我累了想睡了。”之岚翻了身,面朝床里不想看李绍文。

        李绍文看她的身形动作,知道她还在怨自己,不过也不计较,洗漱后依旧与之岚同房间歇了。

        烟翠看着眼里,以为姑爷小姐关系和缓了,她真心为小姐感到高兴。

        慕青和祁玫如期举行婚礼,张长官亲自到了。

        报上说这又是本城一大盛事,眼瞅着江城极富盛名的三大家族豪门贵公子们纷纷成亲,多少私底下爱慕暗恋过这些贵公子们的女孩子伤心难过,这些轶事传闻又给普通人增加了不少茶余饭后的谈资。

        “李家大少爷、少奶奶到了!”李绍文带着之岚从车上下来,一众记者抢着上前拍照。

        今天李绍文是不可能在明面上不给慕青面子的,所谓夫唱妇随,因此之岚也一同出现在婚礼现场。她穿着一袭淡红色旗袍,李绍文牵着她前行,径直往礼堂里走去。

        慕青远远望着之岚,那个他心心念念的女人,她清瘦了许多,浓浓的妆抹不去憔悴感。从她堆起的笑里慕青能感觉她的日子一定很难捱。

        他心痛,当年那个灵气十足的岚儿被抹灭了,他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恨不能什么也不顾带走她。可他瞥见了盛装款款向他走来的新娘祁玫,理智回到他的脑海里,不得不硬着头皮告诉自己,今天娶的是祁玫。

        之岚凝望慕青,今天是他的婚礼,她实在无法隐藏眼里的情感,纵然使君娶妇,罗敷嫁夫。之岚莫名心酸流泪,慌忙拿起手中的帕子擦着眼角。

        “你怎么了?”李绍文见她落泪,探问道。

        “二哥娶妻,我高兴...”之岚说谎遮掩道,手里不断地绞着手帕。

        李绍文直觉不对劲,虽然哪是高兴的样子,可他不想点穿,他们的关系恰才和缓些,她既然这么说他愿意信。

        慕青起先痴痴地望着之岚,她在流泪,他也难受。待看到她被李绍文追问,慕青方才收回目光,转到祁玫身上。

        祁玫今天穿的白色婚纱他没见过。想必是爹一手安排的,这婚纱和头花把祁玫打扮得老成了些,若是穿在岚儿身上是不是又会是另外一种风味?

        他发着呆,主婚人觉得不对,清了清嗓子提醒了走神的慕青。

        他回过神,原来祁玫在祁老爷的护送下,已经来到了自己身边,还伸出了戴着白手套的手,只待自己接,刚刚他神游太虚,根本没注意到。

        慕青这时才接过她的手。他发现了祁玫手上戴着一只金戒指,这也是爹准备的吧!

        看着黄金在灯光照耀下闪闪发光,慕青没来由地想起当时送之岚的定情信物明珠之戒。

        后来他在查找岚儿的日记时,在抽屉里最深处的铁盒子里找到了这枚戒指。慕青知道盒子里存着岚儿的回忆,都是她宝贝的东西。想到这,他轻轻地笑了起来。

        祁玫看着他笑,心也甜了起来,她原本七上八下的,祁家宴会后,所有事她都想透,谁在暗中撮合帮助她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无论起因如何,只要他已经成为自己的丈夫,她就要牢牢抓住身旁这个男人,不能让他游离在自己的掌控之外,一念及此祁玫自信满满地牵着慕青的手。

        同以前一样,主婚人宣布着一项项的婚礼流程,之岚不想看下去,几次想起身都被李绍文拉住了。

        “你想往哪里去?哪里都不准去,给我乖乖坐在这里。”李绍文附耳道,“今天我们都是焦点。”

        话音说得虽然轻,语气却很重,之岚偏头瞧了他一眼,李绍文转过脸去了。慕青和祁玫任何一个甜蜜的互动都刺着她的心,她不得不坐在这里当看客,这种滋味令她如坐针毡,面子上却还不能流露一星半点,所以痛苦她还必须生生咽下去,手的细微动作出卖了她,她把一条丝绸帕子绞得“伤痕累累”。

        李绍文忍不住问她:“你怎么了?”

        “我头疼病又犯了,好痛好难受。”这话半真半假,真的是她心里不舒服,压抑着早就不想呆下去,假的是她并非头疼。

        “哎呀,我是觉得你不大对劲,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何至于我们在这浪费时间,我们回去吧。”李绍文听到她病着还是心疼,忙起身。

        李绍文这话说得不中听,之岚的脸色更差,知道他和慕青可谓对头,只是因为自己才勉强攀个亲戚,但听他参加婚礼是浪费时间,她还是沉下脸。

        他不管不顾,径直往周老爷身边去,道:“爹,岚儿身子不舒服,我带她先回去。”

        “好,有劳贤婿你多多照顾岚儿。”老爷子心知肚明她“病”,忙应了。心想她不在这里于慕青好,对岚儿自己也好,何必非要眼睁睁瞧着,兀自伤心呢,再说她已经嫁给了李家的人,万一李绍文起疑对她自己的婚姻也不见好。

        李绍文得了答复,扶着岚儿就往饭店门外走。这么突兀的举动,抢过了慕青这个新郎官的风头,更打断了婚礼的节奏。

        所有人看着他们。

        “各位,我夫人突发旧疾,身体不适,我们夫妇俩告辞一步,二哥,你们夫妻的婚礼请继续、继续。”李绍文换了一副笑模样。

        老爷子皱了皱眉,本打算叮嘱李绍文悄悄行事不打扰婚礼,还没等他派人传话,他就先行动了。

        祁玫更生气,怨李绍文行事鲁莽不懂分寸,更怨之岚早不病晚不病,偏偏在自己婚礼上出这一档子事。

        “岚儿怎么了?哪里不好?”慕青丝毫没有顾及祁玫,急忙问道。

        “哥,没什么,我们先回去了,我祝你和二嫂白头偕老百年好合。”之岚用若无其事掩盖眼底的黯然,慕青了解她在假装,愈发心酸。

        “走吧。”李绍文搀着她快步离开。

        台前慕青的胳膊若非被祁玫用力挽着,他就随着他们一同离开婚礼现场了。祁玫有意防着让他寸步不离自己,经此一事,她明白了之岚在慕青的心里占有独特的地位,免不了嫉妒。慕青的心再次随之岚飘走了,连身子都轻飘蓦然颤抖起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