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婚讯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24
  •     一场电影下来,这姑娘沉浸在电影情节里不能自拔。

        “真好看,我从来没看过这么好看的故事,对了,还有这么时髦漂亮的女人和帅气的男人。”嫣影笑着,拉着李绍文说个不停,“我真的谢谢您,李大少爷。”

        “你别这么见外,叫我李绍文就行了。”李绍文忽然觉得跟她在一起,如此轻松随意,家里的烦恼忧愁仿佛都抛向九霄云外,这是一种很新鲜的感觉,就好像透不过气的生活添上了一些新鲜气息,也似乎味如嚼蜡的食物上撒上了调味料,从头脑到心肺是那么一种有滋有味的刺激感。

        听到她说起时髦美丽的服饰,李绍文上下打量着她,嫣影穿着朴素的花缎旗袍,看上去既不合身也老气横秋。

        他皱眉问道:“怎么,四娘连给你们做身好衣服都不舍得?”

        “我们一年有八套四季换洗衣服,不过只有最红的唱曲姑娘才有资格挑花色。”

        “哦。那我给四娘说说,额外请裁缝给你做几套,花色随你选,布匹随你挑。好吗?”李绍文问着。

        “不行。不行。这坏了规矩,我可受不起。”嫣影着力推辞着,她低下头红着脸,“我不能白白受您的恩惠。”

        “我说你当得起就当得起,这事情你不要管了,我自去对四娘说,你只管练好琴艺,给我弹曲子就好。”

        “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嫣影竟然激动流泪了。

        “别哭别哭,我最怕女人流眼泪了。”李绍文看着她,不知怎么宛如之岚在眼前流泪,情不自禁伸出手去为她拭去泪水。

        嫣影心里渐渐涌上一种感觉,这个男人,她一定要牢牢抓住不放手。她前半生历经坎坷,见识过太多生离死别,当年的邻家小哥、曾经被卖到富商家里对她好的厨子大哥……都恍如浮云。她知道如果自己轻易松了手,这个男人就会彻彻底底消逝不见,她有强烈的不安全感,这种感觉让她极端恐惧。

        原本以为只是李绍文一时心血来潮说说罢了,没想到,李绍文把她送回茶舍,果真同四娘说了衣服的事。四娘派丫鬟通知,带她去布店扯布,嫣影还恍如梦一场。

        从带嫣影看电影那天起,李绍文开始喜欢有事没事来茶舍坐坐,四娘每次必叫嫣影作陪。

        选了布料,四娘请人给她量身定做,又给她做了头发,还特意在万德银楼定制了首饰,一番打扮下,可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嫣影身上别有一番韵味。

        她清丽纯粹的面容配上时尚的造型,别有一种风味,李绍文对她多了几分欣赏。

        周家最近忙着筹备慕青的婚礼。

        自从报上登了周慕青和祁玫的结婚启事,张长官率先送来厚礼,接下来送礼宾客络绎不绝,周家门槛都快踏破了。

        慕青即将迎娶祁玫,老爷子乐得脸上笑开花,如今万德商行那几个常和自己唱反调的股东,也不敢多说一句,他现在才感觉迎来万德发展的春天,他务必要把青儿的婚礼办得盛大隆重、轰轰烈烈,其他的事情全部放在一边,以婚礼为第一要务。

        老爷子亲自操持,婚礼用物亲自过眼,慕青的婚事激起老爷子的内疚之心。因为他自幼丧母,白馨只留下这个独苗,而大太太毕竟不是慕青的生母,对他人心隔肚皮,老爷子心知肚明却无法照顾到位,今番他一定要让慕青风风光光娶妻进门。

        慕青心情复杂,他感到一阵阵迷茫,他有种男人婚前的焦虑,全无喜悦,还会时不时设想倘若她的新娘是之岚会如何。

        大太太插不上手,老爷子没让她经手,周家人都看得出来,老爷子对二少爷看重的程度,远远大于悦华,她就算不开心也得忍。好在悦华婚后收敛很多,儿媳妇祁珊性情和顺,他夫妻二人还算和和睦睦,令她很是欣慰。

        慕青这场婚礼声势浩大,悦华想起自己婚礼时的场景,不免存了对比之心,自然在屋子里抱怨。祁珊开解道:“夫君你应该这么想,小叔的荣耀就是我们周家的福气,如今乱世,只要周家平平安安,你也能安安稳稳在我身边就好。”

        “妇人之见!”悦华道,“大丈夫不做出些功业,就算在家里,也被那些下人轻慢。”

        听悦华这么说,祁珊不响了,悦华也有他的道理。这世上人皆服权势、本事,佛尚且还争一柱香,何况自己的夫君还是正经的周家大少?

        慕青的婚礼,打算分两种方式举办。先是西式,把越宫饭店整个包下来,回家后再办一道传统婚礼,所有人紧锣密鼓筹备着,祁家也同时准备着,该添置添置,该收拾收拾,该置办置办,忙得不可开交,祁老爷最疼爱祁玫,他不能让自己的宝贝女儿留下一丝遗憾。

        祁玫数着日子在过,她期待的美好时刻过几日就要到来了。

        之岚近来很少看到李绍文,她想他是存心晾着自己,每个女子对自己的夫君都有个期望标准。一天又一天,她对他不抱什么希望,她不问李绍文的行踪,也不大关心他的想法。

        李绍文反对之岚有些无计可施了。他几次听烟翠说小姐依然独自吃饭、读书、睡眠,若无其事的样子,他心中难受,他想寻找能让他们感情修弥的方法,他放不了她,却不愿意低下姿态,李绍文一直拧巴着。

        上午门口邮递员送来了报纸。万心巧被静如搀着回房了,李老爷到书房练着书法,绍文绍武各自上班去了,之岚拿到了报纸,很久没读报了,她不由拿起来随意翻翻。

        突然她的眼光停留在一则简短的通讯上,大意是本城周家二少爷周慕青三天后迎娶祁家大小姐祁玫,将在哪里设宴,时间几点,欢迎光临云云。

        之岚不相信,又重新看了一遍,白纸黑字言简意赅,她却看得目眩头晕。

        他真的要娶祁家大小姐了?想当时祁大小姐自信满满地对她说:“我一定会把他变成我男朋友的。”没想到她真的做到了。

        她想起慕青曾在悦华婚礼上对自己说,让她等他。现在这样还能继续等吗?她心口泛上阵阵绝望。她能够理解他的选择,他是该找个合适的姑娘。理解虽能理解,可她骗不了自己的心,看到他结婚的讯息,她实在心痛难以控制,脑仁疼、胸口闷,站起身一阵阵眩晕。

        终于之岚腿一软,身子软绵绵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不好了,快来人啊!大少奶奶晕过去了。”丫鬟看见之岚昏倒,吓得大喊起来。

        不一会儿,万心巧带着静如来了,早有丫鬟仆人把她抬起来,就近平放在沙发上。

        “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晕倒了,去请医生了没?”万心巧问道。

        “去了去了。”福管家请示万心巧道,“这事要不要通知大少爷,请他回家一趟。”

        “大少爷又不是医生,来了有什么用,他来了大少奶奶就能醒过来吗?再说他整天为了致和奔波,别给他添乱了,这家里我说了算,现在就等着医生来。”

        “是。”福管家应道。

        “有没人看到,她是为何晕倒的?”静如问道。

        没有人吱声。当时客厅别无他人,谁也不知道平白无故突发情况。

        福管家递上一份报纸给万心巧:“别的也没什么,只是在大少奶奶倒地的方位,有份报纸,可能她当时正在看。”

        万心巧接过报纸翻了翻,她留心到周慕青和祁玫结婚的那则简讯,疑惑不解。

        医生匆匆带着医药箱来了:“李夫人您身体如何?”

        “我大好了。”万心巧客气道,“今天请您来,是为了我的大儿媳妇,您看看,她无缘无故晕倒了。”

        诊断后,他问烟翠:“最近少夫人饮食如何?”

        烟翠摇摇头说了实话:“不好,自从姑爷小姐闹了矛盾,小姐就吃不进什么东西,每天都是勉强吃一点。”

        静如听到这句话,心下舒坦。绍文和之岚在闹矛盾,大有幸灾乐祸之感。可她眼见昏迷不醒的之岚却担忧起来,到底是从小到大的姐妹一场,静如心情复杂,静听着医生的下文。

        万心巧瞪了烟翠一眼,似乎责怪她不该对医生说夫妻闹矛盾的事。

        “她营养不良诱发了低血糖病,我想可能她情绪压抑,这对她的病情恢复有害无益。”医生道,“你们家属还要想办法让她多吃点东西,要多开导她。”

        “那现在呢?”

        “给她喂些糖水先看看情况。”

        “还请李夫人借一步说话。”

        “少夫人体质太弱,如果您想早点抱孙子,一定要想办法给她调理调理,当务之急是要她多吃些。”医生悄声对万心巧说道。

        “有劳您了。”万心巧道谢。

        医生告辞,福管家送他出门。

        “没听到吗?赶紧去准备糖水啊!”万心巧对下人吩咐道,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之岚,离开前低声说了一句,“不中用的东西。”

        烟翠给之岚喂了糖水,等待了一会儿,她果然苏醒过来。

        “小姐,小姐,您终于醒了。”烟翠喜极而泣,“我担心死了,医生说您营养不良诱发了低血糖,再怎么也不能作践自己的身子啊!”

        之岚很感动,在这人情凉薄的李家,还有烟翠相伴,她有几分宽慰。烟翠说得对,再如何也不能跟自己过不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