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嫣影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24
  •     出得大雄宝殿,在半山腰处有一处小配殿。那边反而香火鼎盛,人来人往,几乎都是女眷进出,烟翠拉住一个女子打听,说是供奉送子娘娘。

        “小姐,这次进香,您是逢庙必拜,那送子娘娘处,您也该拜拜吧。”

        “那里反到不必去,我虽拜佛纯属入乡随俗,但老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没必要拜的菩萨,就不要轻易踏入殿门,省得麻烦。”

        “小姐您嫁给姑爷这么久,就不想要个孩子吗?”烟翠道,“如果小姐有了孩子,母以子贵,也许小姐您不会在这里这么难熬,况且姑爷还是心疼小姐的。”

        “你别说了,倘若我需要用一个孩子来母凭子贵,这种婚姻我要来有何用?”之岚有点生气。

        烟翠不响了。

        两个人正说话,只见静如独自从半山腰下来。

        “大嫂,怎么你也准备去拜送子娘娘?可惜啊,可惜就算你临时抱佛脚,恐怕有心无力。”她笑着,又悄声贴近之岚的耳朵,“你别白费心机了,生孩子这件事岂是你一个女人可以完成的?”

        之岚依然挂着淡笑回敬她:“弟妹,你虽不是一个人,却久未见动静,我已然如此人尽皆知,倒是你,我到要看看,生不了蛋的母鸡还能得意多久?烟翠,我们走。”

        “你!”静如面上气恼,想了想又平静下来,“我不跟你计较,反正你不过嘴上得意而已。”她在之岚的身后站着,嘴角吊起一个轻蔑的笑容。

        从修元寺回来,万心巧直接把李绍文叫进房里,谈了半个时辰。

        出来的时候,他面色沉沉,背着手径直来到之岚房里。

        烟翠给姑爷端上茶水,她用眼角余光瞥着李绍文阴沉的脸色,兀自觉得心惊胆战。

        李绍文看着神情自若的之岚,他的眼睛隐藏不了他的怒气,一道犀利如寒光般的眼神投射而来。

        “你和祁家二小姐的夫君是怎么回事?你心里的情郎是不是他?”

        “我们曾经是朋友。”之岚手上翻过一页书,“如今恩断义绝连朋友都不是。”

        “娘说看见你在进香的路上和他拉扯扯,连府里下人都望见你不顾身份的行为,真的吗?”

        “都看见了,我没什么可以隐瞒的,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之岚淡然说道。

        “娘和弟妹给我说,我还不信,没想到你真的发生了这些事!你已经嫁给我,是这李宅大少奶奶,做事情怎么如此不检点?”

        “我不检点?”之岚被这句话激怒,把书往桌上一扔,“我和你婚后可有做出半分逾越规矩的行为?我不过是路遇曾经的朋友叙个旧,何至于被家里人传得不堪?你是我的丈夫,没想到听风就是雨,不能理解我,还一味责问我,你真叫我寒心。”

        “你的意思是我不体贴不理解你喽?我自认我问心无愧。为了照顾你的情绪,我带你出去连绍武的婚宴也没有参加,在娘面前,我一直为你说话,可你呢?结婚以来,你做得事情哪一件不闹得阖家不安?不是你给娘顶嘴,怎么会让她旧疾复发,躺在床上个把月才好?不是因为你在路上拉扯祁二小姐的夫君,怎么会得到娘的不快?”

        “是,我做的一切都错,你李大少爷是圣人,说得做得都对,你把我哥送进监牢我还得感激你是吗?”之岚讽刺着,“既然我无理取闹,你这个大圣人还跑我房间里干嘛?”

        “不受教!”李绍文瞪着她,起身拂袖而去。

        他胸口一阵憋闷,不想在家里呆,也不想去致和,他在书房里发了阵呆,瞧到书房书架上摆放的结婚照,照片里他和之岚微笑着,那时候的自己真的是全城最幸福的人,现在再也回不去了。他拿下来细细打量。

        “大少爷,您要的茶来了。”福管家端了一盏茶进来。

        李绍文放下照片,拿起茶只喝了一口,想起了什么,吩咐福管家道:“备车。”

        坐在车里,他让司机直接开到四娘的茶舍。四娘像是能掐会算的妙人儿,长了副比干的七窍玲珑心,李绍文只坐下,还没开口,四娘捂着唇笑道:“今番不光是来饮茶吧,又是和夫人拌嘴了?”

        李绍文叹口气摇摇头。

        “看来我猜的怕有八分准,听个曲子解解闷吧,要不还是上次那个姑娘?”

        李绍文不置可否。

        四娘吩咐丫鬟把嫣影带上来。

        江城里居然有这么清清秀秀、吴侬软语的江南女子模样,尤其是她的眼睛有几分像之岚,让李绍文心驰神往。

        四娘笑道:“人来了,我就不打扰大少爷的雅兴,您想听唱曲,或是烹茶,嫣影都学了,让她伺候你吧。”说着她退下去了。

        房间里只剩李绍文和嫣影。

        嫣影抱着琵琶羞怯地站着,静听李大少爷的使唤。

        李绍文并不是见色迷心的男人,看着她娟秀年青的样貌,心里突然有个迷迷糊糊的想法。

        “还是弹上次那个曲子吧,你要是弹的好,我重重有赏,赏赐随便你挑,只要我办得到。”李绍文笑道。

        “好。”嫣影望着面前这位姿容不凡、穿着不俗的浊世佳公子,没像其他客人一来就动手动脚,顿时心生几分好感。

        嫣影依然坐在上次那个角落里,用尽自己所学,弹了一曲十面埋伏。

        李绍文闭着眼睛细听,他能听进去曲里的十面围城的紧张和项羽壮志未酬的遗憾。一曲终了,他饶有兴味地鼓掌道:“好!真好!嫣影小姐的琵琶,简直弹活了曲意。我要重赏你,你想要点什么?”

        嫣影抱起琵琶深施一礼,笑道:“我别无所求,倒是惟愿李大少爷您能多来听我弹曲,就足够了。”

        “哦?就这?”李绍文笑道,“这个要求倒是有趣。”

        “唉……”

        “嫣影姑娘为何唉声叹气?我哪里做得不好?”李绍文勾起了好奇心。

        “多说没有意义,不说也罢!”嫣影抱起琵琶起身离开。

        “姑娘留步。”李绍文抢先一步起身,拉住了她的手。

        拉着她一个转身,却见嫣影泪眼婆娑,她一只手抱住琵琶,一只手正在抹泪。

        李绍文忙松开了手:“是不是我唐突了姑娘?见谅。”

        “没有,没有,是我失礼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伤心事?你要是信得过我,不妨跟我说说。”李绍文想了想说道。

        “谢谢您。自从我到这里,伺候的都是大爷们,谁也不曾像您这样对我这样客气。”嫣影怯生生地说道,“我已经很感激您来听曲了,哪敢多求?”

        “你是哪里人,怎么来到了四娘的茶舍?”李绍文温和地指了指桌子,让她放下琵琶,坐在自己对面聊聊天。

        “我是黄城人。民国二十年长江发大水,我们那里遭了灾,实在活不下去了,我爹把我卖给人贩子换了粮食,人贩子转了几道手,本来说把我卖到大户人家做丫鬟,可是嫌弃我年纪大了点,说是江城好谋生,最后把我卖到了这里,四娘对我们这些姑娘很不错,我本想这一生就这样算了。”

        李绍文看着嫣影沉重的表情,道歉着:“对不起,我让你想起伤心事了。”

        嫣影一语不发。

        如今这世道,能自保尚且不易,他一下子同情起眼前的姑娘。

        “你一辈子在这里可惜了,你看过电影吗?不然我请你看个电影吧,最近有电影明星阮玲玉的新片。”

        “我……真的可以吗?”嫣影从没看过电影,她常常听往来的客人提起,不知道电影是个什么神奇的东西,她抬头期待地望着他。

        李绍文被她的眼神感染,笑着点点头:“我们现在就走吧。”

        “嗯!”嫣影羞涩又感动答道,看着李绍文一脸崇敬。

        两人步出茶舍,嫣影去和四娘“请假”,四娘心知肚明,许了。她望着李绍文和嫣影一前一后的身影,不禁感叹着嫣影这丫头看起来温温柔柔文文弱弱,没想到颇有手段。

        车到了华新电影院。

        嫣影就是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坐在车上,原来不用马拉的车里面是这个样子,看到街上花花绿绿的招牌、鳞次栉比的楼,一切都新奇不已,她简直目不暇接。

        李绍文关注着她,看着她单纯的样子,突然来了兴趣。

        在门口买了两张电影票。突然想起还从来没有带之岚来过,真是可惜,他望望身边这个姑娘,脑海里浮现出之岚从不会这样东张西望,如果是她来了会什么样呢?估计见怪不怪了。

        “走,进去吧。”李绍文挑帘。

        “我……”嫣影欲言又止。

        “怎么了?”

        “我……看这电影院里黑漆漆的……”她有些害怕,朝他身边缩了缩。

        “哈哈,没事的,别怕。要不你牵着我的手?”李绍文爽朗地把手递给她。

        嫣影羞羞怯怯地牵着了他的一根指头。

        李绍文感觉到了,反手一抓握住了她的整只手掌,他牵手时才感觉到她的手指上厚厚的老茧。

        “没想到你这么用功。”

        “我别无所长,要不在学习弹琵琶上用用心,将来如何能养活自己呢?”嫣影说道。

        李绍文心念一动,握紧了她的手,带着她走进了放映厅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