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进香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24
  •     他在厅堂把采苓院里平时伺候二小姐的丫鬟仆人全部叫了来,挨个询问。问到一个小丫头时,她的眼神闪闪躲躲,说话有些紧张,他单独把这个小丫头留了下来。

        “是你给二小姐通风送信的?”祁老爷直截了当问道,“当时唐明海住在哪里?你又怎么传递消息?”

        “老爷!老爷恕罪啊!”这个小丫头心虚难当,跪下来求饶道,“不是我愿意的,小姐说不替她送信,就赶我出去,我父母早不在世上了,这里院子里的人看我年纪小,都待我很好,我不想被赶出去,于是就答应了。唐明海先住在这附近的一个客栈里,后来租了房子,在三民巷的2号。”居然还租了房子,看来是要打持久战的意味,没想到自己这么大意,居然完全没有察觉。

        “你怎么送信的?”

        “以前我都是趁着给二小姐采买东西,从厨房的角门出去,后来来来去去问得多了,加上二小姐无意间发现围墙松动,就每次从那里钻出去,出去以后再用砖从外面垒上,里面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小丫头答道。

        祁老爷拍着桌子,气得说不出话来。祁瑛的个性从来就是任性妄为,都是瑶春惯出来的,可瑶春如今因为伤心过度病病倒倒,如此自食恶果,他能说些什么呢?

        “我说的句句属实,所知道的全部都说了,老爷饶了我吧。我不想被赶出去。”小丫头磕头如捣蒜。

        “唉……”祁老爷的情绪由盛怒平息下来,长叹一口气,“我可以饶你一次,你不能再待在采苓院,自己收拾了,去干杂役吧。”

        “谢谢老爷。”小丫头叩了个头,抹着泪下去了。

        祁老爷在桌前呆坐良久。

        慕青效率很高,当下立即去找了张长官,张长官一口答应,很快下令全城戒严搜捕唐荣和祁瑛。

        万心巧的病经过静养大好了,静如提议去城外的修元寺还个愿,顺便散散心。

        之岚不想去,这些天她谁也不想见,和李绍文的关系更是跌落谷底,两个人一直冷战,谁也不愿意先妥协。

        今天万心巧还愿是李家的大事情,按照规矩得全家女眷出动,纵然她再不想带上之岚,也不得不为之。但她对她的膈应还在,特意让李绍文多派了一辆车。之岚带着烟翠坐在后面的车子上,她觉得这样挺好的,不用和万心巧、静如面对面,倒免了尴尬。

        她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出了城沿途全是低矮的泥土平房,更有甚者是茅草屋,一路上还有不少衣不遮体的乞儿,瘦骨嶙峋毫无生气,简直和城里繁华大都会的景象天渊之别。之岚第一次体会到普通平民艰涩的生活条件,从惊讶感叹到同情,尤其路过村子时,看到那些瘦弱的小孩子,追赶着汽车的模样,还引得她几分心酸。

        车开得不算快,泥巴地延展开来,时不时有些颠簸,忽然地她似乎远远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越来越近了……

        车到近前,她终于看清。那真是一对璧人,男的帅气英俊,女的甜美不可方物,男人搂着女人的腰,不知道对她说了什么,女人举起手握成锤,娇羞地锤了他一“拳”。

        之岚目不转睛,这两个人她真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停车,停车。”

        可恨司机居然没听她的话,仍向前开去。

        “大少奶奶,恕我不能从命,若没跟上夫人的车,到时候夫人唯小人是问,小的可担当不起。大少奶奶请见谅。”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解释道。

        之岚心里急不可耐,她不顾一切地打开车门,唬得烟翠忙抱住她。门打开了,风很大,吹得她的长发上下翻飞,衣裙飘飘,挽好的头发垂落下来,她一把扯开绑头发的结子扔在一边,她的面容露出坚毅果敢的神情,司机不由心中一惊,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神态的大少奶奶。

        “你不停车,我就跳下去!”

        司机畏惧了,他害怕出事,刹车靠边停了下来。

        之岚不顾一切挡在那对男女面前。

        “唐荣,好久不见。我问你,当年你为何不辞而别?”她心中有太多问题,一股脑抛了出来。

        “这位小姐,你认错人了吧?我是唐明海,不是唐荣。”唐荣有意装作不认识她,以期隐瞒过去。

        “唐荣,你不用逃避,我来找你别无所求,就是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答案。”虽然之岚根本没同他开始,但她没问个清楚并不甘心。

        “周之岚,你都已经嫁人了,还来纠缠我夫君干嘛?”祁瑛听到之岚话味不对,不免心里涌起一阵阵醋意,说话不客气起来。

        “祁家二小姐,我和他的事,和你无关,我今天定要他给我个交代,否则我一定会纠缠到底的。”之岚坚定道。

        “你!”祁瑛气得话说不出来,脸涨得通红。

        之岚的车一停,车队遭此变故,也不得不停了下来,犹疑不前。

        静如察觉有异,忙对万心巧说:“娘,您看,那个,又惹麻烦了,要不要我下去看看?”自从万心巧病了,那个就成了之岚的代名词。

        “真是个扫帚星。”万心巧心烦道,她隔着车玻璃偏头往后瞧去。

        正看见唐荣带着祁瑛要离开,硬是被之岚扯住了,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夫君以外的男人拉拉扯扯,这像什么话?成何体统?万心巧觉得丢脸至极,心里还有些愤恨。

        唐荣本不想承认自己的身份,也不想搭理之岚,不想她不依不饶,他心一横,大声说道:“好!你不是想要个答案吗?我告诉你!我为什么不辞而别?那是因为我受不了你的暗示纠缠,我很累,累得我要逃走。这就是答案。”

        “是吗?“唐荣的这句话,彻底地粉碎了她青春时期所有对初恋的幻想,之岚楞了楞神为自己感到不值。

        “周小姐你何必问呢,如果你放在心里,还能留个念想,你看你非要纠缠得个答案,不得自取其辱吗?”听到唐荣的话,祁瑛完全放下心来,她同情的语气在之岚听来简直是讽刺。

        “哟,大嫂,你这是故人见面,在聊什么这么激动?那边妈都等急了。”静如婷婷袅袅地走过来,笑道。

        待她看清对方是祁瑛,有意亲热地拉起之岚的手,之岚不自在地挣脱了。

        静如抢先说道:“不好意思,祁二小姐,我家大嫂最近情绪不太好,她说什么疯话你别太在意。”

        之岚对静如怒目而视,这一刻她觉得生活索然无味,初恋于她就好像一个笑话,爱情她被排除出局,婚姻更像一场闹剧,还收获了厌恶她的婆婆、面和心不合的姐姐。

        她松开抓着唐荣衣角的手道:“是我失态了,唐荣,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祝你和祁二小姐幸福快乐。”

        再次回到车上,心中反而平静下来,车启动的一瞬间,她才意识到不管唐荣给出什么答案,都是她真正的解脱。她轻叹口气,静如的出现说明万心巧定然目睹了这一幕,后面的关怕是更不好过,但她并不惧怕。

        车到了修元寺的山门,之岚方在禅房安顿好,福管家来报说夫人吩咐因着大少奶奶有辱家门,这次敬香由二少奶奶负责递进。

        之岚倒不在意,在禅房里的书架上取了一本金刚经释义读了起来。

        不一会儿,烟翠从外面走进来,对她说:“小姐,我无意中听见霜华在外面悄悄地求福管家,说想求夫人给她调换到二少奶奶身边伺候去,听她的意思,敬香递进一般是家里管事的少奶奶代做,她如今看您不受宠,也打算为自己谋出路了。”

        “随她去吧。”之岚闻言想了一会儿,补充道,“你去把福管家叫进来。”

        “大少奶奶您找我?”

        “福管家,如果霜华对你说了什么,请你尽管满足她的心愿吧,也算是她在我身边伺候一场的情分吧。”

        福管家听了惊讶不已,他到李家,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没经过,霜华想离开大少奶奶这件事,任哪个主子知道不都是少则一顿训斥,多则一顿处罚,像之岚这种还是头一次。

        “大少奶奶,那霜华一走,您院里不够人伺候,要不要再派一个人?”

        “不必了。”之岚一口回绝了。

        霜华出走令众下人们对大少奶奶议论纷纷。论口碑大少奶奶人好,可惜不受宠,众人看她都带着同情的神色。她并不在意,进香之事她作为最不得宠的那位,反而获得一定程度的自在。

        长这么大, 修元寺她还是头一次来,烟翠扶着她拾阶而上,眼前巍峨的大雄宝殿里,两尊威严的大佛合分左右,中间高大的释迦牟尼佛倒是慈眉善目的样子。

        旁边站着一个老和尚,专心地诵经敲木鱼,之岚拜了佛,给了一些香火钱,老和尚不动声色地瞧了她一眼,随口念出一句偈子:

        “半生坎坷半生闲,恐有烟云半迷情。

        若问归途何所在,西方极乐离恨天。”

        之岚听了,十分不解,烟翠好奇想多问几句,老和尚口诵阿弥陀佛走开了。

        烟翠心里不乐,嘟囔着:“这老和尚,这么托大。”

        之岚对她微微一笑:“我们走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