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反目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24
  •     自定了婚期,祁玫总是主动约慕青,有时去公园逛逛,有时去华新电影院看舶来电影,偶尔也去舞厅跳跳舞。

        他答应的次数不算多,大多数都以工作繁忙推脱了。即便答应,也从不主动,还会不经意地走神。祁玫都不在乎,只要他现时在自己身边就好。

        周末下午祁玫和慕青刚看完阮玲玉主演的新电影出来,他把她送回家。

        车绕过祁家院墙,准备往大门行驶去。

        祁玫突然看见墙边出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一个姿容秀美的男人猫腰躲着,样子十分滑稽。

        “停车。”祁玫道。

        “怎么了?”慕青正在一旁闭着眼睛小憩,被她的声音搅扰,睁开了眼。

        “你看,那个姓唐的又来骚扰我妹妹了。”祁玫撅起嘴巴,用手一指。

        慕青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是他?”他惊讶万分,这家伙不是消失了好几年,居然又在江城出现,真是贼心不死。

        “你认识他?”

        “何止认识,还很有渊源。”慕青冷笑着,“我下车去会会他。” 说着他开门下来。

        “唐荣,这么多年没见,别来无恙啊。”慕青走近说道。

        唐明海听见声音,吃了一吓,抬起头看见是周慕青,起先慌张后强作镇定,问道:“你是谁?认错人了吧,我不是唐荣,我叫唐明海。”

        “唐明海,你想翻墙去同我妹妹约会?”祁玫跟上来指责道。

        “他真的叫唐明海?”慕青向祁玫确认着。

        “是啊!”祁玫奇怪地望着慕青。

        “你休想骗我,就算把你挫骨扬灰我也认识,唐荣,怎么连自己的真名也不敢叫出来了?又来这里故技重施吗?”慕青冷冷说道。

        祁玫听出话中有话,没有插嘴,静听下文。

        唐荣起身想跑,被慕青提前预料,跨前一步抓住了衣领。

        “周慕青,你干什么?之前搅黄了我和你妹妹,如今你又想来破坏我和小瑛吗?”唐荣被他揪住索性不再装,撕破脸皮地说道,“我和小瑛是真正的爱情,你懂吗?你给我放开!”

        “爱情?你别亵渎这个词。”慕青不松手怒道,“如果你有点骨气一门心思要娶岚儿,我还真敬你是条汉子。可怜岚儿至今不知道你的真相,你当年为什么不辞而别,你那时对我的丫鬟凤凰做了什么?不用我点明吧!你可别忘了,我当初对你说的话!”

        祁玫咋听这话,愣愣地看着慕青。突然她反应过来道:“还跟他多费什么口舌,把他带去爹那里,绝不能让妹妹上了他的当。”

        唐荣见事情败露,不知那里来的一把子力气,把慕青冷不防推开,撒腿就跑。

        “哎呀,糟糕!我们快去把他的事情告诉爹去。”祁玫急道,两人径直往祁家大门走去。

        “爹!”进了祁家院门,祁玫大喊着跑向屋里。

        “大小姐回来了。”祁管家听到声音走出来,说道,“老爷今晚有个饭局,他不久前刚坐车出去。”

        “那我先回去了。”慕青本意送她回家,不巧碰到唐荣这档子事,随她进来见祁老爷,既然主人不在,待下去也无意义,转身欲走。

        “慕青,谢谢你。”祁玫有点不舍,“今天若不是你,我们根本不知道唐明海真实的一面。”

        “我应该的。”慕青闻言淡淡地说道。

        自从上次万心巧被之岚气病了以后,之岚倒是谨慎不少,没有再娘照面过,都是静如一力照顾。李绍文从张长官府邸出来,回家刚刚跨进门,福管家来报:“大少爷,李奕来了。”

        李绍文如此精明的人,听到李奕胆敢明目张胆来到家里,心里料到了什么。

        “让他到书房等我。福管家你先去吧。”

        李绍文本欲先回房间,想了想改了主意直接去了书房。

        “大少爷。”李奕看见他,忙行礼道。

        李绍文打量着他,道:“你是告诉我,被发现了是吗?”

        “大少爷……”李奕满脸歉疚。

        “我已经想到了,周慕青不是周悦华,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之岚在房间里,老早就听到烟翠笑着来报:“小姐,姑爷回来了。你不是下午作了幅画要给他欣赏么?”

        左等右等却没看到他的人。

        “不对啊,我可是亲眼看到姑爷下车进屋了,要不要我去看看?”烟翠疑惑道。

        “我去看看吧,他可能先去娘那里了。我到大厅里等一下他。”之岚想了想,迈步出了房间。

        走到大厅里,没有看到人,又走到万心巧的房间门口,远远张望,也没有李绍文的身影,他去哪里了?对了,是不是在书房?想着她往书房方向上楼去。

        “大少爷,我已经失败了,万德银楼没有人在里面了通风报信了。”

        “我知道,现在对付万德商行,不容易啊,今时不同往日,周慕青有了靠山,而我们致和才是危机开始,这件事我要好好想一想。实在不行还真得再寻方法,周慕青他查出来你的什么事情?”

        “两件事情,一是我建议郭师傅在周家给您母亲的寿礼凤穿牡丹上镶嵌红宝石的事情;另一件是周悦华亏空的事情。”李奕说道。

        “那还好,都是陈年老账了。”李绍文说道。

        什么!之岚刚刚走到书房门口,正好听见了李奕和李绍文的对话。

        悦华亏空之事她之前已知情并不意外,然而那凤穿牡丹上的红宝石居然有人故意布置!之岚感到一阵眩晕,凤穿牡丹是自己的心血,就这样被人做下手脚,始作俑者居然是自己枕边的丈夫,既如此那李家花园里的安慰都是假的,是李绍文早就布好的陷井,单等着自己往里面落!

        她强忍情绪,继续听着……

        “那件事情你没有透露过吧?”李绍文问道。

        “没有,任何人我都没有说过,大少爷,您放心,那件事只有您知我知,我会烂死在心里的。”

        “那就好,估计周慕青怎么也想不到是你把他拜见张长官的行踪透露出去的。”

        “大少爷还是您神机妙算,若不是您建议孙长官处置他,让他到警察局监室里待一段时间,同时还震慑了祁家杀鸡儆猴,不然哪会有周慕青的一蹶不振?”李奕趁机捧道。

        “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这个法子只能延缓一时,如今张黔墨又回来了,周慕青得势,而我们则要从长计议。”李绍文思索着说道。

        之岚把他们的对话一字不错听在耳里,她的身子一阵阵筛糠式地发抖。

        前阵子慕青竟然被抓了,是李绍文建议!而且他面对自己还能如此冷静,周之岚,周之岚你怎如此蠢笨?天哪,嫁了一个多么面目可惧的人,今天看清楚了没?!

        之岚脑子和心都痛难抑制,她就地瘫坐下来。

        从头至尾她都错得离谱。这场婚姻走到今天,究竟该怪谁?到底自己仿如漂萍,她竟无人可以责备,自始至终都是孤零零一人。想想结婚后更是打算尽力做李绍文的贤内助,甚至从内心里慢慢接受了他,预备跟他发展出感情。这一切一切,因着他算计慕青而根本不值!之岚心寒。

        李绍文,你为何如此对我?她想着,眼泪不知不觉落了下来。

        “大少奶奶,你怎么了?”福管家远远看着她在书房门口垂着头坐着,见她捧着心口,一脸痛苦,忙走过来问道。

        “糟糕!岚儿她在!”李绍文有点心虚,不晓得她听去了刚才和李奕的对话没有。

        他对李奕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开门去看。

        “啪!”他刚踏出书房,之岚挣开福管家的搀扶,快速准确地给了李绍文一个耳光,所有人都懵了。

        李绍文捂着打痛的脸颊,之岚毫不留情面,令他难堪而愤怒:“你干什么!”

        “你不用问我,你做了什么心里有数。”之岚反驳道,“难道要我在这里说出来让大家悉数尽知?”

        “我是为了致和!”李绍文嚷起来。

        “够了!为了致和,你就致我哥于死地?你把他送进警察局,你要他一蹶不振?你娶我干什么?让我看着你怎么毁灭万德吗?”之岚冷笑道, “哦,我差点忘了,你没娶我之前,就在玩这个戏码了。是我猪油蒙了心,自己瞎了眼!你真的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今天我才看清你是怎样一个人!”

        之岚转身就走。

        “都散了散了,看什么!”李绍文心里烦闷,对下人吼道,“今天的事情谁敢传到夫人耳朵里,我拿谁是问,你们不信邪的尽可以试试看。”

        “是。”下人们都知道李绍文心绪不佳,谁都不想撞在枪口上,都四散走开了。

        “福管家,我说的你听见了吗?”他特意提点了一句。

        福管家是个聪明人,响鼓不用重锤,他早就听出了李绍文的话有意针对自己:“我明白怎么做,大少爷。”

        “很好。”李绍文挥退了福管家,李奕见形势不对也告辞离开。

        他想去楼上给之岚解释,思来想去她还在气头上,一言不合又会吵架,不如先让她冷静一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