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查访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7
  •     之岚招过致和对面歇脚的车夫说了地址,待烟翠上车坐定时,又抓了一把银洋随便塞给他。

        车夫还准备退些钱,之岚心急道:“还不快走?”

        车夫乐得拉这一趟。路不算远还白白得了这么一大票外水,忙不迭提起车把拼着一口气拉远了。

        车转了弯,之岚总算放了心,做完这一切,她稳了稳心神返身进了致和大门。

        会客室门开了,小夫人似乎得了主意,不似之前那么慌张,同李绍文道了谢,从之岚身边擦肩而过径自去了。

        李绍文向之岚走过来,瞧她扭头望着远去小夫人的背影,解释道:“她是我手下人的夫人,遇上点难事特意向我求教。”

        “嗯。”之岚含糊应了一声。

        “你怎么一个人在门口?”

        “来的时候我给烟翠买了个冷食,她恰才腹痛难忍,我叫了车子送她回去了。”之岚神色平和如常,淡淡一笑。

        “是么?”李绍文狐疑犀利地眼神似乎要穿透她的眼眸,但见她脸上挂着清澈的笑,不禁揽住她道,“害你等太久了吧,我忙完了,要不要还是去吃牛排怎么样?”

        之岚松了口气:“依你的安排。”

        烟翠不负所望,把纸条带给了慕青。

        慕青打开看过,是岚儿清秀俊逸的字,但写得十分潦草,推想她当时情势必然紧迫,不由为她为了自己冒险而感动。

        岚儿...他很想念她。拿到字条这一刻他知道,她心里也有自己。慕青紧紧捏住这张纸条,手心的汗把字晕开都浑然不觉。

        这里有几个很重要的信息:一是李奕已经娶妻;二是他的信息是夫人送出去给李绍文;果然和李绍文有关,慕青毫不意外,他已经从红宝石这件事猜到了,李绍文这个做局的高手,怎么会不在对方的棋盘上摆上过河卒子?三是岚儿写得是他夫人求教,那么李绍文不知教了李奕什么应对的招数,慕青竟然有点期待。

        第二天,李奕自己主动走进了慕青的办公室。

        “二少爷,我是来向你说实话的。”李奕开门见山说道。

        “哦?”慕青抬眼望着他,静候他的下文。

        “我向您坦白,这一切都是大少爷吩咐属下做的。”李奕一五一十,把悦华怎么挪用了银楼的款项放高利贷中饱私囊说给了慕青听。

        慕青还了解了悦华为了把账目找平,数据可以核对,居然偷偷指使何谦夜间从柜台里取出一些金银饰品卖到黑市,卖的钱三个人二一添作五,全部瓜分殆尽,这简直太恶劣了。若不是当着李奕,他恨不能拍着桌子把悦华大骂一顿。

        为了让自己说得更可信,李奕还拿出了一本他誊抄的一份悦华的私账账簿献给了慕青。

        最后他说着竟然痛哭流涕:“二少爷我也是身不由己,大少爷威胁我说若我不听从他的,就让我在本城混不下去。您周家家大业大,我还有家人要养,也是没办法哪!求二少爷原谅我,看在我将功补过的份上,继续让我在万德银楼工作吧!我做什么都可以!”

        若不是慕青得了之岚的报信,恐怕会被他涕泪交加情感交融的假象所蒙蔽。

        慕青起身走过去宽慰地拍拍他的肩膀道:“你不用担心,我想你愿意告诉我,是信任我,这件事到此为止,事关大哥,我不想再深究了。如果你听我的话,你还可以继续留在万德银楼,不过将功赎罪你还是继续在柜上工作。”

        李奕破涕为笑点头如捣蒜道:“二少爷,我愿意。”

        慕青冷眼旁观他的表情,看到李奕明显地松了一口气,用亲切地口吻笑道:“你也跟过我,知道我的性子。你尽管放心就是,我说到做到。”

        但慕青依然派人监视他。也许他的宽慰话起了作用,令李奕放松了警惕。

        “二少爷,我今天跟踪李奕,发现他在城西一家咖啡店私下见了李府的福管家。”小赵回话道。

        慕青现在最不明白的是悦华的钱究竟去哪里了?他读完了之岚的日记,也记起来她曾经告诉过自己,她被大太太逼去和李绍文共进午餐那件事,大哥究竟是什么原因沦落到要去当铺当首饰的地步?

        他百思不得其解。

        正当他准备深挖这件事的时候,从万德商行传来不利于他的消息:万德商行以老刘为首几个老股东,正联名上书要求换掉慕青这个银楼经理。

        老爷子接到上书,本欲置之不理,他草草一阅,这些人的理由无非是借慕青上次冒进的事,连累了万德有损云云。可越置之不理,质疑和传闻越多,逼得老爷子不得不公开谈论这件事情。

        有人道:“老周,不能用你二儿子管理银楼,他还太年轻,不合适。”

        有人道:“周老爷,您心真大,还敢任用一个犯过错误的人!”

        ……反对声不绝于耳。

        他预先料想任命慕青定有反弹,却不想股东意见如此大,令他有些骑虎难下,逼得老爷子不得不宣布召开会议,讨论周慕青的去留。

        会议气氛如火如荼,几个股东分成两拨,互相争论地激烈,老爷子有些坐不住了。

        “各位,我来说几句,银楼的事情我最有发言权。”王掌柜适时站起身,老爷子原本斜倚在椅子上,立时正起身子。

        “我也是万德的老人了,单论我的资历,银楼的事务我参与不算过吧!”

        大家无言以对。

        “两位少东家我都共事过,谁行谁不行,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各位都听说了前几天银楼里发生过什么事情,群众的眼睛是最亮的,大家的选择不会错,周慕青才是最适合掌管银楼的人。

        你们知道自从他执掌银楼以来,银楼的利润提升了多少?可以说是他带领我们万德银楼从那种疲沓的氛围、饿不死吃不饱的死循环里走了出来。我们的每位伙计更有干劲了,为什么他的贡献你们这些股东们看不到,非要揪着他的一点错不放呢?”王掌柜说得声声达肺腑,句句在情理,令人无法反驳。

        一时间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老爷子本欲趁热打铁来个一槌定音。

        没想到刘先生抢先道:“不行!为了把周慕青从牢里救出来已经让我们万德商行吃了大亏。我坚决不同意任用周慕青,不是王掌柜单单几句话就可以抹去周慕青带来的损失,这是我作为股东的权益,否则我可以收回鄂城那边的大额投资。”这句话一出口,另外几个支持悦华的股东态度重新活跃起来。

        收回投资意味着什么,鄂城分店开业在即。周老爷心知肚明,他按紧了自己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周悦华深舒了口气,亏得当年主事银楼时年年打发了几个支持他的股东们一大笔钱,比万德商行的年终分红还要多。他们早就站在自己一线,不为别的,支持自己也是为了他们自身利益。

        周慕青没有来,倘若他再不来,这个会议几乎就可以定论下来,悦华明白自己已经占了绝对优势,他的嘴角忍不住往上翘起来。

        “对不起,我来迟了。”周慕青推开门进了会议室,他换了身黑色洋装,戴了副金丝边平光眼镜,很有些成熟的意味。他脸上挂着礼节性的笑容,还有个男人跟在他身后,在场众人的眼光都聚集到他身上。

        “各位,我带来了一点东西,你们看一看。”慕青把手上物事递给周老爷。

        悦华的目光在接触到李奕那刻心就一沉,他最怕的事情恐怕就要浮现眼前,预感不妙。

        老爷子翻了翻簿子,怒道:“周悦华,这本私账你如何解释?”

        “我……我……”悦华惊骇不已,他万万没想到李奕手上还有东西,顿时说不出话。

        “我来说吧。这是万德银楼的一本账外账,记得是周悦华——我的大哥历年来从银楼里贪的钱。另外我还有人证,这位是悦华曾经的助理现在的副经理李奕。这本账是李奕一手经办,据说我大哥他们为了平账,不惜盗卖银楼的首饰,是不是啊,李奕——”慕青双手撑着桌子,沉声质问,虽然话是对着李奕而谈,目光似利剑投射着周悦华。

        “二少爷,都是大少爷指使我这么做的,我也是迫不得已啊,只求二少爷开恩。”李奕这是认了。

        “你……”悦华激愤而起,“当初你怎么说的?全都是你怂恿我的。李奕!你怎么反咬一口,呸……小人!”

        “很好。周悦华,这么说你已经认了。各位还有何话讲?”慕青目光炯炯环视着各位股东们。

        “悦华,这些钱呢?”周老爷指着簿子上的数字问道。

        “我拿去……放了高利贷,可那个姓石的小子真不是个玩意,他卷了款子逃跑了……”周悦华低下了头。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蠢货!”老爷子怒骂道,“还开什么会,讨论什么?周悦华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还痴心妄想掌管万德银楼,还打算中饱私囊吗?这会……都散了吧。散了!”

        事已至此,股东们无话可说,刘先生走到悦华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叹口气走了出去。

        “周慕青,你好狠!在这里等着我,你不要犯在我手里,下次就没你好过的!”悦华撂下狠话拂袖而去。

        会议室里只剩下慕青和李奕站着。慕青拉了把椅子坐下来:“李奕你最近是不是去城西的咖啡店见过李绍文的人?今天的事你是不是也要向你主子汇报?”

        慕青转头看向李奕,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容,令李奕不寒而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