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字条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7
  •     老爷子满意地坐车回了万德商行,慕青把他送上车子,

        看着远处空无一物的展示柜,他突然想起悦华拿走的凤穿牡丹,快步上楼找悦华。

        周悦华背着手在窗边站立着,他的桌上放着已经整理好的账簿和钥匙,慕青一眼看到账簿上面放着变了形的凤穿牡丹。

        他大惊失色,对悦华喝道:“你这是干什么?”

        “你也知道心疼,是吗?你不是最看重这个东西吗?周慕青,现在它已经被我毁了,哈哈哈。”悦华大笑起来,“你心痛吧,可你一样把我看重的东西毁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顾过我的面子吗?”

        “大哥,面子是你自己干出来的,不是别人给你的,并不是我要抢你的位置。只是这个位置太沉重你坐不起,从头到尾都是你自己的选择你自己的决定,后果必须你自己承担,这句话很早以前我就想同你说的。”慕青语气强硬。

        “你还有资格拿这句话告诫我?你别忘了,是谁把你救出来的,后果你自己承担了吗?如果没有整个万德给你垫底,你现在还能完好无损地站着我面前指责我?对了,救你我也出了一份力,我不指望你承我的情,没想到你这样对我,我的弟弟,真令人心寒啊!”

        慕青被他说得哑口无言,严格说来他不得不承认悦华说得有几分道理。

        “这是给你的账簿和钥匙,你不是要坐这个位置吗?请吧。”悦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慕青坐下来,细细看被悦华捏坏的首饰,想了想请郭师傅来办公室。

        “二少爷,您找我有何事?”郭师傅刚放下手中的活计,习惯性地擦了擦手。

        “郭师傅,你手艺最好,这个又是你做的,你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修复它?”慕青把坏了的首饰递给他。

        越纯的金子质地越软,不必费多大的劲就能弄坏,郭师傅查验后发现有几个承托红宝石的爪伤了。

        “我试试看。但不一定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没事,您先尽力一试,如果不行把这几个红宝石拿下来也可以。”慕青提议。

        “那样就破坏这件首饰的美感了,可惜了阿奕的提议。”郭师傅惋惜地道。

        “李奕提议了什么?”慕青好奇顺口一问。

        “其实在这上面镶嵌红宝石,是李奕出的主意,那天他给我送饭进操作间,看了看凤穿牡丹,提议说用红宝石镶嵌最起色,我也觉得不错,就采纳了。”郭师傅回忆着。

        “是李奕提议的?”慕青追问了一遍。

        “是的。”郭师傅肯定地答道。

        慕青听后沉默了,让郭师傅把凤穿牡丹带走。

        隔天李奕来送文件。慕青第一次审视这个人,李奕戴着眼镜,长着一张圆圆脸显得和善得很,慕青深知他工作能力出色,做事常常能思虑周全,问一答十,确实是得力的下属。他素来不声不响,处事圆润得体。

        他审阅后签下自己名字,李奕合上文件夹如常离开。

        慕青有些怀疑自己,也许只是巧合,但是经历了牢狱之灾后,他对很多人和事保留了一份冷静和戒心,下结论尽量慎之又慎。

        该如何查证李奕?慕青的眼光落到账簿上,对!查账!他立即带着账簿找到了王掌柜。几天繁忙的工作,调发奉,查明细、对账销账...两人忙得热火朝天,竟然没有找到大疏漏。

        “二少爷,我们是不是过于敏感了?”王掌柜疑惑,周慕青不语,一个劲地在办公室踱步。

        确实有一些东西深藏在纸面之外。

        “李奕这个人是什么来路?”慕青突然问道。

        “他啊,他是五年前来到这里,从柜台职员晋升起来的,他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他做事爽快人缘又好。当时大少爷主事的时候,相当倚重他,很多事都不经过我,直接指挥他去处理。所以有些事我也不清楚。”

        “他在银楼这有什么朋友或者交往密切的人?”

        “之前他有个助手好像叫何谦,后来不知什么缘故离开了。”

        “有他们的资料吗?”

        “档案室里应该有吧,您知道入职时我们会要求填表的。”

        慕青谢过王掌柜,往二楼档案室去。打开门,一排靠墙的大木柜里,存放着万德银楼的历史。慕青主事时间短,又忙着变革,接着又是一场牢狱之灾,尚来不及翻阅这些旧档,如今起心方才把他们两人的表格提取出来。

        他记下了他们的地址。

        晚间吩咐司机开车专程寻访。李奕倒没有异常,可要找到何谦家地址,遇上了麻烦。路两旁越开越荒凉,司机心里打鼓不由问道:“二少爷,这里会有人住么?”

        慕青从车窗外望去,天与地在黑夜里融为一体,黑色无尽地铺开去,像一头吞噬希望的兽。

        他犹疑着道:“还往前看看吧。”

        终于荒野中出现零星灯火,他停下来找到一家庄户人家,询问后却得到了没听说过此地的答复。

        看来何谦留了假资料,经此一事慕青可以断定何谦一定有问题,只是是否涉及李奕和悦华,还需要进一步查证。何谦这条线索又断了,该从哪里着手?

        慕青犯了难。

        慕青冷眼旁观李奕行事,看他每天笑嘻嘻地,反而不知其人几分真几分假。到底李奕其人在银楼里扮演着什么角色?他决定打草惊蛇。

        “听说没,李副经理被二少爷贬到柜台去了。”

        “是吗?这么能干的人都...”

        “别瞎说了,有个词听说过吗?叫做天心难测。少说多做,干活干活。”

        ……

        职员们纷纷议论他对李奕的任免,听到有人说他不近情理,甚至为李奕打抱不平,慕青反微微笑了笑。

        李奕却没有多言,默默收拾了东西,到柜台去。

        每天李奕照旧上下班,慕青派人监视他居住的巷子,这个人一向独来独往,下了班深居简出,家里人口也简单,除了他似乎还有个做家务杂活的老婆子,别无其他。几天下来没有任何收获。

        局面越平静慕青心里越不安。无法露出蛛丝马迹,就无法印证他的判断。

        李绍文约了之岚吃午饭。万心巧依然卧床不起,家中大小事情皆由静如料理。之岚闲得发慌,不待李绍文来接,自己带着烟翠往致和商行去。

        两人出来的早,坐着叮叮当当的电车晃晃荡荡,一路上大小商店也不时进去逛上一逛,之岚她们一人买了一只奶油冰淇淋解暑,若不是衣饰上有区别,旁人定以为两人不是主仆而是姐妹。

        慢悠悠走到致和,尚且还不过午,之岚轻车熟路直接到李绍文的办公室跟前,如今女文书收了眼光站起身向她行礼,轻声道:“夫人,要不要通报一声?”

        之岚挥挥手止住了,她带着烟翠开门进去。

        “你怎么来了?”李绍文放下手中的电话听筒,意外道。

        “我在家里左右也是等,不如四处走走,有烟翠陪我倒是把路放在嘴里,有乐趣多了。”

        “那你们在这里坐一下,我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马上就好。”李绍文撳铃让女文书给她们上茶。

        之岚从手袋里拿了把紫檀香扇坐下扇风,烟翠走得汗流浃背,见端来的茶大口大口喝下去。

        李绍文继续埋首桌前的文件里。

        女文书敲开门道:“经理,有人来找您。”

        李绍文还不待回答,门外急匆匆冲进来一个女人,急切道:“大少爷,我丈夫的事您究竟如何答复,他已经等了好些天了,再等不得了。”

        “出去会客室说话。”李绍文略略有些紧张地瞥了之岚她们一眼。之岚捕捉到他眉宇间不自然地一丝慌乱,估计是谈什么机密事情,不便当着她们的面罢了。

        李绍文出去后办公室只剩之岚主仆。

        烟翠吃了冷的又喝了热的,一肚子不合时宜,顿时疼痛难忍,她身子微微扭动着。

        之岚发现她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水和难掩饰的神色,问道:“烟翠你怎么了?”

        “小姐,我好像吃坏了肚子了。”

        “走,我带你去找厕所。”

        向女文书问过方向,她带着烟翠下楼,烟翠腿脚快,忙忙乱乱忍痛疾走抢先一步。

        之岚路过会客室。女人尖锐的声音传出来:“……不止如此,我丈夫说,周慕青对他已然起了疑心,在他租住的宅子附近一直派人盯梢。他消息送不出来,还是派宋婆子给我带的信,现在我们都不知怎么办了,只能求助您了……”

        李绍文声音低沉听不太清。

        之岚听到周慕青这个名字,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慕青肯定在调查什么事,她得助他一臂之力。

        之岚急忙蹑手蹑脚走过会客室门前,跑进厕所拿出手袋里随身带的纸笔,飞快写道:

        “慕青:见字如晤。不知你在查什么人,我在致和见到他的夫人来求教李绍文,具体内容不详。岚字。”

        烟翠净了手,腹痛大为缓解。之岚等她出来,害怕会客室门响,她使了个眼色,趁无人注意,全力拉她快步走到致和门口,悄悄把纸条塞到她手里,低声叮嘱道:“你赶快去万德银楼,一定要交到二少爷手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