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祁玫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6
  •     周老爷本想封锁消息,可是慕青被捕之传闻依然不胫而走。

        祁老爷得知了这个消息沉默不语,不为别的,孙长官对他放出这个风声,无非杀鸡儆猴而已。

        他打算准备礼品再度拜访孙长官,以求对他表忠心。

        碧春很快也听说了,自己女儿心上的人,自然多关注了些。她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祁玫,不想祁玫已然听说了一切,跑来问她:“娘,这事是不是真的?”

        碧春点点头。

        “为什么?凭什么抓他?”祁玫不可置信。

        “听说因为在张督察员府邸搜出了周二少的名贴,还留了时间地点。他虽然不是张督察员那个案子的嫌疑人,但是也算牵连在内。”碧春表情凝重。

        “是我,是我害了他。”祁玫一听悔不当初,颓然瘫下道,“娘啊,我真不应该怂恿他去走张督察员的门路!”

        “你?”

        祁玫带着哭腔把当天越宫饭店吃饭时的情形描述了一遍。

        “我们家机密的事,你一知半解为何要对周少爷胡说?且不说会不会让他促成行动,专说你这泄露机密的行为?要你爹怎么罚你?”碧春指责道。

        “娘我错了,现在我害了周慕青,能不能求求爹,为他开脱?”

        “你爹现在泥菩萨过河,自身都难保,孙长官借这件事正在给你爹颜色看。要他如何为周慕青开脱呢?”

        祁玫没得到满意的答复,一定要见他一面!她打定主意,趁家人不备,跑出家门口叫了辆黄包车,往警察局去。

        “我找你们王警长。”她从车上下来,拿出大小姐派头。

        不知道她是哪个来头很大的富家千金,众人不敢造次,门口有人帮她通传一声。

        “哟,是祁大小姐。”王警长把祁玫请到自己的办公室里。上次在李府寿宴上见过她,那时他还请过她共舞一曲。

        “麻烦你带我去见见周慕青,我和他有兄妹之谊,他被捕,我这个做妹妹的怎么能不来看他。”

        “祁大小姐果然重情义,但是上峰交代了,他是重犯不能探监,我也不能违抗。”

        “王警长,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不是?我就见他一面,不多说话,你看可以吗?”祁玫软话相求,心领神会地从手袋里掏出一些银洋塞进王警长手里。

        他看着祁玫咽了咽口水,可惜她是祁家的宝贝千金,祁家人他还不能染指,他收了手中的银洋,得点现大洋倒是眼前的好处。

        “行。我带你去,跟着我走。”王警长借口支开左右,带着她下了楼梯,一路上他趁着黑,几次打算吃祁玫豆腐,被她机智地躲开。

        幽长又黑暗的地下通道,一个个监室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满耳满眼祁玫越听越心惊不安。

        “到了,就在前面,你们有话快点说,不要磨磨蹭蹭。”王警长指了一下前面。

        祁玫独自往前走,果然在右边一个监室见到了憔悴的慕青。

        慕青头发长了,灰突突无力耷拉在脸上,一身洋装粘着草和灰,一片片脏兮兮的,虽然没有受刑,但完全是一副落魄潦倒的模样。他无精打采地坐着,这里不知日夜,他成日陷入自责和后悔中无法自拔。

        在祁玫看来,他精神上的糟糕程度远胜于外表。她没想到之前还神采奕奕的周慕青,被折腾成这个样子。

        祁玫无端落泪道:“周慕青。”

        “祁玫?”慕青抬起头淡漠地看了她一眼。

        “对不起。是我害你成了这样。如果不是我自作聪明想同你谈条件,怎么会..….”祁玫哽咽道。

        “跟你无关。”慕青没有看她,“是我自己冒进失误。”

        “不!是我,怪我一知半解就对你说了…...你别责怪你自己,要怪就怪我。”

        祁玫动了感情,低声下气地哭求,“我只求你能振作起来,你振作什么都有希望,我们外面的人才有盼头,求你了,周慕青。”

        慕青转过头仔细地打量她。祁玫这个为自己不顾一切探监的女人,竟然给他牢狱生活带来一点温暖,他有点感动。

        “我知道了,你快回去吧,这里不是你一个千金小姐该来的地方。”慕青说话柔和了不少。

        “你放心,我..….”片刻的温和令祁玫动容,她望着慕青咬着唇,想了想没有说后半句。

        祁玫从警察局出来,眼前不断浮现出慕青消瘦的脸庞,越想越难过内疚。她自责,抱着头蹲在路边哭了起来,路人纷纷扭头回顾,真是个奇怪的场景!一个打扮得雍容华贵的千金小姐不知为何事所伤,居然不顾身份在街边痛哭。从她身边走过的女人则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先入为主地认为,就算是不愁生计的太太小姐们也能被男人所抛弃。

        回家的路上祁玫思索着该如何出力救慕青,虽然娘已对她说过了爹处于自身难保的境地,可爹一向疼爱自己,她愿意亲自向爹求一求。

        突然思绪一转,有件事疏忽了,她站住转身,在附近站台上了电车。

        她去了显正街的万德商行。

        周老爷没想到祁家大小姐亲自上门,他在二楼办公室见到了她: “你要对我说什么?”

        “我去见过慕青了。”祁玫开口第一句使老爷子有些意外。

        听完这句,周老爷不是第一次见到她,可第一次很欣赏她。

        “我爹都已经知道了。”祁玫接着说道。

        老爷子瞬间明了,封锁消息根本无用,孙长官正捉着一个典型,如何不会宣传得人尽皆知?

        “他怎么样?”

        “不好,尤其是精神,要再使他振作恐怕要费些时日,所以这就是我来的目的。他之所以这个样子,是因为他在惩罚自己。这不是他的错,错完全在我。老实说,是我把一知半解的情况说给了慕青,害他轻举妄动,酿成了今天的惨祸。现今我爹也陷入自身难保的境地。不过您放心我会尽力求他帮帮慕青的,我不敢求您原谅,但我必须要把他的情况告诉您。”

        老爷子听着祁玫的话,细细问道:“你家码头真的是李绍文的?”

        “我是这么听说的。”

        “你说你爹自身难保,他最近还好吧?”

        “是我娘说的。只是几次他回家脸色不好,除了奶奶,别人都不大敢和他说话。”

        老爷子思索着,周家因为亲近张督察员,慕青被牵连了进去,同样接洽过张长官的祁老爷,不应该毫发无损,以孙长官睚眦必报的性情,这不合情理,背后定有隐情。

        他想得入神,完全忘了对面还坐着祁玫。

        “周世伯。”祁玫主动喊他才反应过来。

        “大侄女,谢谢你,特意跑这一趟。”

        “本来就是我应该的,为了周慕青,我情愿的。”

        老爷子定定看了她一会,亲自把她送出来,又派车把她送回去。

        祁老爷在家正在大发雷霆。

        “玫玫呢?又野到哪里去了?一个两个的都不叫我省心,三房的那个已经闹得够烦了。原以为你教出来的不一样,看来也是一样的!”祁老爷对着碧春斥责道。

        “老爷喝口水消消气,她可能是到后园玩去了,她还小,您别气了,气坏身子不好。顺喜,给老爷沏杯茶来,记得沏新到的雨前龙井。”

        顺喜麻利地把茶端上来。

        “她不在。”祁老爷坐下来喝了口茶,“你把她看紧一点,最近局势麻烦得很,让她少上街,免得惹事。”

        “这是?”

        “还不是因为张督察员这个事,孙长官正满城搜捕杀手呢,外面乱哄哄的,孙长官本来对我们祁家也有意见,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爹。”祁玫刚刚回二房的翠微居来,正听得爹在娘房里说话。

        “跑哪里去了?”碧春不悦道,“你爹到处找你也没找到。”

        “爹,您能不能想办法救救周慕青。”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祁玫居然对着祁老爷扑通跪下了。

        “为什么?”祁老爷惊道。

        “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呢?”碧春也吓了一跳。

        “爹。我喜欢他,不想他出事。”祁玫眼见慕青的情况不乐观,索性豁出去如实相告。

        “你..….江城这么多富家公子,你何苦偏偏喜欢他?他现在身陷囹圄,还不知能不能顺利脱身。”祁老爷急了,“而且他开罪了孙长官,以后也不见得能翻身,我劝你趁早斩断情丝,实在不行,爹我亲自给你物色一个,保管比周慕青好。”

        “不,爹我不要别人,求您尽力试试,为周慕青开脱开脱。”

        “玫玫,别为难你爹,祁家没有这个能力。你爹稍有不慎,也会落到周慕青的田地。你要你爹怎么帮他?”

        碧春扶起祁玫。祁玫已经腰酸腿软,梨花带雨着实让人看了心疼。

        “从小到大,你最懂事。唉…...爹不是不帮你,是确实无能为力。”祁老爷望着他最钟爱的女儿,心痛不已。

        恐怕城里商贾大户不知道慕青出事的,只有嫁到李家的两位周家小姐。

        李绍文有意瞒着之岚,他生怕她知道这个消息,尤其最害怕静如会透露给之岚,小心翼翼等了好些天,见她没有什么异常举动,放下了心。

        他还有意试探了静如,随便同她聊了聊,这次静如消息不灵通倒是出乎意料。

        为防止意外,他要霜华看着之岚,非常时期一旦之岚有风吹草动,要她立即去致和禀报自己。

        街上搜捕杀手的风声动作愈来愈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