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风头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6
  •     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这边来了。身旁的祁玫为慕青捏把汗,祁官山带来的小夫人歌女出身,收入房中已经是第四房,她市侩爱财,虽然有着漂亮的外表,但为人刁蛮任性,在爹手下人的家眷里都是出了名的“撒泼”夫人。

        周家诸人一边旁观,老爷子站起身没动,这点小事若慕青搞不定,倒也枉担了未来周家接班人的名声。

        李绍文搂着之岚若有所思。之岚提着心瞧了瞧慕青神色如常,放下心来。

        “我想请祁老爷做个中人。”慕青不紧不慢道,“祁老爷您威望甚高,有您做证大家不至于说我周慕青弄虚作假,不能服众。”

        “好。”祁老爷微微点头。

        “祁先生,能否借你衣服一观?”慕青见祁老爷应下,转而问祁官山。

        “休想!万一你们拿了衣服就赖账,我们岂不是连证据都没有?”女人头脑转得倒快。

        “那好,彩萍你去我房间把挂在衣橱里,右手边第二件的黑色洋装拿过来。”

        彩萍飞快去取了来。

        “诸位,本城都知道我万德商行有个口号,叫做假一罚十,所以大家都知在万德商行买到的东西质量绝对有保证。我手上这件是我万德商行新进口的、与祁先生身上同款的洋装,你看看是与不是?”慕青拿到衣服,把它递给祁官山。祁官山看了,瞥见夫人的眼色,不发一言还给慕青。

        慕青早料到对方的态度,让祁老爷把两件衣服仔细看过。祁老爷辨认了标牌后,点头道:“的确是同一款。”

        “那好。我来告诉大家辨别,诸位请细看,这件衣服有个特点,就在它的绣标上,这个字母A,真标的A字左边绣线要明显短于右边。”慕青把衣服展开,专指着绣标对众人道,“而祁先生那件,字母A左右都一样,C字还绣得微微有些歪斜。你们可以再看他衣服里的领标,上下裁剪处没收边,缝头必然不直。我过手过很多这牌子的假货,这牌子一向供不应求,仿制人太多,可惜都不及原物精细。”

        说完慕青笑道:“祁先生,你找哪家衣铺买的,别忘了去他家退货。下次注意些,别让人骗了。”

        祁官山吭吭哧哧话都挤不出来很是尴尬。女人也收了声闹了个大铁青的脸,狠狠盯了祁官山一眼,敢情吃了大亏还在这场合丢了脸。

        “恕我直言,这种衣服,手工好些的顶多五十大洋,手工次的那就……小夫人您要我们赔一千大洋,恐怕是漫天要价吧。不是我们周家给不起,您先生这衣服实在货不副实。祁老爷您说呢?”

        “周贤侄说得不错,老三你恐怕是吃亏了。”

        “干得好。”祁玫鼓掌,转头对祁小夫人道,”就这冒牌货你们还打算要钱?“

        众人闻言哄堂大笑起来,还有不少人指指戳戳,祁官山羞臊不已,女人讨了个没趣,灰溜溜和她男人躲到一边去了。

        凤凰感激慕青替她解围,满心期待他多看她几眼,可他背过身去:“凤凰,你如果不想惹祸上身,就赶紧退下。”慕青言尽于此,他已经看清刚才祁官山对凤凰都手动脚,不过衣服的事扫了他的兴致而已。

        凤凰对慕青的话言听计从,忙退回厨房去了。

        悦华的婚礼,周慕青却大出了一把风头,众多待字闺中的小姐女士们,纷纷打听这位儒雅清俊的周家二少。

        祁玫紧紧挽着慕青,他几次抽出手臂又被她挽了回去,她伴在他的身边,犹如一个随时整装待发的斗士。

        之岚相信慕青能轻松解决,她从来就信任他,果然意料之中,只不过祁玫如此高调示爱,她了然自己就像比赛失去了资格早被踢出了局,那种不甘和难过催折她的心肝。

        “雕虫小技。”李绍文看穿一切似的,嘴角吊起一抹似笑非笑。

        之岚深吸口气,不想再看到慕青和祁玫的互动,对李绍文道:“我们走走吧。”

        “得亏你大哥的婚礼,这次总算能和你一起重温你的闺中生活。”两个人转到小花园来,李绍文打趣道,“周公馆这片花园我还是第一次来。”

        “没有你家的大。”之岚道。粗粗算来,这是她和第三个男人来到湖边,湖畔年年只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只不过才过了几个月而已,她的人生像走马灯一样“精彩”。就连身边人也是娶的娶,嫁的嫁,甚至亲人反目成仇,爱人也远离而去。

        夏日正炎热,湖边的温度稍稍低一点,今天还有些微风吹来,凉亭里小坐吹风极其舒服。

        “这情形让我想起我们戏楼的见面。”李绍文与她并肩同坐。

        “嗯。”之岚兴致阑珊应道。

        “大哥大嫂,你们在这里。”绍武走过来说笑道。他还是那么阳光的模样,最近新娶了静如,人逢喜事精神都爽利起来。

        “你夫人呢?”绍文问道。他记起刚刚之岚和慕青上楼谈话时,静如走来对自己说的话。

        “周之岚真是好运,我真羡慕她,我只想问你,绍文你为何不能给我机会呢?”

        “你我之间,除了表兄妹亲情,我从没想过其它任何可能。我劝你收了不该有的心思,既然嫁给绍武就一心一意对他。”李绍文冷淡对她回绝道。

        “假如你遇到岚妹妹之前,我向你表白,你会不会喜欢我一丝一毫?”静如沉默了一会问道。

        “也许我会。”静如问得认真,李绍文思索得也认真。

        静如想起看戏那会之岚对她说的话,她说让她先表白还有可能性,可惜没听岚妹妹的,主动迈出这一步。

        “我明白了,打扰了,绍文哥。”静如是失意着走的,李绍文心***悟到自己对她是有些残忍,但事情就得当机立断才可安宁。

        “她过去她爹娘那了,我先陪着她的,我怕我在,他们一家人说话不自在,我出来转一转。”

        “绍武,娘的事情我确实不是故意惹她生气的。我明白你们兄弟情深,若不是因为我,你大哥也不会不参加你的婚宴的……我得对你说声对不起!”之岚深感对不起无辜的绍武,不如借此机会说开免得更加深误会。

        李绍文意外地瞧着她。

        绍武不介意地笑道:“没关系,我们是一家人嘛。大嫂你初来乍到,娘她不了解你,难免有些敌意。日子长了就好了,大哥和我兄弟嘛怎么会有什么想法,其实我还要感谢大哥,若不是他不喜欢静如,哪还有我的机会?”

        “别乱开玩笑。”绍文板起脸。

        “哥这可是我肺腑之言。哈哈,我不打扰大哥大嫂你们,我去看静如啦。”说着他笑呵呵地离开了。

        “同是兄弟俩你们性格真不一样。”之岚打量着绍文。

        “是啊,我和他虽然同在上海读书。我从小都是被当作接班人培养的,读商科做生意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我弟弟不一样,他性格开朗,我希望他能追求自己喜欢的事,所以他学的是音乐。” 李绍文感叹道,

        “我哪里不想像他一样活得自在逍遥?我接手致和商行,生意场上的权谋和算计就影响着我,一步错算可就是步步错,赌的是李家全家老小的前途和命运,随时那有万劫不复的危险。

        我告诉自己,我不能输、不能错、不能轻易冒险、更不能糊涂,这些让我不断地调整磨砺着自己的个性,才能走到今日的位置,成为现在你面前的我。我曾推心置腹地对你说过,我也难免情非得已做一些事情,我是根子浸在泥水的人,你就是那股清流。”

        “在我看来,你始终是个商人。”之岚轻轻道,“万事还是利益当头。你这个人,真心假意谁人能分清?”

        “旁的事你不必多想,你相信我,对你我从来都是真的。”李绍文望着她的眼眸道,“岚儿,我希望你嫁给我之后,在家里安安心心做太太,这样我在外面也没什么后顾之忧。”

        之岚心内梗了一下,还记得当初他在越宫饭店对自己口若悬河,说要让自己见识没见过的,带自己走出深深的闺阁,如今听他言下之意,仿佛又让自己进了另一个金丝雀的鸟笼?她不由闷闷说道:“要开席了,我们进去吧。”

        婚宴上,静如和绍武在周家大老爷那一桌,有意避开了绍文和之岚。

        之岚不时地观察着祁家众人。祁老太太虽然年老却威严,她才是一家之主,她震慑着祁家众人,看她一贯的做派就知道年轻时如何地说一不二,她能做出抛弃自己的决定,之岚一点都不意外。

        二姨太碧春不愧是当家夫人,她不断地在饭桌上照顾一家老小,最是八面玲珑。三姨太瑶春今天不甚多言,可能是祁瑛没有来。玉春的眼光全在祁珊身上,之岚好像读得懂她的意思,祁珊出嫁她是欣慰和不舍, 之岚忽然有点羡慕珊妹妹。

        待到她顺着祁玫的眼光望去,她和慕青眼光交汇在一处,慕青朝她遥遥举杯喝了一口,祁玫却笑着向慕青回敬喝了一口。

        之岚徒增伤感,她的直觉告诉自己,她将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

        时间转眼就到周二,下午不到四点,慕青还在银楼忙着。

        “经理,外面又有位女士来订制首饰,她指明非要您接待。”李奕来报。

        慕青一愣:“是吗?我这就下楼去。”

        他看看又是哪位太太小姐,自从他在悦华的婚礼上出风头以后,这些天总有姑娘借着订首饰的名义让自己接待,虽然烦不胜烦,但顾客至上,他不得不耐着性子。

        包间里有位姑娘正等着。她第一次来这里,在她看来这座银楼外表很旧,进来后却与她想象的完全不同,这里重新布置装潢过,尤其是在原本的大厅展柜旁加设了几个小包间,温馨甜蜜的气氛很适合单独接待前来订制首饰的女眷们,厅中间的玻璃陈列柜最打眼的就是万德银楼的镇楼之宝,传言中的凤穿牡丹首饰。

        “是你,祁玫?不是还没到时间吗?”

        “我怕你找理由推脱不来,既然你这座山不到默罕默德那,那我默罕默德只好走到山这里来啦。”祁玫玩笑道。

        “那你等我我上楼把工作安排一下再去吧。”慕青深吸一口气,他真佩服祁玫的执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