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进门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6
  •     吃过午饭之岚终于可以告辞回房歇歇,这应酬怪累人的,她斜倚在躺椅上闭目养神,手里捏着柄湘妃竹骨仕女团扇缓缓摇着,以解暑热,想想以前在周公馆,定有慕青与自己打扇,两人品评书册,好不快哉,而今自己只能孤零零坐在这里遥遥怀想。

        门虚掩着,静如推门进来。她打量四周,新房的装饰未撤,仍旧红色为主,帐幔被褥还是喜庆之色,家具摆设都是绍文精心挑选的,是绍文哥的眼光和风格。

        看着本该是自己的新郎,本该是自己的婚房,她冷笑着:“岚妹妹,你就不该跟我解释一下吗?”

        “解释什么?”

        “你明知我喜欢绍文哥,为何还要抢走他?”

        “如姐姐,这话从何说起,从头到尾都是你绍文哥一厢情愿。”之岚冷冷道,“拜托你搞搞清楚,是你绍文哥主动追求我的,我挣脱不了,无能为力!”

        “你真是好妹妹,明知我喜欢他喜欢了许多年。好一句无可奈何,你更明知我的人生所得不多,我也只要绍文哥,没想到你就这么生切豪夺抢走了他,还在这里给我辩解。噢,你无奈,而我什么都没有,你当我傻子糊弄么!我绍文哥不是霸王硬上弓的人,他追你,你如若顾念我不愿意,他还能勉强你吗?枉我把你当好姐妹,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你从小要什么就有什么,为什么就不能把绍文哥让给我呢?”静如越说越来气,看着之岚楚楚可怜的样子,直接上前冷不防打了她一耳光!烟翠霜华惊住了。

        “周静如!麻烦你去问问你绍文哥耍的什么手段娶我进的门,你凭什么在我房里撒泼?你还不是李家人呢,而我可是这家里名正言顺的大少奶奶!你还来质问我!这是我的房间,霜华,请表小姐出去。”这一巴掌打得之岚激起了脾气,起身怒喝道,“再说就算我抢了又如何?没抢又如何?现在我已经在这里了。你还能改变吗?在你眼里的蜜糖,不要以为我也喜欢!你气出够了吧,这一巴掌就当我欠你的,从此我们之间再没有什么姐妹情谊,你既然不把我当妹妹,我也没必要攀你这个姐姐不可。你给我滚出去!”她乜斜了静如一眼。

        “不用你下逐客令,反正我马上也是李家的人了。周之岚你给我走着瞧。”说完静如准备摔门而去,没想到半途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一个趔趄“扑通”摔倒在地。

        “如姐姐,走就走了,不必行此大礼。”之岚不疾不徐摇着扇子,嘴上却急切地命令着霜华,“还不赶快把静如大小姐扶起来?”

        霜华如梦惊醒赶紧上前搀起静如,之岚身子不动,嘴里还在问:“哎呀,如姐姐你伤到哪里了?我这房门槛高,如姐姐你走路得小心点。”

        话中有话,静如哪听不懂,她回头瞪了之岚一眼,在霜华的搀扶下慢慢出了房门。静如走后,之岚和烟翠对视微笑着。烟翠这个小机灵鬼,深解自己递过去的眼色,果然下了手。烟翠要对她说什么,被之岚做出噤声的动作制止了。

        霜华进了房,之岚面上沉静问了几句,倒是说静如大小姐膝盖磕破了点皮,伤势并无大碍。之岚深知静如从小就好面子,怎么伤得定然是不肯多言的。

        恰恰逢着李绍文又要赶赴南京出差几天,俗话说“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之岚自觉轻松不少,她和他之间至今还没找到一个平衡点,尤其是在夫妻之事上。李绍文不在,之岚知道自己不被待见,她谨守万心巧给她布置的家规,晨昏问安,平常不多言多语,尽力做个贤惠的媳妇。

        晚上慕青冲进老爷子的房间,他一定要问个清楚。

        “我去鄂城时,爹您和岚儿谈了什么?”

        老爷子从文件中抬起头来问道:“哦?岚儿同你说了什么?”

        老爷子不动声色地挑挑眉。

        “不是她,是走了的容妈告诉我的,她说小姐出嫁前给她说过心事。”慕青平生第一次对父亲撒了谎。

        老爷子点点头:“你想知道些什么?”

        “爹,您明知道我的心意,为何……”

        “你和她不可能,你们是兄妹!现在是,将来也是!她是祁家弃女,还身被诅咒,你觉得祁家可不可能让她认祖归宗?只要在江城,她总归是我周世雄的女儿,你懂吗?其实这一层,以你的机智怎么想不到?你毕竟不敢承认罢了。”老爷子说话一针见血,“她最好的归宿就是李绍文。”

        “我可以带她走,离开江城。”慕青斩钉截铁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天真!你天天读报纸应该知道时局吧?北边已经兵荒马乱,很难说江城这种安稳日子还能过几年。离开江城你失去了万德的根基,能从哪里开始?之岚更是深闺小姐,只怕外面怎样都知之甚少,贫贱夫妻百事哀你懂吗?与其跟你受苦,你说说李绍文是不是她的好归宿?”老爷子这番话说得慕青无言以对,这是个无可辩驳的事实。

        “岚儿婚礼后我对你说的,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可惜你一直沉浸在情绪里,根本走不出来。在商言商,我为啥会同意并且撮合岚儿和李家少爷?岚儿嫁给李家大少爷,除了她下半生衣食无忧,对我们万德也大有好处,万德被致和压制多久了?况且万德还没有完全从上次危机恢复过来,她嫁过去只有利无害。“

        蓦地,慕青从爹的话里读出了一个结论:掣肘万德的依然是致和,只要有了万德,他就可以做主,只要打败致和,就自然有方法让李绍文乖乖地交回之岚。

        曾经之岚与他说起要他真正掌控周家,他那时还有各种顾虑,关键是没有强烈的紧迫感,还打算从长计议,而今真的等不起了。之岚果然是旁观者清,他与悦华手心手背都是肉,况且悦华还有亲娘撑腰,即便分家也少不了他那一份。前段时间的危机,虽然李绍文再没明面上的动作,但万德的弱点一直都没有解决——万德因为悦华的风流史牵连,早就得罪了孙长官,总是无法走上层路线,不得不被致和牵制。现下万德的现金流太弱,稍有风吹草动就难以保全,他一定要改变这个局面。

        回到银楼,慕青经历了凤凰一事,对人多了层防备,不敢轻信轻许。他一切亲力亲为,把抽屉里发现的之岚设计的所有图样,全部带到银楼给师傅们看过,挑其中能做的,推陈出新。他不再像以前那个对人如沐春风的慕青,以前的自己常常客气地礼让别人,重话都说不了两句,至此他变成更像会恩威并施的商人。

        静如是七月十八下午用八抬大轿从正门抬进来的。绍武欣然同意娶静如,也算圆了自己的心愿,当初还是小孩的时候,静如总是追着小大人绍文跑,自己更喜欢赶在静如后面,甘心情愿做她的跟班。

        自打定了日期后,李家人全围绕绍武新婚之事团团转。大伯母万玲珑特意提前来到李府给她送嫁妆。

        之岚在水榭边冷眼旁观丫鬟仆人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要说不嫉妒是假,人与人最怕对比,对比就会有高下,人言可畏一点不错。

        下人们聊天说静如娘亲万玲珑特意亲自来指挥下人铺床叠被,连大少奶奶嫁过来都没有这样的排场。姨娘张氏和冯氏来凑热闹,张氏道:“同是周家小姐,这嫡庶到底有别。如果是大少爷娶了表小姐,派头不得更足,登的新闻名头会更响。”

        “可不是。”

        宅子里,之岚自是听得了看得见。自从她嫁进了李家,性子其实收敛了许多。每每听人议论,都悄悄走开了去,走开不代表她不放在心上,这宅子里谁不是看大少爷的面子,大少爷不在,谁又能护她周全?况且新进府的静如,恨自己恨得入骨入心,她纵使小小扳回一局。她更清楚李府的人看自己不过是外来者,一时间做做客还罢了,倘翻身做主人仿似绊动了主人们的神经,驳了他们的面子。之岚彻彻底底感受到浸入骨髓的孤独。

        李绍文和之岚都坐在一旁椅子上观礼。敬新媳妇茶时,万心巧笑眯了眼,特意封了一个大大的红包。李绍文看了娘一眼,登时心头不爽。娘还没给过之岚红包呢!按家规二媳妇娶进门是绝不能超越大媳妇的。娘素来躬行礼仪,这样越矩的事她难道不懂?

        “谢谢娘。”静如撒娇道,更惹得围观人群对着之岚议论纷纷。李绍文抓紧了椅子扶手。他有些薄怒,静如进门动静这么大,这是把之岚置之何地?之岚虽然面上淡淡地,李绍文能感受她的心伤,他及时伸手去抓住了之岚的手。

        之岚对视着他叹了口气,他到底是自己的丈夫,想起出阁前大太太对自己说的话,在这家里他就是天。无论以前对他持有什么样的情绪,她不得不重新在心中审慎地评估。放眼望去偌大的李宅,此时靠得住只有身边这个男人,既然认命来到这里,她也该愿赌服输。她主动回应他,对他展颜一笑,态度缓和不少。

        李绍文心里一喜,周遭繁杂中眼里只有身边端坐的这个女人。礼未毕,他忽然聊发少年狂拉着之岚离开。

        万心巧哪里受得了,原本她做样子给之岚看,有意刁难她,不想李绍文为她出头,带着她离开,她的怨气一股脑地记在之岚头上。静如也没想到有这一出,看着空空的位置,盖头下的她暗暗把指甲掐进肉里。

        “最后一项,送入洞房。”司仪及时唱和着。大家回过神继续热热闹闹地把新人送入洞房。绍武静如的新房与绍文之岚的相对,一个在西一个在东。静如由绍武牵引着走进了西厢房。李绍武抱得美人归,可谓人生一大快事。

        绍文吩咐司机备车出去转转,实际想带她避开家里的议论。两人刚准备跨出大门。

        “你们给我站住!今天你弟弟大婚,往哪里去?”万心巧威严的声音身后响起。

        “我和岚儿有点事,晚上就不要等我们了。”绍文头也不回答道,他安之若素。

        “难怪说娶了媳妇忘了娘。我养你这大还不如你媳妇的一句话管用。”万心巧鼻子一酸,拿帕子拭泪。

        “娘,凭心而论,我为什么带岚儿走您不明白吗?非要我说破?”

        万心巧没料想自己一碗水端不平惹怒了绍文,反将了自己一军。

        “娘,您不尊重岚儿就是不尊重我,我知道选她没遂您心愿,可她是我喜欢的人,是这个家里的大少奶奶,您以后不要这样当众给她难堪好吗?”

        之岚一直注视着绍文,他的话令她感动,这话点醒了他,他是自己的丈夫!是她下半辈子应该依靠的人。从来没有想到绍文会坚定不移地维护自己,今天像一把大伞一样矗立在身后,叫她如何不感动?

        万心巧无言以对。

        “娘,我们走了。”绍文大步流星扯着之岚,之岚匆匆和万心巧行了个礼跟着绍文的步子走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