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婚宴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6
  •     大宴四方来客,周家两人心事沉重。万玲珑哪里不懂女儿心意,但李绍文毕竟爱的不是她,况且之岚是自己的侄女,只能劝静如想开,天涯何处无芳草。

        慕青胃口全无,筷子随意挑几口菜。新人双双来敬酒,李绍文红光满面,和慕青的郁郁寡欢形成鲜明对比。之岚一双眼睛只在慕青身上,把他的落寞尽收眼底,翻涌着难过。静如端着酒杯痴痴望着李绍文,后者却乐不可支浑然不觉。

        静如突然起身笑着和李绍文碰杯,说道:“表哥表嫂,祝你们新婚快乐,白头偕老。我先敬绍文表哥一杯。”她仰头饮酒。

        李绍文干了。之岚惊异地看着她,难道她不怨自己?她自认为无颜面对静如,静如一定会以为自己横刀夺爱,对自己充满怨恨。一声“表嫂”令之岚一惊,然而还有后续。静如娇笑道:“岚妹妹,哦不。现在你是我表嫂,我也敬你一杯,一口喝干哦!”

        她又喝下去了,之岚端着杯子,她没怎么喝过酒,之前几桌说是敬酒,倒也只抿了一点。静如知她酒量极差,分明是想看自己出洋相。

        李绍文对之岚道:“今天喜庆难得,都是娘家人,你不妨也喝一点吧。”

        “我代她喝。”慕青接过之岚手中的酒杯,对着静如一气喝完。

        “我再敬你们一杯。”慕青梗脖又一杯下肚。

        “青弟你……”静如本欲为难之岚,没想到慕青插了一手,让她不得不作罢。

        “哥,你这样喝很快会醉的。”之岚担忧地劝道,“别再喝了。”

        慕青执拗地摇头,刻意不看她,一言不发。静如没达到目的,闷闷不乐坐了下来。绍文敬完酒,挽着之岚往其他桌去了,她回头偷瞧了慕青一眼,他举着酒杯喝着闷酒。

        一番交峰,几位周家的长辈多少看出点端倪,这几个年轻人感情错综复杂。老爷子是过来人,他瞧得出静如那丫头恐怕心里有李绍文。青儿,他知道,看那种眼神和情绪,对岚丫头怕是情根深种。情关难倒英雄汉,况且岚丫头已经嫁给了李绍文,自己得帮青儿过这个坎。

        悦华趁机转头飞了个眼风给祁珊,祁珊甜甜一笑。玉春望着之岚特别欣慰,她的气色已然好转不少。敬酒时祁老爷仍是面无表情事不关己的模样,唯有玉春为她高兴。之岚礼节性地笑笑,又随李绍文转到下一桌去。

        宴会终有散时。告别时,慕青徒增伤感,他回头要说什么,终究踏上车子走了。送别了所有宾客,李绍文搂紧了之岚,这场酒宴对付下来,她精力似乎被抽完了,人软绵绵的没有气力,她的心随着慕青走了,场面上的曲终人散,只剩空空荡荡的桌凳,让她感觉格外孤寂。

        她和绍文并排坐在后座,头倚着靠背,闭目养神。绍文心疼地直接拉她靠在自己怀里。

        片刻就到了李府,伶俐的丫鬟分别把李老爷万心巧并两个小姨娘扶下车,后下来的之岚望着气派的大宅感叹,前次寿宴时来过,不想这里竟是她的归宿。

        李老爷和万心巧会客厅坐定。李绍文携之岚进来,恭恭敬敬喊了一声:“爹、娘。”

        之岚随他也喊了一声。丫鬟端着托盘上来,上面放了两个茶杯,道:“请大少奶奶为老爷夫人敬茶。”

        之岚跪下敬茶。李老爷笑逐颜开,道:“新媳妇快快请起。”

        万心巧严肃道:“别忙,你既然成了我家的人,就要守我们李家的规矩。”

        说着把茶让丫鬟放在一旁,“第一、每天早上洗漱后早饭前要到公婆房间问安;第二、公婆吩咐的事你要记在心里,迅速做到;第三、要听你丈夫的话,他说一你不能答二;第四、你初来乍到,家里的仆从丫鬟你要尽快熟悉。从明天开始,管家会给你一个花名册,他会向你详细介绍每个人的职责。另外,如果你婚前还有什么抛头露面杂七杂八的事,嫁进来就不能再做了。”

        之岚听万心巧的言语,想着入乡随俗,低眉顺眼答道:“一切都听娘的。”

        “另外你只带了一个陪嫁丫鬟,我看霜华伶俐心细,就让她跟着你吧。”

        霜华就是端茶杯的丫鬟,约摸十八九,生的模样敦厚,小女孩似得团团脸,端水奉茶却稳重老道,足见不能以貌取人。霜华应了,喊了声大少奶奶。

        “今天都乏了。你们都好生歇息去吧。”万心巧分拨定了,挥了挥手。

        立时就有丫鬟带着绍文之岚到二楼东厢的新房里去,屋内陈设一新,以红色为主,喜帐喜烛齐备,床上全换了成套的被褥,被好命婆命人撒帐撒上了花生、桂圆、莲子等各类干果。

        “请新郎新娘喝交杯酒。”新人一到,有人摆上了两只斟满酒的银酒杯,分别递给李绍文和之岚,两个人手挽手喝了。礼仪至此已毕,丫鬟婆子收拾了退下去。

        李绍文借着烛火贪看自己的新娘。折腾了一天,之岚疲乏已极,靠着床栏休息。绍文愈发欢喜,抱着她就要亲吻。

        之岚扭脸推他道:“我今天好累。不想……要不你在旁边躺椅上将就一下?”

        “新婚之夜都不双宿双栖,怎么可以?”绍文不悦,说着他就想把她放倒在床上。

        之岚顿时神经紧绷,她忽然想起车里的场景,不由害怕地环抱住自己的身子。

        绍文见状心一紧,没有进一步动作,他担心刺激到她,放开她道:“好吧,我到书房去睡。”他把被子随意一裹就出了房门。

        “什么?昨天大少爷是在书房睡的?这成何体统!快去把周之岚给我找来!”早有下人通报万心巧昨夜新房的情形,她怒不可遏,拍着桌子发脾气。

        之岚择床,初到李家还不习惯睡不安稳,洗漱后头还有些晕。霜华来报,形容得绘声绘色,说夫人如何把红木八仙桌拍得山响,又说李宅里老爷都算不得数,全仰仗李夫人的鼻息,倘若惹夫人生气,那是吃不了兜着走。烟翠越听越为小姐紧张,之岚听闻婆婆在厅屋发脾气,面上不露表情,内心还是七上八下的。

        她挪步去见万心巧,一路揣摩婆婆要问什么,如何对答。

        “娘,找我有何事?”

        “周之岚,你娘在你出嫁时没有教过你吗?”万心巧劈头盖脸一阵斥责,“昨晚为什么让绍文一个人睡书房?你是怎么为人妻的?”

        “我……”没料想因为没有同床被婆婆责问,她无从辩解。

        “娘您不要为难岚儿。昨天她太累了,我怕她初来乍到不习惯,主动搬去书房睡的。”绍文轻描淡写说道,“不是什么大事,我和她细水长流,又岂在朝朝暮暮?”

        “就你偏袒她!”万心巧知他为之岚开脱,颇为不悦。

        “娘,别那么紧张。”李绍文随意地顺手掸了掸衣袖,“岚儿,我去致和上班,今天尽量会早点回来陪你。娘是不是该开饭了?我都饿了。”

        “对对,你看我都忘了。”万心巧听儿子提起早餐,不由暗怪自己疏忽,忙忙吩咐人开饭。

        之岚环顾四周,寿宴时她都没发现李宅装饰如此古朴守旧,和自己家完全风格迥异,处处都是红木雕花镂空的中古摆设,让她没来由有种压抑不适感,幸好自己的新房布置喜庆,冲淡了这种浓重肃穆的气氛。

        “你也一起吧。”万心巧对之岚吩咐道,第一感觉很重要,就算之岚再低眉顺眼,自己也总是记得她拿了盒子的样子,似乎眼前还有凤穿牡丹刺她的目耀她的眼,怎么样也喜欢不起来。

        之岚新媳妇,不多嘴听而已。两个姨娘聊几句菜色和天气,万心巧偶尔也附和几声。李老爷把致和大权全部交给了绍文,诸事不管,每天沉醉在书法和养花中,如果和他论起养花种草,他准能滔滔不绝聊上半晌。

        看着绍文坐在她的身侧快速用餐的样子,她竟然错觉是慕青,恍惚了瞬间。

        “不合胃口?”绍文瞥到她停下筷子。

        “没有。”之岚摇摇头。

        “福管家,等会用完餐就带大少奶奶熟悉熟悉。”万心巧想起了昨天布置给之岚的任务。

        “是。”

        李绍文快速地吃完面前的餐包,喝了一杯牛乳,拿过双玲递来的外套,匆匆出门。李绍文一走,家里各自散了。之岚不敢妄动,只等着万心巧吩咐撤掉碗盘才起身。

        “少奶奶,这边请。”福管家伸手做出请的姿势。

        之岚亦步亦趋。

        她看着一摞花名册,让福管家把丫鬟仆人们带来对号入座,倒也了解了个七七八八。最后她能大致分得清场面上丫鬟仆人的名字,也了解了他们都是哪里粗使的。万心巧考了考她,颇满意她的聪慧。

        李绍文却很晚才回来,他在外应酬用过晚饭了,他回来后就悄声对之岚道歉,说重要客人非得陪着不可。万心巧特意命双玲端了碗参汤送来,之岚知她醉翁之意不在酒,看来无论如何都必须把绍文留下。

        霜华来铺床,铺了张白色帕子。之岚不解启唇要问,绍文倒是了然于胸,对她使了个眼色。

        门关了,绍文和她相对立着,令她有些尴尬。绍文从抽屉中取出备好的一小瓶鸡血,撒在白帕子上等它干。之岚静静注视他的动作,李绍文把帕子抽起来放在一旁桌上,笑道:“这么一看真是那个意思。”

        “这是?”之岚依旧不解。

        “你呀!这是落红。”绍文附耳对她说了几句话,之岚脸上通红。

        今晚才是两人的洞房花烛。之岚强迫自己接受他,可只要他一靠近,她就会想起车里的一幕,筛浆似发抖。绍文言语抚慰她,试着让她平静下来,之岚调整呼吸,无济于事,那种恐惧无助从潜意识而来。试了几次后他打算用强的,可她身体内摩擦痛得厉害,看着之岚疼得蜷成一团,他于心不忍,不得不败下阵来。

        “对不起,我……”李绍文感到歉疚极了。

        她转过身去抱着被角不想理他。

        他心情低落,但他知道自己可以等,等到她真正接纳自己再尽享鱼水之欢不迟。

        他靠近搂着她,想同她说点情话,偏头去看,她好像睡着了。

        霜华给万心巧呈上了染血的白帕子,万心巧满意地笑了,连声道:“好好好,好极了。”又要丫鬟拿去压箱底。

        “绍文,给你媳妇儿多夹点菜。”吃晚饭时,万心巧道,之岚觉着自从早上婆婆看到了那方染血的白帕子,对自己说话的语气柔和了许多。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