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风雨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6
  •     慕青让人盯着致和和李府,一有李绍文的动静就第一时间报告给他。可传来消息是李绍文根本神龙见首不见尾,之岚感冒总不见好,探望也总是各种推脱。加之婚期骤然缩短,时间变得益发紧张不够用,慕青心情烦躁,他已经有莫名预感,却不敢往更坏的方向去想,纵使他涵养再好,也在时间里等待煎熬自己。

        他的工作态度骤然严厉,家里下人们或是银楼里的职员们都得小心谨慎,生怕做错事被他责罚。

        李绍文在第三天上午回了城。一下火车,他就让家里的仆人们把东西带回去。自己直接让司机开到周公馆,接之岚吃便饭。

        今天带她到站前路法租界旁边的法兴西餐店吃西餐。

        “这儿的牛排做得极好,岚儿你尝尝。你猜猜我这几天去了哪里?”李绍文兴致高盎,笑意盈盈。

        而之岚淡淡地望着他,一点没有猜的欲望。

        “算了。直接告诉你,我去了上海,特意给你带回了最时髦的婚纱。看!”他说着,递给她一个包装好的盒子。

        之岚把包装盒的绸结拆开,洁白的婚纱叠得齐整,还缀了装饰银珠,头纱似乎很长。

        “我按你的身量估着买的,你带回去试试,不合身我请师傅改。”

        之岚的手指触着这白纱的糙,心中亦是疙疙瘩瘩,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一点惶恐加一点不安,这盒婚纱正在提醒她,近在眼前的婚期,也是自己彻底失去心中挚爱的时日,虽然她已没有能力能抓住手中残留的东西。

        用过餐,这次他直接送她回了周公馆,之岚下了车,李绍文半拥着她,说道:“唉,真不想和你分开,这些天,我从来没有尝过食不甘味夜不能寐的滋味,我好想你。”

        之岚提不起兴致,只随意答道:“嗯。”

        “没心没肺的岚儿。”李绍文并不满意她的答复,忽然抱住她,附耳道:“我太舍不得你了,我这么爱你,作为奖励吻我一下再进去,好么?”

        之岚被他突然的一搂,又是在家门口,思想不及准备,压低声音道:“我感冒还没好,你不怕被传染?”

        李绍文加紧了揽在她腰上的力度,坏笑道:“我不怕,你还害什么羞?别忘了花园里……”

        之岚最害怕的就是提起那件事,只得妥协,踮起脚尖,敷衍地吻了一下他的唇,李绍文还嫌不够,就要回吻她。

        “李绍文你干什么?放开岚儿!”慕青下车时突然看到这一幕。

        “是二哥啊。岚儿是我未婚妻,我和她亲热一下有何不可?”李绍文似笑非笑反问了一句。

        “岚儿她不愿意嫁给你。正好我要跟你谈谈,趁这个机会索性说开最好。你和我家岚儿不合适,我们要跟你退婚。”慕青压抑多天找不到目标的话终于说了出来。

        “哦?是吗?我怎么没听她说这件事?结婚是我和她的事,我要听岚儿亲口告诉我。”李绍文转头瞧之岚,一副吃定她的表情。

        “岚儿,你怎么想的快跟他说啊!”慕青急切地眼神凝视她。

        “我……”之岚何尝不想说出真实感受,可自己后路全失。就算慕青不介意,她也有种对不起他的感觉,无可奈何,能奈何!

        她和慕青对视着,眼圈湿润道:“哥……对不起……”

        “听见了吧,二哥。妹夫先告辞了。”李绍文有意称呼道,说着拱拱手抬腿上车。

        之岚转身就跑,泪水止不住滴滴答答飞出眼眶。

        慕青算是明白了,肯定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变故,不然她如何这么快就改变了主意?他决心问个清楚。

        “走,我们去湖边。”慕青追上她,拉着她就往门边走。

        凤凰探出头,正瞧见烟翠在收拾落地的婚纱盒子。慕青拉扯着之岚出门,三小姐似乎在哭哭啼啼,她早就直觉这两人有问题,悄悄跟在后面。

        慕青连拉带扯把之岚带到湖边凉亭里,情绪激动问道:“你为什么当着李绍文的面不拒绝他?你根本就不爱他,除此之外更因为你的身世,你本不是周家女儿,你本该导正这一切,寻找你真正的人生和幸福……”

        之岚讷讷道:“我知道,可这不重要。”

        “这不重要什么重要?李绍文又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凤凰找了个隐蔽的树丛,蹲了下来。正好能听见凉亭里的对话。“什么!三小姐不是……”信息量大得让她捂住了嘴巴。

        “不是……我……”之岚辩解着,可话说得如此绵软无力。

        “那到底因为什么?你把我们的感情放在何等位置上,当做什么?”慕青得到她不清不楚的答案,越说越来气。

        之岚有口不能言,就算与慕青说清道明,又能改变什么,得到的不过徒增伤感罢了,他会不会对自己失望?老爷子逼他出门的话,下周三李绍文咄咄逼人近在眼前的婚期。她绝不能把慕青逼入绝境,更不想在他的心里留下自己不够完美的印象。但她依然会因舍不得而退缩不前,真的一切都来不及了。

        “告诉我,岚儿!”慕青一再地追问,使她最近想象过的念头浮现出来:长痛不如短痛,既然慕青他无法改变自己嫁给李绍文的结果,今生注定无缘,不如干脆断了他的念想吧!让他忘了自己好好生活。念头一出,她心在颤抖淌血,整个人难受得有些站不住。

        她狠着心肠打定主意道:“哥,对不起。退婚的话我对李绍文说不出口,因为我就喜欢你们都爱我,都离不开我的感觉,看着你们做我的裙下之臣,我心里很高兴。”话一出口,她只觉得心脏在狠狠收缩,全身冰冷一片凄凉。她和他,绝对就这样结束了。她就要流下泪来,可她恶狠狠命令自己不许流泪,只要有那么一滴泪水,也会被他看穿自己的谎言。

        “你说什么周之岚?从头到尾把我当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弃子吗?”慕青不敢置信。

        “没错。”之岚狠狠咬着牙。

        “你!”慕青如此温润的人,这话激得他脾气上来,脸色阴沉地可怕。突然间他却抱住了她,深深地呼吸,换了一副声调和神情道:“你刚刚说的我不信。看着我,岚儿我不信你是这么想的,我不信你心里没我,之前一切都是假装和演戏。”慕青的腔调温柔恬静,带着蛊惑和催眠的力量似的,之岚完全陶醉于这万顷之湖的眼波里。

        他顺理成章地覆上她的唇,轻啄着之岚唇的轮廓:“告诉我,岚儿,你爱我。”

        “不——”之岚慌忙推开他。

        “你不愿意?他,你却愿意?……”慕青沉默下来,热切一扫而光,“我完全明白了。你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了他,是我自作多情了。”

        之岚读着他的落寞,心如刀绞,双唇颤抖着,只吐出了三个字:“对……对……不……起。”

        这一切凤凰尽收眼底,转瞬间她的情绪由惊讶跌成失落,不由伤感,听到最后之岚残忍的话,她偷偷瞧着万念俱灰的二少爷,暗暗恨着之岚。

        不知何时她早已默默喜欢慕青。纵然她身份卑微,拦不住她对他的爱,只要是他让她去做的,她都心甘情愿。即使知道二少爷爱上了三小姐,她也愿意退而求其次,只求能在慕青身边伺候就好。当她亲眼目睹、亲耳听到三小姐的话深深刺伤着二少爷,她情愿代他受这种锥心之痛。她更恨伤她心上人的之岚。她银牙暗咬,强忍着不当场冲出去质问指责之岚。

        “你走吧。”慕青无力地挥挥手,“我一个人静一静。”

        明知自己的心在涌血,之岚却安静地望着他,踌躇了一会,叹了口气。她转身握着拳,踏着软绵绵的步子离开。

        慕青见她走了,腿一软身子一歪,差点摔倒。

        凤凰适时飞奔出来扶住了他。她用尽力气扶他在凉亭石凳上坐下来。

        “你怎么来了?你听见了我和三小姐说的话?”慕青探寻着问道,心想如果她真的听见他们的谈话,这个丫头怕是留不得了。

        “没有。我来湖边找掉了的耳环。正碰上三小姐离开,顺眼发现您差点摔倒。您和三小姐吵架了吗?兄妹间哪有隔夜仇?二少爷您别多想。”凤凰强颜笑答。

        “唉……扶我回房吧。”慕青听懂了她的话外音,倒也不疑有她。

        那天以后之岚再没在家看到慕青,伤得他这么深,她也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也许这样也好。李家上门改了日期,就定在下周三。时间紧迫,家里只得放一放为悦华婚事的操办,先准备之岚的嫁妆诸物。

        李绍文看女人很准,之岚试了婚纱很合身。镜子里的她恍若变了一个人,清丽端庄。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出神地幻想着新郎是慕青,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日子波澜不兴,按部就班地过着。慕青对之岚怨恁,一门心思全放在工作上,晚间就宿在银楼的客室里。

        凤凰一连数天慕青的面都见不着,看着家里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女主角之岚平静度日,她满腔相思尽化恨,落在之岚身上。有朝一日……她皱眉想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