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心凉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6
  •     李绍文听说最近周之岚和周慕青两兄妹状甚亲密地现身梨园阁,听京昆社新上座之《牡丹亭》。他已有好些天没看到她,心中挂念,打算亲自约之岚吃饭谈婚事细节。

        上午,周公馆里驶来一辆黑色别克汽车停在门前。李绍文从车上下来,周管家不敢怠慢,忙把他迎进客厅。

        这边李绍文刚刚进门,那边慕青派去找他谈取消婚约的人,偏偏错过了。

        还不等他表明来意,周管家恭敬地对李绍文说道:“李大少爷您请稍待。我马上去请三小姐下楼。”

        李绍文笑道:“麻烦您了。”

        周管家很会来事:“不客气。您马上是我半个主子,应该的。”

        这话令李绍文大大舒心,想按习惯打赏,转念一想还是不要张扬,便看着周管家上楼。

        桂妈笑道:“太太,我们未来的姑爷来了。”

        大太太与他寒暄客气。李绍文本坐在沙发处,见大太太过来忙起身。

        大太太笑道:“请坐,李大少今天来是?”

        “我今天正好得空,接岚儿吃个午饭。”

        “岚儿真是好命。尚未过门便和李大少你如此恩爱,玉夫人真有福气。”大太太感慨,突然意识到说漏了嘴。好在李绍文心思不在话上,倒也没注意。

        之岚得了管家的通报,她想起慕青再三嘱咐,只应了一声想着如何推脱。

        她思索着,门口又响起了烟翠的声音。

        “知道了。”之岚应道。

        楼下李绍文心里焦急,面上却不表露。他抬眼望着之岚紧闭的房门,烟翠在门外等,手里拿着小姐的披风大衣。

        之岚想到一个好主意:“烟翠你进来。”

        “这样可以吗,小姐?”烟翠进来房间,听之岚叮咛几句,皱眉道。

        “去吧,就这么和太太说。”

        烟翠下楼,和大太太小声说了几句。

        “这样啊!那好吧。”大太太能理解姑娘家的羞赧,通情达理道。

        她转头和李绍文道:“不好意思李大少,岚儿突然身体不适,她肚子疼得厉害,要不李大少你改天……”

        “是吗?”他摸不清这话真假,当着大太太的面,又不好辩驳或质疑,不论如何还是有些失落。

        “女人嘛总有个头疼脑热的时候,希望你体谅。”大太太说得有三分清楚,李绍文将信将疑,恨不能冲到之岚房门前询问,眼下大太太一众人等在他面前,只得把这种冲动抑制住。

        “那好吧,我改天再来。”李绍文起身告辞。

        桂妈代替大太太送出门,在李绍文上车前,她笑道:“李大少不必着急,太太说欲速则不达,她会想办法的。”

        “那真感激不尽。你转告夫人,让她尽管放心,以后我自会照拂悦华大哥的。”

        之岚在房里听到李绍文汽车的发动声,放下心来。她本想晚上等着慕青回家,就告知他李绍文邀自己共进午餐的事情,等来等去只看到老爷子下班回来。

        “爹,二哥呢。”

        “哦。我让他临时出差去鄂城解决万德分店的一些问题,快的话三天慢的话需要五天吧。”老爷子看着她说道。

        之岚脸上写满了失望,她赶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这些倒是完完全全落在周管家眼里。

        她用过晚饭在书桌前独坐。

        有人敲门,是爹,之岚起身亲自给他开门。

        “今天你娘同我说早上李绍文来约你吃饭,你推说身子不爽回了他。”

        “爹我确实那时肚子难受得很,不是有意推却的。”

        “这些都不重要,我从来没有把你看做外人,可你不免让我有些失望。”老爷子话锋一转。

        “我哪里做得不好?”之岚心里一沉。

        “那时李家派人来说媒,我们家已经应了这桩婚事,你就算对他不喜欢,也不能借口拒绝,懂吗?”

        “我...”老爷子一语中的,之岚无言辩驳。

        “岚儿,最近我听管家说,你和青儿走得很近,你是不是还和青儿一起听戏了?今天听到他没回来应该很失落吧。是我故意把他派到鄂城去的。”老爷子开口,“我是过来人,看得出来,你心里的人应该是青儿对吗?”

        之岚红了脸低下头:“是的。”

        “孽缘呐!你想过吗,你和青儿是不容于世的!祁家是不会让你认祖归宗的。世人眼里,你始终都是我周世雄的女儿,而周慕青是你的二哥!”老爷子的话就如同一盆凉水,让她发热发烫的心浇了个透。

        “也许我可以单方面公开身世,离开周家,后果我自己负责,决不拖累您,只求您能允许我们在一起。”之岚把酝酿心中的想法说出口。

        “岚丫头,你别怪我狠心无情。你这样做了,我越发不会允许青儿娶你,如果你公开身世,那时你已经是大街小巷茶余饭后的谈资,我周家岂不成为江城的笑话,你说说我怎么能同意青儿娶你进门?那时青儿必须娶一个门当户对的世家千金进来,才能堵悠悠众口,我才会考虑把万德交给他。如果他一意孤行要娶你进门,休怪我不顾父子之情,只有赶他出周家门了。”周老爷这话说得很重,之岚沉默了。

        “所以岚丫头,如果你还顾念父女之情,不把事情做绝,你最好的归宿是嫁去李家。依我看李家那小子爱你得紧,你不如牢牢抓住他,下半辈子自然衣食无忧。女人嘛,有一辈子穿不尽的绫罗,一辈子花不完的金银,又有爱你的夫君,你还瞎追求什么?爱情能当饭吃?幼稚!”周老爷劝她。

        “爹的意思是劝我放弃慕青哥?”之岚的脸色阴沉下来,一听爹的话,尚不能接受,她不甘心。

        老爷子沉默一阵,说道:“是。”

        “爹您让我放弃慕青哥,对我是多么残忍,我已经爱上了他,从来没有答应过李绍文...…”之岚的眼里有泪,大颗大颗地掉落下来。

        “李家已经找上了门来,就不得不承担后果。”毕竟是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如今涉及李家,况且是李绍文那个商界的“魔王”。周老爷还记得之前万德突如其来的危机,李绍文那种翻云覆雨的能力,他对岚儿势在必得,明明白白写在脸上,怎肯善罢甘休?再说事情原就是自己起心撮合,之岚的想法算得了什么,“如今你和青儿只当做梦一场,梦醒了依然要面对现实,你该嫁还是要嫁过去,别做他想。另外你不要想把身世公开,到时候别怪爹心狠手辣。”

        老爷子带上门,之岚趴在床上不断地流泪。一步一步踏入这个境地,进退两难,除了感叹世事弄人别无他法。

        她翻来覆去睡不着,爹的话言犹在耳,句句都刺中她的心,隐隐作痛。

        但这也激起她的欲望,无论结果如何,她还是要试试,慕青身在鄂城,只能依靠自己,一定要和李绍文摊牌。

        第二天李绍文再次上门。

        李绍文沙发坐定,茶水喝着。

        大太太对桂妈道:“你去楼上务必把小姐请下来,她不开门的话,想办法让她出来。”

        桂妈应了,她在之岚房门口唤了几声,她没有应声,她在换衣服,也不想卖这个面子给桂妈。

        大太太见此情形,对周管家耳语几句,管家心领神会,须臾带来了容妈。

        “太太唤我何事?”

        “你快去把小姐请下楼来。”

        容妈不明就里,看着未来的姑爷不紧不慢地饮茶,想着他们小情侣吵架,不疑有他地到之岚门前敲门。

        听见是容妈的声音,之岚开门,她已经换好衣服化了淡淡的妆,手指上特意戴上明珠之戒,把李绍文送她的宝石戒指收进手袋。一切整理妥当,轻款走下楼。

        李绍文快步走过去,牵起她的手。突然他发现了明珠之戒,微微瞥了她一眼。他微笑同大太太告别,带着之岚上了车。

        之岚正襟危坐,刻意和李绍文保持距离。

        李绍文眼眸微眯,靠近她,大手一捞,把娇小玲珑的之岚捞进怀里。他紧紧搂着她,逼着她仰头望他。

        绍文笑着,见她红唇娇艳欲滴,若不是车里有司机,他怕是要当场吻上去:“说说你为什么没戴着我送你的定情戒指?”

        之岚正色道:“我有话对你说。”

        李绍文摇摇头:“不,我现在不想听。我们先去吃饭。”

        之岚没有反对,车上也不是一个谈话的绝佳地点。

        车依然开到越宫饭店。李绍文殷勤得紧。等到残羹剩菜都撤下了,之岚委婉道:“李绍文,我们的婚约你是否再考虑考虑?”

        “为什么?你这话什么意思?”从出门开始,李绍文觉她心中有事,听到这句,感慨幸亏昨日周悦华来拜访他时,给他提点了一二,令他心里有些计较。

        之岚望着手指上的明珠之戒道:“我周之岚不是你心里想象地那么完美,我既没有家世,也没有身份、地位,而且我心里有别人了。”

        “谁?”李绍文突然怒气冲冲,他差点一把抓住之岚的手,但是他忍住了,“是谁送了你这枚戒指。”

        “你管是谁?”之岚毫不退缩也不恐惧,“其实你何必装糊涂,我有没有对你动过情,你应该感受得到,只是你自欺不愿意面对。如今我提出还来得及,告诉你,我已经找到自己的心,我要退婚,我不要嫁给你。”

        李绍文的眼眸泛出寒意,他和她对视着,突然想到什么,反而笑起来,笑得诡异:“岚儿,你故意拿个破戒指就想逼我失去理智退婚?我差点就着了你的道,你别用激将法,对我没用。”

        “可我是心里有人了。你强使我们在一起也不会幸福快乐。你放我走吧,也给你自己一个新的机会。”李绍文不吃硬的,之岚想来软的。

        “我只问你,现在你把你的情人叫到我面前,我就信。你能吗?”李绍文反问道。

        之岚愣了,她深深地记得老爷子同她说过的话,漫说慕青不在,就算他在,她根本不可能公开,在慕青得到万德之前,她不能做任何不利于他的事情。

        “你不能,是吗?都是借口。够了,岚儿别闹了。我不会相信的,你别瞎想了,乖乖在家等着我家车轿就好。对了,今天我来,就是通知你一声,我决意提前我们的婚礼,下周三正是吉日,让你早日过门。”

        李绍文想起来悦华拜访时说的话,悦华道:“依我看岚妹妹对妹夫你的心性还不是很稳便。其实你若中意我妹妹,成亲就该宜早不宜迟。洞房花烛夜,你居然还要等?相信我,对付女人我最有经验,什么感情什么心思,一旦你征服了她的人,感情和心思自然随着身体走。”说着他还笑嘻嘻地拍了拍自己的肩。

        在女人方面,周悦华是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情场高手。看之岚惊疑不宁的神色,果然明白悦华告诫自己之意。看来自己在悦华身上“投资”回报不虚,该听进劝就该从善如流。

        之岚还要说什么,被他打断了,“走吧,不早了。我今天还有很多事,我送你回去。”他为她拉开椅子,强行牵着她的手,带她下楼。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