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身世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6
  •     这些天悦华越发得意,红光满面。老爷子和大太太决定趁热打铁,让周管家备好彩礼,同祁家知会了时间。他们打扮一新,带着车队浩浩荡荡往祁家去。

        悦华在家里等消息,焦急得在客厅不住地踱步。

        自打李夫人寿宴上那么一出,反而让万德银楼的客户多起来,好多人慕名而来看凤穿牡丹,以致于慕青瞒着爹继续让之岚出设计图,还培训了一批伙计专门接待定制的客人。他和之岚都忙碌起来。

        老爷子和大太太回来得稍有些晚。悦华问结果如何,大太太掩不住疲惫:“谈妥了。”

        悦华欣喜不已。

        老爷子笑着拍拍他的肩:“你小子等着娶媳妇进门吧!”

        他正色又道:“华儿你马上娶妻的人,可不能再像从前一样荒唐。什么喝花酒、逛青楼,不许再去了。你那些狐朋狗友也少来往。你平素行为不端,到时候祁珊嫁过来,若因为你那些龌蹉事搅得阖家不安。爹不会再偏袒你,你好自为之!”

        “老爷,华儿不会的。他自从这回禁足后,一直在家反省。他已知错了。”大太太抢先说道。

        “是,儿子知错了。”

        “那就好!”老爷子揉了揉太阳穴道,“你们都散了吧。我今天有些乏了。”

        悦华的婚事已定。这天李家登门拜访,同样带来了大批聘礼。老爷子大太太在门口相迎,两家客套寒暄后落座。

        李老爷开门见山:“孩子们的生辰八字我找人合过了,确是天造地设一对。只是按他们的八字,最近一个月都没什么好日期。下个月阴历二十四,倒是个吉日,我们倾向这个日子。周老弟、弟妹,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可以。”

        “这点彩礼,不成敬意。你们查点一下,若有缺尽管提出来,我们照办。”李老爷笑着,让管家把礼单呈上来。

        “好。阿贵,你去安排吧。”

        “是,”周管家退下去。

        “对了,我还没恭喜周老弟双喜临门。听说大侄子将和祁家的三姑娘成亲,也就在这些天吧?”

        “已经在准备了。”

        “先恭喜啦。我大侄女在家吗?能否请来一见?”

        “去请小姐下楼。”老爷子吩咐道。

        不一会儿,之岚款款从楼上而来,身旁还跟着桂妈。

        “过来见过李老爷和李夫人。”

        之岚哽了半晌,老爷子清清嗓子“嗯”了一声,她只得乖顺行礼道:“伯父、伯母。”

        “嗯。不日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没必要这么见外。侄女和小犬,确是郎才女貌。好好好!”李老爷爽朗笑道。

        “老爷!”万心巧不满地拉拉李老爷的衣袖,她不喜李老爷在外人面前喜形于色,让人看得轻了。

        面对之岚,她心中不快。除了她一直倾向于静如以外,更因为上次之岚送来了凤穿牡丹,这件红宝石首饰偏偏提醒她从前那些糟心事,而且她发现自己拒绝收下时,这丫头拿了东西就走,全然不顾礼数。

        论儿媳妇人选她首推静如。静如漂亮聪慧,又是亲上加亲。不想李绍文却看上眼前这个样貌性格皆不及静如的女子,她暗地叹口气:真是儿大不由娘哪!

        “今天来还因为我受了绍文的嘱托给大侄女你带件东西。”李老爷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递到之岚手上。之岚看时,还是那枚熠熠生辉的宝石戒指,蓝宝石攒在金托子顶上,造型别致漂亮,“绍文说这是定情信物,一定要我带到。”

        “谢谢伯父伯母。”

        “那就这样吧。我们提的事情,你们商量商量。今天我们就告辞了。”说着李老爷和万心巧起身,周家诸人一并送到门口,目送他们离开。

        老爷子对大太太吩咐道:“现在家里嫁女娶亲都定下了,你上点心,该置办的、订做的都要安排起来。”

        “是。老爷。”

        “对了,让管家帮你参谋。”老爷子想了想。

        周公馆开始热闹起来。裁缝、鞋匠等等络绎不绝,整整忙碌了三四天。这些天之岚甚少见到慕青。除此之外,凤凰清理房间时发现二少爷又开始饮酒了,她担忧起来。

        接下来便是今日午间。

        祁老爷和四姨太玉春的造访打破了周公馆最近忙碌的节奏。他们是过来商讨悦华婚礼细节的。

        之岚在房里绘图样。

        “小姐,准备开餐了。老爷让您下楼去。”烟翠通报。

        “知道了。”她揽镜自照,天气有些转热,她穿了件 V 字领的素色连衣裙,雪白地脖颈上光秃秃的,突然想起来有枚玉锁片,挂起来权当点缀。

        远远望见祁老爷和玉夫人同老爷子讨论着什么,悦华和慕青都敬陪在座。

        她走过来。老爷子笑眯眯道:“岚丫头,过来与祁老爷和玉夫人打招呼。”

        “是。”她对他们行个礼。

        “你……你……这玉锁哪里来的?”玉春脸色大变,站起身急切问道。

        “我娘临终前亲手交给我的。”

        玉春一把抓住她脖子上玉锁,反复查看。

        大家怔怔地看着她古怪的行为。祁老爷喝道:“玉春,你干什么!对侄女如此不礼貌,还不快放手!”

        玉春置若罔闻,丝毫不顾他人的话语。她不止细致地检查了之岚挂在脖子上的玉锁片,还强行拉着她转身,撩开她的头发,查看她脖颈。之岚下意识要挣脱,慕青起身准备制止玉春。

        没想到玉春手一松,口中呢喃:“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说着她眼前一黑,猝不及防地晕倒在地上。

        所有人愣住了!饶是老爷子镇定,忙指挥人将玉春安置在客房休息,让周管家赶紧请来医生。他当即下令人们全数出去伺候,无命令不准进门。

        祁老爷一个劲地向老爷子赔不是。老爷子似乎有隐情的模样,反劝祁老爷宁耐一时万事等医生来。

        之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为何玉夫人看见这枚玉锁就晕倒?莫非这玉锁有什么问题?她只觉得匪夷所思。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理解玉春的意思。

        躺了一会,床上的玉春缓过气想坐起身,大太太眼疾手快扶住她,给她垫了个枕头。玉春让之岚坐在床边,流着泪看她。玉春对祁老爷道:“老爷,你知道她是谁吗?”

        祁老爷愠怒道:“她是周家侄女,你到底想干什么?闹得这一出不嫌丢人吗?”

        玉春并不在意祁老爷对她的态度,脸上犹有泪痕,自顾自道:“老爷,我们丢失的女儿,就在你面前。”

        玉春声音不大、字字清晰,之岚此时想起来,当此时那句话仿佛平地一声雷,“炸”得脑子一片空白嗡嗡作响。祁老爷忙道:“你说什么胡话?女儿丢了多少年呢,你凭什么认周侄女是我们的孩子?”

        玉春激动道:“凭她脖子上的玉锁和脖子后的胎记,我能肯定她是我们的女儿。玉锁是我娘家家传宝贝,我小时候体弱多病,我娘特意把她的随身之物给了我。那上面有祥云图案,还刻了四个字‘与福者佩’,最重要的,是那上面有一条我曾经失手跌落过的缺角痕迹。老爷你应该知道,我们的女儿生下来,在脖子后面有一道月牙形的胎记。我刚刚查看了三小姐的脖子,果然也有这个胎记。没想到我苦苦寻找的女儿,竟然就在周家!”她情不自已,泪流满面,越说越激动。

        “你们祁家好歹也是世家望族,怎会丢失女儿?”之岚不能接受,质问道。

        祁老爷生怕抖出家族丑事,接过话头:“一派胡言!我看你精神病又犯了,闹到周家来了。我们的女儿从小被强盗所掳,说不定早不在人世了,你居然指着世侄女说是我们的女儿,看来你病更重了,回去让医生给你好好看看。”

        “我不吃药,我没病!现在她活生生站在我面前,我心病全消。我被你们害了这么多年,如今找到女儿,是天不绝我宋玉春!”玉春说话的神态,与她平时病病殃殃的样子判若两人,“我找到了女儿,祁家人会得到报应的!”

        “你!”祁老爷气急反手甩了玉春一个耳光。

        这一打让在场人都惊呆了。

        玉春捂着脸,望着祁老爷似笑非笑,这神情让之岚莫名害怕起来,她真想转身逃出房间,玉春彷佛看透了她的想法,紧紧拉着之岚的手,转脸轻柔说道:“之岚,我来告诉你为何爹娘抛弃了你。你爹当年娶了好几房姨太太,无奈就是得不了儿子。娶了我以后,我早产生下来你,当时你祖母求孙心切,请了个杂毛老道为你们算命,看了你的生辰八字,非说你身负诅咒,妨了祁家男丁进门。

        她大怒,命你爹把你丢掉,好歹我也是做母亲的,怎么忍心丢弃你,于是偷偷在你身上系了我的传家玉锁,他们……他们居然瞒着我把你抱出来,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你。你被带走后,我整天以泪洗面,如果不是后来有了珊珊,我怕是早就死了。还好老天有眼,这些年你爹女人不断,不说男孩,那些女人连个女儿也没有生养过。真是报应!”说着她就床上跪坐着向周老爷叩了个头,“感谢周先生,谢谢你们周家收养了我女儿,没有让她在街边冻死饿死,谢谢谢谢。”

        祁老爷望着她气愤难平,见她把家事抖落出来,不由开门拂袖而去。

        老爷子本默不作声,看到玉春如此,动容道:“当年馨馨在厨房后门不远处发现了提篮里的婴儿。她因为生青儿亏了身子不能再有孩子,正想要个女儿。她说这是上天赐给她的,非常高兴,毫不犹豫抱了回来。为了藏住这个秘密,我们遣散了当年所有的知情人,才能让她安稳地长大。这么多年,岚丫头早就是我周家的一份子,是我周世雄的女儿。只不过如今解开了她的身世之谜,多了一个母亲疼爱她,亦是好事。”

        “爹。这么说岚妹妹她真的不是?"慕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她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之岚听罢,因为身世震惊不敢置信,又被老爷子的话感动,她憎恨抛弃自己的祁家,看到病病歪歪的玉春却同情难过,一时间五味杂陈,心头满溢不是滋味的滋味,她有些站不住了,还只是初春,怎会一阵阵地发闷?

        一双手扶着了她,还把她带了出来。她只听见那双手的主人说道:“爹,我陪岚儿出去散散心。”

        “好,你们去吧。岚儿,你记着:你永远是我周家的女儿,其余你且不要想,有我们周家,你身世绝不会露白。爹一定会让你风光大嫁。青儿,你多开导开导她,这种事情,她的确一时难以接受。”

        慕青牵着之岚行礼出来,出来时还听着老爷子正在对大太太和悦华沉声吩咐着:“仁敏、华儿,我亦不希望听到家里有什么闲话。”

        “是,老爷。我和华儿是知道分寸的。”大太太恭顺说道。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