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寿宴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6
  •     李夫人寿宴的日子到了。这天周家所有人都起了个大早,一切准备停当。

        之岚穿上了早先备下的粉色长袖连衣裙,腿上是时兴的肉色丝袜,足蹬一双系襻钮的黑色圆头皮鞋,头发稍稍挽起,略略画了淡妆,更显娇小可爱。

        悦华慕青一个中式长袍一个西式洋装,头发都梳得一丝不乱。悦华身材颀长,长袍衬得他风流倜傥,慕青的格花毛呢洋装让他看来笔挺利落、儒雅温润。

        最难得素来清淡的大太太换了一袭深红色的长旗袍,脖子上戴了串珍珠项链,想必已从当铺赎回了首饰。老爷子是簇新的深黑蓝色锦缎长袍配着精致的苏绣,沉稳合身份。

        今天安排了两辆汽车。周管家指挥仆从把贺寿礼品搬上最后一辆车子。今天的仆从们也打扮一新,分拨同去的仆人更收拾得体体面面。

        之岚手上捧着首饰盒,想到昨天慕青把凤穿牡丹的项链给自己时的兴奋劲头,这件确是绝佳之作:红宝石凤眼的金凤凰,栩栩如生的羽毛,雍容的牡丹花边点点红宝石勾边,真是美轮美奂。他为此特意请人打造了精美的首饰盒盛放。

        当时她看到自己图纸上的画已然成了眼前金光闪闪的实物,不由欢喜道:“实在是哥你有心,才有如今这般绝艳的项链。”

        慕青笑道:“喜欢吗?看这些红宝石是郭师傅后加上的,跟你的草图还是稍有改动。你觉得怎么样?”

        “很精妙。不愧是万德手艺最好的老师傅,思虑得周全。”之岚赞叹道。

        “可惜,你打算把这件首饰送做如姐姐的姨妈做寿礼,不然我真想把它赠你聊表心意。”

        “你说什么呢,可别暴殄天物。”

        “是,遵命!”慕青极其高兴,之岚能感觉到他内心的喜悦,她很少见过他如此喜形于色。

        想到这里之岚捧紧了手上的盒子,身旁的慕青不错眼地瞧着她,抚慰地握了握她的手。

        行到李宅,园子大门洞开,车子鱼贯而入。李府管家安排仆人们搬下寿礼,李家有专人记录、引路等等,待交接完成引仆人们到偏房休息。

        李老爷和夫人带着绍文绍武,并管家仆从数十人在门口迎接客人。李绍文早就在人堆里一眼发现了之岚,目视她脸上露出了微笑,之岚也看到了他,微微点点头算是给他打个招呼。

        周家诸人往客厅里走去。今日请来的贵宾真不少,有本城的各部委员、警察局的警长、商界名流、租界警探们,大律师们等等甚至还有本地的当红影星,连孙长官也派遣自己的侄子前来相贺。

        老爷子带着悦华兄弟俩在名流人士中寒暄,突然看见大老爷一家远远进来,忙过去和他们说话。

        门口站着祁老爷一家,除老太太外都到了。看到祁珊,周悦华眼睛一亮,自从他被禁足又忙着筹款,近一个月未见到祁珊,写信给她也杳无音信,再见到她竟然有难舍难分之感。

        他欢场游荡数年,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之岚见到祁珊,不由自主转向悦华,看到他企望热切的眼神,以她女人的直觉,心道大哥这次要认栽了。

        之岚胳膊肘碰了碰慕青,悄声道:“哥,你看几位祁家美人儿,我说的不错吧!”

        慕青笑道:“你言之有理。不过我早就说过妹妹你才是最美的,其他人哪能相提并论?”

        之岚闻言莞尔。她的目光被祁家四姨太宋玉春吸引过去,她们素未蒙面,这是第一次见面,虽然玉春没有其他几位夫人的容颜姿色,打扮也是素净简朴,她身上有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气质暗暗吸引着自己。

        近看玉春脸色极差,她很瘦,脑后盘着发髻,病气使她憔悴苍老不少。之岚和她对视,目光似乎包涵千言万语,虽然第一次见面,之岚居然察觉出她眼眸里的悲伤,她真想飞奔到玉春面前安慰她。

        理智阻止了情感泛滥,她只是悄声对慕青道:“好奇怪,怎么我会感觉这位玉夫人如此亲切,就像我和她有某种前缘似的。”

        “也许她孱弱的样子让你潜意识地想起娘亲。我第一眼见她,也有种特别亲切的感觉。”慕青理解她。

        “我想也是。”

        “嗯。”慕青道。他自己丝毫不曾注意,对面有一个小姐也在悄悄打量他。

        老爷子和祁老爷寒暄,即便因为悦华的事情闹得不快,场面上还是客客气气。

        玉春一直想找机会和之岚说话,趁此机会把她拉过来仔细询问。她和蔼地问她年纪生辰爱好等,之岚一一作答。不知为何,自己的回答好像触碰到她的伤心处,玉春竟然流下了两行清泪。

        “玉夫人,玉夫人?”之岚奇怪道,“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话?”

        “没有没有,我想到了一些别的事情。我很高兴认识你。”玉春拿出帕子擦泪道。

        祁珊听到玉春的言语,觉得她情绪反常,平素娘从不在人前无故流泪。她看向娘,玉春兀自抹泪,收拾着心绪。

        祁老爷对玉春道:“今天是李夫人的大寿之日,大家都乘兴而来,你对着周家侄女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瑶春对祁老爷笑道:“妹妹素来不惯这种大场合,失态也是意料之中,老爷不必太计较。”

        祁老爷听罢冷哼一声,又对周老爷笑道:“老弟,抱歉让你看笑话了。”

        老爷子客套道:“不妨事,不妨事。”

        之岚不喜欢这种气氛:“爹我想去喝点东西。”

        周老爷宽和笑道:“你们年轻人不必陪我们枯坐,去吧!”

        悦华的心思瞬时活泛起来,频频目送祁珊。

        祁老爷见状也对几个女儿说道:“你们也去吧。”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补了一句:“珊珊你留下,陪陪你娘。”

        “是。”祁珊颇为失望。

        “不用不用。珊珊你跟姐妹们去玩吧,我这儿不打紧,快去吧。”玉春断然拒绝。

        祁老爷蹬了玉春一眼,不便发作。碧春最明祁老爷之意,忙接话道:“玉妹妹,你看你身子本来就弱,适才又流了泪。我们都陪老爷,不意忽略了你这个病人,让珊姑娘在旁伺候,也好照应不是?”

        “说了不用,我的身体我心里有数,不劳姐姐们操心。”玉春直言道,“珊珊你还不快去!”

        “是,娘!”祁珊听从,转身离开。

        “回去再同你算账。”祁老爷暗地对玉春发狠,玉春仿佛没听见一样,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慕青陪着之岚往餐台走去,他说:“岚儿你要吃什么我去给你拿。”

        “其实我不想吃东西,只是不喜欢那边的气氛。咦,如姐姐在那边。”

        “我们过去吧。”

        他们往餐台走去。静如一个人站着,手里托着一小碟蛋糕。

        “如姐姐你怎么一个人,大伯他们呢?”之岚问道。

        “爹他们在房间里休息,娘陪姨妈说话,其他家里弟弟妹妹都还小,你知道的我和他们谈不来。我不如过来取点吃的。”

        “你绍文表哥对你如何?”之岚有心探问。

        “唉,别提了。也不知怎么得罪了他,对我同原来一样疏远,不闻不问的,我简直弄不清楚他在想什么。”静如一脸沮丧,“还以为事情有转机呢,又是空欢喜一场。”

        “如姐姐,别伤心了,说不定他是太忙了。”之岚心下明了,不便言明,只能安慰。

        “可能我从来就没有了解过他。”静如苦笑道,“我已经有点心灰意冷了。都说女人心思难揣摩,绍文哥的心思更难测啊!”

        之岚不敢同她多说,怕多说多错。

        “你们站会,我去那边拿点茶水。”静如说着就离开了。

        慕青听了她们的对话,完全明白李绍文醉翁之意不在酒,就在眼前的之岚身上。

        “我觉得自己真对不起如姐姐。”之岚望着静如有些落寞的背影,烦恼道,“她要是知道李绍文正想方设法追求我,该怎么想我,我又如何对她交代?”

        “和你无关,都是那个可恶的李绍文,吃锅看碗。”慕青幽幽道,“搅得我们周家家宅不宁。”

        最可怖的是,自己还不能做出什么改变这一切。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从心脏蔓延到四肢百骸,沉沉地击中了他。

        见他不响,之岚轻声道:“这屋里好闷,我们出去走走吧!”

        慕青沉默地陪着她,两人走到后花园,后花园是李宅精妙之处,两人都有心事,找了一个清静所在,在花园凉亭里坐了下来。

        从前面的大宅完全想不到后花园如此之精美,建造者似乎有意参照苏州园周,亭台水榭月洞门假山石却又造地势而建,还为了和前面大宅呼应,做了巧妙的设计。

        “这里真舒服。”之岚抬头,微风已经开始有些暖意了,俗话说吹面不寒杨柳风,意味着天气开始转暖了。

        “是啊。”慕青应道。

        这时突然听到墙边树丛后有声响。

        “有人在那里!”之岚吃了一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