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茶舍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6
  •     容妈接到妍翠送来的纸条,上面写着两行字:快去找慕青接我,我在李绍文处。她把字条毁了,内容默记熟,就要悄悄出门找二少爷。没想到前门后门都有人把守,她突然想起送菜的角门一向人来人往无人注意,打定主意往那边走去。

        “站住!”

        容妈一惊,回头看正是大太太身边的桂妈。

        桂妈问:“太太吩咐今天无事不许外出。你往哪里去?”

        容妈笑道:“小姐早上吩咐我上书局买些画画用的纸。这一忙就忘了,等下小姐回来没看到,又要说我了。”

        “平素我不拦你,今天可不行。阿容,你我可都是宅子里的老人,别让我为难。”

        “小姐的吩咐,我不得不听。我们下人哪个主子都得罪不起。阿桂你说是不是?”她压着自己的性子笑道,说着脚下不停往外走去。

        “看来你非要与太太作对,敬酒不吃吃罚酒咯?”桂妈眉头一皱,要左右一起拿住容妈。

        容妈看准角门位置,猛冲出去,她没缠过足,一双大脚跑得飞快。

        桂妈心道不好,急急忙忙赶去给大太太复命。

        容妈掏出兜里的钱,叫了辆黄包车,叫车夫尽快赶到万德银楼去。

        大太太急了,一旦容妈告知了老爷或二少爷,悦华欠钱的事情就会东窗事发。她正在焦头烂额时,周管家进来对大太太恭敬道:“太太,您有什么吩咐?我听说厨房那出了点事情。”

        “不不不,没有什么。那是桂妈和容妈私下闹了矛盾。”

        “既然如此。我可以派人去把容妈带回来。不知您意下如何?”

        “那最好不过。”大太太欢喜道,“只是千万不要惊动老爷和二少爷,他们工作已经很忙了。再为家里的事情操心就不妥了。”

        “是。”周管家从命。

        大太太宽心不少,桂妈扶着她坐下来。

        “快一点快一点。”容妈催促道。

        车夫用手巾揩汗,用尽力气脚下不停,咬着牙跑向万德银楼。

        银楼门口容妈下车冲进去,车夫累得放下车柄,站着拿着搭在身上的手巾扇风。

        容妈问着伙计,伙计们说今天二少爷一大早直接到商行去了。容妈焦急,出来看着那个车夫在对马路,穿过去正要同车夫说话。

        突然驶来一辆车嘎然停住,车里的家丁一拥而下,抓住了容妈。他们捂住她的嘴,把她架起来带到车上,整件事一气呵成干脆利落,歇脚的车夫手中的手巾啪嗒掉在地上,他半晌怔住手脚哆嗦捡不起来。

        容妈一介女流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登时吓得腿软颤抖。坐在车里,她抖抖索索问道:“你……你……你们?”

        车开走了,挟持她的人放开了她。容妈看车开回周家,她明白定是大太太的安排。

        回了周公馆,周管家背着手走到容妈面前:“老爷和二少爷前往鄂城谈生意,今天未必回得来,告诉你也无妨。”

        他语气和缓下来:“阿容,你何必为了三小姐得罪太太和大少爷。不值当的,做人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你好好想想。”

        “老周,你要我眼睁睁瞧着太太和大少爷作践三小姐吗?我做不到。”

        “唉……”周管家轻叹口气,清退左右,深意道:“阿容,我是看在我们同是老乡份上,告诫你一句。你可要考虑清楚,不要错了念头,一失足成千古恨哪!”

        容妈冷哼一声:“你是你,我是我。”转身离去。

        “不识好歹!”周管家暗骂一声。须臾,他理了理衣服,从容地向大太太请赏去了。

        李绍文的车子在一处宅院前停了下来。李绍文扶她下来,她警觉地问道:“这是哪里?”

        绍文笑道:“自然是吃饭的地方。我曾说过要带你感受,不会伤害你的。”说着敲了敲门。

        应门的小丫鬟见是李大少爷这位常客,笑迎进门,之岚被李绍文硬拖着手往里走。

        丫鬟带着两位贵客往宅院深处走。之岚一路赏景,颇有“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雅意,风穿竹林刷刷作响,好似进了深林幽谷一般。穿过竹林小径,豁然开朗,小桥流水人家,虽然场面不大,却也是文人雅叙所在。木桥一旁眼前几处房舍,挑帘进入,原来兼做茶室。

        李绍文熟悉,直接带着她上楼去风景最通透的那间。这里正好听得流水潺湲,眼观茂林修竹,美不胜收。

        “喜欢吗?”绍文轻声问道。

        之岚点头:“这里处处透着风雅,不知道主人家是个什么样的人?”

        两人在席上面对面坐定,之岚正提起主人家,适时门敲了几声。

        来者是个面容娇媚的女子,她手中托着茶具,为他们奉茶。

        “哟,今天怎么老板娘亲自来,着实难得。”

        女子放下茶具,嫣然一笑。之岚觉得用风情万种来形容她并不为过。女子轻启朱唇道:“两个原因:一来李大少爷你是我们的贵客,二来丫鬟说你今天带了女孩子,我嘛,肯定是要来瞧瞧的。”

        之岚没料到她说话这么直接,不由面上一红。

        “是该来看看。”李绍文笑道,“这位周小姐是我的女朋友,之后更会是我的夫人。你们也该认识认识她,以后如果她独自来这里,也留这间雅室给她。”

        “你怎么这么说……我们还不是男女朋……”之岚赶紧辩白道。

        “是。李大少爷的吩咐,我们敢不遵从。”女子玲珑心思,听懂了李绍文的弦外之音,不由打断之岚辩解,看来这个被他宣称夫人的女子,想必李大少还在努力追求,她不动声色地用余光打量着之岚,这姑娘衣着不凡,定是哪家贵女,以李大少的身份,真正做夫人的女子定然门当户对才是。

        女子回到她的位置,为他们表演茶艺。她手法纯熟地沏好两盏茶,递给他们。之岚品茶可谓一窍不通,但她聪颖,学着绍文的样子如法炮制。

        “好茶!也就你们这的乌龙合胃口。”

        “蒙大少爷夸奖。茶壶我留在这里了。”女子款款起身,“大少爷还是照老规矩吧,周小姐您吃点什么?”

        说着她把菜单拿到之岚面前。

        之岚盘算来警戒去,腹内不配合地有些饥了,抬头问道:“不知你们有什么样的拿手菜?”

        女子瞧着之岚气度自若的样子,客气地给她介绍着菜式,之岚斟酌着点了几个下饭的小菜。点好菜,女子收拾了退下去了,一切都恰到好处。

        “这个老板娘很有韵味。”

        话音刚落,绍文道:“她是正山茶行季掌柜的外室,人称四娘。这处宅子原本是季掌柜金屋藏娇之所。季掌柜去世后,四娘便把这里辟做了茶室。”

        “这里这么隐秘,寻常人哪找得到这里?”

        “是啊。我常常来这里吃饭喝茶,这里可以让人安静下来思考问题。”

        这话令之岚想起了慕青:“原来你和我二哥一样,也喜欢躲在安静处想问题。”

        李绍文听她聊起慕青,就话说道:“要论你的两个哥哥。以后能作为我敌手的,只有你二哥周慕青。”

        “为什么?”

        “我看人很准的。”李绍文神秘地笑道。

        之岚没有接话,不置可否。李绍文靠近她悄声道:“岚儿,其实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美。恐怕你自己也不曾留意过,你的笑容令人心醉。”

        之岚低头寻她的茶盏:“你不该这么高调的,我又不是你女朋友。”

        绍文一把握住她的手:“岚儿,我不管你怎么想,我实在是爱你。”

        之岚惊异地与他相对,直言道:“别,我可受不起。我觉得你还是叫我的名字更好。”

        李绍文不接她的话头,他的面孔泛着红润,眼眸里深情款款,双手差点抚上她的脸颊,被之岚偏过头去打断了:“看,刚刚飞过去一只喜鹊。”

        “喜鹊喜鹊,正是有喜,好兆头。”李绍文笑道。

        之岚道:“我可永远记得如姐姐。要有喜事,也是你跟她,我大不了等你结婚那天去讨杯喜酒吃。”

        “又来了,我不想听这个。”听她好端端提起静如,李绍文脸色蓦地睛转阴默默喝茶。

        “两位贵客,菜来了。这是蚂蚁上树……”丫鬟送菜来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饭后,两人从茶室出来,之岚站定望着小桥流水房舍道:“我很喜欢这儿的清静雅致。就事论事,我应该谢谢你让我知道这儿还有个世外桃源。”

        “何必谢我这么生分。以后我的就是你的。你喜欢的话我们下次再来。其实还有别的地方也不错……”

        “你可别再劳师动众地约我了,我实在是当不起。”之岚想起这几次两人是如何见的面,简直心头一团乱麻。

        “好,既然你不喜欢,我再不这样了。”李绍文虽不知具体是什么事,看之岚烦闷的神情总归不是顺心事,就着她的话顺下去。

        车回到致和门口。周悦华如约等在大厅里,之岚见了悦华道:“怎么是你?”

        悦华一愣:“不然你以为是谁?”

        没看到慕青,定是容妈那边出了什么岔子。反正也平安无事回来了,等会回家问问容妈情况。之岚心想。

        李绍文转头对之岚道:“岚儿,快跟你大哥回去吧。”

        这句话令之岚猛然感觉自己就是两个男人间交易的一桩物事,屈辱感油然而生。她瞧不起大哥悦华,为了自己的私利,轻轻巧巧出卖家人。

        她既不理睬悦华也不搭理绍文,自己穿过大厅打算叫辆黄包车。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