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强行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6
  •     悦华最近常在饭桌上听到爹表扬慕青,比如爹说银楼的王掌柜夸慕青精明强干谦恭谨慎,是个可造之材云云,每每提起这些,悦华脸都发烫心里生恨,想想自己银楼工作这么久都没有得到过王掌柜的称赞,慕青仅仅刚到,便得如此断语。他嗤之以鼻,心道王掌柜就晓得一味怕老爷子的马屁,懂个球!如今人人都趋炎附势,看自己失势就落井下石。

        离开银楼时他从心腹李奕手上接过那本私账时,还满怀憧憬,倘若自己能拿回这笔印子钱定能将功赎罪,老爷子一高兴说不定银楼就从慕青手里再度夺回来。

        这天之岚正在房里看书,门口响起轻轻敲门声。

        “娘,您怎来了。”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之岚隐隐有种不祥预感。

        “我特来向你道歉。上次看戏以后,我一时气急打了你。我心里万分后悔,不知道怎么向你开口。希望你能原谅我。”

        之岚心里更惊三分,忙道:“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娘还提它干嘛?再说那件事我也不对。”

        “那...我还有件事求你。你大哥被撤了差事,近来经济上有些困难。我为他凑了一些,还远远不够。恰巧李家大少爷愿意借钱给他,但是委托了你大哥,希望能约你出去吃顿饭,不知你……”

        “所以您答应了,让我陪李大少爷吃饭,换取大哥的利益,您这算盘拨得真不赖。”之岚讽刺道,“您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好歹也是周家小姐,可不是外面那些莺莺燕燕,更不是沁香苑的陪酒女郎。就算我是庶出,也不能任由别人糟践。”

        “我知道你不能接受。但凡我有半点办法也不会想你的心思。你也要体谅体谅我作母亲的心情。好吗?”

        “您要我体谅,可名义上我也是您的女儿不是?为了大哥就要牺牲我?”之岚想起李绍文顿生反感。

        这一次他不知是如何找上了大哥悦华的,冷静下来的之岚决计问清楚:“娘,大哥究竟怎么了?是怎么又和李绍文搅在一起,您不说清楚叫我如何能答应?”

        “这...”大太太踌躇半晌,看之岚的架势非得打破沙锅问到底,只得和盘托出,“具体我也不知,只听华儿说急用钱。不瞒你说,他把我所有的金银首饰都拿去当了。至于他怎么碰上李绍文的,华儿说是在当铺碰上的,他问了下情况就慷慨解难了。”

        如何这么巧?最近周家人在哪里,总有李绍文阴魂不散,这又是唱得哪一出?之岚沉思没应声。

        “我知道今天求你的事,确实让你为难。我让你大哥同去,让他保护你。可以吗?”

        “不行。不去,没得商量。您请自便,不送!”之岚下逐客令。

        “唉!”大太太坐下来,长叹一口气,“你知道我这个正房夫人是怎么来的吗?”

        “娘您理应是正房夫人,这有什么?”

        “不,不是的。”大太太沉浸在回忆里,“我和你爹成亲纯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并不喜欢我,只不过碍于长辈情面娶了我,婚后我生下了华儿。“

        “我不想听这些。”

        大太太毫不理会之岚的态度:“当时家里很穷,你爹为了生计进城碰碰运气。他先是在你娘家里的商行当杂工。你娘排除万难,相中你爹,而你爹也争气通过了种种考验。听说当年白家有个条件,你爹若要娶你娘,就必须自立门户。你爹做到了,不仅创立了万德,还赢得你娘的爱情。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恩爱夫妻。”

        “娘您不嫉妒吗?”

        “嫉妒?我哪有资格,老爷进城以后,除了寄些钱回来,几乎不与我交流。后来你大伯也进了城,每次也只托你大伯捎来银钱和口信。那时我已心灰意冷,在家里天天等你爹的休书,不想从来没有收到。后来我才得知,你娘听说了我和华儿的存在,多次劝你爹不要休妻。

        你四岁时,在你娘劝解下,你爹才回到乡下,接我和华儿到城里同住。又是你娘谦让,我才能当这个大太太。我很感激你娘,她是个美丽善良的女人,胸襟和气度不是常人能比的。你明白了吧,我承你娘的情,又怎么会做出害你的事情?华儿与你同去,下午早些把你接回来,你只管放心就是。”

        之岚依旧沉吟不语,大太太连声哀求:“好孩子,你就应承我吧,娘以后加倍对你好,再也不会打你冷待你。我给你道歉。”

        之岚被大太太的话说得有些心软,却没有接话。

        大太太仔细观察她的神色,牙一咬,索性跪在她面前,唬得她忙去拉大太太。后者用手帕抹眼睛,作势就是不起。

        之岚到底年轻经事不多,慌了神:“娘,您别这样。”

        “岚儿,好孩子!家里就仰仗你可以救我和你大哥,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大太太差点纳头就拜,真个流泪道,“如果你答应,就还认我这个娘,你若不答应我就死在你眼前,华儿捅了这个篓子,我本没什么活头了。”

        之岚沉默。

        “岚儿你放心,我让你大哥就在致和等你。”

        见她不发话,时间一点点推移,大太太有些跪不住了,不仅仅是脸面上的,更有些身体上吃不消。她狠下心,神色由哀求逐渐变得强硬起来,她索性爬起来道:“要不我同你爹招呼一声?我好话说了一箩筐都不行,你爹说话自然管用的。”说着她就准备招呼周管家,就在房间唤道,“周管家。赶紧去给老爷打个电话,说家里有事让他回来一趟。”

        “娘,不要!”听着外面周管家应了声,之岚慌忙阻止。上次被周老爷“劝”去陪李绍文共进午餐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她不想再经历一次。

        事已至此,似乎她不应也得应。现下大太太真翻了颜面,把爹请来只有更糟糕的结局。这些事从小到大,她尝试得已经够多了。这家里真心能帮自己的,只慕青一人而已。

        一想起慕青,之岚心想悦华接自己哪里靠得住,得告诉二哥一声,自己也安心些。

        听得答复大太太立即起身欢喜道:“好好好,我这就让周管家备车,让华儿同你去致和。”

        说着,她整了整衣服,拉着之岚的手道:“岚儿,对男人你自己灵活点,快去换身衣服,一会就出发。”

        她忙唤妍翠给小姐更衣,又令周管家备车,对外只说大少爷和三小姐要出门买东西。暗地里叫桂妈看着,不许任何人踏出家门与老爷、二少爷报信,尤要盯紧容妈,不让她与之岚见面。

        妍翠给她梳好头发画了淡妆,换了件新买的洋装。

        打扮停当,开门见到悦华和大太太在房门口等她。大太太打量她一番,连声夸她水葱般的模样,她冷漠地看了他们一眼。

        大太太一阵尴尬,忙把两人送上了车。

        车子开走,大太太也安心不少,低低念了声佛号。

        出发前之岚塞了张字条给妍翠让带给容妈,能不能送到慕青那里,她自己都没有把握。

        行到致和门口,商行伙计忙通报李绍文。

        得了消息,李绍文匆匆带着助手小张下楼迎接,他嘴角挂着浅笑,眼里藏不住欣喜,看到悦华和之岚在会客厅里等,笑道:“周大少爷,之岚小姐,稀客稀客!”

        他转脸悄声吩咐助手小张道:“你带着周少爷去账房拿钱。”

        小张对悦华一礼:“大少爷这边请。”

        “李绍文,我妹妹可交给你啦。你可言而有信,下午三点我准时来接她。”

        “哥!娘不是要你在这里等我吗?”之岚问道。

        “没事没事,李家大少爷说到做到,上次你们一起吃过饭,他又不会吃了你,我三点自会在这里等你的。”悦华笑道,“这一点我信得过李大少爷。”

        “是。你尽可放心。”李绍文拱拱手笑道。

        悦华随小张离开了,会客厅里就剩下他和之岚。

        看起来她今天刻意装扮过,头发挽起来,洋装突出她凹凸有致的曲线,格外有种诱人的美。和以前清水模样不同,他有些呆了,走过去拉住她的手。之岚推脱,他没有勉强。

        之岚独自站着,悦华一走把她的希望和后盾都带走了,她又开始惴惴不安了。

        李绍文带她回到办公室。进门时,坐在门边的女文书看了她几眼满是疑问。之岚打量他的办公室,收拾得清清爽爽,方才镇定下来。

        李绍文唤来下属,把工作布置下去,盯着他认真工作的侧脸,和向下属部署工作的条理,竟然让她心里有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艳羡。

        “我们走吧。”李绍文很快忙完了,温柔地对她道。这时他不由分说牵起她的手,丝毫不在意她的惊讶,光明正大出了办公室。

        牵手的举动令之岚不舒服,像手中粘了块化了的糖,甩不开挣不脱。出门时她完全不敢看门边的女文书,因为同为女人,她读出女文书洞悉的目光里,有种嫉妒令她恨不能生吞活剥了自己。

        李绍文牵着她,她立时成为众人议论的焦点。办公室里似乎还有几个女员工黯然伤神?看来李绍文对女人好像自有他的魅力。

        之岚有点承受不住众人或嫉妒或惊讶或窃窃私语的各色眼光,如果目光能杀人,她估计自己早就死了好几遍,她脚下不自在地放快脚步。

        而李绍文有意表现得更加亲密,强硬拥着她走出了商行。坐上了汽车,李绍文吩咐开车,司机问都不问,直接启动。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