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交锋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6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绍文命侍者撤掉面前杯盘碗盏。周之岚偷眼旁观静待他接下来的举止行为。

        “意外吗?”李绍文不紧不慢喝了口茶。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果然逃避不了,之岚苦笑不答。

        “那好。”巴掌轻拍,琴师上场拉小提琴。

        李绍文起身,单膝跪在之岚面前,手里捏着一枚戒指。

        之岚大惊:“这是?”

        “希望你接受我做你的男朋友。我喜欢你,会照顾疼爱你一辈子,相信我。”李绍文温柔地说道,手里依然举着那枚宝石戒指。

        “我不要。”之岚满脸都写着拒绝,“我们才认识,根本谈不上不了解,你休想让我接受,你再如此我立即就走。”

        “我说的一字一句都是发自肺腑。”李绍文凝视着她的眼眸,满是坚定。

        “你怎么对得起如姐姐?她对你一片痴心,你对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不会也不可能喜欢你,懂吗?”之岚一字一句道。

        “没关系。我们慢慢相处着不就了解了吗?以前父母那辈连面都没见过是如何过一生的?至于静如,她只是我表妹而已,我从来也没有承诺她什么,何来对得起对不起?”

        “你怎知道父母辈的人都会幸福呢。我听说沪上有名的鲁迅先生,就一直不喜欢他的原配夫人,这不好像又娶了他的学生,如他一般还有很多人。你沪上求学多年,理应听说的。我劝你别白费心机了,谢谢你今天的午餐,日后有机会我还你。”之岚拒绝。

        “等等!我本来不想强迫你。做我的女朋友就是我的条件。你最好答应我,否则我会考虑继续对付万德。别怪我,早先我就开诚布公地告知你过你,这些天不过是我小试牛刀罢了。如果万德有失,我不知你有何面目能见你的父亲,他对你期望得紧呢!”绍文用轻柔的口吻对她说着,如此威胁的话他居然说得风淡云轻。

        “你!行啊,有本事放马过来,我周之岚最不吃吓唬这一套。”李绍文把之岚的脾气说上来,怕什么?怕能解决问题吗?万事不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法子吗!如今自己挨打后,反而悟出来不能瞻前顾后的道理。即使畏惧的事,越恐惧还越会以某种更坏的形式发生。

        周之岚这几句话令李绍文意识到要换个法子与她相处。他起身把琴师侍者挥退,一幅受打击的模样坐在之岚面前的椅子上。

        “你又玩什么花样?"

        “你究竟哪里不喜欢我,告诉我让我死心。”李绍文郁郁寡欢的模样,“我在沪上读书时,班上也有女同学爱慕我,同学们也曾约我上堂子喝过花酒,我都不曾动过心。不知为何就在梨园阁和你对视的那一眼,就打动了我,使我下决心一定要娶你回家。对你我努力了,现在我有点累了有点灰心,说实话你讨厌我吗?”

        李绍文不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吗?没想到他也会脆弱,他样子让之岚离开的脚步一滞,他的话问住了之岚。

        "其实你要我说个子丑寅卯,真的说不出来。一提到你我只会想到如姐姐。你知道吗?如姐姐打小就同我说过长大后要嫁给你,每次她都会和我分享她对你的心境,她对你的感情从来有增无减哪!你出现时她总是永远仰慕你的那一个,也许你没有注意过。有如姐姐,我不可能动关于你的念头,而且你的性格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不要白忙了,好好对待如姐姐才是正途。”

        “够了!你们每个人都在我耳边唠叨周静如。我也好,她也罢,我们都是活生生有感情的人,她有她的感情,我也有自己的选择,你们不要把她强行绑在我的人生里好吗?她得找适合她的人,你们不要使我觉得没有选择静如就是罪恶好吗?”李绍文这话带着委屈,之岚听得出来,一时哑口无言。

        两个人静静坐着,场面寂静,似乎落根针都听得见。

        “周之岚我问你,如果你和你如姐姐同时喜欢除了我以外的另一个男人,你会和她争么?”李绍文思索了下启唇问道。

        之岚不假思索:“不论是谁,只要姐姐喜欢,我都不会和她争,我甚至都不会让它开始。”

        “那是你不懂爱,全错!全错!”李绍文起身有些微咆哮,他真真实实生气了,“你就是个逃兵,你根本不懂爱情!周之岚你……我不同,不管你怎么想的,既然选择了你,我就会一直努力下去,坚持到底!”

        李绍文一把拉起之岚,烦躁地走到观景餐厅的窗边。

        ”你看!“他手虚虚地指向江边,”那边有几个码头,名义上是郑家的,其实也是我的。如果我万事只懂逃避,我如何能在江城立足?如何能有今天的地位?小姑娘,如果你和另一个人同时爱着一个男人,你得争。你成功了所有人都会恭维你,她们的眼光让你觉得很值得,你会发现那些过程的艰辛简直不值一提。而失败者只能躲回他们的巢穴舔舐伤口,谁让他们技不如人?

        生意场上我见过太多……更有甚者除了怨天尤人一无所长。只有你成功了,别人才肯定你的能力,那些你想踩在脚下的人会真正臣服于你,所以只要你爱了,就争,管多少姐姐妹妹,那都是你的敌人,你的输赢凭的是胸膛里的一口气,有心气就会行动,有行动就不会后悔,绝不算输!感情这事同样如此。

        现在是你得到了我的心,你比周静如,你就是成功者,这是你女人魅力莫大的荣耀。别忘了,你也是个女人,还是个漂亮的女人。只有我懂得你这枝含苞待放的花儿,我可以带你吃没有吃过的,见识没有见过的,让你真正走出深深的宅院闺阁。”

        周之岚几乎被他护在怀里,说着话时之岚似乎还无知无觉,如今听他的腔子里呼出的气就在耳边,才忽而醒悟,她推开他,站到一旁。

        他的话让她目瞪口呆,前面她听得糊涂,后面归结了还是和静如比较。

        她咬了唇,不想继续,忙转个话题:"这里果然是一览众山小,古人诚不欺我。”

        李绍文盯着她的表情,忙添了把柴:“你看,站在高处才有韵味,心胸也会开阔许多,远处长江送流水,不论江岸发生什么变化,都长流不息奔流不止,这当是人生的一种境界。你不应该只困在周公馆那个小圈子里,不妨交给我带你感悟感悟别样的人生。”

        “你已经掌控致和,独当一面了。你声名显赫,谁人不知你这个面慈心狠的李家大少?你也算修到一定境界了吧!”之岚没有顺着李绍文的意思,反而揶揄他。

        “都是些虚名,都跟流水一样,早晚要逝去的。世人无非看人浮浅的表面。就像你当初在梨园阁遇到的我,不也是认为我存意戏弄吗?你根本无法了解我那时已经对你有好感的事实。”

        “原来那时候你就注意到我了?”

        “我要说在明记就留心你了,你会相信吗。我那天在梨园阁不错眼地看了一场好戏。你和我不同,我是根子浸在泥水的人,我需要新鲜的水灌溉,你就是那股清流。”李绍文动情道。

        “你就说我单纯,傻呗。”之岚不着痕迹把话锋一转。

        “别小瞧自己,你有你的厉害之处,你不动声色就俘获了我的心呀!”

        之岚丢了个大大的白眼,讥讽道:“又说回原点了。你还真会甜言蜜语,如姐姐就是这样被你骗吧。我可还记得上次你对如姐姐软语温存的样子,这么快就喜新厌旧啦?”

        “我之所以和静如亲密,其一我是利用她约你,其二我想让你嫉妒。”

        “即便你不喜欢她,她也是你表妹。你居然利用她,太可怕了!”之岚后退一步。

        “我承认我不对,是我太心急了。我会同她道歉的。”

        “好了今天到此为止,时间快到了,我哥应该来接我了吧。”

        “真舍不得……”李绍文难得有此良机,他突然跨出一步,抱住之岚喃喃道。

        “放开我,我要回家,送我回去,你得言而有信。”之岚经此突袭,意外不已,直接反应就是使劲推开,然而推不动!她心中警铃大作,直接冷静要求道。

        李绍文放开了她:“好吧,我言而有信。谢谢你今天陪我聊天。为了你,我决定终止针对万德的计划,你大可放心。”

        之岚望了他一眼。这一次和李绍文见面,他给她画了个有诱惑力的未来。她不敢信,所谓听其言,还得观其行才对。她收拾了心情,一马当先出了观景餐厅的门。

        李绍文看着她的背影,自己软和下来,跟上她的脚步,和她下电梯出来上车。之岚倚窗若有所思地看着一闪而过的风景。绍文看看手表。

        车回到致和门口。周慕青早就如约等在大厅里,之岚下车,绍文见了慕青笑道:“我可是说到做到,你妹妹完璧归赵。”

        慕青脸色惨白不言,把之岚牵住就走。

        之岚能感觉到慕青心里的愤恨和羞辱,她偷偷看到他蜷起另一只手,狠狠地攥成拳。

        一路上两人无话,慕青几次想开口,望着身畔整个倚在车座靠背上的之岚,什么也问不出口。

        之岚放松下来,反而累极,只想快点回家。

        “睡一会儿,到了我叫你。”慕青体贴地说道。

        她点点头,闭上了眼睛,真的就这么睡着了。他忍不住把她歪倒的头搁在自己肩上。

        车行到家门口,慕青凝视着她的睡颜,不知道她刚刚经历了什么,愧疚自责后悔一并浮上心头。 他抚了抚她额前的发,轻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无能,让你受委屈……”

        好一会儿,她才悠悠转醒。

        “岚儿,到家没事了。无论他下午说了什么话,你就当一阵风,风过了就过了,万事有我。”慕青劝慰她。

        “我信你。”之岚对上他诚恳的双眼,无奈地笑笑。

        周慕青定定地看着她挤出的笑,良久叹了口气。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