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危机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6
  •     近来她发现老爷子和慕青回来得越来越晚,两人在书房商量事情的时间越来越长,连带着悦华也忙碌起来。她终于忍不住好奇,晚上等到隔壁房间有动静,敲开了慕青的房门。

        她直截了当问:“哥,最近你们忙得这样紧?是生意……”

        慕青叹口气:“并没有什么。”

        她走过去:“哥你不要瞒我,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别让我担心。你就告诉我吧!”

        “岚儿……你……好吧,唉……之前我们还说过,没想到真应验了。这李绍文愈发厉害了,自他执掌致和商行以来,偏偏走了孙长官的门路,许多商家以前都和我们万德合作的,现在都倒戈致和那边。不仅如此,他的行动步步针对我们万德,我们不仅损失了多年来的合作伙伴,最近开始居然一些大客户都在流失了,他和他爹李致远相比,出手迅猛准确,正好正值我们谈下鄂城分店用钱最紧张的时候,他真是厉害。爹都头疼不已。”

        “李绍文?他?!”之岚惊道。

        “没错,是他。”慕青揉了揉眉心。

        之岚心道他果然开始了他的所谓计划,所言不虚哪:“那现在怎么办?“

        “不知道。说来也讽刺,当初李绍文刚刚当上致和经理,李致远特意拜访了爹,还对爹谈了继续合作的意愿,希望爹多提携李绍文。

        近来这十几天,李绍文突然动手发难,现在想来,他们早就在布局了,只是我们实在太大意了!他打得我们措手不及,资金都不及筹措,大额的回款还得要些时日。

        而且如今鄂城的新开分店还需要投入,就怕资金链紧张,实在不行,鄂城的市场恐怕要放弃了,更可怕的是,不知道他发难的意图,要是情形恶化,万德商行本店恐怕也得受拖累……”慕青说着,长叹一声,眼里全是凝重。

        “真到这么艰难的境地?爹有什么对策没有?”

        “已经请大伯母说情了,请李绍文顾念亲戚间颜面高抬贵手,可大伯母一提这事就被他拿话搪塞,最后愣是没结果。”慕青摇了摇头,”我们只得期望银楼还有些款项周转,大哥已经在筹措了。只怕李绍文早就对我们有掌握……“

        之岚已然知道李绍文的用意,没猜错的话这才刚刚开始而已,难怪说让自己换万德的未来,原来如此。望着一筹莫展的慕青,她心下犹豫要不要把李绍文的意思讲给慕青?

        “我……也许知道他的意思……”之岚迟疑地小声地咕哝着。

        “你怎么知道?”慕青奇怪地发问道。

        之岚见瞒不下去,就把李绍文约她的前后详详细细说了一遍。

        慕青越听脸色越发阴沉:“这么说他的目标居然是你?”这是句不言而喻的话,他望着眼前头垂着的一脸抱歉表情的之岚,手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可恶!

        他心中升起一种莫可名状的情感,似乎决了堤般磅礴而出,这种情绪只有那时眼见之岚和唐荣同在湖边站着时才有过,好不容易那件事了结掉,自己压制感情这么久,又来个李绍文重新破了他的功。何况,李绍文并非唐荣,这次他又该如何护她周全呢?

        对手意图已明了,该如何拆招,自己得想个法子才是。

        “岚儿,你喜欢李绍文吗?”这个问题必须问个明白。

        之岚摇摇头。

        “那好,这件事你再不要说了,谁都不要告诉,连爹也不可以。交给我,我来想办法。不早了你先回房去休息吧。”慕青只要得了她这一句话,心里无端地欣慰不少,目标明确起码不被动了。

        “好。”之岚最信慕青,只要他承诺他一定会想法办到。毋庸置疑。

        之岚走后,慕青思虑纷乱,原来危机和焦虑根子在她。该怎么办呢?他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杯子端到嘴边,还是轻轻放下来。

        接下来几天之岚密切地观察着家中的气氛,看来危机并没有被解决。眼看着老爷子心事越发沉重,从家里众人食不甘味,到慕青和老爷子他们整天整夜地待在商行,连带着银楼里的悦华都忙得夜不归宿。她心知事态越来越严重,万德一定处于紧急关头,不禁感叹李绍文真是犀利角色。

        正在周家一片忙乱之际,始作俑者却破天荒地上门了。

        一部汽车径直到了周公馆大门口,司机老陈先下了车,为车里的李绍文拉开车门请他下车,李绍文一身笔挺洋装从车里出来,皮鞋擦得锃亮。老陈从车里捧出件礼物,递到他手上。

        周公馆的众多丫鬟仆人挤出来看热闹,人人都觉得他潇洒又很有气势。

        “世侄李绍文特来拜会周伯父。”李绍文朗声道。

        “快请!”周老爷子听到来报,不由皱眉,不知这个混世魔王又有何贵干,心中一沉。老爷子到底定力深厚,心中再多思绪,也不在面上表露出来。身边的慕青暗道不好,他已经知其来意,却不能言明。

        之岚在房里听妍翠说起李绍文来访,在房里坐立不安起来。

        诸人都在沙发落座,李绍文更是亲自奉上礼物。

        “世侄你今天上门所为何事?”

        “我今天正好得空路过贵府,想着前次和三小姐在戏楼相识,想向伯父求个不情之请。不知我有没有荣幸再请三小姐赏脸一起吃个便饭。”

        "报歉我想岚妹妹一定不愿意。"慕青代之岚一口拒绝,话里藏了三分情绪,“李大少这次恐怕要失望了。”

        老爷子瞪了慕青一眼,对李绍文道:“这样吧,待我亲去问问小女再给你答复。”说着让管家上茶,径自上楼去找之岚。

        老爷子敲开之岚的房门,挥退了其他人。

        “岚儿,爹有件事要求你。”老爷子诚恳对之岚道,“现在万德的前途尽在你手,只有你才能救周家。"

        之岚立即明了爹的来意,沉吟不语。

        "岚儿,救万德也是救你娘,年轻时我家贫,进城谋生,在你娘家的白家商号作杂工,是馨馨不嫌弃下嫁给我,还助我自立家业,后来你的外公去世,又是馨馨把白家商号完全交给我,才有今日的万德。为了你的母亲,你也该应下这件事。我绝不能让万德折在自己手里,否则我对不起你母亲,也是万德的罪人!"老爷子神情坚毅。

        话尽于此,之岚明白自己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看来是不想去也会被爹架着去。可她必须尽力一试:“爹…我…真的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

        “不行!你是我周世雄的女儿,你必须要去!这是我的命令!妍翠,赶快给你主子梳妆打扮!岚儿,一刻钟之内我要看到你下楼。"吩咐即定,老爷子态度对之岚软和下来,“又不是逼你结婚,吃个午饭便罢,我让青儿三点钟去接你回来,你放心,你在席上机灵点多探探李绍文的口风。"

        之岚在妍翠的巧手下,梳好头发画了淡妆,又换了件改良旗袍。妍翠夸她花容月貌,之岚心里凄凉,有种被当作一桩交易的悲哀满溢心怀。

        她在妍翠的搀扶下慢慢从楼上下来,一双眼睛只在慕青身上。慕青眼圈通红地死死盯住之岚主仆,手死劲握成拳头暴露青筋,面如死灰。

        与之鲜明对比的是大赢家李绍文,他意气风发,脸上掩不住的得色。还不待之岚下来,疾步向前从妍翠手中接过她的手就要行礼离开。

        "慢着,我有个要求:三点钟我会让周慕青去致和接岚儿。"

        "伯父放心。"李绍文答应下来。

        望着李绍文牵着之岚的手,慕青很痛恨这种无法控制的感觉,尤其是眼睁睁看着岚儿被人带走。临出门前,之岚停步转身,李绍文低头温柔地问道:“怎么了?”

        慕青怎么也忍不住看到她传递出的悲哀、求助、伤心、绝望各种情绪交织的复杂神情。

        此时不为后悔半生!一念及此,他拼着一口气奋然而起,他跑到门口一把抓住李绍文挽着之岚的胳膊,对上之岚的眼眸:“不要跟他走,坚持你自己的初心。”

        之岚凝视着慕青深沉溢漫情绪的眼,几乎就要沉沦进去,按他所说的做……

        "青儿,放开你妹妹!"老爷子的话适时响起,如同天雷般在慕青耳边轰鸣。"妹妹"这个词准确无误击中了他,抓着之岚的手顿时变得无力起来。

        这句话对之岚也产生了强烈的作用,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为什么他会是我哥,偌大的周家护不了我…”的绝望盘旋不去,由着自己几乎被李绍文拖着前行,木然地听从李绍文的摆布。

        "青儿,你跟我去书房。"之岚离开后,老爷子敏锐地捕捉到慕青的痛苦,想同他谈谈。

        坐上车,李绍文直接吩咐司机开车。

        "去哪里?"

        "越宫饭店,我已经安排好了。"

        之岚早就听说这是城里最豪华的饭店,倒是只闻其名。

        不一会儿饭店到了,这座金碧辉煌的饭店是全城除了江城海关那座钟楼外最高的大楼,站在顶层能俯瞰全城之景,还能看到滔滔江水。饭店侍者直接把他们带到观景餐厅。

        李绍文亲自拉开椅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不过是一顿饭何必这么隆重?"

        "请到你真的不容易,希望我们能新的开始。“绍文微笑着,挥手叫侍者们上菜。

        此时慕青还在老爷子的书房。

        "爹,就这样让李绍文带走岚儿简直是周家的耻辱。我还有办法和致和搏一搏,何必要牺牲妹妹。"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你在指望银楼的回款?“老爷子不由叹口气,他了解悦华,银楼的回款迟迟不到定然是出了岔子。

        “青儿,我们等不起,鄂城那里已经万事俱备,我不能随便放弃。何况他哪是冲着岚儿来的?大摇大摆地不是来示威又是为何?可是青儿你记着,小不忍则乱大谋,况且你分析一下,如果岚儿真能和他修成正果,对我们有百利无一害,不仅万德危机可解,商业格局可变,就连岚儿本身也可得佳婿,可谓皆大欢喜。你要懂得放手,我们都对岚儿放手才能让她成长。"老爷子言辞恳切,慕青没有作声,他能放手吗?

        他明确听到内心的回答是简简单单一个不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