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情起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6
  •     容妈把之岚送回房里。妍翠机灵绞了帕子来敷脸,两人给她换衣服擦洗,扶她躺在床上。

        容妈不顾自己身上疼痛,一面给她清理一面骂道:“老不死的下这样的狠手!自己也是有子女的,好歹你也喊了她这么多年娘吧,还是这样刻薄!要是你娘在世看见你这样子得多心疼啊!可惜容妈我没本事保护不了你,害你受苦。”

        “不碍的,容妈。你不知道这事的前因后果。“之岚安慰着她,“仔细论起来,戏楼的事我也该像从前那样忍的。容妈你也伤了,等一下有医生过来也让他诊诊。”

        两人正说着话,周管家敲门,他带了医生过来。医生给之岚看完诊开药,她坚持让容妈也看了诊。医生给她们上完药膏后,所有人都出去了,留她一人在房里静养,房中安静下来。

        半梦半醒之间,突然听见妍翠在门外高声唤道:“三小姐,老爷和二少爷来了。”

        之岚应了一声。

        老爷子疾步进屋查看了她的伤势,听说这药膏敷在脸上不会留疤,似乎心也放了下来,劝慰她道:“岚儿,你娘脾气是急些,肯定不是有意的,别怪她,我会和她谈谈的。你从小就识大体,定能体谅她的。”

        不待之岚作声,周慕青急了:“爹,娘这件事下手太狠了,完全是把岚儿往死里打。岚儿事情做得再不对,也不能如此这般折磨她!爹您素来疼爱岚儿,可不能就随便算了。”

        “青儿你一向懂事,这是什么话?再打得不对,也是你们的娘!父母责,须顺承。《弟子规》你读过吧,怎么说出如此没分寸的话来!”老爷子脸色阴沉下来。

        “爹、二哥,我没事已经不疼了。戏院里到底是我的不是,我不该当别人面口没遮拦,翻大哥的旧账。幸亏如姐姐劝着才没出大错,都是我不好别责怪娘。”之岚从小就明了她和大太太相争,定然得不了半分好处,暗地里拉了拉慕青的衣摆,示意他不必替自己强出头。

        “听听,岚儿聪慧,说的话得体多了,你读书这么多还不如你妹妹,都不知道书都读哪里去了。”老爷子带着责备慕青的口吻,起身往门口走,忽然想起来什么,又转头对之岚道,“岚丫头,我让厨房做了你最爱吃的点心送来,你今天就不用下楼吃饭了,安心养伤吧。”

        之岚挤出笑容,脸上毕竟敷着药膏,表情十分古怪,老爷子皱皱眉:“青儿,你多陪陪你妹妹。”便离开了。

        房间里,周慕青坐在之岚床畔,耳边似乎响起母亲的话:青儿,万一娘哪天不在了,你要好好照顾岚儿。而今出事,他自觉辜负了娘的嘱托。

        “对不起岚儿,要是我今天陪在你身边,就不会出现这种事了。对不起……”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其实我忤逆她不止一件,已经虱多不痒了。这些因果在我多嘴那天就已经种下了,甚至更早,谁让我不是她亲生女儿呢,这是原罪,就算后天怎么赎也赎不了,与其这样不如想开点,既来之则安之。”之岚想得透彻。

        “可你太不懂得保护自己了!这么多年我们一向谨小慎微,从不轻易发表意见。为什么这些天你突然忍不住,几次说破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就想阻止大哥,别的根本顾不上。我只能说,可能是因为看到祁小姐后有种说不上来的亲切感吧。”

        “唉,也许我们长期隐忍,只要一有导火索就会情绪爆发,辛苦你了。”

        “今天你能陪我说说话吗?”

        慕青应了,还特意从房里换衣服过来。

        “今天挨打这件事,让我认清了一个事实:我们在家里势单力孤。虽然你可能会是周家接班人,依我看爹心软,加上大妈的枕边风,指不定花落谁家。只有你早日掌控周家,才有能力成为本城数一数二的人物。”之岚没来由想起来李绍文,他那种挥斥方遒的气势在心中轻易抹不去。

        “虽然我也不止一次想过。可到目前为止很难,我只是爹的助理,无人无权。”慕青的神色暗淡,给她掖掖被角,“得容我从长计议。”

        之岚道:“如果我有什么能帮你的,跟我说,我一定会努力的。”

        “好,我们兄妹一心。”

        “三小姐,药端来了。”妍翠把药碗端到边桌上。

        慕青到之岚身边,给她披了件外套,扶她坐起,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哥,我可以自己喝。”之岚没和其他男人距离这么近,尽管是自己的哥哥,还是有点不自在。

        “今天我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受伤了。今晚就让我为你做点事情吧!”他递过一勺汤药。慕青说得诚恳,她怕他自责过甚,便不再抵触。她也贪恋他的暖,不自觉往他怀里缩了缩,乖乖喝下药,真是苦!她有点犯恶心。

        “很苦吧!我去给你拿点心压一压。等我一会。”

        乍脱离温暖怀抱的之岚只觉得冷,到底是春寒料峭的季节!她裹拥被子,倚靠在床头。

        等没一会儿,听见门外急促的脚步声,慕青进门笑道:“看我给你带什么了,看!有你喜欢的桂花糖糕。来吃一点。”心细的他特别让人把糖糕切成小块,用勺子喂给她。

        看着眼前嘘寒问暖的慕青,之岚蓦然明白,他们的亲密和默契早就超过兄妹所有,也许是自幼以来两个人相依相伴,情感已融进了骨血。这个家里真正关心自己的人,非慕青莫属。

        这一刻她享受着他的柔情,一股汩汩的暖流直沁入心底。

        “还苦吗?”

        她摇摇头。

        “二少爷,三小姐,晚膳送来了。”四五个丫鬟鱼贯而入,摆桌子的摆桌子,布菜的布菜,井然有序。布置完后,几人收拾好带着碟子药碗等离开。

        慕青扶之岚起身。两个人相对坐下,他们很难单独一起用餐,慕青夹菜盛饭殷勤得紧。

        之岚脸颊疼痛,吃吃停停。见她的样子,他心痛又愤恨,哪有心情品尝食物,一时停奢不进。

        “哥,怎么不吃了?”

        “吃好了,我本来了不饿。” 他望了望也停下筷子的她,“怎么了?”

        “说真的我今天大开眼界,你没去真是可惜呢!以前我只觉得如姐姐已经不可方物了,直到看到祁家三姐妹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们三个女孩子各有千秋,大小姐祁玫是个冰美人,三小姐祁珊我好喜欢她出尘的气质,唉可惜被大哥看上了。祁家最漂亮活泼的是二小姐祁瑛,那种美丽我简直无法形容。”

        慕青看着脸上包扎厚厚纱布的之岚,心里更不是滋味。既然她转换话题,自己便顺着问道:“是吗?有这么美?不过,就是天仙下凡,也比不上我的之岚……妹妹。”

        “哥,就你会逗我开心。对了,你听说过李绍文没?这个人很难缠,你做生意可能会和他打交道,要小心他。”想起李绍文,她依旧觉得有种如鲠在喉无法言喻的感受。

        “你今天看到他了?他从沪上回来后就接过了李氏致和商行,做生意很有手腕,能软能硬,心思颇深,是个不可多得的人物。我和他略略有过接触,打过几次交道,我敢断定此人会是我们万德的劲敌。对了,他还是如姐姐的表哥。”慕青沉吟道。

        “我知道,如姐姐和我说过自己喜欢他很多年了。不过我觉得姐姐恐怕所托非人了。他今天送我和姐姐回来,明知道姐姐喜欢他还跟我说些不着调的话,真无语。”她想到车上的暧昧一幕,撇了撇嘴。

        慕青立马警觉起来连连追问,之岚向他言讲了事情经过。

        他心中大震,忙道:“岚儿,他是个很危险的人。你涉世未深,一定要提防他。如果他再有心约你,你想方设法推掉,而且必须要告诉我。我说的千万要记住!这很重要。”

        “嗯。我听你的。”之岚点点头。

        慕青担忧地望了她一眼,她已经越来越洋溢出成熟女人的意味,越发后悔自己那天送给她衣服,更悔到底没有把不许她穿去看戏的话说出口。

        周慕青今晨又起晚了。昨天晚上他一直陪之岚,待她准备洗漱入睡时抽身出来,仍去书房同老爷子商量工作。

        忙到半夜,结果错过了宿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三更天才恍惚睡去。

        凤凰拧了帕子给他敷脸,慕青的脸被热气蒸腾,精神舒畅许多,问道:“三小姐起床了吗?”

        凤凰恭谨答道:“起了,她都用过早餐了。”

        “好我知道了。”慕青把帕子递给她。

        "少爷要过去探望她么?“凤凰看着慕青开门的动作,问道。

        慕青的背影回答了她:“是。”

        凤凰怔忡地站在房里,耳边传来隔壁门开的声音。

        “二哥,今天你又晚了哦。”之岚倚着门边笑道。

        “是啊!”慕青望着她,眼中有种暖意掩饰不住,笑盈盈道,“你今天的精神状态好多了。”

        "昨天晚上多亏你陪我,才能好得这么快。"说完这句,她鼓起勇气,“谢谢你。”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