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挨打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6
  •     静如找过来的时候,之岚脸色不大好。静如问道:“你还在为戏院里的事情不高兴?脸色这么差?”

        面对静如,之岚神思涌动,因为自己没有回绝李绍文对静如有愧意,有心成全他们,打定主意道:“姐姐,刚刚我碰到李绍文了。他说你若想等他,他答应散戏后送我们回去。”

        “真的?”静如眼里放光,“好妹妹,还是你记挂姐姐。”

        之岚看着静如期待的面容轻轻笑了,心想:如姐姐你可要抓住机会。

        散戏时,李绍文不知道同家里人说了什么,自己和静如居然真的被允许和李绍文同路。

        万心巧嘱咐李绍文几句后先行离开了。

        李绍文看之岚拉上了静如,摆出了然的神情,走到她们面前道:“车子就在外面,两位小姐我们走吧。”三人一齐步出梨园阁的大门。

        刚出大门,就看见祁老爷的车子折返来,三人向祁老爷行了个礼,对方没在意,风风火火地进园子里去了。

        站到了汽车前,之岚盘算着给静如和绍文创造机会,自己抢先拉开前门,打算坐进去。没想到被一双大手挡住了。之岚抬头一看,是司机老陈。

        “周小姐,对……对……不起。您看这前面已经放了好些东西,不能坐人的。”老陈面有难色,座椅上确摞着盒子。之岚不便为难他,只得听从李绍文的安排。但她心有不甘,忙抢先一步进到车里,想把位置腾出来给静如。

        “你故意的?”就在之岚弯腰进车里的一霎那,为她拉车门的李绍文不经意在她耳畔飞快飘出这句话。

        之岚客气笑笑,李绍文瞧得出那笑容里藏着狐魅般的得意。

        李绍文心中有数,对静如说了几句,自己接着坐进车里。这样一来, 绍文坐在之岚身边,静如在最外面。李绍文回望之岚一眼,似是回应她。

        之岚很讨厌和李绍文“贴”得这样近,她想打开车门,然而无论如何也打不开,不由白了李绍文一眼,又害怕静如看见,幸好静如忙着关右边的车门没在意。

        车开了。车内一时寂静无声,李绍文打破沉默:“静如你还没正式给我介绍介绍你妹妹呢。”漫不经心的口吻。

        静如一念,果然是自己不是,忙给他介绍道:“这位周之岚,我的堂妹。”

        “你好之岚妹妹,初次见面。”李绍文油腔滑调,还伸出手打算握之岚的手。

        之岚瞪着他一眼,明知故问!听他的语调怪怪的,知他有心戏弄,自己还是坦然答道:“你好。”

        但她无视他伸出来的手。李绍文淡淡地把手缩了回去。就这样随便聊聊,车已经开走一段距离。

        只听李绍文吩咐司机道:“先开去我姨父的家里,把静如小姐送回去。”

        “是。”司机答道。

        静如在这个位置,想和绍文聊天说说话,碍于之岚千头万绪开不了口。她静默思量反正绍文表哥已经回了江城,以后再找机会多去姨妈家和他独处,所以绍文一提到先送她回去,她亦没有反对。

        三人一路沉默,李绍文假寐,眯起的眸光正与之岚看向静如的碰个正着,之岚尴尬地收了回去。眼光瞅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物,但静如感觉得到车内一方狭窄的空间里承载着三颗心思。之岚是忧,自己是愁,剩下绍文哥飘渺不定琢磨不透。三股思绪缠结着,在这方小小空间里汇成凝气,气氛不由得凝重起来。

        此时司机老陈一嗓子打破沉默:“静如小姐,您府上到了。”

        静如打开车门时把自己那抹不甘留在车里,一步三回头地进了家门。

        “我上次说过,我们还会再见的。果不其然。”李绍文这话说出来时之岚还是默默望着静如进门的背影,没有任何回应。

        “你在看什么?”绍文饶有兴致问着,自己也跟着之岚一起望向窗外。

        “你难道真不知道如姐姐是怎么想的吗?”之岚有点为静如打抱不平。

        “知道。”等到听到之岚问话,绍文才往外挪挪身子,轻松地靠着椅背。

        “知道了你为什么不主动一点呢?”

        “岚儿,作为一个淑女,你难道不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我记得有句俗语叫好奇害死猫,所以不应该好奇的千万别多打听!好了,浪费这么多时间,你我也该聊点正题吧。”

        “正题?正题就是我们还没有熟悉到你喊我小名的地步吧?”

        “有什么关系。我说过了,你迟早会是我的人,不妨提前适应适应。”李绍文悠哉的话语,好像在说旁的云淡风轻的事情。

        “喂!你不要以为我好骗,你就可以开我玩笑轻薄我,我可不是如姐姐,不吃你这一套。”之岚的脸涨红,但她仍然头脑通透,清楚表达自己的意思。

        “现在不信没关系,在江城还没什么我李绍文得不到的。”李绍文用极清淡的语气抒发着言语里狂妄的内涵,真是个巨大的反差,和他的人一样。

        “你以为感情的事就像你做生意一样么?你错了,你根本不了解我。”之岚轻蔑道,“何况你一点不懂尊重我,那天在明记,我不会喝酒,你非要逼我喝干。”

        “其实那天的事情,我只是逗逗你,你也太经不起玩笑了。”李绍文狡黠地看着她,“再说,我从不怕难,解决难题充满了乐趣。假以时日,相信我们定然会加深了解,我做得不好的你也可以指出来嘛,不是吗?”

        “可是我根本不可能喜欢你,我对你没有任何了解的兴趣。你何必在我身上白费心机?”之岚思前想后,还是开诚布公得好,感情只有两种,非是即否。有了静如先例,她不可能往“是”的道路走,只能选择另一条路。

        李绍文凝视半晌,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贴近对她说道:“岚儿你不知道,你有多可爱。我得费很大的劲,才能控制自己不把你抱在怀里。”

        之岚瞪大双眸看着他。在她看来,李绍文说话半真半假令人捉摸不透。刚认识表现得似乎非常亲密,言语交锋间自己又常常落于下风,明面谦和处隐藏着骨子里的自大,这个人不是她招惹得起的。

        “好一双芊芊玉手,你浑身上下都让人着迷。”李绍文继续说着。他一边轻柔细语,一边替她拂过鬓边的碎发。恨不得再凑近一点,他就可以吻到她的脸颊。

        听到这句话,之岚周身突然产生了勇气,她迅速抽回手,用力推开了他。

        不仅如此,她还往车窗处挪了挪身子,有意和李绍文保持距离,凛然道:“你已经冒昧了知道吗?你我刚刚才认识多久,干嘛惺惺作态拿我调笑。”

        李绍文抱着手臂地看着她:“有点意思。你知道很多女人都会沉沦于我的这些赞美和表白中。没想到羞怯的你还能保持冷静和勇气,这使我对你更有兴趣了。”

        “我不会受你的诱惑,你和我大哥一样,不过靠些手段玩弄女孩子,我看不起你们!”

        “你以后就会知道,我对你跟你大哥的那种不同。不过呢,你要是愿意把自己和那些女人放在一起相比,我倒替你不值。”李绍文笑道。

        “你!”之岚一时气结,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既然她言语上总是落败,干脆就保持缄默好了。她打定主意不发一言,如此李绍文亦不再多话。

        车到周公馆。绍文绅士般打开车门,把之岚扶出来,微笑道:“回去吧!不过我今天可是足足看了一场好戏,不知道你大妈会作何反应。”

        “什么意思?你今天看到了什么?”

        “没有什么,我只是提醒你要小心一点。我不希望你有闪失!要不还是我陪你进去吧?”绍文想了想,忽而脸色严肃道。

        “不要。”之岚一口回绝,“你我就该到此为止。”

        “好吧,你自己小心。”李绍文纵有不舍,但看她如此坚定的眼神,便不再勉强。

        “我知道,今天谢谢你送我回来。”之岚客气致谢,转身往家门口走去。

        李绍文并没有立即上车,直到目送她进了大门,才命司机开车。

        车里似乎还留有好闻的香粉余味,司机开车带李绍文回致和商行。他想起戏院里远远看到周家兄妹争执的样子,觉得很有意趣。他从明记初遇,到戏楼争执,一直注意着之岚,大庭广众下直接驳她大哥的面子,率真哪!今天的她无论是形象还是个性都令他有些心神恍惚,自己那原本出口半真半假的情话,顿时变了八分真心。可她听不出来,还是有意逃避?想得他的嘴角吊起一抹笑意。

        之岚浑然不觉慢慢走回家里,大太太已经坐在大厅的沙发里等她了。

        她进门刚喊了一声娘。大太太满面怒容快步到她面前,抬手给了她一个耳光!

        “跪下!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娘,还有你大哥吗?”大太太沉声怒喝,“在梨园阁,你为了一个外人去揭你大哥的陈年旧事,我们家还真培养出一个好女儿啊!”

        原来是为了戏院里的那件事。她忽然领悟到李绍文说的好戏是她和悦华吵架,难怪他先说要自己小心,又说要陪自己进来。原来那个时候他已经看到了发生的一切。

        大太太见她根本不在意,愈发恼怒,那日之岚在老爷面前说破了悦华的丑事,心已经恨之。白馨的两个孩子,慕青有勇有谋,自己儿子争不过。之岚一个以后会嫁出去的女孩子,居然也骑在悦华头上作威作福,是可忍孰不可忍。

        盛怒之下她抬起手,又啪啪啪啪给了她好几记耳光。周之岚吃痛,捂着脸颊眼里冒火直勾勾瞪着她。

        一干人都惊动了。周管家忙上前阻拦道:“太太息怒,小姐若是有什么不对,训斥几句也就是了,要是打坏了,怎么向老爷交代?太太,手下留情!”

        周管家不劝便罢,一劝大太太更生气:“她还会搬出老爷来压我了!今天不打死她,我难消胸中的恶气!”她疯了般上前打她。

        之岚连忙蜷起身子护住头,忍着如雨下的拳头巴掌落在背后,这是她从小就学会的绝招,早熟练到成为一种无法忘怀的习惯了。

        妍翠年纪小早就吓得在一旁面如土色,危急关头是容妈一个箭步冲出来,不顾一切用自己日渐衰老的身体死死地护住之岚。不知容妈哪来如此大的气力,之岚只觉得仿佛被一堵墙隔绝了疼痛和难受,一种叫做温暖的东西在她的身心滋长蔓延!尽管这份温暖是一个奋不顾身的年老下人带来的,但她在手指缝望见容妈一声不吭咬紧牙关承受着本该属于自己的苦痛,眼里还是湿润了,泪珠子不由自己控制地成串落下来。

        围观的丫头仆人乱哄哄的,拉的拉劝的劝,看热闹的起哄的,场面一时失控。悦华急得大喊:“桂妈快!拦住太太!”自己和桂妈等一同上前。

        他抱住大太太道:“娘,三思啊!打这丫头泄愤事小。娘,万一你真的伤了她,爹不得要怪你吗?这么多年的局面不就付之东流了吗?”

        大太太听进悦华的劝,理智又回到她的身上,停下手喘气:“罢了,看在华儿的面上,这次我就饶了你。你再有什么吃里扒外的行为,我定饶不了你!”

        之岚脸上好些血道子,红肿得一道一道的。容妈也受了轻伤,还把她抱在怀里,满面泪水纵横。

        悦华让管家赶紧把医生请过来。

        桂妈指挥丫鬟把余怒未消的大太太扶进屋里,看热闹的一时方散,各归各位。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