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释放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5
  •     约定三天时间到了,孙长官似乎有意晾着周老爷。

        周老爷一大早就在门房等了将近两个时辰。临近中午,孙长官才派副官传老爷子到办公室相见。

        “周老爷,不好意思。你

        “不敢当、不敢当。”

        “唉,你知道最近为了查清张同侪遇难的事,给他个交代,我也很为难。你看,杀手至今没抓到,上峰怪罪下来我也没办法交差,真是焦头烂额的。”孙长官一开口就有意把难处说在头里,单等周老爷接口。

        “孙长官,我知道,您有难处尽管开口,周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说好说,你这个态度就比以前好多了不是。”

        “今天我已经在家里备下了宴席向您陪罪,只求您务必赏光。”

        “这……”孙长官佯装为难推却道,“这不好吧。”

        “以前种种是我们周家小辈不懂事,也是我这个做家长的管教不严,几次三番和您过不去,我心里也不好受,今天只求您可以赏脸。这是我周家无上荣光。”周老爷低声下气,毕恭毕敬地再次恭请着孙长官。

        “你太客气,这话怎讲?既然话已至此,我再不赏脸倒显得不通情理了,那你头前带路,我就走这一遭吧。”

        周老爷闻言赶紧打头,鞠躬哈腰地开路,孙长官带着副官随其后,一步三摇的派头。

        到了车前,周老爷还不等副官为孙长官开门,抢先一步为他拉开车门,请他进去。

        孙长官坐在车里,心里甚是舒适。周家早这么识趣,这周慕青也不至于受这茬罪,暗叹江城商人里还是李绍文会来事,不需要多加提点,就能顾虑他之所想,急他之所急,妥妥贴贴不失分寸。

        两辆车一前一后驰进周公馆。

        大太太、悦华夫妇为首,带着仆佣出门列队迎接。

        “嗯,周老爷,你费心了。”孙长官下车看到这样的阵仗,还有一袭红毯直铺到会客厅里。

        周家人跟随孙长官两人进门,仿佛孙长官才是周公馆的主家。

        “老爷,安排好了。”周管家通秉一声,忙去餐室布置。

        “两位长官这边请。”老爷子虚抬一下手示意道。

        孙长官不客气直接坐了主位,看各人落座,主动举杯道:“周老爷、周夫人,为我们的未来干一杯。”

        老爷子直接一饮而尽。

        “孙长官,今天的宴席是向您谢罪,我敬您一杯,为了以前和您侄子不快的事,说一声得罪了。”悦华起身恭敬举杯。

        “哦。你就是周家老大。”孙长官微眯着眼睛,“确实是相貌堂堂,难怪美女爱英雄。”

        “哪敢当此谬赞。请您满饮此杯,实在是表达我道歉的心意。”悦华一饮而尽后又一次举杯。

        “嗯,好说。”孙长官喝了一口。

        悦华再次喝了满杯。

        “孙长官,小儿慕青的事。不知......”周老爷试着提起。

        “不忙不忙,先吃得尽兴,再谈事情。”孙长官大手一挥。

        老爷子满腹的话只得咽下去。

        一时间菜布齐备,大家陪着孙长官先动筷子,他却不吃,举着筷子,点着烤鸭说道:“嗯,这色泽香味倒像我在南京时候吃的烧鸭的味儿,不错。”接着又品评红烧狮子头、清蒸鲈鱼等菜色。

        凤凰站在仆人队伍里,她知道慕青未来全部掌握在眼前这个人手里。她的力量微末,唯有小心伺候,才能为二少爷出一份力。

        周家人赔笑附和着孙长官,好容易等他开动用完餐。

        “味道不错,这请的厨子手艺不错,做得地道。”

        “您能满意就好。”周老爷道。

        碗盘撤下去了,巴巴等着孙长官慢悠悠品茶,周老爷有点心急:“长官,犬子周慕青确实年少无知、无心冒犯,您能否高抬贵手,我敢保证他再不会犯傻了。”

        “周慕青啊……他倒是个敢想敢做的,就怕他不像你们其他人啊。”孙长官干笑几声。

        “我们都能保证的。”悦华抢着说道,“您尽管放心就是。”

        “孙长官有要求尽可以提,只要我周世雄做得到。”

        “那我明人不说暗话。”孙长官就等这句话,把深谋思虑过的话提了起来,“我听说你们万德商行和万德银楼都是江城商界的翘楚,我也不提得高了,和李家的致和一样,利润五五分怎么样?”

        周老爷暗骂一声,五五分,怎么不去抢?现下慕青成了人质,自己被逼上梁山,似乎不答应也得答应,只得赔笑道:“孙长官爽快,我周世雄也爽快,就按您说得定,每月底自有银洋奉上。”

        说着他让周管家去把书房里准备好的红纸包拿来:“这是这个月的红利,希望您别嫌弃。”

        孙长官拿过来打开看了看,全是银票,料也不少,微笑道:“一言为定。”

        “那犬子周慕青?”

        “周老爷你急什么,功夫茶功夫茶,还火候到了自然有得香茗品。”孙长官大笑道。

        听他这么说,老爷子总算吃了颗定心丸,花了如此高的代价,得尽快救回慕青才是。

        这顿饭后,又捱了两天,第三天下午,终于传来消息:

        袭击张督察员的杀手被抓了。传说是张长官在华景俱乐部赌输了钱赖账,被黑帮寻仇所致。王警长立了大功一举抓到三名嫌犯,把他们当场击毙了。周慕青纯属诬陷,无罪释放。

        周老爷去接了慕青回家,看着自己憔悴而邋遢的儿子,老爷子心疼不已。

        警察局地下的监室阴暗潮湿、蛇虫鼠蚁杂生,哪里是人呆的地方?老爷子顾全慕青体面,没有带多余的旁人,由王警长带路,亲自下到监室,把慕青搀扶出来。

        周慕青的眼睛许久没有见光,突然上来有光亮之处,一阵刺痛条件反射似的闭上了眼,木木地居然不知道用手遮挡。

        老爷子抑着心痛,谢过王警长,又打发他们一些好处,父子俩登上了车,让司机开车回周公馆去。

        直到上了车,慕青才有些反应,一声“爹”出口,许久没听到慕青唤自己“爹”,老爷子竟有些哽咽。

        “没事了。”老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又递给他一件外袍,“换上吧。”

        他依然是周家的二少爷,怎能在下人面前失态。慕青换上了,比刚出警察局的样子整洁了许多。车里的他比以前沉默,老爷子知道,虽然他衣服换新了,他精神的调整和振作还需要时间。

        终于到了家门口,周管家亲自把慕青扶下车。

        “老爷。”周管家毕敬地称呼道,“这是按您的吩咐准备的火盆。”

        “青儿,跨过去,跨过火盆,以后顺顺利利。”老爷子柔声鼓励着。

        慕青看了看爹面带勉励的表情,照着做了。

        “我都让管家准备好了,你回家洗澡理发,吃个饭多休息休息。”

        “好。”

        周慕青回来,所有人都安心下来。大太太在饭桌上欢喜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大嫂祁珊也在微微笑着。

        不管真心假意,慕青看着熟悉的人和物,这些都让他感觉踏实安全。在狱中他胃口一直很差,虽然老爷子让厨房做的都是他喜欢的菜色,他也只吃了一点便推说饱了。

        “青儿,事情都过去了。放宽心,往前看。”周老爷在饭桌上叮咛道。

        慕青点了点头。

        凤凰远远看着慕青,他消瘦多了。这场牢狱之灾似乎令他沉闷许多,眼前的他让她难过,她希望以往那个意气飞扬的二少爷能够回来。

        慕青整理后回房躺在床上,在警察局里他根本没怎么睡,潮湿阴冷的草垫子上他受的不是罪。放松下来实在困倦,不知不觉睡着了。

        睡了好长一觉,他再醒来时已是晚上了。

        老爷子给他留了饭菜,说是二少爷醒了后热好给端到房间里来。

        丫鬟在桌子上摆好了饭菜,对慕青说道:“二少爷请用。”

        “怎么是你?凤凰?”慕青听这个声音耳熟得很,不由定睛瞧,“彩萍呢。”

        “她肚子不舒服,我便送了来。”凤凰道,“少爷有问题尽可以问我,我知道您一定有问题问我。”

        慕青不着痕迹地打量了她一眼,让她一旁站下,自己先用饭。

        凤凰的话如同石子打在棉花上,想起以前的二少爷定会被自己的话撩拨起情绪。经过这场牢狱之灾,他的心性更能忍耐了。

        慕青慢条斯理吃饭,凤凰倒是等的有些焦虑。

        终于吃完了。

        “我问你,爹到底如何把我救出来的。”

        “老爷把孙长官请来家中,摆了一桌酒宴。”

        “爹答应了他什么条件?”

        “孙长官提出每月利润五五分,老爷答应了,这个月的钱老爷拿给了他。”

        “什么?五五分?”慕青捏紧拳头,果然和自己估计的差不多。

        没想到因为自己冒失的行动,引发了如此巨大的后果。他知道利润五五分这个决定对于万德商行那些股东会有怎样的反弹,爹将面对多大的压力。

        更关键是,自己掌控周家的计划又回到了原点,还比之前更糟糕,以前自己在万德商行工作时无功无过,执掌银楼后有功无过,如今只有过而无功,如何能服众。

        他接着问道:“银楼那里呢?”

        “老爷派大少爷去了。”

        慕青听了心中一痛,周悦华再次执掌银楼,自己一场辛苦为谁忙?恐怕不日就会功亏一篑。

        “哦。”慕青心里落寞,脸上还是淡然处之。

        “对了,我不在家时,可有什么人来找过我?”

        “并没有。”

        话一出口,他觉得自己多问,果然是意料之中的答案。也是,之岚如今嫁了李家的人,怎么能随意回娘家走动,假定自己是李绍文,定不会同之岚说这件事,她必然不知道。

        不知道也好。

        “嗯。你收拾了去吧。”慕青不再问了,他起身去阳台上站一站。

        凤凰在房间里收拾碗盘,抬头望向慕青站在阳台的背影,突然停下手中的活计,擦了擦手,取下挂在衣架上的外袍,披在他身上。

        慕青回神,对她道谢:“今天谢谢你,以后这些事,还是让彩萍做吧。”

        凤凰咬着唇,收拾了东西退下去了。

        慕青眺望着远处那片湖,入狱不过才数天而已,却有物是人非之感。

        他偏过头去,看到隔壁之岚房间禁闭的阳台门,突然之间期望之岚能从那扇门推门出来,喊一声:“慕青。”

        想得呆了,他收回思绪,自嘲地笑笑。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