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消息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5
  •     车到了越宫饭店,祁玫预订了顶楼能看江的观景餐厅。慕青自然是有备而来,一个男人怎么让女人出钱请客吃饭?

        祁玫背着双手,望着滚滚长江东逝水:“这里景观真是不错,站得高看得远,你道我为何要约你来这里?”

        “为何?”

        祁玫用手指着右边,正看见几个排开的码头里船只来往川流不息,卸货的装货的搬运工们人头攒动。她道:“周慕青你看,这儿正好能看到几个码头呢!”

        “我知道,那不是你家的吗?我们周家的短处就是没有码头,每年光租用码头、运输周转都是一大笔费用。”慕青叹道。

        祁玫道:“你以为那是我家的么?我们两家同病相怜。”

        “哦,你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这是一桩绝密,如果不是你我可不会说。”祁玫笑道,“所以我打算和你做个交易。”

        “什么条件?”祁玫提到交易,以她的性格,她在祁家的熏陶,他毫不意外。

        “从今以后你只准对我一个人好,心里只能有我一个人,你要把我当你的女朋友,我就告诉你。这可是一个你翻身击垮致和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哟。而且你也不亏啊,除了万德商行可以翻身,你也得到了我这个集美貌与智慧为一身的女子,这生意不要太划算哦!”

        慕青被她的话逗得笑起来,笑之余思之令人回味。的确如此,万德被致和压制得太久了,慕青急切需要一个机会,至于祁玫当女朋友,这女孩子倒是一厢情愿,左不过男未娶女未嫁,感情的事又不要个结果,到时候再想办法脱身。虽然不算个正人君子的做法,眼下若真如祁玫所言,不啻是个上佳的机会。

        主意打定,慕青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道:“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要立刻把秘密告诉我。”

        “来,口说无凭,在这里签字画押。”祁玫狐狸般诡笑道,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张纸,指着上面的空白处。

        慕青惊异她心思缜密,拿来看过。

        上面写道:

        保证书:

        兹有周氏慕青自愿为我祁玫之男友,许诺一生一世与祁玫相好,心里只存祁玫一人,一生只爱祁玫一人。

        立书人后面空着,单等着周慕青签字。

        “你这个小丫头,在这里等着我呢。好好随你。”慕青啼笑皆非抽出钢笔随意地画了个名字,感叹着要是感情这码事要能用文书约束就好了,“怎么样,满意了?”

        “可以。”祁玫把纸小心翼翼折起来收好,说道,“现在我告诉你,你看到的那五个船只往来最频繁的码头,名义上是我祁家的,实际上我们也得每年向李绍文交上一大笔钱。他走得是孙长官的门路,但凡有赚大钱的机会,他都会插一手,只是又不想抛头露面,就利用我爹,说是共同经营,实际上我家每年得利都非常薄,大头都是他的。

        但听我爹说,如今有个转机,最近南京那边派来本城一位张督察员,他可一直和孙长官不睦。”

        “你们连这么秘密的事情都知道?”慕青惊叹,他不得不佩服祁家信息网的强大。

        “何足挂齿,你忘了花锦芳吧。张督察员最喜欢她的戏,包了她的场子,她陪陪酒略施小计就把话套出来了。跟你说,听说张督察员专找孙长官的错处准备给南京那边的上峰报告。我爹已联络他,你们周家不是和孙长官有嫌隙吗?也可以借此机会活动活动。”

        慕青觉得此行不虚,能从祁玫嘴里听到如此重要的情报。

        这些年周家被孙长官打压的事情还少么?最关键的是,李绍文不就走了孙长官的门路,才能对万德商行予以致命的打击?权力这把双刃剑,他李绍文能用,自己也能用。

        “嗯,你说得有道理。”慕青沉吟道。

        “好了,正事谈完了,祝贺我们成为男女朋友。来,干一杯。”祁玫绕到桌边端了两杯红酒,像上次之岚的婚宴时一样递到慕青手上。

        这下慕青不想接也得接。

        祁玫和他碰了碰杯,两个人各自喝了一口,祁玫趁机把头靠在慕青的肩头,慕青退缩了一下,祁玫不管不顾挽着他的手臂,不让他闪躲。慕青偏头望了肩头的祁玫一眼,感激她提供了如此重要的信息。

        饭后慕青备车把她送回祁家。

        “你这丫头越来越没边了,一个大小姐身上总是酒气熏天的,你和谁喝酒去了?”二夫人碧春吩咐人给微醺的女儿端上醒酒汤。

        碧春不悦道:“你不知道你瑛妹妹的事情已经闹得你奶奶和你爹焦头烂额,难道你想步她的后尘?”

        “瑛妹妹太傻,她喜欢的那是什么人?银样蜡枪头而已,别把我喜欢的人和他相提并论。我喜欢有本事的人。”祁玫傲气道。

        “好好好,这么说,应该是有哪位公子深得你心吧。”知女莫若母。

        “周家二少爷周慕青,他迟早会是做大事的人,我的眼光绝不会错。”

        “周少爷和我们倒是门当户,跟你年龄相仿,如果你们有意,要不要我和你爹见见他?”

        “娘您不要插手,别帮倒忙,女儿搞得定。”祁玫拒绝道,这势头大好,爹娘可别帮了倒忙。

        “瑛妹妹还是闹呢?”

        “可不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你爹想把这个老师辞了,你瑛妹妹不肯又闹起绝食来了。”碧春说道,“到底是三娘眼皮子浅,教不出来好孩子,你奶奶和你爹为她的事情焦头烂额。这段时间你可当心,万一有个差池,当出气筒的可就是你。”

        “知道,我不去三房那边。”祁玫心里喜悦,好歹让周慕青签了保证书,他就翻不出自己的五指山去,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她祁玫就不信铁杵磨不成针。

        慕青得了祁玫的消息,他着手开始查证,现在银楼生意渐渐步入正轨,他的重心开始准备入主万德商行,要完全掌控万德,即便是周老爷的儿子,他也要做出成绩来服人,尤其是应对那些麻烦的股东们。

        回报说,派去探查江边那五个码头的人监视到李绍文出入过多次,尤其是广江码头的祁官山亲自把李绍文送出来,参考了祁玫的消息,果然不是无中生有。

        得到回报,慕青直奔万德商行,找到老爷子商议。

        “爹,据我得到的信息,李绍文已经掌控了祁家的五个江边码头,这五个码头里,吞吐量最大、位置也最好的是广江码头。而且消息说孙长官有麻烦,有位从南京新派来的张姓督察员正在搜集他贪赃枉法的证据,恐怕我们可以利用一下。”

        “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老爷子沉吟道,“会不会是骗局?”

        “您别管哪里来的消息,我现在就是要查证这件事。”

        “你打算怎么做?”老爷子目视着他,充分地征求他的意见。

        慕青一笑,附耳说了几句,老爷子点头称是。

        首先周慕青让人备车,专门去了一趟梨园阁,给花锦芳送了个巨大的花牌,特意邀请她星期天来周公馆唱堂会,对外只称是自己父亲59岁小寿。

        花锦芳也是场面上活络的人,有钱可赚何乐不为?又只是一个堂会,当即一口应下来。两人相谈甚欢俱都满意而归。

        接着他把名贴递进了张督察员的官邸。

        张督察员早就想见识一下江城的三大家族,祁家已派人来接洽,周家现在识趣递了名贴,只剩李家还没人前来。

        见到周慕青的名贴,张督察员大感兴趣,忙请他前来相见。

        “张长官,久仰久仰,幸会幸会。”慕青拱手笑道。

        “周二少你今日来是?”张督察员第一次见到周二少爷,打算探探他的口风。

        “听说您刚从南京来,不免有些思念家乡菜,正好我们家里刚请了专做江浙菜的厨子。星期天恰逢我家老爷子五十九小寿,不愿意大张旗鼓,只在家中摆宴,想请您到我周公馆赴宴,不知您可否赏脸。”

        “鄙人荣幸之至。我刚到江城,就受到本城望族你周家的邀请,如此盛情若我推却,倒显得不近情理呀!”

        “是的,那好。时间地点都在这张名贴的背面,您一看便知。”慕青笑道,“能结识您这样的人物,我们周家深感荣幸,那我们就在周公馆等您莅临,您还有公事我不敢多叨扰,告辞。”

        张督察员让副官送慕青到门口。

        两件大事做完,他返回万德商行,向老爷子回禀办妥了。

        不得不说如今李绍文也颇为犹豫,李家素来和孙长官走得近,现下江城突然空降来了个南京派来的张督察员,祁家已乐见其成。李绍文多次拜会孙长官,得到的消息也不乐观,张督察员和孙长官是明面上的对头。李家是否改旗易帜,李绍文决定等等再说。

        周公馆周日要宴客,尽管低调小范围,府里上下还是都动了起来,采买的抓紧时间采买,还特意请裁缝给老爷太太、大少爷夫妻和二少爷各做了一身新衣服。

        慕青踌躇满志,对这次会面充满期待。万德的翻身,没准真可以从张督察员身上打开缺口,他也顾虑行事冒险,然而不付出焉能得收获。既然南京那边派来了他,就说明上峰定然已对孙长官这个“江城王”起了疑心。

        即便失败,首先接洽的祁家,到时候倒霉的定不止周家一族,再见招拆招不迟。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