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解围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5
  •     绍文携手之岚,绍武带着静如直奔周公馆。之岚一身浅粉小礼服,静如偏爱大红大紫,各自挽着伴侣随人群里观礼。

        之岚望着喜气洋洋的老爷子、大太太,看着悦华祁珊一对有情人,不经意回想起寿宴上自己问亲妹妹时,她对爱情坚定的回答,不禁叹口气,感情问题上自己始终是佩服珊妹妹的,她有着难能可贵的勇气。

        之岚的眼睛在人群里搜寻着慕青,慕青一身簇新的暗深红长衫,站在前排。

        之岚松开李绍文的手,不自觉往慕青身边靠过去。

        慕青似有感应,回头望见之岚,排开人群握住了她伸来的手,他们在人群里相逢,似乎此刻空间里只有他们,周遭一切背景是虚妄,他们有千言万语,他们有满腹情绪,若非公共场合,慕青定然控制不了自己,难免当场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牵着手过来,李绍文一直注视他们,他总觉得他们行为透着说不出的怪异膈应,感觉更似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心里不免酸涩难过恼火,可转念一想,他们不是兄妹么,暗笑自己荒唐无聊,是不是太放之岚在心上而起的幻觉。

        “李绍文,我能不能借岚儿说几句话?”慕青道。

        “二哥请便。”

        “哥,我抽屉里还有几副图样要给你,那些图里面还有几个要说明的地方,我要给你说说。”之岚及时提醒了慕青,示意他去房里谈。

        “好。”慕青心领神会,两个人上楼去了。

        李绍文不疑有他,独自在楼下等着。

        “我抽屉里的图……”

        “我已经拿了。对不起岚儿,我终于明白了你的苦衷,容妈回乡下临走时交给了我这个,我看了你的日记。”房间里,慕青拿出手中的钥匙晃了晃,“前些时候我真笨,我被情绪左右失去了判断,我不对,不该冷落你。”

        他从她背后贴上来,她的幽香她的体温她的心跳,一切都如失而复得。

        “我已经嫁人了,说什么都来不及了。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可想?我打算要和李绍文好好过日子。以后你不要顾虑我,去达成你的心愿,把万德拿到手,再娶个像珊妹妹一样的好女人,我会祝福你为你祈祷的。容妈她走了?……走了也好,她再也不用看大娘的脸色,往昔早就不可追了。”之岚一动不动,保持着亲密的姿势,却说着离别的话语,说着说着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圈从内到外泛着红。

        “你还爱我对吗?”慕青闻言,突然把住她的肩膀,把她转向自己,“看着我……你为什么不敢看我,我没猜错你心里还有我。”

        “太晚了,我心里有你没你对现在的你我来说有何意义?我已经嫁给李绍文,我都不知该如何李家脱身?退一万步讲,假如就算我们现在在一起,除了灰溜溜地离开江城,隐姓埋名还有何途?我不要这样拖累你,你原本就是属于万德的,万德也是属于你的。我走后,你不要再喝酒了,一定要多保重自己。”之岚偏过头去,慕青被她未来是悲观设想感染,默默放开了她,之岚转身就要开门。

        “岚儿,我相信我们的缘分还没完,你知道我的心愿是什么吗?”慕青在她身后补了一句。

        “是什么?”之岚脚步停住,开门的手一停滞,却没有回头。

        “我定从李绍文手中夺回你,只是当我努力做到的时候,求你等着我。”慕青这句话似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我衷心希望你能成功。”之岚说完默默打开门,轻飘飘地下楼去,她还在回味慕青的话,蓦然看见李绍文站在楼梯口仰望楼上的她。

        她的心思矛盾极了,来时已打定主意和李绍文好好过日子,然而慕青在她心底撒上一颗希望的种子,她深信慕青定会做到,就像回到在私家花园那天,李绍文明面上那么激烈的动作,之岚心里深处依然希冀慕青能跨越千山万水拯救她。

        李绍文的身边没有了之岚,只感觉焦急和失落。看她在楼梯口裹足不前,不由越发急迫,三两步上来牵她。

        “你哥对你说了什么?这样恍惚?”

        “没有。就是商量设计图而已,已经谈好了。”之岚收拾了纷乱的思绪,看到悦华和祁珊的仪式还在进行道,“我们继续过去观礼吧。”

        不多时慕青下楼。

        突然有个女子蒙住了慕青的眼睛。

        之岚代慕青一惊。

        慕青转头惊讶道:“又是你?”

        不知那女子对慕青附耳说了什么,他跟着她走到了一旁。

        之岚在李绍文身边看得真切,李绍文贴心地问道:“你怎么了?”

        之岚摇摇头,这姑娘不是祁家的大小姐祁玫么,她远远遥望他们,酸楚得很。

        “我是来问你那个约定的。你打算什么时候兑现?你那时莫不是敷衍我吧。”祁玫背着手,她的眼睛亮闪闪的,透着狡黠的目光。她哪里不知当时慕青不过是随口搭腔,不如索性说破看他的反应。

        “祁小姐,你把我拉过来就是说这个?我没敷衍你,最近银楼事多忙得紧,实在没时间跟你约,抱歉。”慕青拒绝道。

        “没关系。古有刘玄德三顾茅庐,今有我祁玫守株待兔,我偏偏不信你忙。”祁玫似乎早就知道他这样答,“反正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大不了到时候我天天到万德银楼等你。”

        慕青无奈问道:“你要我怎么样?”

        “下周二下午四点,我在越宫饭店等你,不见不散。”祁玫娇俏又傲气说道,“你若不来,我自有办法找你。”

        “这么说我是不答应也得答应咯。”慕青皱着眉,“我不记得哪里得罪了姑娘。”

        “没有,你当日接了我的酒,就是我的朋友了,朋友相会岂不是乐事?”祁玫笑道。

        她的笑明快清爽,也许这笑感染了他,也许让他想起曾经的之岚,想着了却一椿麻烦,慕青应了。

        慕青他们说完话回来,正和李绍文之岚碰了个照面。

        还不及介绍,祁玫落落大方地挽住慕青的胳膊,清脆的声音道:“我认识你,你是周之岚。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周慕青。”

        祁玫的话一出口几个人都惊住了。

        “二哥有女朋友了,恭喜!”李绍文首先说道。

        慕青想起他对岚儿的承诺,急忙否认道:“别听她的。我们刚刚认识。”

        祁玫甜甜一笑:“是刚认识。不过我会努力把他变成我男朋友的。”

        之岚打量了她一眼,祁玫是自己的异母姐姐,上次在戏楼里看到她,静如还说她是冰美人,看来静如是不了解她。神色上看,她实在是骄傲自信的人,平心而论这一点她很欣赏祁玫。

        祁玫今天全程关注着慕青,虽然之岚是他的妹妹,女人的直觉敏锐地告诉她两人之间绝对不简单。与其如此,不如先发制人,看周慕青如何逃避。

        凤凰穿梭给桌上添酒水甜品,她也留心着二少爷身旁那位祁小姐,心又落在谷底,走了一个周之岚,又来一个祁玫。

        “你这丫鬟找死吧,怎么搞的?酒都放不好?”凤凰想着心事,不小心洒了酒在祁官山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帮您擦。”凤凰放下手中的东西,拿出手帕帮他擦。

        祁官山盯着凤凰惊慌失措的娇俏面庞,心先酥了三分,话也软下来:“好好好。”就要上手去摸她的脸颊。

        “这可不行啊。你那是红酒,弄到衣服上洗不掉。亲爱的,你是男人没经验的,这种场合得我来谈。”一个身着缎子旗袍的女人眼见男人“色疾复发”,娇滴滴地把他推开。

        “小丫头,我跟你说不着,知不知道我们是谁好吧,叫你们管事的人来,给我们谈谈赔偿的事情。”女人瞧着凤凰年轻粉嫩的脸就来气,天生的小狐媚子样!

        凤凰鞠躬哈腰道:“对不起对不起。你们别叫管事的人来,好吗?太太求您了!”

        “滚开。”女人借机抬脚差点踢过去,被慕青拦住了。

        “她弄脏你先生的衣服是不对,但她已经道歉了,小夫人,你也应该得饶人处且饶人。”

        “哦,是周二少啊,她是你家丫鬟当然维护啦,如果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嘛?我现在只要你们赔偿,我知道你周少爷识货,这可是最新的款式,价值不菲,红酒污渍又洗不掉,穿一次就废了。”

        “大好的日子嚷什么?”祁老爷见手下人在这里吵嚷,忙转过来。

        祁官山见到他,气势顿时矮了几分,他拉了拉身边的女人,女人瞥了眼他不依不饶:“祁官山你个孬种,怕什么,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也劝不了,除非他们周家赔钱。”

        “宏爷,这...”祁官山在女人面前吃瘪,为难地转向祁老爷。

        “她说得没错,你连个女人也管不了。”祁老爷甩了个轻蔑的眼光。

        “今天是我周家大喜日子,也是你祁家的好日子,你也该见好就收。这样吧小夫人你出个价。”慕青平静的语气。

        “不多,这个数,一千。”女人伸出一个指头。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就是那百货大楼里进口的顶级洋装,或是顶有名的成衣铺里出售的手艺最好的师傅绣制的长褂,能上三百大洋已然是天文数字了。

        祁官山转脸望向祁老爷,后者饶有兴趣地瞧着慕青,他想看看周家的后起之秀如何处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