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原委 作者:仲逸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5
  •     慕青起床时头疼欲裂。这些天他已经不是醉酒,完全是酗酒了,好在他酒品不错,喝了倒头就睡不吵不闹。

        老爷子了解慕青,完全是放任他发泄。悦华瞧着他一天天随波逐流醉生梦死,心头暗自庆幸:他完全是废了,爹一定会把银楼交还自己手上。可是自己对爹旁敲侧击几次,老爷子全无动作,只让王掌柜暂代,这下悦华期盼算是落了空。

        房门外,有人怯生生地敲门,敲得很轻很犹豫。

        门开了,慕青很意外,来的人是容妈。

        容妈欲言又止,慕青让她放宽心,尽管说出来。

        容妈这才道:“我打算回乡下老家,特意来向二少爷辞行。”

        他听闻她要走,不禁惊讶。

        “我伺候小姐从小长大,现在小姐出嫁了,我再留下也没什么意思了,我本想早先同小姐说,没想到她把抽屉钥匙托付给我,那时我狠不下心对她讲。”

        容妈拿出一枚钥匙交给慕青道,“我要走了,钥匙再拿着也不合适,能托付的人也只有二少爷您了,她与您最要好,想必小姐也愿意,希望您能好好保管。”

        “……你什么时候的车,要不要我送送你?”慕青握着钥匙,缓缓问道。

        “不用了不用了。我乡下的侄子来接我的。”容妈拒绝道。

        慕青不再勉强,起身为她开门,送她出来。

        容妈叹口气:“二少爷您不要再醉酒了。我看得出来,三小姐其实很心痛您的。”

        “好。”慕青低沉地应道,“你也要保重。”

        容妈点点头,回杂物间收拾包袱。

        慕青使劲攥着手心里的这枚钥匙,捏得滚烫。

        多久没有踏进过之岚的这间房了,原来自己也一样触景生情,他坐在她房里的书桌前,想象着她在桌前看书、写日记。日记!这念头令他茅塞顿开,头疼减轻了一大半。为何她前一日还浓情蜜意,第二天态度突变?悬而未决的谜团重新从他脑海深处浮现出来,他相信答案就关系在他手上这枚小小的钥匙上。

        “咔哒”一声,他打开了她的抽屉。抽出她的日记本,一页一页读起来,不重要的部分,他也仔细阅读,生怕错漏了每一个字。

        李府里万玲珑施施然来做客。静如看到之岚,以前那股亲热劲全无,冷面冷心只做敌人一般。

        之岚行礼喊了声“伯母,堂姐。”便默然作陪。

        万心巧姐妹俩聊起以前的人和事,静如也加入聊天,唯有之岚发现自己像个傻瓜一样,插不上嘴又不能离席,不住喝茶掩饰自己心内的难堪。茶水喝多了却有个副作用,不一会儿就要出恭,憋得忍无可忍,不得已让霜华扶着自己上厕所借以逃避。

        万心巧对着她的背影白了她一眼,静如全看在眼里。

        “静如你出落得越发水灵了。”万心巧拉过她,看不够似得。她膝下无女,就是喜爱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侄女,笑道。

        “本来我想撮合如儿和绍文的,不想他另有所爱,缘分这事强求不得,好在绍武还没娶亲,差不多也到年龄了,我看他言谈间对如儿有意思,不如来个亲上加亲如何?我们绍武配如儿挺好,就看如儿的意愿了。”

        “姐,这个事还要问过绍武的意见吧。”万玲珑道。

        “要紧的是如儿,绍武和他大哥性子不同。如儿答应他就会答应的。”万心巧胸有成竹。

        之岚返回堂屋门口正好听个真切,看来如姐姐注定是要嫁过来的,本身她就认为自己挖走了李绍文,这在同一屋檐下,只怕以后百口莫辩,姐妹情谊真得到此为止画上句号了。

        她缓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竖着耳朵听静如的答复,静如本有些彷徨,瞥见坐在位置上的之岚,立即说道:“姨妈,我愿意。绍武哥人好,我愿意嫁给他。”

        女儿开金口,万玲珑自然要随了宝贝女儿的心愿,两人商量早日把婚事定下来,之岚低头抿了口茶,无意瞟见静如挑衅似得回了她一眼。

        慕青伏案读之岚的日记,李绍文的出现和一步步靠近岚儿,令他深觉不察的内疚与心堵。再翻几页,他看见了决定命运的那篇文字——

        六月三日

        李绍文约我,他跟我说提前了婚期,新日期就在下周三。慕青虽然一再嘱咐我退婚的事情全部交给他,可他毕竟远在鄂城,加上昨晚爹的那番话,我好无助,他今天就在厅里,我想他必定胜券在握的模样。我不想见他,可事情远远比我想得恶劣,大太太居然用容妈敲门逼我答应李绍文的约会,如果娘还在,想我今天也不会达到走投无路的境地。我没有时间了,也许这是最后能和他当面锣对面鼓说清楚的时机吧,如还了他定情信物,必定彻底了断。

        席间我提到了分手退婚之事,没想到他恼羞成怒,开车把我带至一个私家花园,在那里……夺走了我的贞操……我怎么就完全陷入没有退路的境地?谁能帮帮我!倘若慕青知道这件事,他除了愤怒以外,还有什么可以做呢?这家里所有人都站在我和慕青的对立面,所有人都希望我平平静静收心嫁给李绍文,我并不是这华丽房子里的三小姐,凭什么任性?除了责罚轻贱还能换来什么?我宁愿不要告诉慕青,让他慢慢忘怀我吧。我和他不可能了,此事迟早还是我们心里的疤,何必要揭开血淋淋的呢?求你了,周之岚,放手吧。

        红字缭乱的笔迹格外刺眼。他握着本子的手颤抖着。不想原因竟是如此,六月三号不正是他急匆匆回来的那天吗?难怪那天自己心神不宁发疯一样寻找之岚的下落,是自己这个大傻瓜大笨蛋忽略了,为何不多问几句!她已经被李绍文深深伤害了,自己的态度不更让她雪上加霜吗?他无法想象她一个人怎么熬过结婚前那一个个孤寂的夜晚,自己都不曾露面安慰她!

        “周慕青!你这个愚蠢至极的傻蛋!”他暗骂自己!从震惊和自责中冷静下来,事情还有蹊跷。他思索着,爹究竟对她说了什么?大娘用容妈相逼,一定是承了爹的意思。为什么每次李绍文带走岚儿的关键时刻,自己总是不在?他还突然记起那天自己明明回来问过凤凰,更可恶的是她居然撒谎说之岚和容妈出去了。

        没想到凤凰伺候自己这么多年,到头来还是背叛了自己。不可原谅!他狠狠捏着拳头,千算万算,就像之岚写的一样,背地里家里人都站在他们的对立面,恶狠狠亮出利刃扎了他一刀。

        “凤凰,你过来。”慕青阴沉着脸看完日记,第一件事就是找来凤凰问询。

        “你为什么要对我撒谎?”

        凤凰愣了,早就想到有这一天,没想到来得如此快。肯定是容妈临走时告诉了二少爷。她还得想个对策,二少爷吃软不吃硬,不如先服个软掌握主动权。

        她跪下道:“二少爷是我骗了您,我是有苦衷的,二少爷,您和三小姐是兄妹啊,三小姐的事,凤凰求您不要再管了好吗?她已经找到了如意郎君,不需要您再操心了不是吗?”

        “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给我做决定?我最恨——做了错事还要找一堆理由。”慕青怒喝道,“凤凰你年纪不小了吧,看来也是时候给你寻一门好亲了,打发你出去。”

        “二少爷不要啊!求您了!我不嫁人,我情愿终生侍奉您。”一听说要发落她出去,凤凰恳求着,她哭的断断续续,“二少爷,凤凰从小就敬您爱您,我知道我们身份悬殊,我不奢求什么,您别赶我走好吗?”

        慕青听到这话有点吃惊:“所以你就嫉妒我和岚儿的兄妹感情,有意不告诉我她的去向?如此的你真是歹毒的女人,其心可诛!其心可诛!!”

        凤凰被慕青戳破心事,磕头如捣蒜,涕泪俱下:“少爷您饶了我吧,凤凰再也不敢了。看在凤凰这么多年伺候您的情分上,我不敢求您原谅,只求您别赶我走好吗?我……我……无处可去。”

        慕清被她摸得透透的,见她声泪俱下地苦苦哀求,念着是伺候了自己多年,口气到底软了下来:“我可以不赶走你。但是——你伺候我是不得了,我会跟管家讲,让你换个环境,这已经是我对你最大的宽容了,你走吧。”

        慕青背过身去,凤凰在他身后磕了个头,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李府的万心巧留妹妹和侄女吃饭,她们是常客,厨房里特意做些她们爱吃的菜,看着她们三人亲亲热热地用餐聊天,之岚完全被撇到一边不被理睬,心下多少有些不好受。

        桌边之岚木头似的坐着,哪像静如嘴巴热热闹闹会来事,万心巧由衷喜欢静如,改天就要跟绍武定下来,让她进府成为真正的李家人。

        处置完凤凰,慕青清醒非常,爹和大娘都是之岚婚姻的促成者。而李绍文则顺水推舟,他如同一只巨蛛,放出适当的诱饵,软硬兼施引导着周家众人一步步踏进他的网里,到最后成功从眼皮底下绑走了之岚。可笑自己有眼如盲,天天醉酒不醒,给对手可乘之机。

        他不能这么轻巧地被摆弄,一定要夺回之岚。

        周管家来通报,说凤凰自请到厨房帮佣,在丫鬟里挑了彩萍来伺候,又说彩萍年纪还小,若有犯错请二少爷多担待云云。说着就让彩萍进来。

        慕青定睛看她,才十六岁出头的一个小姑娘,让他想起当年的凤凰,过来与他作伴也不过这个年纪。只不过凤凰有双机灵的眼睛,给人印象深刻。

        慕青同意了,让彩萍第一件事就是把房间里的各色红酒收拾掉。

        吩咐既定,周管家望着已完完全全振奋起来的周二少爷,他恢复了往昔的精气神,接着命彩萍打了盆冷水,他用毛巾擦了脸,换身衣服去餐室吃便饭。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